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七十章 青城山吕小布

第七十章 青城山吕小布

  沧州这里自古以来就是民风彪悍,多慷慨悲歌的燕赵豪杰之士。

  不过一家普通的路边酒馆里居然有三五十个随身携带兵器,满脸凶悍之色的汉子聚集。这也太过不把锦衣卫放在眼里了。

  戴着斗笠的聂兴在心里吐槽一句,在桌子上扔下一把铜钱,起身向外走去。

  如果不是命令说不能打草惊蛇,就这店里这些蹩脚蠢货们,他一个人...估计搞不定,不过把附近的手下都召集过来绝对能一举拿下。

  没错,曾经立誓要报仇的聂兴现在也跟着王霄干了。

  他现在是锦衣卫指挥使徐滨手下的一员百户。

  聂兴虽然是个铁憨憨,可做人还是有底线的。

  他的仇家是朱棣,与王霄并没有什么关系。

  现在朱棣死了,他想报仇都找不到目标,人生进入了迷茫期。

  后面靖难遗孤被平反,他的父亲也被洗清了叛逆的罪名,恢复了身后的名誉。这下聂兴更是拿不起刀来。

  被流放关外的那些靖难遗孤们回来的时候,自认为同病相怜的聂兴就跑去顺天府看望。

  他那模样气势还带着刀,满口的外地口音一进顺天府就被盯上了。

  消息传到了徐滨那里,他就主动去找了聂兴。

  也不知道俩人是怎么谈的,最终徐滨还是说服了聂兴为王霄效力。

  虽然聂兴自己说是为了挣一份俸禄,好养活那些从关外回来的靖难遗孤们。

  可实际上他的内心深处依旧是有着为官的渴望。

  聂兴现在虽然是个杀手,可以前不是啊。

  以前聂兴的老爹是官,他是锦衣玉食的官家少爷。内心深处子承父业的火焰并没有熄灭过。

  看到从前的同伴们都成了王霄的手下,一个个都穿上了官服。甚至孙若微都成了太子妃。

  这个时候聂兴心中的反抗已经是非常微弱了,徐滨过来递给他一张梯子下台阶,聂兴也就扭扭捏捏的顺从了自己的内心。

  这一路跟着王霄南下应天府再返回来,经过历练的聂兴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一言不合就拔刀的铁憨憨了。

  锦衣卫早早的就收到了消息,一批死士准备半路伏击王霄的车队。聂兴就是过来提前打探情报的。

  本以为会是什么组织严密,计划周全的死士伏杀。

  可真正了解之后却是大失所望。

  所谓死士,不过是一群拿钱办事的江湖好汉。两口酒下肚就敢吹把皇帝拉下马的那种好汉。

  这样的人,聂兴浪迹江湖的时候见的多了去了。

  组织严密那是丝毫没有,一群人傻乎乎的携刀佩剑聚集在一起喝酒,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想要做大事。

  计划周全更是胡扯,因为听说太子的车队会从这条路上路过,就这么傻愣愣的等在路边,这算个毛线的计划。简直就是在侮辱真正的专业人士。

  聂兴感觉非常可笑。

  与心思缜密的汉王比起来,这些人简直就是还没有启蒙的小孩子。

  他真的是冤枉那些幕后策划的人了。

  朱高煦那是什么身份,皇帝宠爱的次子,军中大将。经营了数十年的时间才能有了属于他自己的气候。

  可现在的这些人有什么?

  一没钱二没人三没势的,指望他们能花费重金和时间培养真正的死士,还不如指望汉王能从长陵里面王者归来。

  死士需要漫长的时间和大量的金钱去培养,岂是说有就有的。

  而且这帮人也不像是朱高煦那样南征北战见惯了市面。他们压根就是什么都不懂,收买江湖人士搞刺杀,就这还是从话本小说上面学来的本事。

  所以说,知识与信息的重要性在任何一个时代里都是当之无愧的排在第一位。

  这次的刺杀看着可笑,但是王霄却是准备好好的利用一番。

  “二组的人,还要继续准备吗?”

  徐滨将聂兴送来的情报交给王霄之后,感觉之前准备的第二组可以撤销了。

  “让他们等着。”正在吃饭的王霄用筷子示意徐滨在一旁坐下吃饭“说不定那些草莽之人都是拿钱不办事的骗子,到时候就该他们上场了。”

  如果没有这次还没有开始就注定要失败的刺杀,王霄自己都准备了第二组人马扮演刺客好让自己受伤昏迷。

  不受伤昏迷的话,顺天府里的那些人怎么有胆量铤而走险?

  他们不铤而走险,王霄又哪里来的借口废除藩王分封制度,并且顺手打击大头巾们?

  正常登基之后想要废藩王,灭大臣那会引发强烈反对与动荡。

  可如果是在皇位更迭的时候发生的任何事情,在天下人的眼中都是可以被接受的。

  王霄的实力还远没有到随心所欲的程度,所以他现在办事还是要用上那么一点点的小手段。

  徐滨看向王霄筷子指向的座椅,默不作声的叹了口气。

  那里原本是太子妃的位子,可因为自己要来,太子妃直接拿着碗筷走了。

  都是多年的同伴,何苦于此?

