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七十二章 大宴仪

第七十二章 大宴仪

  “陛下,不可啊。”

  “陛下,靖难之事才过去多久,要慎重呐。”

  “还望陛下三思!”

  王霄说要削藩,文官们都是一窝蜂的反对。

  都是拿靖难之役的事情说事,都是一脸忧心忡忡的表示削藩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

  对于这些文官们的反对,王霄是不置可否。

  因为他很清楚他手中真正的底牌并非是这些大头巾们。

  皇帝唯兵强马壮者为之!

  只要手里有兵权,那皇帝的位置就能稳如磐石。

  相反,如果手中没有兵权。那中唐之后的历代唐朝皇帝就是最好的反面教材。

  当然,王霄也知道直接削藩废爵会引起激烈反弹。虽然他不担心那些王爷们的叛乱,可这毕竟是在种花家里,伤到了花花草草总是不好的。

  “既然大家都反对,那就改封好了。”

  王霄抛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把国内的王爷们全都给迁走“大明未来,眼光要放在大海上。整天盯着家里面的三瓜两枣有什么意思。皇室中人当为天下表率,诸王全都改封到海外去。”

  要说未来发展的眼光,那这世界上绝对没人能比得上王霄。

  在这个大航海时代已经开启的时间段里,大规模的下海圈地才是正途。

  文臣们有些郁闷,因为他们发现了王霄的真实用意是大力推动航海。所谓削藩不过是投石问路。

  之前已经反对过一次了,新皇第一道命令下来接连反对的话,那以后还用在朝堂上混吗?

  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大明的力量从此开始将会逐渐向海洋倾斜,王霄的第一个小目标就定在了扶桑。

  “杨士奇。”

  王霄直接点将“你去一趟扶桑,跟他们商议一下通商与租借的事情。告诉那些扶桑人,好好说话那就你好我好大家好。不好好说话,那就让他们亲身感受一下大明的刀剑是否锋利。”

  杨士奇有些懵“扶桑可是太祖钦定的不征之国啊。”

  “没说要打他。”王霄摆手“动动脑子想办法。咱们的商船在扶桑被劫掠,商人们受到不公正待遇什么的。这叫武装护侨,不是征讨。明白了吗?”

  杨士奇还能说什么,只能行礼说微臣知道了。

  晚上召开了盛大的宴会,招待那些前来恭贺新皇登基的各国使节。

  大明的藩属国非常多,是历代之最。

  数量最多的时候高达一百多个藩属国。

  比较出名的有朝鲜,琉球,扶桑,吕宋,马六甲,苏门答腊,暹罗(泰国),满刺加(缅甸),苏禄(菲律宾),占卑(印尼),锡兰狮子国(斯里兰卡)等等。

  远的有遥远的也门,东非的扬波,索马里,坦桑尼亚,甚至是桑给巴尔岛。

  北边草原上的各个部落,西域的数十个国家,还有吐蕃,尼泊尔等国。

  把这些藩属国全都标绘出来的话,大明那就是一个从太平洋到印度洋,从亚洲到非洲的超级大国。

  郑和船队存在的时候,这些藩属国都非常恭敬。可历史上片帆不得下海的政策一出,海外的藩属国基本上都和大明说拜拜了。

  后世流传这些遥远之地的人期待白人的到来,实际上指的可不是欧罗巴人,而是大明!

  身穿金龙袍,头戴珠帘冕旒,一身正规大妆的王霄牵着孙若微的手,来到奉天殿参加大宴仪。

  教坊司设九奏乐歌于殿内,设大乐于殿外,舞杂队候在殿外。

  光禄寺设酒亭于御座西,设膳亭于御座东,设珍羞美味亭于酒膳亭东西侧。

  群臣四品以上在殿内,五品以下在殿外招待,另安排司壶、尚酒、尚食等一班人等伺候。

  殿上御座铺黄麾,金吾卫侍立两侧。

  种花家的豪奢大气,在这一刻展露无遗。

  一群名字都叫不上来的小国土邦使者们,早就被震的话都说不出来。

  王霄走入大殿,大乐当即响起。

  皇室王爷,四品以上文武,各国使节分批上前赞拜大礼。

  气氛隆重庄严,各国使节那是真的看花了眼。

  王霄伸手端起酒杯,教坊司当即奏响‘炎精之曲。’所有人皆跪行礼。

  等到他喝完第一杯酒,乐声止歇。众人再次俯伏行赞拜礼。

  这一套流程礼仪走完,所有人都入座。皇风之曲响起,宴会这才算是正式开始。

  “进来之前,听到你们在这里吵吵嚷嚷,是什么事情?”

  王霄的目光落在了光禄寺卿的身上。

  没等光禄寺卿说话,使者那边就有人跑了出来向王霄行礼。

  “大皇帝万安。”

  “你是...”

