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五十四章 出征塞北

第五十四章 出征塞北

  这个到家,自然不是说到了姚广孝以后住的地方,而是意味着他的人生已经走到了尽头。

  姚广孝自然也是明白这个道理,他也知道这不是王霄的意思,而是朱棣的意思。可他的求生欲还是让他想要再抢救一下。

  “顺天府可是好地方,我年轻的时候在这里生活多年。至于驻跸之地我自己去寻就好。大道从心,说不得就此在深山老林之中领悟大道也说不定。”

  姚广孝花里胡哨的说了一段,可核心的意思是说,给个机会让我自己走,这辈子都不会再出现,留条活命吧。

  王霄策马前行,神色平静没有说话表态。

  他与姚广孝无冤无仇,可谁让姚广孝上了朱棣的黑名单。姚广孝的命运不是王霄决定的,而是早已经被朱棣定了下来。

  顶着颗大光头的姚广孝叹息一声,坐在马车内闭上眼睛默然不语。

  几天之后在顺天府里验收皇宫的王霄接到锦衣卫的报告,说是姚广孝在西山里面失踪了。

  对此早已经心中有数的王霄安排人手去寻找一番,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别的动静。

  姚广孝这样的人看似智囊,实际上更像是寄生虫。他们只能是在野心勃勃之辈的身边才能存活。一旦失去了用处,就成了遇见阳光就会消散的朝露。

  这件事情对于王霄来说没有丝毫触动,他的心思很快就转移到了查看皇城上面。

  比起应天府的皇宫,新建的顺天府皇宫也就是日后的紫禁城是在元大都的基础上重修扩建而来。规模上或许比南边小一点,可恢弘的气势与崭新的面貌绝非南边可比。

  最起码,这里没有南边那种因为填湖而导致的皇宫不断下沉的现象。

  朱元璋修建应天府皇宫的时候并非是选择建立在城池正中南朝皇宫遗址的位置上,而是挑选了偏东方向的燕雀湖上。

  至于原因,据说是北边的钟山是富贵山,可以作为镇守皇宫安宁的靠山。这就牵扯到风水学上去了。

  当时动用数十万民夫生生的将燕雀湖给填满,然后在这上面修建了皇宫。可他却不知道地质结构与地下水的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皇宫逐渐下沉。这方面甚至就连修补都很困难。

  而顺天府这边就没有这种问题了。

  皇宫直接修建在城池的正中心,红墙黄瓦极为恢弘大气。

  站在太和殿前的丹阶上,背手而立的王霄回忆起了北斋。不知怎么的,仿佛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王霄知道这是为什么,那是因为时间是一把杀猪刀。不但能让美人变成中年妇女,还能让脑海中的记忆不断流逝。

  任务结束回到现实世界的时候,系统可以把王霄的身体恢复到出发之前那一刻的状态。但是记忆不行。

  记得住多少,那就是多少。

  王霄捏了捏拳头,他准备等到这次任务结束之后想办法打探系统的虚实,如果能够找到系统实体化的方式就最好了。

  他要用一切办法胁迫系统直接给他世界锚,又或者提供获取世界锚的方式。

  王霄害怕再这么下去,他会逐渐忘记那些曾经的人与事。

  北斋还有茂德帝姬都是他不愿意忘记的人。

  迁都是一件浩大的工程,前期的建设就持续了多年时间,投入民夫高达百万。各种物资消耗更是无底洞,早已经无法完全统计数字。

  至于各处衙门机构,皇宫人员物资,军队的迁移前前后后持续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才算是最终结束。

  迁都的事情一结束,感觉到身体每况愈下的朱棣就迫不及待的开启了对塞北的征讨。

  第五次出征塞北,这也是朱棣最后一次出征。

  王霄伸出双手捏着孙若微的脸颊“好好在家等我回来。”

  孙若微的目光之中满是眷恋,她紧紧握着王霄的手“一定要活着回来,我和孩子在等你。”

  太孙妃怀孕了,有了孩子,已经三个多月了。

  穿越诸多世界,这还是王霄的第一个孩子。他同样是恋恋不舍。

  边上的胡善祥低着头,衣袖里的双手死死捏在一起。手指甲都因为太过用力而呈现出惨白之色。

  虽然每次合卺的时候都是她们姐妹俩一起,可到最后关头王霄都是留在孙若微这里。这种区别待遇让胡善祥的心都要炸了。

  王霄扫了她一眼说“我不在你身边,要好好保护自己。不要被什么阴狠小人暗害。我留下了一批暗卫会暗中保护你,谁要是敢对你下手,我一定会让她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孙若微很照顾胡善祥,压根就没想过胡善祥才是最为嫉恨她的那个人。还以为王霄说的是汉王的人。

