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六十一章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第六十一章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大冬天的翻山越岭,那种严寒与痛苦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无法理解。

  出发时候的五千四百人,真正翻越这一百多里的大山来到这处山谷的,只剩下了四千余人。

  足有近千人倒在了这片绵延起伏的冰雪世界里。

  火铳兵们都没有披甲。大冬天翻山越岭的还要穿戴铁甲,那是怕自己死的不够快。

  明军身上的麻布衣服都被山石树枝撕扯成了破破烂烂的乞丐装,就连王霄也不例外。

  这一路上王霄曾经两次从山坡上滑到,如果不是身体素质足够强悍,他或许也来不到这里。

  导致明军伤亡最多的还是夜里极寒气温下的伤寒病。

  每天早上都会有许多昨夜一起睡下的人再也起不来,被永远的留在了山上。

  经历了八天的折磨,明军的忍耐也到了极限状态。如果再不能找到敌人,他们就会把怒火与恐惧宣泄在自己人的身上。

  好在,他们终于是找到了。

  眼睛里泛着红光的明军互相搀扶着走出了大山,他们默默的看着远方遍布山谷的牛羊,还有那绵延不绝的帐篷。

  “喝水,吃干粮。”

  胡子拉碴的王霄一把扯下身上的破布条,招呼四周的明军“把干粮吃完,不用再留了。”

  冬天的大山里根本就找不到可以吃的东西,身上携带的干粮就成了明军的命。

  之前在山里的时候各种不舍得吃,哪怕这些干粮硬的可以当砖头使用。

  不过现在,不需要再节省了。

  “太孙。”

  跟着一起来的于谦看着王霄慢悠悠的招呼众人吃东西,急切劝说“这个时候还吃什么啊,他们跑了怎么办!”

  王霄用力撕扯硬如磐石的干粮“这大冬天的还有雪,四周都是大山。你让他们往哪里跑?”

  “可他们会集结兵力准备抵抗的。”

  王霄掰了一块干粮递给他“你之前没上战场?没见到那些蒙古人就连半大的孩子都拉上山打仗,这里哪还有什么守军。”

  “都是些老人孩子还有女人。随便他们准备,又能准备得了什么。”

  王霄的话并没有说错。

  这处大营里看着有很多人,可真正能打仗的不过数百,还都是那些头人王孙们的护卫。

  等到他们接到消息,慌慌忙忙的集结起来的时候,王霄这边已经做好了准备,排列出长长的散兵线缓缓前行。

  数百名骑兵从大营里冲出来,发起了绝望的冲锋。

  几轮排射后,蒙古骑兵的反击溃败。

  接下来,满是老人孩子女人和牛羊马匹的大营,就如同妙龄少女一般,向着好几天没吃肉的明军壮汉们敞开了怀抱。

  明军冲入大营驱赶人群,将所有人聚集起来关押。胆敢反抗的直接射杀。

  牛羊马匹也被聚集起来,随时准备处理掉。

  那些被抓获的头人王子家眷什么的,都是重要的战俘,将来要带回顺天府送去太庙献捷。

  “太孙,皇上说这些信件都要烧掉。”

  在大营的王帐里找到了许多的文档,其中就有朱高煦与马哈木来往的信件。有些甚至已经是许多年前的。

  马哈木也是不安好心,留下这些信件想干什么可想而知。

  “为什么要烧掉?”

  王霄晃着手中的信件“这些都是汉王叛国的罪证。他通敌卖国,当然要受到惩罚。”

  “可是,皇帝说要烧掉的。”

  王霄将信件都塞进了于谦的怀里“没说现在就拿出来,等老爷子不在了再拿出来也不迟。”

  蒙古人大营里除了跑去三峡口报信的之外并没有人逃跑。

  他们很清楚这种天气这种环境,跑出去就是一个死。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夜里就会被冻死的那种死法。所有人都选择了当俘虏。

  到了晚上,安排好值夜的王霄回到自己的帐篷里,却看到于谦鬼鬼祟祟的拎着两坛酒水过来。

  “怎么不去消遣?”

  王霄指着不远处火光通明,欢声笑语的帐篷群。

  “那些娘们常年不洗澡,身上臭死了。”于谦扔了一坛酒水给王霄“我和太孙一样,没兴趣。”

  翻山越岭差不多十天的功夫,历经磨难的明军需要放松。所以那些无法描述的事情自然而然的也就出现了。

  这种事情王霄管不了,也不想管。他只是自己不去参与其中。

  “没去骚扰那些被解救的汉民吧?”

  蒙古人几乎年年都会掠夺边疆打草谷,抓了许多汉民男女回去做奴隶。

  身为奴隶的生活,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生不如死。

  明军在这座大营里解救了许多的汉家女子。看到她们的悲惨遭遇,王霄对于明军此时做的事情没有丝毫的内疚。

  于谦美美的灌下一大口“有军法官在,没人嫌弃自己的脑袋是多余的。”

  王霄拍开酒坛上的泥封“今天晚上可以随便消遣,不过明天就要好好打仗。我给你留下一千人看守大营,如果我那边战败了,你这里立刻放火把一切都给烧掉。”

  “都烧了?”

