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四十四章 两件事

第四十四章 两件事

  其实撩妹也没那么困难,就算是没钱人丑,可只要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嘴也行。

  王霄现在有钱有势,人也是丰神俊朗。再加上一张能把死人都给说活了的嘴,孙若微表示自己快扛不住了。

  渣男手册上有写,掌握火候很重要。

  太过疏远容易淡,太过紧逼那就是过犹不及。

  看着孙若微面色涨红,王霄起身拉着她的手就向外走“不笑就不笑吧,咱们去接人。”

  诏狱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你就算是犯事了,不到一定的程度也没资格进这里。

  孙若微的那些同伴们刺王杀驾,这绝对是够资格住这儿了。

  这种钦犯基本上都是千刀万剐的下场,哪怕是皇太孙的身份也救不了他们。不过王霄手里有御赐金牌,这玩意拿了出来锦衣卫当即放人。

  孙若微看到几个同伴很激动,尤其是看到他们面色不错,伤势也被医治就更高兴了。

  得知王霄的身份,聂兴却并不领情。咋咋呼呼的说着不着边际的废话,还怀疑孙若微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你要是喜欢这里,那就继续住下去。”对于聂兴这种人王霄可不会惯着,上前将孙若微揽在怀里“我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才放过你们。如果不知道感恩,那就别出去了。”

  聂兴被气的眼睛发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他就是个莽夫,挥刀砍人在行,吵架那就要抓瞎。

  “什么都别说了,先出去。”孙若微从王霄怀中挣出来,带着同伴们离开了诏狱。

  王霄没跟过去,他知道这些人肯定要聚集起来好好商议以后该怎么办。

  第二天再见的时候,孙若微的笑容明显多了许多。

  “单说谢谢多没意思。”王霄拿着把扇子晃悠“请我吃个饭怎么样。”

  孙若微抿嘴笑“好。”

  还是秦淮河畔的听雨轩,只不过这次做东道的换了个人。

  吃饭喝酒,领略秦淮河风光。

  没说什么军国大事,就是简单的谈天说笑。可这份感觉却是比慷慨激昂,指点江山更加入味三分。

  “我认识个老和尚,他摸骨的本事堪称天下一绝。”王霄端着酒杯晃悠“要不要去试试?”

  “试试就试试。”孙若微与那些说话都轻声细语的大家闺秀不同,说话做事都非常大气。这样的女人在现代世界里可以称之为女强人,可在这个世界上,基本都没有出头之日。

  策马来到城外鸡鸣寺,找到姚广孝直接说明来意。

  姚广孝让王霄在外面等着,他自己给孙若微摸骨。等到王霄进来的时候,看到洒满一地的念珠,王霄就知道姚广孝认出了孙若微的身份。

  “说说看,这姑娘是个什么样的命格。”

  姚广孝神色平静的看着孙若微“姑娘,你有帝王之命。”

  王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老和尚,你跟她有仇?还是说,她原本姓朱?”

  “她若是真的姓朱,反倒是没这个命格。占卜算卦之事,全在于个人所想。”

  王霄叹了口气,拉起神色激荡的孙若微向外走“行了老和尚,今天谢谢你了。”

  返回应天府的路上,马背上的王霄好奇的看着一旁的孙若微“你说你要如何做帝王?”

  孙若微偏头撇嘴“这种事情你也信?等我回去和我爹说,能吓死他。”

  王霄摆手“话不是这么说。不一定得是你爹造反当皇帝,你才有机会做帝王。知道武则天吗?”

  看着沉默不语的孙若微,王霄嘿嘿笑着“我回去叫人给老和尚送几瓶好酒过来。今天他这助攻踢的不错。我是皇孙,以后说不定能做皇帝。你若是嫁给了我,那日后就是皇后。帝王之命,也就应了半。若是我死得早...”

  “行了!”孙若微咬着下唇“你若是相信这话,早早杀了我就是。”

  “老和尚摸骨的本事我是相信的,可我只有高兴,怎么会杀了你?这说明你命中注定是我媳妇,我现在可是高兴的很。”

  孙若微横眼看他“你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这么逗我玩有意思吗?”

  “靖难遗孤的身份怎么了,事情都过去多少年了。”王霄开始带话题“活着的人总得向前看,总抱着过去的事情不放手,那得多累啊。其实在皇帝心里,建文皇帝早就被放下了。现在就是想和他的大侄子说上一句道歉的话。”

  孙若微勒住缰绳,不敢置信的看着王霄“你说的是真的?”

  王霄从马背上拿起水囊喝上一口“你们总以为皇帝是想要赶尽杀绝,这是典型的弱者害怕自保的心思。实际上皇帝心中想的是如何远征赛外,为子孙后代们留下更多的土地。”

  抬起头看向遥远的北方,王霄的声音有些低沉“汉人的军队已经有五百年没有抵达过斡难河畔。汉唐铁骑曾经在那里流过血,我也想去看看。”

  孙若微听出了王霄话语中的心意,默默的没有说话。

  片刻之后王霄就恢复过来,笑着看着她“我并没有忽悠你,老爷子的确是想见见建文皇帝,亲口说一声对不起。不过只能是四叔的身份,而不是皇帝。”

  “皇帝没有错,靖难之役更不能是错的。所以不是皇见皇,只能是叔侄见面,是吗?”

