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六十章 迂回穿插

第六十章 迂回穿插

  “因为军中有人和蒙古人勾结,出卖我们的情报。”

  这句话就像是一块巨石砸进了平静的水面,瞬间就让大帐之中的诸将炸锅了。

  军中之人最恨的并非是他们的敌人,实际上有些顽强死战的敌人还会得到对手的尊重。

  他们最为憎恨的,就是出卖自己人的叛徒。

  王霄的这句话,可以说的掀起了轩然大波。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朱棣冷冷的看着王霄“军中妄言,朕砍了你!”

  “皇上。”

  王霄神色平静,仿佛是在说着一件不相干的事情“在座诸位都是老军伍。拿着战报对比一下,咱们出关之后一路上的作战,看看蒙古人是如何应对的,看看他们是如何精确袭击我们辎重队的。蒙古人的情报精确到令人发指,要么就是他们有神明相助。要么就是有人将我军的一举一动告知了他们。”

  能在这座军帐里待着的,那都是常年征战的老将,作战经验极为丰富。

  王霄的话说完,他们回想起一路上的种种,再和之前数次出征塞北的时候蒙古人慌乱的应对比较一下。当即就能明白王霄说的话是真是假。

  “这个人。地位很高,否则不可能接触到如此之多的军中机密。”

  “这个人。手中权力很大,否则蒙古人也不可能屡屡得手。”

  王霄神色平静,直视朱棣“他若是将我率兵袭击蒙古人后方大营的情报传递过去,那我就回不来了。我还没见到刚出生的孩子,我还不想死。”

  按照王霄的分析,明军之中能做到这些人不多,甚至可以说只有寥寥几人。

  不少人的目光都在汉王赵王,甚至王霄自己的身上扫来扫去。

  “太孙妃生了?”朱棣挑动眉梢“男孩女孩?”

  “带把的,叫朱祁镇。”

  “好好。”朱棣笑了起来“这是个好消息。回京之后要好好的庆祝。”

  看到朱棣有意扯开话题,王霄直接补充开口“皇上,臣此去若是成功攻破蒙古人大营,必然会搜索到那人与蒙古人勾结的证据。敢问这些证据该如何处置?”

  朱棣目光如电的瞪着王霄。

  军中诸将或许还在怀疑,可朱棣回想起之前的种种,再参考三千营与五军营出征以来的拙劣表现。当即就明白出卖军情的不是汉王就是赵王。

  汉王实力雄厚,赵王掌握军情机密。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做到这一点。

  朱棣心酸,愤怒,痛苦。可最终还是想要保全自己儿子的命。所以他才会岔开话题。

  而王霄则是毫不犹豫的点明了,我也有儿子了,我也要保全自己儿子的命!

  朱棣感觉一阵眩晕,重重的坐在了椅子上。

  这一刻,前所未有的疲惫与痛苦袭来,让他感觉胸口闷闷的喘不上来气。

  自己的儿孙,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朱棣觉得自己很是心累,如果自己的儿孙都是平庸守成之辈该多好,那就没这么多的烦恼。可惜他们一个个的都是人杰豪雄,野心也是和能力成正比。

  大帐内陷入了无言的沉寂之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闭上双眼的朱棣身上。

  能进这大帐的军将没有一个是傻瓜。

  王霄突然在这里摊牌,虽然没有点名是谁,可谁都知道他剑指何方。

  一旦王霄真的在蒙古人的大营里找到来往书信,那结果就连朱棣都控制不了。

  数十万明军苦战近年,死伤无数。一旦让军士们得知有人勾结敌人出卖自己人,那几十万军士们的怒火会焚尽一切。哪怕朱棣出面阻拦都不行,一场大规模的兵变就在眼前。

  许久之后,朱棣缓缓抬手挥了挥“你去吧。若是真找到什么书信,就仿效魏武官渡所行之事。朕,是不会承认有什么书信的。”

