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七十一章 要听妈妈的话

第七十一章 要听妈妈的话

  “儿啊,你这是怎么了?得了失心疯了吗?”

  皇后张妍看到自己的次子被推举出来要继承大位,心绞痛都犯了。

  张妍当了二十多年的太子妃,身为皇室的持家长媳,那真的是什么事情都见过。

  别人或许对王霄不怎么了解,可张妍却是清清楚楚。

  就连汉王与赵王那样厉害的角色都栽在了王霄的手里,还被太宗皇帝一手安排为继承人。哪里是自己这个木讷不善言辞的次子能够挑战的?

  现在跳出来想要争夺大位,王霄那里又岂能容他!

  看着往日里唯唯诺诺的次子,此时意气风发的说着要继承父兄遗志云云的话语。张妍是真的又想哭,又想笑。

  想哭的是,王霄那样的人物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就死掉。那可是汉王爷和赵王爷都没能做到的事情。

  你们这些人全都加起来,能比得上汉王爷的一只手不?

  现在跳的越欢,将来摔的也就越惨。

  想笑的就是,这皇位还真是有魔力一样。往日里在父兄面前话都不怎么敢说的次子,此时居然能出口成章了。

  朱瞻墉表达完自己的意见,一群文臣们就上前开始各种引经据典,各种危言耸听,各种大事不妙就在眼前必须立刻拥立新皇登基云云。

  所谓造势,简单来说就是耍嘴皮子。

  大头巾们就是这天底下最会造势的一群人。

  在他们的口中,此时的大明仿佛眼看着就要亡国了,必须立刻拥立朱瞻墉为新帝才能安抚天下。

  如果真的是无知妇人,张妍说不定还真会被忽悠住。

  可她不是。

  她的头脑很清醒,政治能力一点都不弱。只是因为从公公到丈夫再到儿子都是能人,所以没机会展现而已。

  现在这些大头巾们想要三言两语的就让她上当,那可真是不容易。

  要说此时这大殿里最愤怒的人还不是次子被人利用的张妍,而是郑王。

  之前郑王上窜下跳的,把野心勃勃想要夺嫡的人物形象展现在了全天下的面前。

  可事到临头了,他才愕然发现自己居然只是个跑龙套的丫鬟!

  要说此时郑王的心情,那真的是从珠穆朗玛峰上跳水是一样一样的。

  羞愤欲绝的郑王想要发飙,想要在朝堂上揭穿这些大头巾们阴险狡诈的真实面目,想要呵斥朱瞻墉不要个X脸,想要指责张妍把持朝政,死活都要把皇位留给她自己的儿子,甚至还想撩起长袍给这大殿上浇灌一下。

  可最终,所有的一切他都忍住了。

  生活才是人生最好的老师,经历过磨难的人才会真正的成长。

  曾经是个沙雕的郑王垂下眼皮,遮盖住自己满是怨恨之色的双眼。

  他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尽快就藩,还要挑个好地方。到时候暗中扩张势力,拉拢那些原本属于王霄的力量,积蓄自己的实力等等。

  十年生聚,十年教训。

  到时候老子也来上那么一场靖难之役,把今天失去的一切全都找回来!

  如果剧本按照这个情节发展下去,那估计就是一出龙傲天王爷逆袭成为皇者的大戏。说不定还会有异时空来的清穿无脑女们,脑残的想要做霸道王爷的王妃什么的。

  只可惜,郑王是没有机会给读者们的眼睛强行喂那啥的机会了。

  就在大殿内群情汹涌,文臣们恨不得拉着张妍的手写诏书的时候。

  大殿外传来了一阵整齐而又沉闷的脚步声响。

  文臣们的目光下意识的转向了大殿门口,而张妍却是若有所思的看向了之前一言不发的诸多军功勋贵们。

  果然,这些之前好似看戏一般的勋贵们一个个的都露出了笑容。看来他们其实早就知道了什么。

  与张妍一样有着出色政治敏锐度与眼光的还有不少。

  像是内阁三杨,还有夏原吉吴中等人都能看出来这事情处处透露着诡异。

  就连堪称一代人杰的汉王都折在了王霄的手中,他能那么轻易的就被人给灭了?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他们是不会相信的。

  历朝历代的大头巾们,大都是和历代衍圣公们一个德性。

  不过事情也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每个时代也都是有品信出众的读书人的。

  这些人并没有参与拥立朱瞻墉之事,他们都只是在观察,想找出事情的根源。

  只是,王霄没给所有人展现自身的舞台。

  当穿戴着一身铁甲的王霄,单手扶着佩刀走进大殿的时候,里面的人心头真的是千奇百怪,什么样的心思都有。

  武将们都是面露欣慰之色,纷纷向着王霄行礼。

  郑王则是满心妒忌,认为如果自己出生的早,那现在王霄的一切都是属于自己的。

  之前还意气风发的朱瞻墉浑身颤抖犹如在打摆子,双腿发软直接瘫在了地上。

  看到张妍向着自己招手,身处数九寒冬的朱瞻墉就像是见到了温暖的阳光,连滚带爬的跑到了张妍的身边躲在椅子下边头也不敢抬。

  至于那些文臣们,在经历了开头的难言寂静之后,为首的一群人突然放声大哭。

  “太子爷,您可算是回来了!”

