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六十七章 弓如霹雳弦惊

第六十七章 弓如霹雳弦惊

  “谁招惹你了,怎么那么大的火气?”

  满脸春意的孙若微服侍着王霄穿衣服,心中却是好奇王霄是受什么刺激了,昨天晚上翻来覆去的瞎折腾。

  孙若微从小习武射箭,所以哪怕是被折腾狠了也还能起得来。

  而胡善祥就惨了,现在还趴床上抱着被子呼呼大睡。

  伸展双臂让孙若微给自己穿衣服的王霄幽幽然的叹气“昨天徐滨找我借钱了。”

  孙若微惊奇的看着他“你不是让他做了锦衣卫指挥使的吗?没给他发俸禄?”

  “不给人发工资,谁会给你干活,当人是傻子呢。鸡汤灌的再多,也没有能养家糊口的小钱钱重要。”

  王霄坐在椅子上,抬起脚开始穿鞋。

  “前些日子关外的靖难遗孤们回来了。我给他们指点了一条赚钱的明路,最起码可以解决温饱问题。徐滨那混蛋居然说做生意没有本钱,从我这来借了本钱走。”

  孙若微抿嘴蹲下身子为王霄穿鞋“他借了多少?可以从我的俸禄里还。”

  王霄摩挲着下巴看着她,目光微冷“你们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替他还钱?”

  穿好鞋子,面无表情的孙若微起身倒了杯茶水递给王霄“早就和你说了,以后别拿这事说笑。我对你的心意,日月可鉴!若是我孙若微不守妇道...”

  “行了,行了!”

  王霄急忙起身捂住她的嘴“开个玩笑而已,至于嘛。行了,把你妹子叫起来,该吃饭了。”

  孙若微内心实际上很传统,因为徐滨的事情她曾经当着王霄的面发过誓,今生今世都不会与徐滨相见。

  所以哪怕明知道王霄是在说笑,孙若微还是会非常认真的对待。

  至于王霄说指点靖难遗孤们做生意赚钱什么的,孙若微从未有过怀疑。

  王霄做生意的本领天下皆知,一份白砂糖都被他卖出花来了。

  “起来了。”

  孙若微来到床边晃着胡善祥的肩膀“起床吃早饭了,今天有你最喜欢的如意八宝粥喝。”

  睡的迷迷糊糊的胡善祥下意识的挥手“不要了,太多了,喝不下了。”

  已经走到门口的王霄差点被绊倒在地,起身之后头也不回的跑了。

  新任皇帝锐意进取,更改废除了许多老皇帝之前的政策。

  监国太子闭门不出,内阁三杨逐渐被边缘化。

  这一切都让有野心的人认为机会来临,各种妖魔鬼怪纷纷跳了出来四处乱舞。

  别看朝野上下甚至是民间都将王霄视为大位继承人,可这并不能阻挡有心人的窥视。

  这可是做皇帝,但凡是有一丝的机会,谁能轻言放弃?

  一言可定万民生死,一怒则伏尸百万,一喜可令鸡犬升天。

  天下绝色尽入宫中,人人笑脸相迎全意奉承。

  这样的生活,谁不想要?

  郑王朱瞻埈就是这样的人。

  普通百姓或许只是在心中幻想,而朱瞻埈却是真正意义上距离皇位只有两步之遥。

  第一步是皇位上的老子,第二步则是王霄。

  朱瞻埈对王霄是很不满的。

  在他看来,他仅仅是因为出生的晚就失去皇位继承权,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至于王霄能力出众,在他的眼中也只是因为被朱棣疼爱带在身边亲自教导。如果换做是他的话,必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作为一个不过二十出头的毛头小伙子,朱瞻埈有这些想法是正常的。王霄也不会因为他有这些想法就乱棍打死。

  可在野心人士的煽动下,朱瞻埈迈出了不该走的步伐。他试图向着真正的权力伸手。

  他先是找到了逐渐被新皇疏远的内阁三杨。想借着被皇帝疏远的机会拉拢他们。

  只是,杨荣,杨溥与杨士奇说的话却是出乎意料的一致。

  他们都说王爷你还年轻,现在要做的事情是读书而不是四下串联拜访大臣。你这么做,以后是要吃亏的。

  随后不甘心的朱瞻埈又跑去找新近备受重视的夏原吉与吴中。可这两位甚至都没见他。

  朱瞻埈表示自己百思不得其解啊。

  在他看来,自己可是皇帝次子,在王霄被软禁于太子府的时候,这些大臣们岂不是应该主动扑上来求bao养才对。怎么一个个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甚至就连面都见不到。

  有明一代对于皇子的教育,的确是做的不好。

  对于那些注定要就藩的王爷,甚至直接当做猪来养活。这就导致真正有事情的时候这些人毫无领导能力可言。

  朱瞻埈没接受过这方面的教育,他母亲贤妃李氏也不懂这些。所以朱瞻埈不知道这些大臣们实际上是为了他好。

  无论是三杨还是夏原吉他们都是朝廷里的老油条,经验之丰富,眼光只毒辣哪里是小年轻朱瞻埈能够相比的。

  他们都能看出来王霄虽然此时低调的好似隐形一般,还主动归还了朝政。可实际上王霄一直把握着军权没有放手。甚至在将赵王朱高燧发往云南就藩之后,就连锦衣卫都落入了王霄的手中。

  王霄有着两代帝王钦定的太孙,太子的正统身份。自己一手握着全国兵权,一手拿着谍报监视结构。无论是在民间还是在朝野上,其声望比起新皇帝来说还要更高一些。

  朱瞻埈有什么?或者说那些有心窥视皇位的人有什么?

