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四十八章 那我们就晚上去

第四十八章 那我们就晚上去

  “大哥,大侄子。”

  朱高燧顶着一张笑脸来到王霄他们身前,环顾四周凌乱堆放的各种物件。

  “这卖了多少钱了?够一万两了?”

  “东宫清苦,卖光了也没一万两。”王霄拿起一颗苹果递给他,示意一旁笑呵呵的朱高炽“咱们爷俩正准备一起上秤夭夭,看看能值多少钱。”

  “大侄子你又讲笑话。”

  朱高燧背着双手在王霄身边转悠几圈。脸上虽然带着笑容,可目光却是阴冷犹如毒蛇。

  “大侄子,我听说你那白砂糖卖的很不错。区区一万两银子又算的了什么?何苦让你爹在这里受委屈。”

  王霄随手扔掉苹果核,站起身来拍了拍手。

  “三叔,卖白糖的钱是给皇上出征准备的,我可不敢动。至于我爹在这受委屈什么的,三叔你可是他的亲兄弟,当着应天府这么多百姓的面,你这做亲兄弟的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也不说拉把手?”

  与人情冷漠的后世不同,大明朝可是妥妥的古典时代。

  这年头父母在就不能分家。讲究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亲人手足之间那是真正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要不然也不会有诛三族,九族什么的。

  太子当街摆地摊的确是很丢脸,可他赵王朱高燧当众来看自己亲大哥丢脸,难道就会有面子?

  这是不可能的。看到这一幕的人都会背地里说赵王无情无义。这时代里被按上这么一个名声,那他赵王爷这辈子就别想再有更进一步的机会。

  朱高燧的笑容终于是绷不住了。他上前来到王霄身边,目光冰冷。

  “你个小兔崽子,你想阴我?尚品古玩行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

  王霄抬手拍在了朱高燧的肩膀上“三叔,你是个聪明人。跟着二叔走是没前途的。现在转到太子爷这边,日后还能混个好地方就藩。识时务者为俊杰。”

  “就凭你也想掺和这事儿?”

  朱高燧看向王霄的目光是毫不掩饰的轻蔑。

  王霄伸手示意一旁的太子爷“这边的大门会一直为你开着,好好想清楚。至于尚品古玩行,那是给三叔打个招呼。可千万别认为这世上只有你们能折腾别人。事情做的过头了,我会加倍奉还!”

  看着眼前面带微笑的王霄,朱高燧突然感觉一阵心悸。

  这小混蛋和他老子不一样,胆子比天还要肥。有事情的时候他还真的能毫不犹豫的动手。

  “好,很好。”

  朱高燧怒极而笑,伸手点了点王霄,转身离开。

  “你这下可把他给得罪透了。”

  一旁的朱高炽拍着自己的大肚腩,想劝导王霄别这么锋芒毕露。

  “我得让他们冲着我来。否则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第二个候泰。这两位叔叔都是狼的性子,咱们要是不让他们感觉到害怕,早晚得被他们给烦死。”

  王霄拍着手,晃晃悠悠的向外走。

  “我要去办大事了,太子爷你就慢慢的卖家具吧。”

  朱高炽挥手上前想要拉着王霄“刚才说你卖白砂糖赚了不少钱?”

  王霄脚步顿了下,随即伸手指向街口处大喊“太子妃来了!”

  朱高炽转头看过去,除了熙熙攘攘的百姓压根就没有太子妃的踪迹。

  等他再转回头来,王霄早已经撒丫子跑了。

  卖白砂糖赚的银子王霄有大用,可不能被太子给搜走了。

  王霄带徐滨去了鸡鸣寺,御前问话定下了他们叔侄见面的事件地点。

  地点是无锡的灵山寺,寺内有一座九层高塔。两人一个在九层,一个在一层通过传话聊天。具体时间则是安排在半个月后。

  等到徐滨离开,王霄笑着上前行礼。

  “爷爷,您要是真的想要借此除掉建文帝,还请早早告诉我。我也好先把后事都给安排妥当。”

  朱棣挥起手中的扇子拍在了王霄的脑袋上。

  “年纪轻轻的办什么后事。我会为了个死人把你给牺牲掉?你瞧不起我啊。”

  王霄急忙行礼“不敢不敢。既然如此,那奴儿干都司的那些靖难遗孤要如何安排?”

