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七十五章 士绅一体当差纳粮

第七十五章 士绅一体当差纳粮

  杀人最毒莫过于攻心。

  对于不怕死的人来说,杀了他反倒是遂了他的心愿,给他留下美名。

  王霄可不做这种事,他直接把士绅一体当差纳粮的事情按在了吴中的头上。这下他在全天下读书人的眼中就成了最大的叛徒。

  吴中哪怕是被气死了,全天下的读书人也不会为他流泪,反倒是会拍手叫好。

  这年头可没有互联网,没有电视机,甚至就连最原始的广播都没有。

  想要把一件事情布告天下,依靠的是朝廷发布的露布。

  也就是说,话语权是在朝廷的手中。

  露布上写的是什么,全天下就会认为是什么。

  写了吴中是发起人,那吴中就算是发动全族满天下的去解释也没用。

  这一招,太毒了。

  原本吴中只是打头阵的,接下来文臣们会一拥而上的反对王霄的这条政策。

  可这招一出,大殿里的文臣们都傻眼了。

  就算是豁出命去抗争,可传到外面不但没人会领情,反倒是会被痛骂无数年,名入奸臣传。谁还敢跳出来?

  “旨意上要写清楚,胆敢抗拒者,皆视为谋逆。有一个杀一个,有一族杀一族!我就不信了,这天底下要钱不要命的读书人杀不完。”

  杨士奇等人低着头看着脚面,没人敢于反对。

  王霄一直以来恪守的一条铁律就是‘天子,唯兵强马壮者为之!’

  大头巾们的吹嘘毫无意义,只有兵权才是一切力量的根源所在。

  文臣们不敢反对,那是因为王霄死死捏着全天下的兵权。

  一个尚武的皇帝,永远都是文臣们的天敌。只有那些长于深宫妇人之手的皇帝,才是他们的最爱。

  因为好忽悠啊。

  王霄向着于谦点头示意,写完圣旨的于谦起身拍手“都进来!”

  一群内阁文吏手捧圣旨走入大殿,来到了二十四位军方勋贵的面前。

  “你们都是与国同休的国公,国候。这天下,你们要帮着看守。”

  王霄起身,指着那些圣旨“这是朕给你们的圣旨。日后若有文臣弄权,试图废除士绅一体当差纳粮者,尔等当诛之!日后不肖子孙有被蛊惑,试图废除士绅一体纳粮者。尔等当起兵清君侧,另立有为新君!你们不是叛逆,是卫国!”

  王霄的这番话,再次撼动了大殿内的所有人。

  为了能够彻底打破土地兼并与文臣亡国之祸,王霄甚至不惜给予他们更换皇帝的权力!

  所有人都被吓到了,甚至认为王霄得了失心疯。

  他难道不知道武将们手握大权,会天下不稳吗?

  王霄当然知道了,可这都是被文臣们逼的没办法了。

  现在大明的识字率很低,他不可能把读书人都给干掉。

  在开启民智,全民普及教育之前。王霄宁愿冒着皇朝被推翻的机会,也要把大头巾们给死死的限制住。

  至于武将谋权这种事情,他又不是只给了一两个人。而是一次给了二十四个人,并且限定他们的家族之间不得通婚联姻,违反者直接以谋逆论处。

  一两个人想要做大事简单,可二十多个人想要做大事那就不行了。

  他们自己内部之间的纠纷都摆不平。

  至于这件事情的后患,王霄已经顾不上了。也轮不到他去管,那个时候王霄早就不知道在哪个世界逍遥去了。

  “臣等定当尽心竭力,以报皇恩!”

  武将勋贵们接过圣旨,向着王霄行大礼。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丹书铁券!

  王霄的刀太狠太快,直接一刀下去断了士绅们的脊梁骨。

  消息传出,天下震惊。

  你要是说读书人会这么轻易就忍了,那是你瞧不起他们。

  王霄这一刀下去,他们之前高人一等的身份地位就没了。不但要交钱,还要服徭役。

  徭役是什么,在读书人的心中那是下等人去做的苦力事情。

  他们这些有功名在身的老爷们,怎么能去做那些龌蹉事情,简直就是有辱斯文!

  虽然王霄说可以花钱顶替徭役,可归根到底还是要从他们的口袋里掏钱。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

  在钱财面前,哪怕是皇帝也不行!

