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五十八章 雨季到来

第五十八章 雨季到来

  王霄观察了很长时间,很早就看穿了蒙古人所谓的优势以及真正的弱点所在。

  超强的机动力的确是优势,不过却可以加以限制。至于他们的弱点,就是在于他们也有不得不坚守的地方。

  机动力强的军队一旦需要坚守,那就和苏德战争后期的德军一样,放弃自己擅长优势在阵地战中被人摁着打。

  蒙古人跑的欢畅,可只要调集一支强军不管不顾的直扑他们的大本营而去。那些在外面撒欢的骑兵就得回来救援,面对面的硬抗。

  从接手神机营到现在一年多来,王霄可一直都没有闲着。对于神机营的训练和装备更新都抓的很紧。

  虽然只有五六千人的火铳兵,可排列成一个个方形阵对付骑兵非常有用。

  王霄亲自带着火铳兵向前压过去,对于四周前来骚扰挑衅的火铳兵压根就是不予理睬。

  他在训练的时候就用上了欧洲火枪时代的方阵,现在到了发挥威力的时候了。

  只要有蒙古骑兵进入火铳射程范围,直接就是一排枪打过去。

  新式燧发枪的射程可比骑兵的软弓远的多,蒙古人的骑射很难伤到神机营。

  多次试探之后,蒙古骑兵纷纷撤退。

  这并非是打不过就跑,而是开始积蓄力量。

  朱棣很快就得到消息,四周缠着明军的那些蒙古人都撤退了。他立刻就判断出蒙古人这是要集中力量围攻王霄。

  三千营接到了命令去支援王霄,可让朱高煦去救援王霄那就真的是选错人了。

  援军磨磨蹭蹭的没上来,王霄也没有刻意等着他们。数十个方阵汇集成团向着斡难河畔压了过去。

  蒙古人终于冲上来了,黑压压一片宛若乌云。

  他们硬顶着明军的火铳射击,拼命的想要冲入阵列将明军打垮。

  王霄排下的线形火枪方阵源于拿破仑的战术,除了没有带火炮过来之外并没有什么区别。

  虽然方阵里面没有火炮,可火枪质量却是比拿破仑时期的前膛燧发枪强的多。而且对手也不是英国龙虾兵,普鲁士战列线兵,俄国哥萨克这种强劲的敌人。

  很少有蒙古人能够靠近方阵,就算是有少部分人悍不畏死的冲了进来,可四面八方全都是指着他们的火枪,没等做什么就已经被打落马下。

  看着成群结队的骑兵冲进明军阵列之中,然后很快就被吞噬殆尽。后面的人全都开始踌躇不前。

  这已经不是一百年前了。

  一百年前的蒙古骑兵彪悍到了极致,纵横欧亚世界岛所向无敌。

  可是一百年后的蒙古骑兵,不但缺少甲胄与锋利的兵器,甚至就连战马都不足。

  至于精气神方面,他们早已经忘记了祖先们曾经彪悍死战的荣光。

  更重要的是,蒙古各个部落四分五裂,没有能够将他们整合起来的强人。

  最先退却是阿鲁台人,他们早在上次朱棣出征塞北的时候就被打残了,这一路上的鏖战下来早已经损失惨重。再继续这么耗下去,整个阿鲁台部落就没男人了。

  草原上最重要的资源并非马匹牛羊,而是人,尤其是青壮男丁。

  男人都打光了,那部落也就完了。

  阿鲁台人退却之后,兀良哈等大大小小的部落也随之退却。毕竟这里不是他们的大本营。

  最后剩下的只有瓦剌与鞑靼人。

  在王霄的火铳兵抵达大本营之前,瓦剌人撤退了。

  马哈木看出来此战已经无法继续坚持下去,所以选择了提前撤离。

  他们走的早,可以提前从两翼退下去。而剩下的鞑靼人主力,却是被硬生生的逼下了斡难河。

  明军来到河畔对着河水中数之不尽试图渡河的鞑靼人猛烈开火。

  纷飞的弹雨落入河水之中,打死人马无数。这一片斡难河的河水都被染成了鲜红之色。

  远方小山包上的马哈木面色铁青,他知道陷入绝境之中的鞑靼人要么彻底被打垮,要么向明军投降。

  没有了实力雄厚的鞑靼人,离心离德的蒙古各部落就再也没有了继续抵抗的勇气。

  “长生天,这片高原不再属于我们蒙古人了吗?”

  马哈木仰天长啸,话语中满是无尽的悲怆。

  一旁的也先面露悲色,感觉瓦剌人的未来一片灰暗。

  ‘啪嗒!’

  几滴雨点落在了泪流满面的马哈木脸上。他猛然睁开眼睛,看到天空之中已经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

  “哈哈哈哈~~~”

  马哈木状若疯虎的放声大笑“下雨了,下雨了!长生天来拯救我们了!”

  草原上的雨水来的非常快,淅淅沥沥的雨滴很快就转为倾盆大雨,席卷了整个战场。

  斡难河畔的王霄抬手摸着铁甲上冰冷的雨滴,垂下眼睑默然不语。

  这场大雨,来的还真特么是时候!

