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七十四章 夏桀暴虐,商纣无道。全不及陛下之万一!

第七十四章 夏桀暴虐,商纣无道。全不及陛下之万一!

  门外的金妃身后还站在两个窈窕的身影,那是朱棣的妃子安贵妃与朴妃。

  原本她们是要为朱棣殉葬的,一条白绫送她们上路是命运的安排。

  而王霄提前废除了殉葬制度,让她们得以活了下来。

  之前王霄发布宗室令,允许有子嗣的前朝嫔妃们跟着儿子出宫生活。年纪大的也可以回家,如果还有娘家的话。

  只是这两人一没有子嗣,二来如果她们回到朝鲜,铁定会被那些深受儒家思想迫害的朝鲜臣工当做是被大明退货。

  在如此羞辱面前,这俩人除了被自杀之外绝无其他出路。

  她们就这么继续待在了大明的皇宫之中。

  王霄清退大量宫中人员,并且逐渐着手削减直到彻底废除太监制度。以后宫中全部使用女官。

  清退了大量人手,开支也就大幅度降低。多她们两个吃饭不成问题。

  王霄废除太监制度改用女官,绝非是他好色,而是从根源上断绝宦官集团的出现。

  像是王振那样的人,危害实在是太大。

  金妃来了之后,两个寂寞的女人终于有了家乡来的同伴。

  在这孤寂无情的皇宫之中,她们三个几乎天天都腻在一起。

  皇宫里的女人不用去操心家国大事,也不用担心锦衣玉食。整天闲着没事干,那精力自然而然的就都放在了争宠上面,也就是俗称的宫斗撕X。

  这次金妃过来送点心,主意出自朴妃,点心实际上是安贵妃做的。

  当然,她们现在的称呼应该是太妃。

  金妃拎着食盒走了进来,行礼之后打开食盒,将朝鲜传统糕点松糕摆放在王霄的面前。

  糕点是呈莲花状摆放,不过很明显的能看到,盘子里面少了一块。

  当皇帝的都害怕被人下毒,所以吃东西之前都会有人先尝过才行。现在宫里的这份工作,还是胡善祥的姑姑胡尚仪在做。

  拿起块松糕扔进嘴里,味道还算是不错。

  当然,重要的不是糕点,而是送糕点的人。

  皇宫的女人所求其实很简单,她们追求的东西只有一个,那就是皇帝。

  或者说,她们追求的都是为皇帝生孩子。

  生个女儿那就一世荣华富贵无忧。若是能有儿子,那立马就能成为全天下最顶尖的那一小撮人之一。

  母凭子贵,是这个时代女人心中最大的信念。

  王霄仔细打量着跪在一旁的金妃,肤白貌美自不用说。

  娇嫩的肌肤让人有忍不住伸手去捏一捏的冲动。

  王霄真的身手去捏了她的脸蛋。

  光滑细腻,还很有弹性。

  接下来的事情属于不可描述阶段,只在皇帝的起居注上有记载。

  夜半时分,金妃说了件勾起王霄回忆的事情。

  金妃说她的两个姐姐活的很是苦闷,每天都是以泪洗面到天亮。

  这番描述让王霄回忆起了那个与自己对练冲灵剑法,输了之后还会耍赖使小性子的小姑娘。

  一别经年,你还好吗?

  第二天早上,金妃是被她从朝鲜带来的宫女背回去的。

  王霄长期与孙若微姐妹一起切磋,加上本身身体素质强悍,可不是金妃一个人能抗的住的。

  晚上的时候,王霄在御书房里批阅奏章,皇后孙若微过来了。

  “你的事忙完了?”

  王霄放下奏章,向着孙若微招手。

  明朝礼仪,皇后是天下女性之首。不但要管理后宫,还要接见那些勋贵命妇。孙若微的工作很多也很忙碌。

  “听闻陛下宠信了金妃,刚从她那边过来。”

  孙若微再大气她也是个女人,面对这种事情不可能真的视而不见。

  王霄拉住她的手,发力一拽就把女人拉入怀中。

  “这种小事情不用在意。”

  王霄止住孙若微的挣扎,拿起桌子上的一份奏章打开“江南龙王爷折腾,你看派谁去好?”