  朱棣抬头看着昏暗的天色,重重叹了口气。

  “我可以停止他们的苦役,给他们派医生看病,发放生活物资。年纪大的可以回来看病,年纪小的可以回来参加科举。可全都放掉,我这一朝不行。”

  王霄拱手行礼“皇帝不会错,所以靖难之役也不能错。”

  朱棣满意点头“我这一朝不行,我不能让史书记载我是个瞻前顾后的皇帝。这件善事,还是留给太子爷去做吧。”

  “圣明无过于陛下。”

  回到东宫的王霄听说最近备受皇帝宠信的那位朝鲜送来的婴宁公主失踪了,知道事情详情的王霄也没去在意。这事跟他没关系,更加不会去主动掺和。

  他对胡善祥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关照她纯粹是为了能安孙若微的心。

  只要她不和汉王搅合到一块,不在选妃的时候捣乱就行。

  对于朱棣和建文帝见面的事情,王霄从未真正相信过朱棣。因为他是皇帝。

  世界上疑心病最重的人就是皇帝,对于朱棣来说他唯一的威胁就是建文皇帝。王霄可不知道朱棣究竟是如何想的。

  虽然原著中朱棣选择了和解,可这方世界会如何没人知道。王霄可不想拿自己的小命做赌注。

  这就是一场冒险的赌博。

  王霄在赌自己能赢,因为唯有赢了才能收获到想要的好处。

  “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虽然实情不是如此,王霄是有着自己的诉求。可在孙若微的面前,当然不可能说实话。那样的画岂不是就成傻瓜了。

  孙若微默默的看着他“你若死了,我陪你去就是。”

  王霄抬手捋着孙若微耳畔的秀发“那可不成,就算是我死了你也要好好的活着。我会在天上祝福你的。”

  “别说了!”

  孙若微眼眶红红的,声音带着哽咽“这次的事情若是成了,奴儿干都司的那些靖难遗孤们能被解救,那我就嫁给你。”

  鸡鸣寺的长廊里,两人相对而坐。

  都知道风险很大,可既然是有所述求,那冒风险就是理所应当。

  “要相信自己的选择。”

  王霄起身拨弄着孙若微的秀发“一切都会好起来。你也会过上幸福的人生。”

  半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本应在鸡鸣寺里的朱棣悄然来到了无锡,准备与建文帝会面。

  灵山寺外一处草木茂盛的山岗上,坐在一块大青石上的王霄悠然自得的看着远方的落霞美景。

  “太孙不担心吗?”

  数百步外就是灵山寺的九层高塔,那里此时已经被锦衣卫重重包围起来。

  徐滨看王霄完全不在乎的神色,不由的好奇搭话“不想知道这几位兄弟是谁?”

  在王霄的身边围着几个身穿劲装,手持利刃的壮汉。一个个目光凝重,看着王霄犹如在看死人。

  “不想知道,反正今天之后从此就是路人。你们别来找我,我也不去找你们。”

  徐滨来到王霄身边坐下,拿过酒水倒了杯酒。

  “太孙难道就不害怕吗?”

  “我有我想要的东西。”王霄侧头看着他“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冒风险是必然的事情。这世上有不劳而获的事情吗?没有啊。”

  山上的风挺大,四周草木随着夜风摇曳,乌漆嘛黑的给人带来强烈的压抑感。

  端起酒杯在手里端详片刻,王霄又把酒杯放了下来。

  “怎么,太孙害怕酒里下毒?”

  王霄摆弄着腰畔的玉佩,神色淡然“我有什么好怕的,真正害怕的人是你们才对。”

  “太孙何出此言?”

  “想成大事不能惜身。我是不在乎,可你们太过在乎建文皇帝。所以说,你们成不了大事。”

  徐滨笑呵呵的摆手“太孙误会了,我们不想成什么大事,只想让那些受苦的人活着回来。”

  王霄不再说话,安静的坐在石头上看着远方的夜景。

  没有地面上的人造灯光,没有被污染的空气。夜空纯净的仿佛繁星触手可及。

  “太孙,你以后会成为一个好皇帝吗?”

  比起王霄的清闲来说,徐滨他们却是紧张万分。

  因为多年来他们对朱棣的印象就是凶神恶煞,为了达成目的不折手段。现在建文帝跑去和朱棣亲自见面,如此自投罗网简直就是把洗干净的脖子递到朱棣的刀子前面,还笑呵呵的对朱棣比划下刀的位置。

  建文皇帝是这些靖难遗孤们的精神支柱。失去父母亲人之后,他们早已经没有了可以依靠的大树。多年的东躲西藏与立誓报仇,支持他们心中信念的就只剩下了建文皇帝。

  时光流逝,斗转星移。

  不知不觉之间,夜色逐渐消散,东方天边已然亮起了鱼肚白。

  “人出来了!”

  拿着单筒望远镜的徐滨看到朱棣与建文皇帝分批离开,一颗悬了一整夜的心终于是能够放下来。

  躺着看夜空的王霄起身拍打衣服上的草屑,仰头看着天上的星光“你说,将来会不会有一天,人可以上到星星上面去。”

  “呵呵呵~~~”

  徐滨笑着摇头“古籍有载,天上繁星与金乌所化的太阳一样,炽热如火。如果真有人上去了,那岂不是会被烧死。”

  王霄双臂环抱缓缓点头,对徐滨的话表示认同。随后他又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那我们就晚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