  火枪火炮在大雨之中是没办法使用的。随着枪声停歇,逃入斡难河之中的鞑靼人欢声雷动。

  他们之前差一点就要崩溃了,可这场大雨拯救了他们,让他们得以逃亡对岸重整旗鼓。

  王霄紧紧握着手中的佩刀,许久之后收刀还鞘。

  调转马头,缓缓向着明军大营行去。

  草原上的雨季来了,比起往年来说早了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

  持续不断的降雨迟滞了明军的行动。

  火枪火炮在旷野上无法使用,一片泥泞的地面也极大的限制了明军步卒与骑兵的活动范围。

  暴涨的斡难河将明军堵在了南岸无法渡河,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对岸的蒙古人重新汇集起来构筑防线。

  数量众多的蒙古骑兵开始袭扰大明那长达数千里的后勤补给线。各种物资在泥泞地里难以送上去,伤员也难以送回关内。

  明军的士气开始逐渐低落起来,这个时候正确的选择是退兵。

  不管怎么说,明军都已经重创了对手。赚取好处定下合约然后退兵。想打的话,可以明年再来。

  可朱棣不愿意撤兵。

  对于朱棣来说,他的人生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真正最后的愿望,那就是追上霍去病曾经立下的华夏兵家最巅峰,封狼居胥。

  现在狼居胥山就在斡难河北岸,作为五百年来第一个抵达此处的中原统帅,朱棣不想让自己的人生留下最后的遗憾。

  所以,哪怕战况已经陷入了胶着之中,朱棣依旧是没有丝毫退兵的意思。

  双方沿着斡难河两岸激战不断,互相渡河与反渡河,偷袭与反偷袭每天都会上演。

  每天都会有为数不少的明军木船与蒙古人的羊皮筏子沉入暴涨的斡难河中。这场战争已经进入到了残酷的互相消耗阶段。

  王霄一直保持沉默,不赞成退兵,也不支持继续打下去。低调做人只服从命令。

  实际上无论是朱棣还是其他众将,都已经关注到了神机营的巨大变化。

  几千人就打垮了数万蒙古骑兵,把他们逼退到斡难河里去,差点全都喂了鱼。想不关注都不行。

  不过就像是王霄之前推测的那样,在此时此刻的环境下,没人会提出对神机营的掌控权进行调整的事情。

  一切,都要等到回京之后再说。

  等到雨季结束的时候,时间已经来到了九月份。

  看似秋高气爽的时节,可在这遥远的北方,十月份就开始下雪了。

  朱棣想要封狼居胥,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

  明军并没有在雨季结束之后立刻发起进攻,因为之前持续连绵的雨季几乎摧毁了他们的后勤补给。

  士兵们缺少粮食,伤员缺少药品,马匹缺少草料食盐。就连神机营的火枪火炮也因为火药受潮而无法使用。

  在发起进攻之前,他们需要先恢复运输线,囤积物资。

  走出因为泡水而臭气熏天的牛皮帐篷,鼻孔里插着两块布的王霄踩着泥泞的草地来到营地外面。

  “终于天晴了。”

  “太孙。”胡子拉碴,满脸憔悴的于谦跟了过来“看来这一仗要打到明年去了。”

  王霄活动着发酸的肩膀“这话怎么说?”

  “虽说过了斡难河再向前走就是狼居胥山,可斡难河北边都是绵延山脉。咱们的大军若是进了崇山峻岭,那人数上的优势就将被彻底抵消。”

  于谦忧心忡忡的说“这里是蒙古人的发祥地,是他们的家。他们一定会死战到底的。咱们的补给线足有好几千里地,哪怕是一颗铁钉都要从山海关那边运过来。可人家就是在自己家里面打仗!”

  “过了斡难河就是三峡口,进了三峡口才算是真正进山向着狼居胥山推进。可三峡口那边山势陡峭,中间小道极为狭窄,咱们根本就过不去!”

  王霄转过身来看着他“你究竟想说什么?”

  “退兵吧。”

  于谦嘴角颤抖“去求皇上退兵吧!再继续打下去,到了冬天下雪说不定就走不了了。整个大明的财政都会被这一仗拖垮的!”

  大明在这一战中投入的可不仅仅是前线这数十万将士。

  为了维持长达数千里的后勤线,足足有上百万的民夫们在络绎不绝的向着前线运送物资。这还没算上大明国内筹集与运输物资所动用的力量。

  民夫沿途的消耗,运输路上的损耗,以及方方面面动员的力量。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前线一个明军士兵一天吃的饭,其真实消耗就等于国内一户人家一个月的口粮。

  打到现在损失的大型牲畜数以十万计。

  大明只是一个农业国家,长时间维持如此漫长的战线已经是将他们推到了悬崖的旁边。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

  王霄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仰头看着蔚蓝纯净的天空。

  “皇帝的时间不多了。他知道自己一旦退却,就再也没有再来这里的机会。所以,哪怕是打到明年也要继续打下去。没有人能够劝的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