  看王霄说正事,孙若微也就不挣扎了。看着奏章仔细思索起来。

  这次的事情,就这么在两边都心照不宣的情况下翻了过去。

  王霄逐步掌控大权之后,他手里的刀子终于是伸向了那些大头巾们。

  登基之前的那些破事被王霄拿出来,作为理由清扫了一批文官。

  这些事情还在文臣们的预料之中,所以对王霄的清扫没有丝毫的反对。

  可接下来,当王霄重整都察院,并且将都察院上上下下全都换成武将主理的时候,文臣们就急眼了。

  大明的都察院主掌监察、弹劾,就是用来肃清朝堂的。

  可是后来都察院上上下下都是大头巾们在主理,他们对朝堂上的督查与威慑力快速下降。

  毕竟这就等于是让大头巾们自己举报审查自己。这要是能够起到作用,那才叫怪事。

  王霄清理朝堂的时候,都察院就是重点。

  左、右都御史,副都御史、佥都御史,十三道的监察御史都被换了一遍。

  最大的革新在于,王霄这次将这些位置都填上了武将。下边的众多御史们也是从军中调的军法官来出任。

  土木堡之变前的大明军方很是强势,无论是军队战斗力还是军纪方面都很出色。

  再加上文武不两立,用武官来督查文官,这记重拳对大头巾们来说堪称致命。

  以杨士奇为首的众多文臣们激烈反对。

  他们以唐末藩镇的例子来苦苦劝说王霄,试图让他认为武将权利过大会导致黄袍加身之事重演。

  深知明朝历史的王霄对此嗤之以鼻。

  不好好监管这些大头巾们,那才是真正的要完蛋。

  至于武将,锦衣卫之后的工作重点就是盯着他们。没谁可以拥有不受控制的力量。

  王霄命人在奉天殿外立下了一块石碑,上面刻着都察院以武将军法官充任,万世不移的祖训。

  当然,这东西的效果如何,王霄心里清楚的很。这就是个样子货。

  为了避免那些士绅们摧毁大明的根基,王霄接下来的一刀就砍在了读书人的根子上。

  那就是,他废除了朱元璋优待读书人,获得功名见官不拜,免除徭役赋税的政策。

  大明中后期收不到商税,派太监收商税还被文臣们泼脏水污蔑为昏君,重用阉宦。

  收田税的时候,又因为严重的土地兼并,而且都是有功名在身不用交税的士绅们作为兼并主力。就连田税都收不了多少。

  田税只能从那些穷苦百姓们的身上收,可朝廷收一两,下面的大头巾就会赚十两。

  最终的结局就是穷苦百姓们卖儿卖女卖屋卖田也交不起税。

  等到东西都卖完了,他们能做的也只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扯旗子造反。

  明末的时候农民起义,官军几乎每次都赢。可结果却是农民军越打越多,直到将整个大明都吞噬。其根源就在于士绅们的不交税与土地兼并。

  实际上朱元璋给予免税政策的时候,是有定额的。

  可文臣当道,他们就直接无视了这个限额,变成了只要有了功名在身,想要包庇多少田税都可以。

  王霄这次,干脆直接从根源上清除掉这个政策。

  没等文臣们回过神来,王霄这边就抛出了另外一颗炸弹。

  “士绅一体当差纳粮。”

  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却是真正的打破了大头巾们的金身,让他们真正成为了民,而不是不用交税的贵族。

  “皇上!”

  工部尚书吴中跪在大殿当中,声竭力嘶的用力叩首“士绅一体当差一体纳粮之事,微臣不敢苟同!”

  王霄端起茶杯喝上一口“理由。”

  “这是在羞辱我等读书人!”

  大殿内的众多文臣们心有戚戚,这一刻不分派系全都是同一个念头。绝对不能让这件事情办成!

  “你们是大明的子民吗?”

  王霄的手轻轻敲击扶手,并没有当场发飙的预兆。

  吴中梗着脖子回应“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臣等自然是大明的子民。”

  “既然是大明的子民,那为何你们就不能交税?不能服徭役?你们这些子民有什么不同凡响之处?”

  吴中双目泛红,毫不畏惧的与王霄对视“此乃太祖钦定之祖训!”

  “哦。”

  王霄缓缓点头“既然如此,那你去和太祖说说此事可好?”

  太祖都死多少年了,去和他说这事,那就是要他去死。

  “夏桀暴虐,商纣无道。全不及陛下之万一!”

  “大胆!”

  “放肆!!”

  一旁看热闹的武将们纷纷怒喝。当着皇帝的面骂皇帝,这老东西活的不耐烦了。

  “让你们交税服徭役,那就成了夏桀商纣。”

  王霄没有勃然大怒,反倒是笑了起来“如此看来,夏桀商纣也是被你们泼了千年的脏水。你们这些读书人,泼脏水的本事真是已经修炼到了满级。”

  “陛下诛我十族就是!大义所向,在所不惜!”

  吴中一脸慷慨悲歌,不知道缘由的人或许还得认为他是为了天下百姓不惜抛头颅,洒热血。可实际上他却是为了读书人的特权在拼命。

  “我不杀你,更不会诛你十族。”

  王霄笑容亲切,目光看向于谦“拟旨。”

  “昭告天下,工部尚书吴中忠心为国,深感士绅功名免税之策于国有百害而无一利,特上书请求士绅一体当差纳粮,废除太祖钦定优待之策,朕心甚慰。特晋武英殿大学士,入内阁参与国事。”

  王霄转头看向徐滨“派人去他的家乡为他树碑立传,给他家换一块御赐牌匾。给他儿子,孙子都加爵。母亲妻子都封诰命。锦衣卫要全力宣传,要让全天下都知道吴爱卿的泼天之功。”

  吴中听完王霄的话,眼前发黑头晕目眩。

  颤抖着手指向王霄,晃了晃身子一口老血喷洒大殿。

  王霄挥挥手,让人把吴中架出去找太医。

  他的目光扫过众多不寒而栗的文臣们。

  “还有谁,要和他一起来领这份功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