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四十九章 我的秘密,你的把柄

第四十九章 我的秘密,你的把柄

  王霄过来之前就做好了许多准备。

  不但在山脚下安排有大量的锦衣卫,而且就在这山头附近的树林里还有数十名精挑细选出来的好手。

  朱高煦与朱高燧那边也有人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从安全性方面来说,基本上是十拿九稳。

  可俗话说的好,人算不如天算。王霄认为自己已经安排妥当,可却偏偏是出了漏子。

  当他与徐滨等人分开下山的时候,一枚强弩却是悄无声息的从路旁边的密林里射了出来,正中王霄的胸口。

  身边的锦衣卫大惊失色,匆忙将王霄死死围了起来。

  分出人去密林中搜查,同时急匆匆的将王霄送出去。

  “哪个魂淡干的。”

  穿着内甲的王霄疼的厉害,这次不是手弩而是锦衣卫用的强弩。

  军用强弩的力道极大,哪怕打造精良的双层内甲挡住了弩箭,可强大的冲击力却是直接撞的王霄骨裂。

  还好王霄的体质足够强劲,否则就不是骨裂而是骨折了,说不定断裂的骨头插在内脏里,直接就得完蛋。

  回到东宫养伤,孙若微急匆匆的跑来看他。

  “是聂兴干的?”

  看到孙若微满脸愧疚之色,王霄心头微动就猜到了可能是这个二愣子下的手。

  “他在武夷山看到皇爷离开,就悄悄的跟了过来。原本是想要刺杀皇帝的,可没能追得上。不知怎么就遇上了你,然后就对你射了一箭。”

  王霄闭上眼睛不再说话,孙若微神色急切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难言的寂静中,王霄缓缓开口“让他走,走的越远越好。下次再出现在我的面前,绝不饶他。”

  孙若微离去之后,王霄找来了自己在锦衣卫的心腹。悄然嘱咐他派出好手找到聂兴的下落,一直盯着他。

  如果聂兴远走他乡,那就放他一马。如果还不知悔改,还想要往这边凑。那就找个无人之地干脆利落的解决这个麻烦。

  “手尾一定要处理干净,绝对不能让人知道是谁干的。如果事情泄露出去,我是不会承认的。”

  “下官明白,都是下官一手安排的追拿朝廷钦犯。”

  王霄可不是什么菩萨心肠,这次自己穿了内甲侥幸逃过一劫,可若是没有穿岂不是死翘翘了。

  看在孙若微的份上可以给聂兴最后一次生机,但是他如果还不珍惜,那就去死好了。

  像是这种咋咋呼呼的愣头青,除了坏事之外什么用处都没有。

  王霄在东宫里养伤,外面却是风起云涌。

  回到应天府的朱棣把之前关起来的太子党都给放了出来,而且还好好的调教了朱高煦一顿。

  直到这个时候朱高煦才回过神来,自己是被老头子给耍了。

  这件事情对朱高煦的影响极大,他这次是彻底对老头子死心,决意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抢夺本就应该属于自己的皇位。

  朱高煦派人悄悄找来了潜伏在大明的瓦剌首领马哈木,与他商议大明出兵塞外的时候双方合作的事宜。

  汉王爷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马哈木的身份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人知道。

  对于看过原著的王霄来说,这位瓦剌首领的身份就是白纸上的字,没有丝毫可以掩盖的。

  王霄对马哈木潜伏大明二十年的事情还是很想吐槽的,这简直就是在胡扯。

  可这事情的确是有,他也只能是早早的派人把这位瓦剌首领给监控起来。

  至于干掉马哈木的事情王霄倒是想过,只不过比起马哈木来说,他的孙子也先的威胁更大。而且他和朱高煦勾结的事情,王霄准备用来做一笔交易。

  得知朱高煦找了马哈木,王霄就知道他们是在商议要坑大明军队的事情。

  朱高煦的举动王霄表示理解,因为换做是他在汉王的位置上被耍成这样,也会掀桌子的。

  可这位汉王爷为了自己的野心,准备把数十万大明精锐部队葬送在关外。这等于就是提前上演的土木堡之变。

  想抢皇位没问题,可几十万明军何其无辜。如果不是朱棣能力不俗,明军的战斗力也足够强。外族入侵的祸患说不定得提前二百年上演。

  “二叔,不要怪我心狠。你这次出塞就别回来了。”

  王霄养伤这段时间,胡善祥倒是经常来看望。

  这个女人心里想的是什么,王霄很清楚。之所以苦苦追求想要成为太子妃,是为了日后能生下皇子成为皇帝,再告诉儿子靖难的事情。

  在她看来老朱家的天下她们家可以有一半。这也算是曲线报仇吧。

  如果不是因为有孙若微,王霄早把她送去冷宫待着去了。

  上报孙若微祖上三代的时候,王霄直接找到了负责这方面食事务的官吏,就当着孙若微和孙愚的面直接把早就写好的三代家世与万两银票仍在了他的面前。

  “废话我不多说。按照这上面写的去查,事情成了我保你日后升官发财。若是给我添麻烦找不自在,你就通知你的三族准备好一起下去陪你。”

  原著中因为孙若微家世的问题,甚至逼着孙愚自杀。这在王霄看来简直就是荒唐。

  手中偌大的权势,难道连这点小问题都解决不了?