  来到胡善祥的身边,王霄抬手握着她的双肩,靠近她耳畔低语“照顾好你姐姐。她若安好,我回来了会给你一个孩子。她若出事,后果你懂的。”

  胡善祥胆子很大,心也够狠。可她却是非常畏惧王霄。

  在与孙若微相认之前的那段时间里,她可是被王霄狠狠的教育过。那份可怕的记忆长久的刻在她的脑海之中,只要回想起来就会瑟瑟发抖。

  “臣妾知道了,殿下保重。”

  胡善祥很清楚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实际上都是王霄看在孙若微的份上给她的。

  虽然心中嫉恨不已,可却也明白真要是有什么动作那才是真的完蛋。

  而且,虽然说孙若微有了身孕,可说不定是女孩呢。

  只要能够生下儿子,日后未必没有机会。

  孙若微一路送到了宫门口,目光含泪依依不舍。

  王霄的各种安排与追求,让孙若微没有经历那么多的痛苦。

  靖难遗孤的事情被解决,养父孙愚也来到了顺天府继续掌管白砂糖的事业。徐滨等人也被王霄招为幕僚亲卫。失散多年的亲妹妹也和自己一起嫁给了王霄,一生一世都能在一起。

  对于孙若微来说,这一世她是幸福的,没有遗憾。

  现在心中唯一所想,就是祈求苍天保佑王霄能够安稳的活着归来。

  几十万大军出征,单单是开拔出关就花费了近一个月的时间。

  “太孙,下官这些时日在各军之中得到不少消息。大军看着人多,可实际上空饷吃的很厉害。不少军中实际人数连编制的一半都不够。”

  说话的人是于谦,在军中摔打一段时间后被王霄招揽来了做自己的幕僚。

  这里已经是关外草原,立下营寨的王霄与神机营众将商议一番行军事宜就让他们各自离开。随后于谦就上来爆料一个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穿着一身铁甲的王霄坐在马扎上,问的话却是问徐滨的“神机营里这种情况多不多?”

  “回太孙话。之前神机营众将都被太孙调走,新近的这些都是太孙一手提拔,而且他们还没有立下过什么功勋,还没那么大的胆子。”

  王霄点点头,看着于谦说“这件事情暂时不用说,说了也没用。都是靖难之役的功臣,他们吃空饷的事情你当皇帝不知道?这事情谁都知道。”

  于谦的性格属于那种刺头,为了心中所念什么都不怕的那种。

  看到王霄对吃空饷这么严重的事情都好似不在乎,于谦当即就发怒大喊。

  “既然都知道为何不管?这些人都该杀头!”

  王霄没有说话,拿起烤炉上冒油的羊腿开吃。一旁的徐滨向着于谦拱手。

  “于大人,非是不想管,而是不能。各营军头都是跟随皇上参加靖难之役的功臣。这些人的数量如此之多,要动肯定是全都动。可动了他们,就等于是动摇了皇帝的根基。”

  “你别跟他废话。”

  王霄用力咀嚼的羊肉“你当他真不懂,他是在发牢骚说给我听。想着我以后能解决这个事情。他要是真不懂,早就去找皇帝报告去了。这羊腿谁烤的,外面烤焦了里面还没熟,真是浪费。”

  徐滨惊讶的看着于谦,然后又看看王霄。

  他是惊讶于于谦的头脑,也惊讶于王霄居然能看的如此透彻。

  于谦不说话了,自己的心思被看透,还有什么好说的。干脆直接坐下来,拿起羊腿就啃。

  “这么好吃的羊腿还说不好吃,太孙真是富贵。”

  王霄笑了笑没说什么,吃干净手里的羊腿起身就去了朱棣的中军大营。

  瓦剌部派来了使者求见大皇帝,为首的使者就是也先。

  对于这个打赢了土木堡之变的枭雄,王霄准备将他的命给留下来。

  朱棣让王霄扮演自己,而他则是装扮成一个烧柴添水的老兵。

  这个提议让汉王与赵王的面色极为难看,可却又不能反驳。但是心底的怒火却是无法遏制。

  让王霄穿着龙袍坐在主将位置上,还是当着众多将军们的面前。这其中所代表的含义那说道就多了去了。

  私穿龙袍者夷族,而得到皇帝允许穿龙袍的,必然是皇位的继承人。因为就算是王爷也只准穿蟒袍。

  来上这么一出,会给众将心中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那就是皇帝有意让太子朱高炽与王霄这一系继承大位。

  朱高煦的心头怒火熊熊燃烧,甚至已经到了快压抑不住的程度。

  龙袍,龙椅。

  朱高煦数十年苦求而不可得的东西,居然如此轻易的落入王霄的手里。还要当着也先他们的面向王霄行礼,这特么的是老头子在帮王霄于军中立威!

  此时此刻,朱高煦的心头从未像是现在这样宁静。

  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你不给我的,老子自己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