  一没钱,二没兵,三没法理正统,四没名声威望。甚至就连在皇帝面前都不见得受待见。除了一个皇帝亲子的身份之外,什么都没有。

  就这么傻乎乎的跑来拉拢人,这不是想要请人共谋大事,这是想要害人呐!

  当于谦跑来射箭场,终于见到王霄向他禀报这件事情的时候,正在选弓的王霄笑了起来“这是好事。”

  “微臣拜见太子妃。”

  急匆匆跑来的于谦这才看到孙若微也在射箭场上,急忙行礼。

  “你们聊着,我去那边练箭。”穿着一身漂亮劲装,显得英姿飒爽的孙若微点点头,拿着弓箭转身走开。

  挑好了一把三石弓的王霄拉动弓弦“你上次不是说,一代代的不停分封藩王,几百年之后天下将再也没有可以分封的土地。现在就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好时机。”

  于谦急忙询问“怎么说?”

  试了弓力的王霄将弓箭放下“我准备彻底结束分封藩王的制度,可没有理由没有借口的不好意思下手。现在他们自己主动跳出来,那我想怎么收拾他们都能站住理。”

  “那外藩的诸位藩王呢?”于谦做事心急,想着把前几朝分封的藩王们也给一网打尽。

  “他们不过是案板上的肉,想要收拾他们有的是机会。”

  王霄将强弓塞进于谦的手里“你来试试。”

  于谦咬牙切齿的拉弓,可惜没用,根本就是拉不开。

  计算弓力的方式很简单,就是把弓固定在墙上,然后往弓弦上挂重物。

  等弓完全被拉开时,弓弦所悬挂的重物的重量,就是这把弓的弓力。

  虽然各种书籍资料上,猛人们动不动就是用几石几石的强弓。可实际上各朝代的一石重量不同,大致是在三十到六十公斤不等。

  取个中间标准值,算是五十公斤一石。那些动不动就能开三五石强弓的还可以理解真的有这么强横的人。可能开八石弓的,莫不是外星人?

  单臂拉力上千斤,这牛皮吹的有些大。

  王霄此时身体力量超过常人三倍,他也只敢说能开三石弓。五石弓都是勉勉强强能拉开一些。八石弓什么的,他都没见过。

  重视武功的盛唐时期,唐武举射长垛用的才是一石弓,骑射的时候甚至用的是七斗软弓。

  而在宋朝的时候,府军弓手的标配也只是一石弓。

  在古代待的久了,王霄也发现了一个古人的特点。那就是爱好吹牛,特能吹的那种。

  老铁666们和古人比起来,完全不值一提。

  病秧子李元霸都能被吹成拿着一对大锤子砸死一百多万敌军,老铁们哪个敢吹这种牛皮?

  于谦就是个文弱书生。嗓门虽然不小,可双臂实在无力。

  别说是王霄给他的三石弓了,哪怕是七斗的骑兵软弓他都拉不开。

  嘲笑完于谦,王霄戴上扳指拉开弓箭瞄向远处的箭靶。

  弓如霹雳弦惊。

  嗡嗡声响中,羽箭已经落在了数十步之外的箭靶上。

  这一箭正中靶心附近,而且势大力沉直接射透了箭靶。

  王霄满意点头,这些时日以来的苦练没有白费。有孙若微这个好教练在,王霄的射术愈发精进。

  “射术精进......这话怎么说着这么别扭呢!”

  “太子殿下文武双全,实乃大明幸事。”边上的于谦鼓掌送上不要钱的香屁。

  他也是个穷鬼,现在虽然是六品官,可却是个苦哈哈,过年都不见得能吃上肉的穷翰林。

  在王霄面前除了拍马屁之外什么值钱的礼物都没有送过。

  而且逢年过节的时候,他还是第一个到王霄府上蹭吃蹭喝,走的时候还要打包外带。

  这让无数想要巴结王霄却没有机会的文武大员们都是看傻了眼。这都是什么神奇的操作?

  王霄再次拿起一枚羽箭“其实做皇帝这种事情,无论是文韬还是武略,其实并不是那么重要。”

  这下于谦是真的惊讶了“此言何解?”

  ‘嗖!’

  羽箭激射而出,再次透靶。

  “对于皇帝来说,真正重要的是能活得足够长久。”

  华夏历史上许多有为的帝王都是英年早逝,或者是做个几年十几年的皇帝就撒手人寰。

  若是能多出几个刘彻那样当个五六十年的汉家明君出来,那外族入侵的机会必然会大大减少。

  王霄看着神色凝重走过来的孙若微“有事?”

  “皇帝派人来传旨了,命你去应天府祭陵。”

  王霄抬起头看着明媚的阳光,一阵清风拂过他的发梢。

  “要起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