  王霄伸手点着孙若微“老和尚说你是帝王命还真没有说错,你这份政治眼光连太子妃都没有。”

  孙若微皱起眉头“别再说这个了,这种胡言乱语你也信。”

  王霄叹了口气,不顾她的挣扎拉起孙若微的手“宫里正在张罗给我选太孙妃的事情,咱们得抓紧啊。”

  英姿飒爽的孙若微红了脸“跟我有什么关系。”

  王霄探身过去,直接将孙若微抱了过来“走,咱们游山玩水去。”

  青年男女在一起,若是有了较为亲密的身体接触。那互相之间肯定是都有些意思的。

  在这个礼教大防的时代里,孙若微下意识的没有拒绝王霄的搂搂抱抱,那就已经很说明问题。

  接下来的日子里,王霄并没有急着推动朱棣与建文皇帝的见面。他很清楚这件事情靖难遗孤内部还要激烈内争一番才能有结果。

  王霄日常除了去找孙若微之外,主要的精力都用在了推动糖也高附加值深加工的赚钱事业上。

  虽然说看起来简单,不过是把普通的褐糖深加工过滤一下变成雪白的白砂糖。可问题在于,大家就喜欢吃这些看着漂亮的白糖,为此多花钱也愿意。而且这过滤技术说起来简单,可除了王霄之外也没人懂。

  皇帝点头,太孙亲办,锦衣卫负责。

  有着如此深厚的背景,没几天的功夫大批白砂糖就铺满了应天府里的各家糖铺。出售渠道什么的,在锦衣卫这里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锦衣卫上门推销白砂糖,哪家糖铺敢说我不卖的?

  短短几天的功夫里,整个应天府内的所有糖铺都开始出售白砂糖。

  朱棣这个人好大喜功,在位期间经常性的打仗。只要是打仗,那花钱就是流水一般。而且他还数次花费巨资打造宝船舰队,资助郑和下西洋。朝廷方面那是真的入不敷出。

  没钱那就只能加税,普通百姓家里都是比较穷苦。

  所以这个时代里能够吃得起价格昂贵的白砂糖的,那都不是普通人家。王霄赚他们的钱,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不仅仅是应天府,王霄通过锦衣卫系统开始将白砂糖推往全国各地发卖。钱赚起来那真的是流水一样的淌。

  这天王霄在御书房里参与皇帝和太子三兄弟关于征讨草原的事宜。被朝鲜送进皇宫的婴宁公主带着食盒进来。

  看着朱棣的眼神和动作,王霄就明白这老头起色心了。

  果然,朱棣当天晚上就临幸了这位朝鲜公主。

  王霄对这种事情没有丝毫的看法,就算是有也只是同情。因为从朱元璋开始立下的规矩就是,后宫嫔妃无后者殉!

  都已经是到大明朝了,还在用这种野蛮的殉葬法。后宫的女人看着锦衣玉食,可实际上都活在无尽的惶恐之中。

  顺嘴说一句,历史上取消这个残酷殉葬制度的人就是孙若微。

  “这可真是稀奇事。”宫门外的王霄看着眼前的孙若微“你居然会主动来找我?”

  这段时间两人虽然经常见面,可每次都是王霄主动去找孙若微。她主动登门的这还真是第一次。

  “我们出去转转吧。”孙若微这次是带着任务来的“城里最近新开了一家酒楼,我们去尝尝。”

  王霄仔细打量了她一番,心头若有所思“你们这是有决定了?是谁想见我?算了,不说了,去了就知道。”

  孙若微惊讶的看着王霄,自己的心思居然被完全看穿。

  “你等会。”王霄反身回到皇宫,不大会的功夫就拎着个长条状的包裹跑了出来。

  “这是什么?”

  “送你的礼物。”

  来到酒楼,落座之后王霄直接高声“想见面的就出来吧。”

  孙愚,徐滨等人走了出来“太孙能来做客,不胜荣幸。”

  “没在外面埋伏五百刀斧手?”

  “太孙说笑了。”徐滨拱手“我等只是请太孙来喝酒。”

  王霄大大咧咧的直接伸手示意“都坐,一起喝。”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按照华夏酒桌上的规矩,现在就该说正事了。

  “你们的想法我知道,是为了奴儿干都司的那几万靖难遗孤对吧。”王霄反客为主,放下筷子直接开问。

  徐滨拱手“太孙仁德。”

  王霄拿起酒杯喝上一杯“废话就别多说了。我也不打听把你们当做棋子带来应天府的那个皇爷是谁。奴儿干都司那几万人老爷子这一朝是没办法全赦的,不过日子过好些还是可以的,老的少的生病的或许也可以回来。我现在说两件事,你们好好听着。”

  徐滨等人都是神色凝重的看着王霄,等着听他说的话。

  “第一,给建文皇帝送信,就说老爷子想要见他。”

  徐滨当即皱起眉头“你想让皇爷自投罗网?”

  王霄一脸无所谓的喝酒“你也太瞧不起老爷子了。算了,反正你们也不信。真同意见面的话,我作为人质抵押在你们这里。建文皇帝若是被杀,用我的命赔他就是。”

  靖难遗孤们一阵骚动,不过很快就被徐滨压制下来“再说说第二件事。”

  王霄笑着伸手指向一旁的孙若微“第二件事,让她嫁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