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四十七章 亮獠牙

第四十七章 亮獠牙

  “你也是皇家的媳妇,这么说自己家不好吧。”

  “谁要嫁给你了,整天自说自话。”

  王霄伸手挑起孙若微光洁玉润的下巴“小娘子害羞了?可现在怎么办呢,你跟我一起参加了游园会。不但文武百官,勋贵皇亲们都看到了。就连海外诸国,草原诸部的使者国王们也看到了。咱们两个的事情不仅仅是全天下,是全世界都知道了。你是我媳妇儿,跑不了了。”

  王霄与孙若微在这里打情骂俏,房间外面传来了太监的声音。说是太子有急事请他过去商议。

  “太子爷心里跟明镜似的,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他只是不说而已。这肯定是太子妃的主意。”王霄直接躺下,拿起了床边的那本宋史“你去和你婆婆周旋一会,就说我已经睡了。之前我和你说的那些话不要告诉她,这宫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外面的眼线。一旦泄露出去,那老爷子和建文皇帝的见面就会有危险。”

  孙若微起身整理好衣服,小声嘀咕几句后离开房间去了外面。

  来到大厅里一看,果然是没有太子的踪影,只有神色焦急的太子妃在那转圈。

  “这家伙,还真是天生当皇帝的料。”

  孙若微吐槽一句,深吸口气露出笑容迈步上前,准备和自己的准婆婆周旋。

  王霄有一句话说的很对,保守秘密这种事情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

  太子被关在了太子府里,太子党的铁杆都被关进了诏狱,太孙受伤在养伤,皇帝跑去城外鸡鸣寺不见任何人。被任命监国的朱高煦终于是放松下来,觉得自己距离大位越来越近了。

  朱高炽三兄弟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他朱高煦看着五大三粗,可实际上也是心思缜密的人。各种阴私手段和小动作,同样让人防不胜防。

  唯有此时此刻这种看似触手可及的情况,才能真正的忽悠住他。让他被困在监国的位置上,顾不上别的事情。

  这天,原本应该在太子府里养伤的王霄出现在了鸡鸣寺中。

  正在和姚广孝下棋的朱棣头也不抬的问他“你在这站了这么久,也不替你爹求求情?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关在太子府里?”

  王霄笑呵呵的向着朱棣行礼“小子代太子感谢陛下的保全之恩。”

  ‘哗啦~’朱棣直接扔了一把棋子在棋盘上,猛然抬头目光如冰的瞪着王霄“你小子,聪明过头了。”

  “陛下。”对面的姚广孝先开口了“眼看要输棋就借题发挥蒙混过关,这可不行。这一局,是陛下输了。”

  之前还冷着脸朱棣哈哈大笑,拍手站了起来对王霄招招手。

  等到王霄来到他身边,朱棣凑头过去小声说话“以后就算是看穿了什么也别直接说出来,给爷爷留点面子。”

  “爷爷说什么呢?我什么都不知道啊。”王霄愣愣的看着他。

  “你个小猴崽子。”朱棣笑骂挥手“快走快走,去把你办的事情办妥了。办不好就别回来了。”

  看着王霄跑着离开的背影,朱棣双手掐腰歪头看向正在收拾棋子的姚广孝“老和尚,我这孙子如何?”

  姚广孝笑而不语。

  作为一个聪明人,什么时候说什么话,什么时候一句话都不能说。他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朱棣也不生气,转身看向王霄离去的方向久久不语。

  许久之后,朱棣默默的说了一句话。

  “大明,可兴旺百年。”

  ------

  “你们这一走好几个月,我还以为你去了南洋了。”

  再次见到徐滨孙愚等人是在一家锦衣卫作为秘密据点的酒楼里,王霄拎起一坛酒就扔到了徐滨的手里。

  “闲话不用多说,正事等会再说。先喝酒,再说话。”

  徐滨哭笑不得的看着手中的酒坛,叹了口气拍开泥封仰头就灌。

  “就这?”看着徐滨一口气喝下小半坛,王霄不屑的拎起自己手畔的酒坛硬生生的喝下去一大半。

  当然了,王霄手里的这坛酒水之前掺过水。要不然他也不敢喝的这么猛。

  “太孙。”徐滨不解的拱手行礼“这是何意?”

  王霄招呼孙愚等人坐下,这才横眼看向徐滨“我听说你跟若微之前有过一段情?”

  徐滨面色一变,急忙起身解释“太孙误要听信谗言!我与孙姑娘清清白白坦坦荡荡,天日可鉴!”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心胸狭隘的小人?你也太看不起孙若微的眼光了。”

  王霄缓缓摇头“孙若微是个好姑娘,有人喜欢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人喜欢才是见鬼了。我要证明给所有人知道,我比你更加出色,更加配得上她。”

  徐滨哭笑不得“太孙海量,在下佩服。太孙与孙姑娘乃是天造地设。”

  王霄拍手站了起来“行了,私事暂时结束,咱们来谈正事。建文皇帝可否同意与陛下见面?”

  徐滨等人对视一眼,还是由他这个智囊出头“太孙,皇上说愿意赦免所有靖难遗孤,是不是真的?”

