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六十五章 过来啊

第六十五章 过来啊

  说话的人是朴妃,稚嫩的面容上满是倔强。

  她还年轻,人生甚至都没有真正开始。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去殉葬而死,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

  别人不敢说话是担心王霄是在试探,因为这是有先例的。

  早在朱元璋死的时候,朱允炆就试探过他的后宫嫔妃是否愿意殉葬。有直言不愿者,都被残酷的凌迟处死。

  可朴妃不怕。

  不是她不怕死,而是无论如何都得死的话,为何不拼一下呢。死的凄惨与死的快乐并没有什么区别。

  王霄缓缓点头,目光落在了她身边的安贵妃身上。

  安贵妃大约二十余岁,正是人生最为美好的年华。感受到王霄的目光,再看看身边的小妹妹。安贵妃咬着牙捏着拳头叩首行礼“臣妾不愿意!”

  有了人带头,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

  所有的嫔妃与宫人全都表示自己不愿意为大行皇帝殉葬。

  毫无疑问,在这个时代来说这就是丑闻了。

  “她们这个样子下去的话,别说是伺候先帝了,不加害先帝就算是好的了!”

  被樊忠押在地上的于谦奋力大喊。

  王霄缓缓点头,转身看向了一旁的朱高炽。

  太子爷看看围拢在王霄身边的众多军将,叹息摆手,转身向着马车走去“罢了,罢了。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王霄拱手行礼,等到朱高炽的马车离开之后这才直起腰板。

  “杨首辅?”

  杨士奇当即出列行礼,不用王霄多说什么,他就把该说的都说了。

  “太孙。先帝有遗旨命太孙监国。新帝未立之前,家国天下事无大小皆由太孙定夺!”

  文武百官们都浮起了这么个心思,这还真是父凭子贵啊。

  如果没有这位好太孙,太子殿下的皇位估计也拿不到手。那汉王不但更得宠,而且还手握兵权。太子能够上位,太孙是立下了大功的。

  以这位太孙的实力手段乃至军权,直接顶替掉他老子自己上位也不是不可能。

  王霄向着杨士奇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挥挥手让公报私仇暗中给了于谦几下的樊忠放开于谦“写旨吧。”

  新皇帝还没有登基,老皇帝刚刚去世。

  在这个青黄不接的时间段里,奉命监国的王霄是可以发布旨意的。

  甚至于,如果他愿意的话,可以在军队的支持下自己发布旨意任命自己做皇帝。

  王霄发布的这道旨意很简单,没有那么多的废话。通篇的核心就是一句话。

  从此之后,彻底废除殉葬制度!

  从未想过能在死亡之前的最后一刻逃出生天,原本要殉葬的众人都是嚎啕大哭,对着王霄不停叩首感恩。

  感觉自己人生大起大落都在今天的安贵妃颤抖着手想要去搀扶身边的朴妃,却是意外的察觉到,红着眼睛的朴妃正在默默的看着王霄远去的背影。

  若有所思的安贵妃同样看向王霄,突然感觉那男人的背影犹如泰山般巍峨!

  安贵妃目光痴迷,突然感觉心悸发慌,忍不住的身子一抖就坐倒在地。

  在极端的刺激下,她居然那啥了。

  回到太子府里,孙若微与胡善祥和王霄讨论今天的事情的时候。

  他毫不犹豫的表示“我今天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们。我不想等我哪天死了的时候,你们还要悲惨的去殉葬。”

  虽然说以皇后的身份几乎不可能被选中去殉葬,可女人感性的时候哪里会在乎这些。这姐妹俩看向王霄的目光绝对是春水绵绵无绝期。

  接下来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王霄拥着动情的姐妹俩回房开车去了。

  因为车速过快,而且目的地不是幼儿园,所以后面的事情就是桃花潭水深千尺了。

  第二天,神清气爽的王霄来到前朝大殿,与大臣们商讨新皇登基的事宜。

  其实这事没什么好商量的。只要王霄不反对,那朱高炽登基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定下来日子和流程,后面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

  永乐二十二年九月初七,朱高炽正式登基。

  改元定次年为洪熙元年,立朱瞻基为太子。

  登基之后朱高炽发布大赦令,赦免了被流放到奴儿干都司的那些建文旧臣,允许他们重返中原。

  同时还推翻了许多之前的冤案,像是被朱棣诛十族的方孝孺案等等。

  任命之前被朱棣关押的夏原吉和吴中为朝中重臣,逐渐疏远内阁三杨。

  暂缓了郑和预定的海上远航,取消了茶马贸易等等。

  新皇登基一连串的动作让朝臣们有些慌乱,尤其是那些依靠靖难之役起家的功勋们更是如此。

  而等到朱高炽表示有意迁都回应天府的时候,这种不满达到了巅峰。

  许多靖难功勋认为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们主动联络起来然后去找王霄。

  在朱棣的遗旨里是任命王霄监国的,也就是说让他掌握朝政大权。

  可在朱高炽的登基大典之后,王霄别说是去监国处理朝政了,他就连朝会大殿都没再去过。整天都宅在东宫之中不出门。

  如果不是王霄时不时的会去军营之中露个脸,那朝臣们都该怀疑王霄是被软禁起来。

  在这些人看来,王霄被皇帝限制了权力肯定会心中不满。他们可以用王霄的名义来与新皇帝对抗。

  只是,这些人来到东宫门外甚至就连大门都进不去。

  守卫东宫的军士翻来覆去只有一句话“太子殿下说了,谁来拜访都不见。”