  徐滨当然知道孙若微为何要对自己避而不见。

  说实话,在他看来也就是王霄的气魄足够大。这要是换个帝王,得知自己的正妻年少时曾经和谁谁谁有过什么爱慕之心,直接灭口那才是正常操作。

  像是王霄这样毫不在意,还委以重任的,古往今来估计也就这么一位。

  孙若微这是在避嫌,同时也是在保护他们这些靖难遗孤。

  只要她的地位没人能动摇,只要朱祁镇能够顺利长大。靖难遗孤才算是真正的安全。

  “微臣还有些事情要去办。”徐滨婉拒了陪皇帝吃饭的荣誉,行礼之后转身离开。

  王霄重用靖难遗孤,一部分原因在于孙若微,一部分原因在于这些人的确是有真本事。

  毕竟他们之前都是官宦人家的子弟,从小就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在民间摸爬滚打多年更是有了丰富的人生经验。这样的人,绝对算得上是人才。

  至于最后的一个原因,则是因为他们的身份如果不紧靠着照顾他们的王霄,立马就会被那些红着眼睛的靖难功勋们吞掉。

  之前他们还有洪熙皇帝这个选择,可现在选择题已经没有了。

  靖难遗孤偏朝政,靖难功勋偏军权。

  而这两方说什么都不可能合流到一起,反倒是会互相攻击,互相提防。

  所谓平衡之道,不外如是。

  至于所谓的男女爱慕之事,不过是年轻时候的小暧昧而已。

  她们俩甚至就连手都没有牵过,与后世的小学生比起来都是纯洁的让人膛目结舌。王霄怎么可能会在乎这种事情。

  王霄认为那些拿钱办事的好汉们在见到护卫队列的时候就会逃跑。毕竟面对披甲携弩的正规军,脑袋正常的人都知道打不过。

  可他却是忽略了这个时代好汉们对名声的看重。

  车队路过沧州城外大道,停下来准备接见沧州城官吏们的时候,数十位好汉们从两侧的小树林里呐喊着杀了出来。

  这真的是一场真人秀。

  沧州城的大小官吏们都被王霄邀请来了车队作证人。

  之前锦衣卫取消了对道路两侧树林的搜索与监控。

  车队护卫更是得到了来自王霄的严格命令,无论是在路上发现了什么样的异常,在对方没有发动之前都不许轻举妄动。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看似自废武功的举动,这才有了江湖好汉们拔刀冲向车队的机会。

  否则的话,就他们那蹩脚的隐匿技术,早就被锦衣卫给连根拔起。

  刺杀,那可是一门技术活。

  这可不是大街上撒钱找一群亡命徒就能干得了的事情。真要是那么简单就能成事,朱高煦早就当皇帝了。

  正准备拜见太子,在未来皇帝面前好好刷脸露个面的沧州城官吏们傻愣愣的看着一群穿着花里胡哨,挥舞刀剑嘴里还高喊‘黄河三鬼’‘塞北一刀’‘铁拳镇关东’‘青城山吕小布’等等报名匪号的壮汉们,直直的从两侧杀了过来。

  刀枪乱舞,箭矢横飞。

  突然一嗓子凄厉中带着尖锐的嘶喊传入他们的耳中。

  “太子中箭了!”

  永平府的知府大人‘咯’的一声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箭上有毒啊!”

  又是一嗓子传来,这下沧州城上下官吏们全都翻着白眼倒下了。

  回京继位的太子如果倒在了他们沧州城的地界上,那这些人都要跟着倒霉。

  如果太子活下来了,那他们会更加倒霉。

  这尼玛左右都活不下去了,不晕的话还等何时?

  王霄在回京的路上遇刺,生死不明的消息传入顺天府,顿时就引爆了各方反应。

  最先做出反应的是皇后张妍。

  她下懿旨命令英国公张辅领兵戒严京城,同时派遣樊忠带领兵马快速南下去沧州城查看王霄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大明是严禁后宫干政的。

  只是太子妃,皇后,与太后这三个身份却是截然不同。

  太子妃是长媳,华夏民间一向都是长媳持家。

  皇后是后宫之主,身份尊贵。

  而太后则是天下间身份最尊贵的女人,甚至拥有定夺皇位的权力。

  此时此刻皇帝死了,太子又遇上了麻烦在外。身为皇后,即将成为太后的张妍发话大家肯定都是听的。

  跟着发动的就是那些野心家们,他们上窜下跳互相串联,准备在大朝会上形成舆论风潮,直接将他们选定的人选送上大位。

  郑王还在做着美梦,实际上根本就不知道他早早的就被抛弃,不过只是一颗弃子而已。

  那些人选择的人选实际上是嫡次子朱瞻墉。

  他可是张皇后的亲子,只要能打动张皇后在王霄回来之前把名分定下来,那就大事可成。

  一片诡异的气氛下,大朝会终于开始。

  这边文武百官开始进殿的时候,顺天府南边的城门被缓缓打开,一长队的骑士呼啸着冲入城内,直奔紫禁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