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四十六章 风起云涌

第四十六章 风起云涌

  朱棣早年在建文帝削藩的时候,因为实力不足就装疯卖傻用以减轻建文帝对他的疑心。

  他曾经在猪圈里住过,据说还曾经在监视他的锦衣卫面前吃过猪的米田共。

  朱棣用这种彻底毁灭形象的方式让建文帝给了他发展的时机。在自己燕王府的地底下打造兵器甲胄,终于有了日后的靖难之役。

  这段经历让朱棣的心硬如铁,这世间没什么他不敢做的事情。

  而此刻,朱棣看着王霄是真的有些不舍了。

  他的确是动过与建文见面的时候彻底灭绝隐患的心思。至于作为人质的王霄,在朱棣的心中再优秀的孙子也无所谓,因为他有的是孙子。

  等到王霄说出这句话来,朱棣的心态终于是变了。

  如此优秀的继承人,他舍不得。

  “哈哈哈哈~~~”朱棣放声大笑,引的全场瞩目。

  汉王朱高煦目光喷火的看着朱棣赐酒给王霄。一旁的朱高燧煽风点火“这小狼崽子不知道给老爷子灌了什么迷魂汤,把老爷子哄的这么高兴。”

  朱高煦端起面前的银碗一饮而尽,心中已经下定决心明年出征塞北的时候就要做大事!

  “你小子,这是想在人家姑娘面前卖弄学问?”

  王霄笑着拱手“孙儿这点小心思自然瞒不过爷爷,还望爷爷在若微面前给孙儿留点颜面。”

  朱棣很是高兴“你之前说的话深合朕意,爷爷很高兴。这姑娘的事,就随你心意好了。”

  “朕决意再次出征塞北。”朱棣看着王霄“你觉得如何?”

  接见几个塞北部落的使者之后,朱棣察觉到了这些使者们有联合起来的意图。决心先下手为强。

  “没人想要整天打仗,吃吃喝喝唱歌跳舞多好。”王霄自顾自的说话,丝毫没在意朱棣的脸色逐渐冷起来“可我们想要唱歌跳舞,人家不让也没办法。”

  “怎么就没办法了。”

  王霄拿起桌子上的一颗贡梨递给孙若微,还塞了把小刀给她削皮“谁不让咱们唱歌跳舞,那就让他们去死。打仗不是什么好事情,可如果打仗能打出一百年的歌舞升平来,那就要打到底!”

  朱棣伸手拿起梨块仍进嘴里“你这猴崽子,跟太子完全是两个性子。他一心就想着安抚,和睦。你却是想打就打,一点都不知道害怕。”

  “知道害怕的。”王霄点头“安抚和睦并没有错,可前提是要先把草原上的那群狼都给打服了才行。不然的话,他们就会不停的扑过来撕咬,直到大明流尽最后一滴血。”

  朱棣满意点头“你能明白这些,很好,真的很好。大明以后若是能交到你的手中,我也算是放心了。”

  “陛下小心!”

  一旁的孙若微突然大喊一声扑了过来,张开双臂挡在了朱棣的面前。

  朱棣正前方远处的阴暗角落里,一个刺客正在用手弩对着朱棣射弩箭。

  比起弓箭来说,使用机械力量的弩箭威力更强,射程更远。除了装填麻烦之外,各个方面都完爆弓箭手。

  刺客用的是手弩,因为方便带入游园会之中。和真正的军用强弩比起来,威力的确是削弱了很多。

  可哪怕如此,被射中要害的话,送掉小命也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之前王霄和朱棣说话,百无聊赖的孙若微就在一旁四下里观望。这或许就是命中注定,真让她看到了正对着皇帝的阴影处举起手弩的刺客。

  并没有经过什么激烈的思想斗争,单纯认为朱棣是一个好皇帝的孙若微就下意识的扑过来挡在了他的面前。

  她此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这次死了终于可以去见爹娘妹妹了。

  然后,孙若微感觉眼前一暗,一个宽阔的背影站在了她的面前。

  王霄胸口中了弩箭,被巨大的力道冲击带着向后撞在了孙若微的身上。接着两人又扑倒在了朱棣的身边。

  虽然只是手弩,虽然王霄穿着内甲。可那种强劲的冲击力撞的王霄快喘不过气来。胸口传来痛楚,感觉像是骨裂。

  王霄憋着气抬手一翻就将朱棣面前的桌子推翻挡在他们面前,然后用尽最后的力气怒吼。

  “护驾!!”

  这一切都是发生在很短的时间里,四周的人甚至都没发现出了什么事情。

  等到王霄掀翻桌子,怒吼护驾。大批锦衣卫和皇宫禁军才蜂拥而来。

  现场一片混乱,各种尖叫嘶喊声不绝于耳。

  眼看着刺客说不定会因此逃走,眼睁睁看着最重视的孙子中箭倒地的朱棣暴怒“所有人都趴下!擅动者杀无赦!”

