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五十六章 夜袭

第五十六章 夜袭

  深夜时分,万物寂静。

  披甲躺在榻上的王霄突然起身,侧耳倾听外面的动静。

  值夜的于谦从火盆旁看过来“怎么了?”

  王霄没有说话,拿起一旁的铁盔戴上直接迈步走出了主将营帐。

  外面火光通红,除了四周值夜的守卫之外所有的军士都已经进了各自的帐篷里休息。

  王霄一路来到军营栅栏处,侧耳向着外面倾听。

  身体素质大幅度提升的王霄,五官感知比起普通人来说强上很多。

  于谦追了过来“究竟怎么了?”

  王霄转头看着他“把人都叫起来,全面戒备!”

  于谦顿了下,神色凝重“这个时间把所有人都叫起来会出事的。给我个理由。”

  伸出手指着外面幽暗寂静的草原,王霄说“外面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大草原并非空荡荡的只有杂草与灌木。实际上这里生活着牛羊马匹,骆驼驴子梅花鹿,狼群豹子和棕熊。至于各种鸟类小动物什么的更是数不胜数。

  哪怕是在大军驻扎的军营外面依旧是会有很多动物盘桓不去,因为这里是它们生活的栖息地。

  很多动物都是夜行,大晚上的也会有各种动物的声响传向四面八方。

  可是此时此刻,外面寂静无声,除了呼啸的风声之外什么声音都没有。

  军营中的火把猎猎作响,于谦愣愣的看着王霄。

  “现在就去,快!”

  神机营的军营外数里地,黑压压犹如乌云一般的部落联盟的人嘴上裹着布条,脚上缠着皮垫。一手持刃一手牵着马蹄包布嘴巴也包裹起来的战马缓缓向着神机营的营地前行。

  在他们前方里许的地方,则是一群从各部落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勇士,正在悄然除去隐藏在各处的暗哨。

  马哈木在大明待了二十年可真没有浪费时间整天喝酒,他是实实在在的从大明学到了有用的东西。

  虽然他们没有发出声响,可如此之多一眼望不到头的兵马聚集在一起缓缓前行,那种强烈的压迫感却是让四周的飞禽走兽四散而逃。逃不掉的也是藏了起来,一丝声响都不敢发出。

  凌晨三点,正是注意力最不集中的时候。这点缺憾极少会有人注意到。

  王霄注意到了。

  熟悉草原地形环境的那些部落勇士们非常清楚什么地方合适藏身,神机营安排在外的暗哨全部被悄然清除一个示警都没能发出来。

  规模庞大的队伍在距离神机营营地不足一里地的地方停了下来。数千人弓着身子扛着袋子在半人高的草丛中缓缓向前。

  现在是盛夏时节,草原上的野草疯长,与夜幕一起给了他们最好的掩护。

  这些人来到营地外的壕沟旁边,放下身上的袋子打开就向着壕沟倾倒里面的泥土。

  草原上的物资缺乏,这些袋子都是重要的资源,他们舍不得整袋的扔下去。

  “不对劲。”

  远处观察神机营营地的马哈木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他身边的也先疑惑询问“爷爷,哪里不对劲?”

  在也先看来,今夜的行动一直都是非常顺利。现在就连第一道壕沟都被填平了,那些汉人也没有丝毫的动静。他实在是看不出来哪里不对劲了。

  “外壕距离军营不过二百步,几千人填壕再怎么隐秘也不可能完全没有动静。而且,明军的暗哨是要定时用约定信号联系的。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明军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肯定是早就发现咱们了。”

  马哈木说的很是坚定,他在大明待了这么多年对大明军中的情况了如指掌。确信自己的判断绝对不会错。

  也先心中大惊失色,急忙询问“爷爷,那我们怎么办?先撤?”

  “撤?”马哈木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孙子“你知不知道把这些部落的兵马集中起来打一仗有多难?这次咱们撤了,再想把他们都聚集起来拧成一股绳,除非是明军把他们逼到灭亡的边缘。”

  “那就打?”

  “打!”

  马哈木豪迈的挥手“我知道神机营,那就是三板斧的本事。只要扛过他们前边几轮的火铳冲进去,那咱们就赢定了。”

  也先想了想,小声开口“让阿鲁台的人打头阵?”

  马哈木摇头“让咱们的人打头阵。”

  看着一脸不解的也先,马哈木出声解释“我知道想要在草原上立足,部落牧民就是根本。可想要做大事,就要舍得付出。这世上绝对没有什么付出都没有就能得到好处的事情。”

  “爷爷,我知道了。”

  营地外的动静越来越大,很快第二条壕沟也被填上足有近二百步宽的一段。随后那些牧民们迅速上前开始清理拒马鹿角铁黎棘。

  冲在最前面的牧民距离营地大门已经不足三十步。营地里的火光映亮了这些人因为紧张而涨红的脸。

  身穿铁甲的众多军将们纷纷将目光投向了王霄。

  这个距离,已经算得上是危险了。毕竟军营的大门只是木门,并非是高耸坚固的城墙铁门。

  王霄缓缓吐出口气。

  “打!”