  王霄点头“君无戏言。关外那些靖难官员和他们的家属在皇上这一朝不能明着赦免,不过他们可以不用再服苦役。而且可以一步步的以看病的名义返回应天府,子孙参加科举也可以。全面赦免的事情,要等到下一朝。”

  这次愣头青聂兴不在,徐滨等人离开之前王霄就专门找过他,告知聂兴这样的莽汉还是留在南边的大山里,别再出来捣乱的好。

  “我知道你们心头有仇恨。”王霄拿起茶水“可最起码要先让活着的人能活下去,能好好的活下去。你们说是不是?”

  孙愚深吸口气“靖难的时候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要是一件件的去追仇寻恨,那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自古皇帝都是言而无信,我们要如何相信这不是一个圈套。”

  玩笑抬手指着自己的额头“我的脑袋抵押在你们这里,若是皇帝言而无信,那我就给建文皇帝赔命。”

  孙愚看了眼徐滨,继续开口“你不过是区区一个皇太孙,朱棣的孙子那么多,就算是牺牲掉你又能如何。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王霄自然是知道他们想要更多的安全感,可惜这玩意真没有“那你女儿就要守寡了。”

  调侃了孙愚一句,王霄继续说正题“世界上哪里来的十全十美的事情。我能做人质,已经是为你们争取到的最大的牌面。我不求你们懂得感恩,因为我帮的不是你们。但是你们也不要把我当傻子。错过这一次,绝对不会有下次的机会。”

  “条件就是这些。地点你们定,时间我们定。想好了之后来通知我。”

  离开之前,王霄顿住脚步看着他们“尚品古玩行那边别回去了,我那位三叔正准备抓你们做人质。我给他安排了一处好戏,你们做观众可以。亲自下场就免了。”

  赵王朱高燧执掌锦衣卫,当然只是北镇抚司。朱棣是不可能让他完全掌握锦衣卫的。

  这天朱高燧刚刚与汉王定下计谋,逼迫太子去大街上卖家具丢人,就接到手下报告说尚品古玩行里来了一批行踪诡异的人,大白天的门窗紧闭。

  朱高燧认定是那些靖难遗孤又回来了。当即下令“调集人手,今天晚上去抓人!”

  夜黑风高,数十名朱高燧的心腹锦衣卫持刀举盾,端着弓弩潜入了古玩行。

  “大人,没见到人。”

  这家店面实际上并不算大,这么多人进来随便转悠一下也就查完了。这里里外外的确是没有人。

  带队的千户正准备去外面向朱高燧报告,却是突然皱起眉头“什么味道?”

  四周人纷纷抽鼻子,然后神色大变“是火油!”

  外面射来大量火箭,整个尚品古玩行很快就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看着跟随自己多年的心腹们浑身冒火的跑出来,目眦欲裂的朱高燧抽刀怒吼叫人去追杀那些射火箭的。

  既然是设好的埋伏,当然不可能让他们追上。甚至追击的路上还被干掉了好几个。

  这一晚,朱高燧损失了超过三十名心腹。这些都是他执掌北镇抚司的重要帮手。死了这些人,使得他对北镇抚司的掌控力瞬间下降了不少。

  得到消息的汉王没有丝毫表示,在他心里这个三弟也不是个安分守己的。被敲打一下也好。

  而鸡鸣寺里的朱棣得知之后,仅仅是说了一句“小狼崽亮出了獠牙,也要吃肉了。”

  这么大的动静,想要瞒住人是不可能的。更何况王霄压根就没准备隐瞒,他就是光明正大的下手。

  “你这次的事情弄的这么大,不怕你三叔来找你的麻烦?”

  大街上,太子朱高炽正在街上摆摊贩卖东宫里的物件,王霄蹲在一旁搭把手。

  “赵王爷这个人吧,看着好像非常狠毒让人害怕的样子,可实际上不过是色厉内荏。我如果连他都害怕,那咱俩也别争什么皇位了,早点跑路跟着郑和去海外过日子得了。”

  朱高炽打发了一个客人,好奇的打量着王霄“以往你虽然一直都很聪明,可我怎么总觉得最近这段时间你就像是脱胎换骨了一样出彩。”

  “嗯。”王霄拿着手里的苹果咬了一口“我遇上神仙了,掏钱请神仙帮忙点化。”

  “嘿,你小子连鬼神都不怕。我可真不知道有什么是你会怕的。”

  蹲在地上的王霄转头看着故意挑起话题的朱高炽,认真的回答“我怕天下百姓。怕他们日子过的不好骂我,怕没能保护好他们诅咒我,怕有天灾人祸降临在他们头上夜不能寐。”

  “真正能让皇帝害怕的不是手握兵权的大将,也不是虎视眈眈的外族。更加不是除了贪fu就只会跪迎外族高呼圣德的大头巾们。而是那些普普通通,整日里为了生活而奔波劳碌的百姓。”

  朱高炽抬手拍着自己的腿,重重叹息“真不知道老爷子是怎么教导你的。我和你一个年纪的时候,这些道理那是一个都不懂。也是监国这么多年,看了管了全天下的事情才逐渐明白过来的。老爷子还真是偏心。”

  俩人说笑吃苹果的时候,远处街角轰轰隆隆的涌过来一大队的锦衣卫。

  为首一人身穿蟒袍,头戴玉冠。一张绷的紧紧的脸上好似能刮下冰霜来。

  来人正是赵王爷,朱高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