  真的是谁都不见,就连于谦上门都不见。

  王霄自然不是被软禁,也不是被朱高煦剥夺权力,他是自己交出去的。

  他自己在绣春刀的世界里就做过皇帝,知道皇帝是一种天性就会怀疑一切的生物。

  若是王霄真的一手掌握朝政大权,一手捏着全国精锐兵马。那他与朱高炽之间的冲突就将真正的不可避免。

  朱棣刻意如此安排,算是一种报复也算是一种考验。

  朱棣一向瞧不起太子朱高炽,认为他太过软弱毫无魄力可言。

  王霄和朱高炽矛盾激化从而举兵谋位,这或许才是朱棣想要看到的。

  朱棣认为自己是一代人杰,而王霄比起他来也差不了太多。他希望王霄能够早早的上位,而不是让那个毫无魄力可言的太子占据位置。

  至于上位的过程,无关紧要。

  大不了就是又一次的靖难之役,有什么大不了的。

  正是因为看出来了这其中的弯弯绕,所以王霄才会主动将朝政大权交还给朱高炽。

  朱高炽监国二十年,朝廷上下都是他的太子党。想要通过把持朝政来大权在握,那是痴心妄想。

  王霄紧紧握在手中的,唯有军权。

  整天宅在东宫里的王霄,当然不可能天天都是忙着填充孙若微姐妹的身心。

  虽然他的身体素质很好,持久力很长。可天天这么整,他也受不了。

  王霄大部分的时间除了与孙若微调情之外,更多的是用在学习知识上。

  除了许愿人赠送的能力不会遗忘之外,其他的记忆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不断淡化。

  王霄会在这个世界里待上很久,可他终究是会有离开的那一天。

  漫长的时间,可不能都白白浪费掉。

  上午的时候温习剑术,骑马,射箭。坚持不断的练习从而形成肌肉记忆。

  下午的时候画画,读书,下棋,摆弄乐器。

  皇宫之中有全天下最出色的老师,王霄可以从他们那里学来最好的知识。

  无论什么事情只要做到了极致,都会让人为之震撼。

  就像是王霄曾经看过的一则新闻。某位小伙子在看了电影赌神之后苦练摇色子的技术。十多年后终于大成,来到澳门一出手就把赌场的人给吓坏了。

  之后赌场花费数百上千万的薪水养着这位小伙子,什么都不用干,只要别把自己的技术拿出来用就行。

  所有的本事,简单归纳起来就一句话。

  “唯手熟尔。”

  “上午的时候于谦又来了。”

  饭桌上吃饭的时候,胡善祥在王霄的耳畔唠叨“听说是他上了个与草原部落开互市的奏章,皇上没同意。想来找你帮忙疏通。”

  温习了一上午的剑术,满身大汗刚刚洗过澡的王霄听到这话放下了手中的象牙筷子。

  “你对朝政的关心是不是太多了?”

  胡善祥的确是有野心的女人,只是她的能力与她姐姐比起来差的太多。所以王霄是不会给她这方面出头的机会的。

  坐在王霄身侧,已经晋升为太子妃的孙若微看到气氛有些凝重,急忙开口帮忙说话“妹妹她并非是有意干涉朝政,太子勿要责怪。”

  王霄温润的笑着,拿起面前已经空了的碗递给低着头的胡善祥“盛饭。”

  等到胡善祥添饭回来,一切都回到了正常。

  王霄并不在乎食不言寝不语的训诫,吃饭的时候该聊就聊,一点都不在乎。

  过了一会儿,胡善祥再次忍不住的开口“太子,我听说今天早上郑王又进宫了,中午的时候还留了吃午膳。”

  王霄夹了一筷子雕刻漂亮的豆腐“他能在皇帝面前尽孝道,这是好事情。”

  胡善祥有些急眼了,伸手拉着王霄的胳膊晃“太子爷!你是装傻还是真不明白?郑王就差在脑门子上刻上我要夺嫡四个大字了!”

  朱瞻埈,朱高炽的次子。母为贤妃李氏,封郑王。

  王霄这段时间的低调,让很多有野心的人都开始逐渐活跃起来。

  ‘啪!’

  王霄放下筷子站起身来,目光平静的盯着胡善祥。

  “看来你真的是太清闲了,得找些事情给你做。”

  王霄附身就将胡善祥给抱了起来“等你有了孩子,估计就不会整天想这想那。今天下午不读书了,让几位老师都回去。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走到内室门前的时候,王霄转头看向傻眼了的孙若微“过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