  魏武指的是曹孟德,官渡之事就是官渡之战的时候曹操手下众多军将与袁绍书信来往,商议投降之事。

  当时袁绍占据绝对优势,曹操的手下为了自保纷纷与袁绍暗通款曲。

  可谁知道曹操居然打赢了,还从袁绍的军中搜出来大量的来往书信。当时曹操选择将这些书信付之一炬,装作没有这件事情。

  朱棣的意思也是如此,他最终还是决定保住自己的儿子。

  当然,代价也并非是没有。

  这件事情的代价就是,汉王与赵王算是彻底与皇位无缘。哪怕朱棣想要传位,军帐之中的这些军将们也不会答应。

  还是那句话,谁也不是傻子。

  王霄拱手行礼,看也未看朱高煦,转身离开了大帐。

  迂回穿插战术听起来很简单,可真正执行的时候对军士们的素质要求很高。

  素质不行的,像是明末时候那样的明军估计插着插着就找不到人了。

  这一年多来王霄一直严抓神机营的训练,虽然没做到每天都训练的程度,可最少三天一练是必备的。

  为了支持高强度的训练,王霄几乎花光了自己手中最后一枚铜板。

  军械粮草,被服帐篷什么的不用他花钱。可这个时代明军的吃用无法和后世相比。哪怕朱棣看重军方,依旧是做不到一日三餐,至少一餐有肉。

  高强度的训练如果营养跟不上,那就不是训练而是想要累死军士们。

  王霄为他们提供了第三餐,同时还要加肉,有着大量油脂的肉食。

  这么做的结果就是,王霄花光了手里的钱,还分别向朱棣以及太子借过一次钱。

  如此高昂的付出,换回来的就是神机营的素质冠绝明军。

  五千四百名神机营火铳兵跟随王霄出发,每个人都带着十日份的口粮以及尽可能多的火药铅弹。

  这十天的口粮或许可以支撑他们抵达蒙古人的大营,却绝对不够他们原路返回。

  用王霄的话说就是,此次出击若是不能成功,那就直接战死在敌军的大营里,他是绝对不会考虑退兵之事的。

  只要能够打下大营,那里的牛羊马匹多到吃都吃不完。

  得益于长期补充油脂,神机营借着月黑风高的掩护悄然离开了明军大营。随后一路向西沿着山脉走了两天,在一百多里地之外找了一个不是那么陡峭的山坡开始爬山。

  王霄没有向导,明军也没有斡难河以北的地图和情报。但是王霄有指南针。

  有老祖宗发明的指南针在手,断然不会迷路。

  王霄离营之后,朱棣直接封死了整个大营,还派出中军将汉王赵王还有众多军将们严格看守起来。

  无论王霄摊牌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他率军千里奔袭为的却是让明军打赢,让他朱棣可以完成毕生最后一个心愿。

  从公从私来说,朱棣都不会扯他的后腿。

  朱高煦快要气炸了,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之前好似隐身人的王霄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暴起发难。用自身的安危做筹码来博一战。

  他被王霄打了个措手不及,急切间根本就无法和马哈木联系。

  一直到七天之后,焦虑发狂的朱高煦终于得到了好消息。

  新一批后勤辎重运输队过来了,借着交接物资车队进营的短暂混乱,朱高煦的心腹终于是悄然潜出了军营。

  当天晚上,朱高煦的密信就送到了马哈木的手里。

  马哈木看到王霄亲自带领神机营绕路进山,直奔后方大本营的消息,当即眼前发黑身躯摇晃直接坐在了地上。

  “爷爷!”

  也先急忙扑过来扶着他“你怎么了?”

  “完了,全完了。”

  马哈木神色恍惚,犹如痴呆老头。

  自家人最清楚自家事,后面的大营是个什么样子再没谁能比他们更明白。

  大营里的人数不少,比起三峡口前线的人要多的多。

  可那边的都是女人老人和孩子,做的是杀牛宰羊运送物资的事情。甚至就连比车轮高的孩子都没有几个。

  哪怕数量众多,可只要被几千精锐明军杀进去,结局只会有一个。

  还有就是,各部落的头人王族家眷也都在大营之中。

  大营被毁,前线的崩溃是必然的事情。

  也先快速看了一遍书信,想了想大声喊着“爷爷,要不我们集结全部力量冲下山去打垮当面的明军!只要能打垮明军主力,那跑到我们后面的那些明军也就不足为惧。”

  比起马哈木来说,年轻的也先胆量极大。在他看来山下的明军主力激战多日早已经疲惫不堪。

  虽然明军数量很多,可却士气低落。只要行动迅速,猛冲猛打有很大可能打垮眼前的明军主力。

  马哈木神色不断变化,他正在做着激烈的心理斗争。

  许久之后,马哈木终于做出了决断。

  “也先,我给你一万人马,你带上军营里的补给向西边走,走的越远越好。”

  马哈木抬手阻止想要说话的也先。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我在大明二十年,深知他们的底细。山下的明军主力不是那么容易打垮的。那可是几十万的明军精锐!”

  “我带人回去救援大营,你带着一万人马为瓦剌保留血脉,现在就走,立刻就走!”

  如果消息能早几天传来,那他们还可以从容应对派兵救援。

  可是现在距离王霄他们出发已经差不多八天了。

  后方大营距离三峡口不过一百多里地,八天的时间哪怕是翻山越岭也该到了。

  想要救援,根本就来不及。

  朝阳初升,明亮的光芒映照白茫茫大地。

  百多里外一处巨大的山谷边缘,几个牧民惊讶的看到一群衣衫褴褛的人拎着根长长的棍子,晃晃悠悠的从山里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