  四周围满了充当盾牌的锦衣卫与禁军,坐在地上的孙若微泪眼婆娑的紧紧抱着王霄“你为什么这么傻。”

  王霄靠在孙若微的怀里,目光深情流露,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容。悲剧结尾的言情剧顶级男主角的演技展露无遗。

  “因为是你啊。”

  “你个小猴崽子,还不快点起来!”边上朱棣的声音传来,打断了这份你侬我侬的深情别离“别告诉朕,你的内甲挡不住手弩。真挡不住,内造监的人全都得死!”

  朱棣的话让孙若微回过神来。对啊,这混蛋过来之前是穿着内甲的!

  孙若微的眼泪当即就被止住了,咬牙切齿的瞪着王霄。

  王霄从孙若微怀中直起身来,取下挂在衣服上的三寸短弩打量一番“精钢打造,真舍得下本钱。”

  放到鼻下闻了闻“还淬毒了。”

  朱棣接过短弩打量一番,直接仍在了一旁看向孙若微“你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跑出来给我挡弩箭?”

  孙若微低头回应“陛下是个好皇帝。”

  原本面似寒霜的朱棣终于露出了笑容,伸手指着王霄“以后对他好点,他可是愿意为你送命的人。”

  刺客很快就被抓到,或者说是被找到了。因为刺客早早的就吞了毒药。

  虽然刺客死了,可事情却不会就此平息。甚至可以说,这仅仅只是一场大规模风波的开始。

  王霄带着朱棣的赏赐,在孙若微的搀扶下回了东宫。而外面的风潮逐渐卷起。

  “起来,吃饭了。”

  “胸口疼,起不来。得有人喂才行。”

  孙若微就这么在皇宫里住了下来,整日里的工作就是照顾受伤了的王霄。

  “你这人真是,明明早就好了,为什么还要装病?”孙若微端着一碗米粥坐在床畔,不能理解王霄为什么要装作受伤。

  靠在床头的王霄放下手中的宋史扬起下巴示意孙若微靠近过来喂粥“我不是在装受伤,是老爷子需要我现在受伤。”

  孙若微忽闪着眼睛表示听不懂。

  王霄吃了口米粥,随意的为她做解释“你觉得这次的刺客是谁干的?有这么大的能量可以把人弄进来不说,还能把弩箭给带进来。这可是皇宫,不是谁家的后花园。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又能有几个。在我看来,这事不是太子就是汉王做的。”

  孙若微瞪着眼睛看着他“你说太子?怎么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可惜你我能这样想,但是皇帝不行。作为皇帝,就要怀疑任何一个有可能有动机做这种事情的人。很不凑巧,如果行刺成功的话,那得利最大的人就是太子爷。”

  王霄的话让孙若微表示难以接受,这皇帝家中也太乱了。

  “其实这事不是太子干的。”王霄笑了起来“正是因为太子得利最大,所以才不会是他做的。因为所有人都会这么想。这事老爷子也知道,所以我就要受伤养伤,然后太子留在太子府里老老实实的闭门思过。至于真正嫌疑最大的那个,估计他就快要监国了。”

  孙若微满脸荒唐的看着王霄“你究竟是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了。你说皇帝也知道汉王的嫌疑最大,然后皇帝关了太子然后让汉王去监国?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王霄接过米粥大口大口的喝着“你还年轻,现在想不明白很正常。欲擒故纵听说过吗?老爷子准备和建文见面,这么重要的事情如果被汉王知道了肯定会插手捣乱。所以现在这些事包括让汉王监国都是为了迷惑他,让他无法分心去捣乱。”

  孙若微恍然点头“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可为什么要关太子,还把东宫的属官们都给抓了起来。我之前听太子妃说,就连首辅杨阁老都被关进了诏狱里面。”

  三下五除二就把一碗米粥喝光的王霄打个饱嗝,将粥碗递给孙若微“想知道吗?真想知道的话,亲我一下就告诉你。”

  孙若微红着脸就要起身,却是被王霄一把拉住“既然你这么害羞,那就我亲你好了。”

  片刻之后,满脸红晕的孙若微挣扎起身,狠狠的锤了王霄几下。

  “谋杀亲夫啊,你还不是皇后呢,现在杀了我也做不了武则天。”

  孙若微一下就顿住了,面上的红晕迅速消退转为惨白。

  王霄凑过去把她揽在怀中“只是说笑,你还当真了。再说了,就算你真做了武则天我也不在乎,反正那个时候我早就挂了。”

  孙若微扭头撇嘴不看他,虽然好了些可还是没原谅王霄。

  “行了,我给你说说就明白了。汉王监国,那权力是很大的。皇帝外出的这段时间他就是最大的。太子他动不了,可太子身边的人却是可以用各种方法打压甚至干掉,从而打击太子的势力。杨士奇是东宫属官出身,他是铁杆的太子党。老爷子把他们都给关起来,看似是在惩罚太子,可实际上是在保护他们。”

  这下孙若微算是彻底明白过来,这段时间这方天地里如此之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所有的根源就在于此了。

  沉默了片刻,孙若微悠悠然的来了一句话。

  “你们皇家,可真是够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