  “嗯。”王霄缓缓点头“一根草也不许留!”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从三峡口撤下来的蒙古援军就抵达了山谷入口。

  明军占据了两侧山坡上的有利地形,形势转成了他们上山进攻明军防守,攻防双方对比三峡口的时候换了个边。

  面对明军密集的弹雨,得知大营失守而士气低落的蒙古人几乎毫无战意。

  一次次的冲锋换来的是满地尸骸。如果不是没有物资,他们早就四散溃逃了。

  马哈木把能用的招数都给用上了。

  夜袭,化妆偷袭,强攻,诱敌,甚至学着王霄从远处绕行。

  可无论是用什么样的招数王霄都是不为所动,就坚守着山谷出入口纹丝不动。

  哪怕绕行的蒙古人杀向了大本营,那边都点燃起了火头王霄也没有丝毫的动摇,就像是钉子一样死死钉在了这里。

  三天之后,早已经打光了铅弹的明军在枪管上装上枪刺与蒙古人近身搏杀,有时候甚至直接抱着冲上来的蒙古人从山上一路滚落下去。

  战斗之激烈程度,丝毫不亚于之前明军强攻三峡口。

  打到第五天,王霄身边还能动弹的已经不足千人。

  他们仍石头,扔木头,甚至扔大雪球一路滚落下去封锁山谷。

  哪怕如此,王霄也没有调动身后看守大营的那些人。

  在王霄的训练与资助下,神机营的军士素质已经是接近于近代军队。承受伤亡的程度与死战的勇气冠绝整个世界。

  终于,在第六天下午的时候,握着满是缺口的佩刀站在山坡上的王霄,看到了远处迎风招展的大红色明军旗帜。

  从三峡口赶过来的明军,终于是到了。

  被堵起来的蒙古人在这一刻彻底崩溃。

  少部分人钻进了两侧的大山之中亡命奔逃,大部分人则是直接坐在地上等着投降。

  最终还在抵抗的,只剩下了马哈木和他身边的千余亲兵。

  王霄双手拄刀,默默的看着三千营的骑兵们从脚下呼啸而过,直扑马哈木而去。

  被众多亲兵围在中间的,是全身披甲的汉王朱高煦。

  仿佛是感受到了王霄的目光,朱高煦眯着眼睛转头看向一侧的半山坡。

  与王霄的视线对上后,朱高煦缓缓抬手做了个割喉的动作。

  他已经无法忍耐了。

  王霄的突然摊牌将朱高煦逼上了绝路。为了朝思暮想数十年的皇位,他下定了最后的决心。

  世人都说朱高煦像极了朱棣,这可不是说面孔,而是说性格。

  与朱棣一样,在面临困境的时候朱高煦想的不是如何保全自己,而是放手一搏。

  朱高煦决心先宰了马哈木这个废物,然后发动兵变直接阵前登基。

  等到关了老子杀了侄子,就率领这数十万大明最精锐的兵马杀回关内,夺取属于他自己的天下。

  这就是朱高煦的性格,与朱棣一样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王霄默默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目光掠过朱高煦身边一名亲卫的时候,王霄微不可察的缓缓点头。

  有一件事情就连身为王霄心腹的于谦都不知道,只有负责掌管王霄钱款的徐滨才知道。早在出兵之前,王霄这里就有一笔高达八万两银子的秘密支出。

  这笔钱,是王霄用来收买朱高煦身边一名心腹亲卫的。

  单纯的银钱收买还不行,这名亲卫唯一的儿子生病去医馆的时候被悄然抓捕,随后对外宣称已经病死。

  面对着作为人质的儿子,八万两的银子安家费,以及王霄许诺日后会给他儿子一份美好的前程。这名亲卫最终选择了投靠王霄。

  朱高煦收买太子身边的人下毒的时候,王霄就已经定下了这个计划。

  你可以收买我的人,那我当然也可以收买你的人。

  无所谓忠诚与否,区别只在于你开出的价码是否足够。

  来到朱棣的中军大营,面色红润,精气神都达到极佳状态的朱棣哈哈大笑“好,好。这一仗你打的好!”

  多年的心愿即将达成,朱棣感觉整个人都仿佛快要飘了起来。

  他感觉这是自己人生之中最为得意的一天,甚至比当年攻入应天府的时候还要志得意满。

  今后的史书上都会记载着,他朱棣击败了蒙古人,跨过五百年都没有汉家儿郎们来过的斡难河,来到了骠骑将军曾经祭天的狼居胥山!

  此生,无憾了。

  军中众将看向王霄的目光也满是敬佩之色。

  身为皇位继承人,不但一举扭转战局,奠定胜利基础。还亲自领兵上前线浴血厮杀。

  对于这些军将们来说,他们需要的就是王霄这样的看重军队的皇帝,而不是太子那样重视文臣的皇帝。

  “等到了狼居胥山,祭天的时候你和我一起上。”

  朱棣不知道该如何赏赐王霄。

  金银珠宝,爵位封地什么的对于身为皇太孙的王霄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所以他决定将祭祀苍天的荣誉分给王霄一部分。

  就在整个明军都是欢声雷动庆祝胜利的时候,一条爆炸性的消息传了回来。

  在最终围剿瓦剌残部的时候,战功赫赫的汉王朱高煦亲自冲阵,却是在最后关头被身边亲卫一刀击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