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六十八章 大明爸爸

第六十八章 大明爸爸

  一个让全顺天府震惊的消息很快传播开来,洪熙皇帝命太子南下应天府祭祖。

  在有远见的人眼中,这是洪熙皇帝试图从王霄手中收拢权利的信号。

  毕竟王霄名义上还是有着监国的权力,同时手握军权与锦衣卫。无论哪个皇帝都不可能容忍这种事情。

  太子也不行。

  除此之外,通过以往洪熙皇帝流露出来的意思,还可以判断出他这是在做着迁都回应天府的准备。

  朱高炽监国二十年都是在应天府,他早已经习惯了江南的环境与气候。

  顺天府这边干燥寒冷,而且风还大。

  位置太过于靠近北边,会削弱对南方诸省的控制力度。

  经济方面为了向北边运粮送饷,每年都要花费大量的财政资源。

  这些在朱高炽的眼中都属于不妥当,所以他早就有意要迁都回应天府去。

  把王霄派往南边祭祖,还有种可能就是让王霄去做前期准备工作。

  而在那些眼光不怎么样的人眼中,这却是王霄失势,即将被拿下的信号。

  无数人为了实现心中野望开始四处奔波,积攒力量。像是郑王这样的还不忘天天往洪熙皇帝面前跑混个脸熟。

  靖难之役的功勋们将王霄视为朱棣真正的继承人,他们的暗中串联与行动更加隐蔽,也更加频繁。

  在这一片纷纷扰扰之中,一直保持沉默的王霄带着老婆们踏上了南下的旅程。

  至于朱祁镇,则是被皇后给留下了。

  在外人看来这是被当做人质,可实际上不过是做奶奶的不愿意让年幼的孙子跑远路。

  “姐姐,你说太子爷究竟是怎么想的?”

  长途跋涉来到江南,再也忍耐不住的胡善祥趁着王霄去和太子太傅学四书五经的功夫,拉着孙若微的手一定要弄清楚王霄究竟想要怎样。

  “他就是想做一棵树。”

  孙若微的回应让胡善祥一脸迷糊“树?什么树?”

  “一颗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的大树。”

  所以说孙若微的政治能力与眼光,比起她妹妹来说要强上太多。

  王霄虽然没有直言如何,可她却是能够看的出来王霄的打算。

  不管外面的风雨如何飘摇,王霄只管站住自己的根基。别的事情一概不去理会。

  至于王霄的根基,并非是他太子的名号,也不是名声威望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而是军权,锦衣卫以及朱棣遗旨上留给他的正统身份。

  只要洪熙皇帝不动这些,别说是让王霄来应天府祭祖,就算是让他去琼州祭天也没问题。

  而且外界很多人都以为洪熙皇帝与王霄因为权力而翻脸互相不信任。可孙若微却是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不是说两人的亲情已经大过了皇位。

  而是因为洪熙皇帝非常清楚,王霄的地位是无法动摇的。

  他深知王霄的性格之中有着与朱棣极为相似的一面,那就是做事的时候足够果决。

  真要是到了需要动手的时候,王霄是绝对不会犹豫发起新一次靖难之役的。

  一旦王霄不顾名声而选择动手,那洪熙皇帝这边基本上是毫无抵抗之力可言。

  靖难之役的时候,建文皇帝手上还有朱元璋留给他的精锐兵马,还能和朱棣周旋几年。

  可此时此刻,大明所有的精锐兵马都捏在王霄的手里。洪熙皇帝能够调动的只有部分备倭兵,而且备倭兵名义上还是由王霄控制。

  洪熙皇帝知道他能动别的,可就是不能动兵权。因为一旦动了兵权,王霄必反。

  现在的情况就是俩人互相牵制。

  洪熙皇帝不敢逼迫王霄破罐子破摔,王霄也不想背负弑父谋位的罪名。

  王霄还足够年轻,所以他可以等待,也愿意等待。

  他知道洪熙皇帝的时间不多了,完全没有必要去做些什么。等着就可以了。

  他可不是做了三十年太子,做备胎做到快要疯了的那种。

  外面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孙若微就是这种内行。

  “你就别整天瞎想了。他是什么样的性格,有什么了不得的本事,做了这么久的枕边人你还不清楚?如果真的哪天需要咱们为他外面的事情操心,那才是真的要完了。”

  被外界认为即将失势,快要成为废太子的王霄此刻正在悠然自在的读书。

  虽说远离了京师,可每天都会有锦衣卫送来最新的情报。

  至于军权,几乎所有的军中大将都是靖难之役的功勋。他们都是一边倒的站在朱棣继承人的王霄这边。

  对于意图为靖难之役翻案,还想把京师迁回应天府,最最重要的是,明显表露出重文轻武倾向的朱高炽。这些军方实权将领们在有更好选择的情况下,他们都是毫无疑问的站在王霄这边。

  只要军权在手,王霄就能进出自如,想用什么样的姿势都由他自己决定。

  王霄在书房里跟着大儒学习。

  他学的并非是帝王之术,而是学的大头巾们科举考试用的四书五经与八股文。

  教他的大儒有两位。别看他们头发花白,年逾古稀。却都是在科举一道上有过辉煌成就,学富五车的猛人。

  其中一位曾经在永乐初年高中过探花,另一位则是当之无愧的猛人,因为他曾经在遥远的洪武年间参加过科举,并且一举拿下过状元头衔!