  ‘砰砰砰~~~’一连串密集的爆竹声响连绵响起。

  火铳射击的声音听起来的确是和放鞭炮差不多。

  神机营的栅栏边上是一排举着铁盾的护兵,他们手中的铁盾一个接一个的贴在一起,构成一座钢铁长城。

  在护兵们的身后,是三排手持火铳的火枪兵。前排打完立刻转身后退同时重新装填,第二排的人上前将火铳架在前边的铁盾上,透过栅栏缝隙指向外面开火。

  这是沐英征讨云nan的时候用过的三段射击战术。这绝对不是什么黑科技金手指,几十年前大明军队就已经用过了。

  持续不断的爆炒豆声响中,外面的那些牧民成片的倒地不起。

  马哈木抽刀斩杀了一个被密集枪声吓到的牧民,随即大声怒喝“杀进去!”

  他的确是了解大明的火器。知道那些火铳装填缓慢而且质量不高。用的时间长了经常会导致枪管发红发烫,甚至直接炸膛。

  只要能够用人命扛过前期的三板斧,趁着明军火铳减弱的时间杀进去。用不了一个时辰就能屠了整个神机营。到时候点火撤退,天色也才刚刚放亮。其他营地的明军就算是想追也追不上来。

  实际上这边开打之后分散在前前后后数十里地界上的众多明军军营都已经进入了战备状态。

  只是这个时间这个天色,没有哪支明军敢于出战。他们以步兵为主,夜幕下出击两眼一抹黑的旷野,被伏击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大。

  三千营倒是有可堪一战的战斗力,因为他们是以骑兵为主,而且还有不少的蒙古人在营中效力。

  可三千营是汉王的势力范围,今天晚上的这场夜袭都是他给马哈木提供的情报,当然不可能来救援了。

  至于朱高煦的理由也是非常站得住脚。月黑风高的,要是出营浪战被伏击了算谁的?

  马哈木对自己部落的控制力还是很强的,瓦剌人奋不顾身的呐喊着,前仆后继的冲向大门。

  可无论他们有多么的勇敢,都无法跨越抵达大门处的那数十步的天堑。

  面对火铳的密集射击,他们的反击力量非常微弱。

  草原上没有强弩,就算是缴获过明军的强弩也不会维修保养,要不了多久会坏掉。单纯依靠弓箭压根就无法射过那么远的距离。

  就算是有幸运的羽箭落入营中,也无法对那些穿着铁甲举着铁盾的明军构成什么致命威胁。

  没用多久的功夫,靠近大门的地方逐渐形成了一个缓坡,这是用瓦剌人的尸首搭建起来的血肉山坡。

  远处观战的马哈木的神色从平静转向凝重,从凝重转向咬牙切齿,从咬牙切齿转向阵红阵白。

  “也先!”

  马哈木低吼一声。

  “爷爷。”

  也先急忙跑了过来。

  “去告诉阿鲁台鞑靼他们,让他们的人也出动,从其他三面围攻明军营地。”

  也先愣了下,之前爷爷不是说让瓦剌部落的人打头阵的吗,这怎么又变了。

  “爷爷要退兵了。”

  马哈木压低声量“神机营很不对头,跟我印象中的那个神机营不一样。咱们没机会打进去了,所以现在立刻就走。”

  “爷爷的意思是让其他部落的人去做弃子,牵制明军?”

  “没错。”马哈木露出满意的笑容“之前是为了打赢,所以不能保留实力。现在是为了保留实力,所以要有取舍牺牲。我马哈木纵横草原,拿得起放得下。这次是我看走眼了,我认!打不过就走,这没什么丢人的。真要是打出火气拼死鏖战,那才是葬送整个部落的傻子。”

  也行低头行礼“爷爷,也先记住了!”

  蒙古联军的攻势突然加强了,不单单是强攻正门,其他几面也出现了大量的兵马试图攻击栅栏。

  “太孙。”

  身边的众将都在看着王霄。

  “没事。”王霄摆手“他们是要跑了。可惜三千营不在,否则的话今天至少能留下他们一半的人。”

  哪怕是在后世,前线上撤军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技术活。否则马哈木也不至于将其他部落的人当作炮灰扔出去。

  这个时代里一旦趁着他们混乱的时候投入强势兵力进行反击,绝对能狠狠的强势打垮一大批的蒙古部落联军。

  “别的不用管,尽可能的杀伤。等到天亮就去外面清理战场。”

  神机营并非没有反击的实力。哪怕没有马匹,只要在蒙古人崩溃的时候派出几千刀盾兵追杀,就足以重创他们。

  只是,王霄并没有这么做的打算。

  王霄并没有感觉有什么遗憾的,真要是就在这里彻底打垮蒙古部落联军,那这趟出征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一旦朱棣回到顺天府,第一件事情肯定是要把神机营从王霄的手里拿走。

  身为皇帝,会疑心任何一个有可能威胁到自己的人。手握如此强军的王霄,威胁度必然是急速提升。

  所以,这个时候可以放他们一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