  “下臣朝鲜进献使韩长奇,奉表、贡金银器皿等方物贺大皇帝。”

  朝鲜是大明最忠心的小弟,真正的像是孝顺父母一样服侍大明。与后世号称宇宙第一强国的南韩绝对是相反的两极。

  每年都会向大明进贡,逢年过节都会派遣使者前来问候。

  年号用的是大明的年号,以大明的都城为京师,明朝为天朝,明军为天兵,明朝使者为天使。

  真正意义上全面尊奉明朝为宗主国。他们的皇帝不敢称帝,只能称王,而且还是大明册封的藩王。

  这倒不是说他们的觉悟有多高,实际上只要看看地理环境,文化影响以及双方之间那比马里亚纳海沟还要深的实力差距就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朝鲜直接跟大明接壤,国力更是和大明相差数十上百倍。

  之前元朝的时候他们还是元朝的后族,与元朝的关系极为亲密。

  这种情况下,大明极有可能灭了朝鲜。

  如果不是李成桂上台后当即就死死抱着大明爸爸的粗腿,如果不是朱棣忙着打靖难之役,那朝鲜就得成布政司了。

  朝鲜不止是向大明进献金银珠宝,马匹人参等贡品,还向大明皇帝进贡美女。

  朱棣在位的时候就经常送美女,由专门的进献使送往京师。

  每次送美女之前都会在朝鲜禁止婚嫁,得由大明的天使挑选完毕才行。

  这种进献一直持续到了正德年间才算是结束。

  王霄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从身上的官服到行礼礼仪,乃至说话语气都和大明官吏毫无区别的进献使“之前是你在吵?”

  “回大皇帝话。”

  韩长奇恭敬行礼“朝鲜侍大明如父母,大明待朝鲜如亲子。大皇帝历次赐宴,我朝鲜使者都居藩属首位。可那扶桑使者却想要抢下臣的位置,请大皇帝为下臣做主啊。”

  朝鲜一向都是自认为藩属第一,所以接待使节赐宴的时候他们都是坐在使节首位上。

  以往还有安南和他们争夺这个第一的头衔,两边明争暗斗没少弄龌蹉事。

  可现在安南都被大明灭了,朝鲜认为自己亲儿子的身份地位无人可以动摇。却是没有想到扶桑派来的使者居然想要坐在他们的头上。这让韩长奇完全不能忍呐。

  这简直就是在赤果果的打朝鲜的脸面!

  之前他就和足利幕府派来的使者大吵起来,直到王霄入殿才安分下来。

  现在王霄问起这件事情,韩长奇当即就跳出来请大明爸爸为他做主。

  王霄的目光落在了戴着公卿帽,脸上涂着白fen的扶桑使者身上。

  扶桑使者当即跳出来,扑倒在韩长奇的身边行礼。

  “大皇帝在上。下臣日本国世子源义持使者,一条兼良参上。”

  王霄仔细回忆了一番自己曾经看过的足利幕府资料,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这下好了,不用杨士奇出使去找借口,人家自己送上门来了。

  身为枕边人的孙若微看到王霄这个笑容,顿时就知道他又要整人了。

  在扶桑国内,足利氏是征夷大将军,并非是天皇。

  之前的征夷大将军足利义满,就是聪明的一休里面的那个将军。这是个大明的小迷弟,仰慕大明到了极致的狂粉。多次派遣遣明使,请求做大明的小弟。

  一开始的时候朱元璋没怎么搭理他,认为天皇才是真正代表扶桑的国王。

  后来到了永乐年间,朱棣终于接受了足利义满的忠心,正式建立了宗藩与册封的关系,还赐予了足利义满日本国王的金印。这金印在现代世界里还保存在博物馆中。

  这也是华夏最后一次成为扶桑的爸爸。

  可足利义满这个大明的狂粉死了之后,扶桑国内动荡,继位的足利义持放弃了足利义满的政策,停止对大明的供奉,转而与大明疏远。

  想到这些,王霄的神色严肃起来“你们扶桑本为大明藩属,可最近这些年却侍心不诚,私蓄阴谋。那足利义持擅改国策,谋逆正统,把持朝政。甚至纵容倭寇骚扰我大明沿海,岂是人子所为?”

  一条兼良是公卿贵族一条家的家主,年纪轻轻就是朝中高官,向来自视甚高。

  这次主动请求成为遣明使,本以为是个好差事。赴宴的时候跟朝鲜人抢位置也是认为扶桑比朝鲜强大,自然是要做最大的儿子。

  哪里想到大明爸爸居然发火了!

  “大皇帝!”

  一条兼良满头大汗,脸上的粉都被冲出了沟壑。直接将脑袋贴在地面上,声音颤抖“我国上下,皆尽心竭力服侍大明,绝无半分忤逆之心啊。请大皇帝明察!”

  王霄正想对扶桑下手呢,现在这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当然不会放过。

  “那足利义持擅权谋位,大逆不道。谋杀正统日本国王足利义嗣,简直可恶!”

  王霄直接拍桌子站了起来。

  “我大明藩属,皆如亲子。岂可由尔等肆意诛杀!你现在就滚回去告诉足利义持,天朝大军不日即至,要为足利义嗣国王讨还公道!”

  不过二十出头的一条兼良哪里经历过这种天威震怒,整个人被吓的趴在地上颤抖。拼命哭泣嘶喊着扶桑乃是不征之国。

  一旁的韩长奇斜着眼睛捋着长须,口中哼哼不断。

  “特么的,敢跟咱抢首席儿子的地位,看你怎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