  王霄找来专业人士教授他科举之学,也是为了日后做准备。

  他知道不可能每次穿越的时候身份都能安排的很好,总是会有不尽如人意的时候。

  如果是去宋之前的朝代,那没说的,在尚武的时代里直接抡刀就是。

  而穿越到了宋之后,又没有合适的身份,那科举有时候就显得很重要了。

  王霄也不想学这些看着就头疼的东西,可他却是不得不强迫自己认真的学下去。

  多一门技术傍身,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发挥作用。

  整天吃喝玩乐混吃等死的确挺爽,可真遇上要拿真本事出来的事情,那可就抓瞎了。

  王霄不喜欢听戏,对歌舞表演也没什么兴趣。

  在这个娱乐生活匮乏的时代里,他如果不想整天都在房间里开车,那就得为自己找好长期的消遣项目。

  骑马,射箭,习武,乐器,读书,画画。

  知识是最宝贵的财富,这话可一点都没有说错。

  有考场高手做老师,再加上领悟能力出众,王霄的学习进程很快。

  白发状元还感慨的说,如果王霄苦学十年下场考试的话的,高中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对于这种话题,王霄从来都是笑笑不接话。

  除了读书之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练习毛笔字。

  古时文化人对写字很是看重,认为字如其人。所以写字同样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王霄穿越了多个世界,毛笔字自然是会写的。

  不过你要是说他写的有多好,那他就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认识孙若微之后,他就从孙若微那里学习临摹张猛龙碑。

  张猛龙碑是一块立于北魏年间的楷书碑文。因为该碑上的书法自然流畅,豪放纵逸。被后世誉为天下第一魏碑。

  喜好书法的人基本上都会临摹学习。孙若微就写的一手好张猛龙碑。

  王霄学习临摹这个,是因为张猛龙碑是楷书。楷书无论是在哪个朝代都能吃的开,而明清科举用的馆阁体,实际上也是脱胎于正楷。

  在应天府的生活很轻松,对于王霄来说是一段少有的悠闲时光。

  不过他是不可能真正悠闲下来的。

  来到了应天府,郑和是必须要见的。

  身为航海家,在这个大航海时代即将开启的时候,郑和的重要性远超满朝文武。

  “你觉得船队用的宝船性能如何?”没什么客套寒暄,王霄见到郑和就询问自己最关心的问题“究竟能不能远洋航行?最远一次能走多远?”

  郑和宝船,是郑和船队的主力。

  大的宝船超过两千料,排水量高达1000多吨。对比一下哥伦布那一百吨出头的小船,华夏的磅礴大气跃然而出。

  郑和的船队主力就是两千料与一千五百料的宝船,哪怕是小点的也在八百吨以上了。

  船队数量最多的时候足有二百零八艘,毫无疑问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无敌舰队。

  其实想想此刻欧罗巴大陆上那些又穷又小的国家,再对比一下辉煌磅礴的华夏,两边的差距也是理所当然。

  “船队准备充分的话,最远可从古里抵达阿丹。”用郑和的话来说,这差不多就等于是从印度南部横跨半个印度洋抵达阿拉伯半岛“宝船可用,可远航。”

  郑和想了想“太子之前送来的那些造船图纸,臣找了工匠们看过。他们都说可以造出来,估摸着速度会更快,稳定性会更好。只是装载量比不上宝船。”

  “从刘家港出发去扶桑,有没有问题?”王霄终于抛出了自己的想法。

  “扶桑?”

  郑和怎么也没有想到王霄居然会想着让他去扶桑,这可不是下西洋,而是行东洋了。

  “敢问太子,为何要去扶桑?那可是太祖钦定的不征之国啊。”

  王霄洒然一笑“安南也是十五个不征之国之一呢,不照样灭了他。”

  安南是越南古称,明时越南北部称安南,南部为占城。著名的占城稻就是这里的。

  靖难之役的时候,安南权臣黎氏发动政变推翻了陈氏王朝,并且大肆屠戮王族后裔。

  被杀急眼了的陈氏后人跑到明朝求援。他们早在朱元璋时期就奉大明爸爸为宗主,现在出事了求爸爸帮忙也是理所当然。

  永乐年间是整个大明一朝兵锋最为强势的时候。

  先礼后兵的朱棣派兵送陈氏后人回安南继位,可却是被黎氏连同护送的明军都给杀了。

  这是什么?这是双手沾着不能言之物左右开弓的扇大明爸爸的脸呐。

  朱棣哪里能受得了这个,当即就发兵三十万,号称八十万一举把整个安南都给平了。

  王霄话里的意思是,这世上就没什么不能打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