  在有心人的煽动下,各地抵制风潮风起云涌。

  今年原本是要乡试的,河南府的一群大头巾们跑到府衙门前高喊口号要抵制士绅一体当差纳粮,当着无数百姓的面大喊要罢考。

  河南府衙门里的人不敢管,或者说他们至少是在默许。

  消息传到京师,王霄当即命令锦衣卫出手。

  已经升任锦衣卫千户的聂兴带着大批锦衣卫人马火速出京,直奔河南府。

  到了之后先是拿出圣旨,将河南府上下全都拿下。

  接着就是把那些罢考的士子们都带到了广场上,当着众多百姓的面宣读圣旨。

  王霄和朱元璋一样,懒得用什么官话,说的都是白话文。

  大致的意思就是既然你们不想参加乡试,那以后就都别参加了。

  所有的一百一十七名考生都被剥夺了功名,今生今世都没机会再入考场。

  带头闹事的两个,则是直接斩首示众。

  四周围观百姓们都是大声叫好,他们早就对这些整天人五人六却不干好事的废物们不满了。

  砍了脑袋,剥夺了功名。小鸡仔们一杀,猴子们都被吓坏了。

  原本风起云涌的抵制活动,很快就烟消云散。

  哪怕心中再不满,哪怕再怨恨王霄,恨不得大明王朝明天就被异族入侵给灭了。

  可在血淋淋的现实面前,这些耍嘴皮子天下无敌,一动真格的就吓尿了的读书人们的的确确是不敢再炸毛了。

  王霄也是不信了,满清能做到的事情,没理由他做不到。

  满清敢杀人,那些读书人就成了鹌鹑,乖乖的交税。

  王霄也敢这么做,他可不相信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们能有多少骨气。

  虽然大部分读书人都是和衍圣公一个德性,不过历朝历代还是有真正不怕死有骨气的读书人的。

  只是这些人基本上都不可能为了交税纳粮这种事情去展现热血。

  都是大明子民,皇帝让你交税你凭什么不交?

  在众多读书人心头怒骂王霄明天就会马上风而死的诅咒中,士绅一体当差纳粮,废除优待读书人政策的事情被坚定不移的推行下去。

  不用太久,只要十年的时间,这件事情就会成为定例一直执行下去。

  除非是有被儒家教育出来的脑残皇帝不惜一切代价的强行废除。

  为了避免儒家任何可能的反弹,王霄很快就进行了下一个举动。

  在册立朱祁镇为太子之后,王霄发布命令招募法家,兵家,纵横家甚至是墨家与农家的传人来京师做太子太傅。

  刘彻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时候,可没想过让皇室子弟也成为儒家门徒。

  诸子百家虽然势微,可传承还是有的。

  写本草纲目的李时珍就是医家。

  像是法家与农家,就是融入了儒家之中,被称为儒皮法骨。

  兵家则是历代都有,纵横家虽然不多可还是有的。

  大明的小说家们更是繁荣鼎盛,西游记,水浒传,某瓶某梅等等都是小说家著作。

  被儒家打压的最惨的是墨家,因为在儒家的眼中,代表科学的墨家都是奇yin技巧,是天生和玩嘴皮子的儒家对立的。

  可哪怕如此,也依旧是有写梦溪笔谈的沈括,写了几何原本的徐光启等等。

  之前那是没办法,从宋朝开始儒家就拼命禁锢思想毁灭一切不同的声音。只允许教授为官之道,赚钱之法的儒家才能存活。

  可是现在,王霄的招贤令一出,笼罩在诸子百家头上一千多年的名为儒家的黑幕终于是被撕裂。

  儒家的反应极为激烈,朝堂上甚至出现了大规模的辞官风潮。

  而王霄的应对则是以强硬对强硬。

  无论是谁辞官他都允许,空缺出来的位置立马就有人填补上。

  辞官吓不住王霄,就有人想要用激烈手段。

  锦衣卫在一个月里就查出了两起收买宫中御厨,试图下毒的案件。

  对于这种事情王霄绝对不会手软,无论牵涉其中的是谁,全都以谋逆论处。

  王霄敢于推行这些激烈的政策,敢于和儒家正面对着干。他的底气就在于,手中掌握着全天下的兵权与财权。

  也就是在明初的时候可以这么做,等到明末的时候大明的军队早已经破败不堪,哪怕掌握军队也没用。因为大明的士绅们已经成了气候,可以组建乡团和朝廷对抗。

  而现在的话,大明军队战斗力强劲,各地的士绅们还远远没有形成气候。

  这是下手的最好的时间段。

  “陛下这么做,就不担心他们的报复吗?”

  御书房内,忧心忡忡的孙若微试图劝说王霄下手的时候不要那么激烈。

  毕竟儒家传承这么多年,早已经是根深蒂固。他们的力量非常强大。

  “没觉得有什么强大的。”

  王霄放下手中的奏章“你太高估他们了。相信我,所有的事情我都能解决。”

  孙若微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王霄起身揽着她“走,咱们该休息了。”

  孙若微一个闪身直接从王霄的怀中跑开“我今天身子不舒服,不能服侍陛下。我还得去照顾妹妹,陛下还是去找金妃吧。”

  在孙若微的坚持要求下,胡善祥终于是有了。

  如果是男孩的话,王霄准备的名字是朱祁钰。

  长夜漫漫,无心工作。

  王霄扔下永远都批阅不完的奏章,起身离开御书房去了金妃那里。

  他来的突然,衣衫不整的金妃看上去有些慌乱。

  等到服侍的宫人都离开之后,之前还面带微笑的王霄突然推开了金妃,大步走到黄花梨打造的衣柜前。

  王霄的感知能力很强,他能听到衣柜里有急促的呼吸声响。

  这要是金妃敢偷人的话,哪怕是太监他也不会饶了她。

  猛然拉开衣柜,出现在王霄眼前的并非是想象中的太监或是别的男人。而是同样衣衫不整的安贵妃与朴妃。

  “你们...这是在玩啦啦?”

  王霄看着她们通红的脸蛋,凌乱的衣裳,还有同样凌乱的床铺,再加上房间里弥漫着的那股味道。瞬间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皇宫里的女人,那是非常空虚,非常寂寞的。

  看着躲在衣柜里,被吓的浑身颤抖的两个女人。王霄重重的叹了口气。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