  孙愚因为这件事情而自杀,是孙若微一辈子都无法抚平的伤痛。王霄说什么也不可能让事情重演。

  他之所以如此信心满满,那是因为早就把孙若微的来历告知了朱棣。在那边打点好之后,剩下的事情就可以轻松应对。

  靖难遗孤的身份很敏感,因为参与靖难之役的文武百官是不会允许一个靖难遗孤有可能成为皇后的。

  汉王朱高煦就是准备在王霄大婚之后拿这件事情做文章,狠狠的打击王霄与太子。

  这事情看似凶险,可王霄早有准备。

  之前一直没动被称为雄才大略的马哈木,为的就是留下他在这个时候用来与朱高煦做交易。

  你掐着我的弱点,我拿着你的把柄。要么大家一起死,要么大家一起保守秘密。

  以王霄对朱高煦的了解,这位汉王爷是不会选择同归于尽的。

  朱高煦毕生的愿望就是抢夺皇位,怎么可能会为了这种事情而自毁前程。

  等到大婚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再拿这个说事就没有丝毫的用处。

  “我有一门生意,是做白砂糖的。你那古玩店也被烧了,以后就帮我掌控白砂糖的事情。”

  王霄给孙愚安排了一项工作,让他帮忙去操持白砂糖的事业。

  这些日子以来,王霄安排人手盯着马哈木,安排人手去盯着聂兴,安排人手埋伏朱高燧的心腹,安排人手做这做那的。单纯依靠太孙的身份是不够的。

  虽然不乏有愿意来烧灶的,可更多的人还是要用钱喂饱才行。

  依靠之前的那点俸禄赏赐什么的,王霄可找不来这么多的心腹可用。这笔钱都是来源于白砂糖的利润。

  实话实说,不管是在哪个世界里面,想要办事情手里就得有钱。

  这门生意交给孙愚盯着也放心,因为他可是孙若微的养父。再没有比他更值得信任的人了。

  孙若微成为太孙妃的事情基本上已经敲定了,各方面的麻烦都被王霄摆平。

  朱棣那里的,朱高煦那里的,还有孙愚这里的都已经解决。

  王霄认为自己终于可以放下心来的时候,一个被他花银子收买的宫女急匆匆的跑过来禀报,说胡善祥通过皇宫暗道去找汉王去了。

  ‘啪!’

  一瞬间,王霄摔碎了手中在佳士得拍卖价值百万的茶碗。

  虽然并不看重胡善祥,可王霄也不能容忍她被别的男人沾了身子,然后还想要嫁给自己。这尼玛是准备给我戴帽子啊。

  没什么说的,王霄直接出宫上马,直奔汉王府而去。

  “大侄子,你可真是稀客。怎么大晚上的跑我这里来?”

  朱高煦很惊讶,他是想不明白王霄怎么会跑来这里找他。

  “我来找二叔是为了两件事情。”

  王霄拱手行礼,找了张椅子自己坐下。还伸手示意朱高煦在一旁坐。

  朱高煦心中警惕,面上却是大大咧咧的发笑“大侄子难得有事情求我,尽管说。只要是能做到的一定做。”

  等到房间里的人都出去之后,王霄手肘撑着腿,目光玩味的看着朱高煦“二叔,来这之前我派人去城外大营把马哈木给带走了。”

  朱高煦‘唰’的一声站了起来,一双眼睛如狼一般死死盯着王霄。

  他可是常年上战场的人,真正发怒的时候杀气凛然,非常吓人。胆小点的人被他这样盯着,估计括约肌都控制不住。

  王霄对此则是完全无所谓。

  别说上战场了,老虎他都打过。朱高煦这算个屁啊。

  “二叔,坐下喝口茶。我若是要坑你,现在应该是在御书房,不是在你这。”

  王霄的话让朱高煦冷静了许多,刚刚他是真的怕了。

  别管身份如何,勾结敌酋这种罪名谁也扛不住。不说丢掉性命,被圈禁一生估计是跑不了的。

  朱高煦是想做皇帝的人,他可受不了被圈禁一辈子。

  “二叔怎么不否认?说句我不认识什么马哈木的?”

  朱高煦嘿嘿笑着坐下,非常有气势的直接摆手“别说这些废话了,就说你想干嘛。”

  “第一件事,孙若微的身份别拿出来说事,我也不想两败俱伤。”

  “可。”

  “第二件事。”

  王霄目光看向朱高煦身后通往练功房的门“今天来找你的那个宫女,你给她写一份推荐选秀的推荐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