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五十三章 这里是华夏自古以来的固有领土

第五十三章 这里是华夏自古以来的固有领土

  “你怎么想都无所谓,留下你的命自然是有用处。”

  王霄坐在椅子上看着他“你与汉王合作,不过是为了自己部落的利益。他能给你的,我也可以给。”

  马哈木无声的笑着“你说的没错,我能跟朱高煦合作,也能跟你合作。”

  “你能理解,这很好。我喜欢聪明人,因为和聪明人说话不会累。你就是个聪明人。”

  “你想要怎么做?”马哈木好奇的看着王霄“泄露军情干掉朱高煦,还是和他一样想要弄死你们的皇帝?”

  “我如何做事,不需要你操心。你回草原之后信件联系就是。你是一方霸主,我也命令不了你,不过我想只要是符合你利益的事情,你一定会去做的。对不对?”

  “当然。”马哈木点头说“朋友可以变成敌人,敌人也可以变成朋友。”

  王霄笑容满面的将手里的酒坛递了过去,心中却是想着“你这老狗就等着吃老子脚下的土吧。老子真正想的是什么,又岂是你这种杂碎能够想明白的。”

  同样笑容满面的马哈木接过酒坛仰头就灌,可他的心里却是想着“汉人们就是喜欢窝里斗。不过这样也好,只有他们自己斗了我们才有机会。”

  迈步离开的马哈木走到门前的时候顿住脚步,神色古怪的转头看向王霄“临走之前我有件事情想要问问你。”

  “想问我是怎么知道你的身份的?”

  王霄一句话就点破了马哈木的心思。

  这也是马哈木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所在。他和朱高煦的合作已经很多年了,而且他了解朱高煦,知道这位汉王爷不是一个在事情达成之前就会卸磨杀驴的人。很明显就不是朱高煦这边出的问题。

  悄然进出大明二十年,马哈木确信自己各个方面都已经是安排的妥妥当当。可为什么会被王霄这个小年轻一击即中?

  这几个月来马哈木想破了脑袋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暴露的。

  王霄拍手起身“如果我说,我是睡觉的时候做梦梦到的,你信不信?”

  我信你个鬼!

  知道没办法得到答案的马哈木作势大笑,拱手之后转身离开。

  所有的恩怨,都留到战场上用利刃来做个了结吧!

  王霄放走马哈木,除了坚定朱高煦的信心之外,更大的原因在于他的目光看的更远。

  朱棣的目光就算是很高远了。出征塞北,南下西洋。华夏千百年来能与他有一样长远目光的帝王真心稀少。

  可王霄却是想着整个世界。

  他的眼光比朱棣更大,区区一个马哈木根本就是无足挂齿。在王霄的心中,在土木堡打的数十万明军全军覆没的也先都比马哈木强的多。

  不止是要出征塞北,不止是要继续下南洋。他还要把大明的日月盘龙旗插在澳洲,插在新大陆,插在非洲甚至是欧罗巴的土地上。

  他要让百年乃至千年之后的华夏百姓们,可以骄傲的指着脚下的土地说“这里是华夏自古以来的固有领土!”

  为了尽早的实现这个目标,王霄可以放走马哈木让他继续与朱高煦的交易。因为他需要尽快掌握大明的神器,越快越好。

  又过了些时日,朝堂上的激烈争吵终于有了结论。

  在朱棣的强硬坚持下,出兵塞外的事情最终还是被定了下来。

  这其中也有王霄的功劳,他贡献的那数百万两银子填补了出兵预算的一个大窟窿。使得朱棣在文臣们叫穷的时候有了足够的底气。

  数十万大军的出动不是简简单单一句话就能做到的事情。

  情报侦查,建立兵站,征召民夫,兵马动员,筹备转运粮草帐篷军衣等等物资都需要很漫长的时间。

  在这段时间里,朱棣决定做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就是阅兵,亲眼看看此时大明军队的战斗力如何。

  第二件事情就是迁都,他要在出征之前迁都顺天府。

  阅兵之前,王霄将神机营里的那些燧发枪全都撤走,换上了之前的那些破烂火枪。

  王霄不是矫情,也不是什么想要藏着掖着。他就是纯粹的谨慎。

  这次北伐出征塞外的规模极大,单单是兵马就号称六十万。负责后勤补给的民夫更是多达百万之众。

  朱棣将自己当作是老虎,想要一口吞掉草原上的各个部落。可还有许多人在暗中将朱棣当做了猎物,想要做打虎人。

  如此错综复杂的形势下,王霄不愿意给自己增加一丝的麻烦。

  都是军伍出身的老手,亲眼看到神机营突然间战斗力大涨,在这距离出征还有一段时间的时候,做出人事调整并非不可能。

  所以王霄保持谨慎,而不是大大咧咧的将手中的力量直接曝光出去。

  等到大军开到了塞北,那暴露实力什么的就无所谓了。

  阵前换将这种事情,只要是头脑正常的统帅都不会去做。尤其是王霄这种身份特殊的一营主将,一旦他在前线被剥夺军权,所带来的影响不但极大,而且还会严重影响到后方的朝廷。

  真发生这种事情的话,朝廷里的太子党们就会想。正式册封的皇太孙被突然剥夺军权是什么意思?是皇帝的意思还是汉王发动叛乱了?皇太孙是不是会有危险,汉王是不是要再来一次靖难之役?