  一群人扑倒在王霄的脚下,声竭力嘶,泪流满面的向他表达忠心。好似之前推举别人登上大位的人是另外一群外星人。

  而王霄的反应更是让人膛目结舌,他春风拂面的将众人搀扶起来,好言安抚。犹如根本不知道之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

  杨士奇低下头,无声的叹了口气。

  如果王霄当场发作出来,无论是砍头抄家还是流放,事情也就可以算作是到此为止了。

  可此时此刻王霄的表现,却是在告知所有人,这件事情才刚刚开始。

  安抚百官之后,王霄与皇后见礼。

  简单聊了聊,就告辞离开。

  王霄不需要多说些什么,只要他人出现在了这里,那就没人能够与他争锋。

  由始至终,王霄都没有多看朱瞻墉一眼。

  王霄离去后,张妍拉着朱瞻墉的手极为认真的说“儿啊,从今天开始你就在府里读书。一个外人都不许见,一步都不许出府门。你听明白了吗?”

  朱瞻墉有些迷糊,不过他还是感觉到了危险的靠近,决定要听妈妈的话。

  王霄和那些文官们说笑,是因为要秋后算账。

  而他没搭理朱瞻墉,则是因为张妍摆明了告诉他要保护这个次子,这是生气没搭理。

  一生一死,在王霄走进大殿的那一刻就已经被注定。

  接下来的事情,那就是走程序了。

  首先要做的是送洪熙皇帝入献陵。

  位于田寿山西峰下的献陵就是洪熙皇帝与张皇后的陵寝之地。

  当然了,此时此刻的献陵仅仅是完成了前期勘探设计工作,压根就还没有开工。

  皇陵这种地方只有在皇帝登基之后才会开始建造,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谁当太子的时候就开始建造皇陵的。

  洪熙皇帝只做了十个月的皇帝,而且一心想要迁都回应天府去。所以献陵这里根本就没有动工。

  所谓的下葬只是一个仪式,要等到献陵真正建造完成之后才会送进去。

  因为王霄废除了殉葬制度,所以原本历史上为朱高炽殉葬的五个妃子都活了下来。

  做完了这些事,接下来就是顺理成章的太子登基。

  十个月之前才做过的事情现在重来一遍,大家都是轻车熟路熟悉的很。

  继绣春刀世界之后,王霄再次坐上了龙椅,而且还是大明的。

  还好是不同的世界,否则的话那就真的是乱了辈分。

  王霄也成为了继朱高炽之后,第二位在紫禁城里登基的皇帝。

  之前王霄安排了那么多,布置了那么多。

  现在就连大礼都走完了,那接下来就该是刀兵相见。

  最先倒霉的是郑王,谁让他跟着野心走上窜下跳是,还没有一个之前是皇后现在是太后的亲娘照顾呢。

  郑王的惩罚很重,直接被贬为庶人,彻底失去了皇家的身份。而且还被发配去了遥远的琼州,永世不得离开那座岛。

  这种惩罚,在郑王看来比砍了他还要凄惨。

  之后倒霉的是越王朱瞻墉,他也是被剥夺了皇室的身份。只不过是被特许留在了顺天府。

  有皇太后的照顾,最起码衣食无忧。

  王霄借着这次争夺皇位的事情,发布的第一道明旨就是削藩。

  朱元璋复古,搞了个分封制度。把二十五个儿子分封到了天下各地作为藩王。

  这种开历史倒车的行为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之后继位的建文皇帝,还有永乐大帝几乎一生都是在忙着削藩。

  鲁王,秦王,晋王早在洪武年间就死翘翘了。

  建文皇帝削了周,湘,齐,代,岷五个王。准备向朱棣下手的时候,靖难之役爆发了。

  朱棣起兵的时候,剩下的诸王几乎都在支持他。

  可等到朱棣成了天子,他削藩下手的时候比起建文皇帝还要狠的多。

  虽然他没有直接灭那些诸王,甚至还恢复了之前被削的五王之中的四个。可他却是成功的用各种手段收回了各处王府的兵权,同时严格限制住了他们的经济收入与各方面的权力。

  要知道朱元璋分封诸王的时候,王府甲士动辄数千上万。备边的藩王甚至还能统领边境大军,就连国公勋贵都要受其节制。

  而且,朱元璋还规定说,一旦朝中出现奸臣,所有的亲王都要整兵备战,只要天子发来密诏就要立刻起兵勤王。

  朱元璋的这些安排,使得明初的藩王有兵有权有钱甚至就连大义都有了。

  权力之大,远超历代。

  而朱棣则是花费了二十年的时间,将藩王们的兵钱权还有大义全都收走,只留下了一群被当做猪养活的废物。

  原本所有人都认为大明的藩王政策就是这样了。

  可谁都没有想到,王霄登基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居然又是削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