  有了这种想法,别说向前线转运粮草物资了,接下来就该是紧急调动兵马封锁各处关口等着自己人打自己人了。

  朱棣是聪明人,他不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出现。那个时候就算是察觉到神机营的急速变化,也只会是在回京之后慢慢的进行调整。

  可惜,很多人都不希望他能从塞北回来。

  阅兵自然是很盛大的,三千营的骑兵纵横驰骋。五军营的步卒精锐干练。神机营的铳炮声如雷霆。别的不说,至少从场面上来讲声势极为浩大。

  比起明末时期早已经名存实亡的京营来说,朱棣手下的这支京营的确是有着击垮任何草原部落的雄厚实力。

  可问题在于,京营的机动能力很差。而草原上的部落,却是以骑兵为主。

  如果战场狭窄,强大的京营不用在乎什么机动力。可大草原是如此的广袤,各个部落又是逐水草而居。拖着大量火炮与辎重,还带着众多民夫的明军一旦无法寻找到草原部落的主力,那就只能是陷入旷日持久的消耗战。

  而且随着大军不断向北,后方的后勤供给线也会越拉越长。

  稍微懂一点军事知识的人都知道,大军远征除非是像蒙古大军那样走到哪里抢到哪里,就食于地。否则的话,就只能是用漫长的补给线来提供后勤支持。

  拿破仑帝国与第三帝国远征俄国,都是输在了漫长的补给线上。

  几十万大军与上百万民夫的补给线,再遇上部落骑兵的骚扰,随时都会有崩断的危险。

  再加上北方寒冷,还有汉王的内外勾结出卖情报。朱棣的这次北伐实际上在没有开始之前就已经注定了结局。

  阅兵完美结束,朱棣自信心爆棚认为自己这次出征塞北一定能彻底平灭草原上的隐患,为后世子孙留下百年祥和。

  在这之后,他就宣布执行自己最后一项心愿,那就是迁都顺天府。

  王霄再次得到任命,作为皇帝的代理去顺天府查看皇宫与城池的建设进度,同时奖赏那些营造城池的官吏民工。

  跟着王霄一起去顺天府的还有孙若微与胡善祥,以及姚广孝。

  身为一代枭雄,朱棣很清楚姚广孝这样学得屠龙术的人对于皇权的威胁有多么可怕。

  他朱棣还活着的时候什么都好说,可一旦他死了的话。无论姚广孝是投靠太子还是加入汉王阵营,第二次靖难之役必然会爆发。

  感觉自己的身体逐渐不如从前的朱棣察觉到了危机,所以他决定在出征塞北之前让姚广孝消失。

  作为一个聪明人,姚广孝实际上在辅佐朱棣登上大位的时候就察觉到了危险。不过作为一个演技高手,一路上姚广孝都没有丝毫的表露,并且与王霄他们说笑聊天,讲经论道,好似真的只是一趟寻找驻跸之地的轻松旅程。

  接受了秘密任务的王霄也是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演技出色与姚广孝谈笑风生了一路。

  旁边的孙若微姐妹俩虽然都挺聪明,可却是丝毫没有察觉到暗地里的刀光剑影。

  快到顺天府的时候,一直都是笑容满面的姚广孝这才长叹口气“太孙,大明有你真是百年福气。”

  王霄微微一笑,没有说话。他心里知道姚广孝这还有句话没说出口,那就是他姚广孝这些人的晦气。

  姚广孝学的是屠龙术。屠龙术是什么,那是教人如何造反的。

  大明传承顺畅,有明君在位。他们这些学屠龙术的就没有出头的机会。而且非但没机会出头,他这样的人都是重点打击目标。

  “大师,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地方驻跸?”

  对于这些一无所知,心中只有后宅斗争经验的胡善祥闲着无聊找话题。

  “人之所在,心之所往。只要心中有佛,何处都是彼岸。”

  姚广孝装哔的格调很高,忽悠的孙若微姐妹俩一愣一愣的。

  只是这一套在王霄的面前毫无意义。他在后世的时候早就看透那些需要高学历才能入门,没事就开宝马带女人住高档酒店的所谓大师们的风采。对于所谓出家人,心中唯有鄙夷。他们说的一切,王霄都不会相信一个字。

  看着道路前方逐渐显露出来的巍峨燕京城,王霄的笑容愈发亲切。

  “大师,你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