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四十二章 黄泥水淋脱色法

第四十二章 黄泥水淋脱色法

  “你的诗写的不赖,想要什么赏赐?”

  悠然喝茶的朱棣对王霄这段时间的表现非常满意。大半辈子都在军伍之中打滚的朱棣信奉有过必惩,有功必赏的原则。准备好好奖励一番王霄的功劳。

  王霄用两根手指捏着比划了一下“这都是份内的事情,一点点的小功劳不敢讨赏。爷爷如果执意要给,我还真有个想要的奖赏。”

  “得。”朱棣看着王霄的手指笑了“看来是有麻烦,你这当太孙的都解决不了。说吧,我听听。”

  “还是上次说的那姑娘,我觉得她挺好的,可她的身份实在是有些不好开口。”王霄展现精湛的演技,将一个好色男的本性演绎的淋漓尽致。

  朱棣一脸不在乎的摆手“有什么不好开口的,不就是靖难遗孤嘛。既然你看上了,那收下就是了。不过你可要想清楚,我给的奖励你就要这个姑娘?不想要点军权,财权什么的?”

  王霄心说我要是真要这些东西,那才是给自己找麻烦,你当我傻啊。

  “就要这姑娘,别的不要。”

  “嘿。”朱棣戏谑的看着他“倒是出了个情种。行了,这事我知道了,你去吧。”

  王霄告辞离开,不过并没有直接去找孙若微,而是找到了太子爷。

  “要钱?”太子朱高炽听了王霄的话,瞪着眼睛摆手“别说两万,就是两千都没有。”

  朱高炽可不是表面上的那样人畜无害,大明的财政大权都在他的手里。而且各地官吏大都是他一手提拔,在文官系统之中有着无与伦比的势力。

  不过他会过日子倒是真的,只要是财政支出到他这里都是扣扣索索的难以拿出手。

  “这可是赚钱的生意,两万投进去,要不了多久至少二十万拿回来。”

  朱高炽一脸的不相信“别跟我废话,要钱没有,要命我也不给。”

  王霄叹了口气“既然这样,那我也没办法了。”

  从腰间取出如朕亲临的金牌“此事乃皇帝亲口所准,太子爷还是掏钱吧。”

  “嘿,你个小王八蛋,跟我来这一套。”朱高炽被气笑了“行啊,等户部有钱了就给你,你等着吧。”

  王霄面色一正“太子爷,你诽谤圣躬可不行。”

  朱高炽愣神“我什么时候诽谤圣躬了?”

  “太子爷说我是王八蛋,那太子和皇帝又是什么?”

  朱高炽回过神来,伸手就去抓桌子上供奉的玉如意。王霄急忙上前紧紧的拉住他“太子爷息怒,说笑,说笑而已。话说回来,太子爷有钱给张克俭去做生意,怎么到了我这就没钱了?难不成小舅子比亲儿子还要亲?还是说,太子爷惧内?”

  “我惧内?”朱高炽被踩到了尾巴,就差一蹦三尺高“放屁!好好好,你要钱是吧,我给你。不过你给我记住了,你若是赔了,以后就从你的俸禄赏赐里面扣!”

  “太子爷英明,你就等着收钱吧。”

  华夏的制糖历史悠久,早在前唐时期就通过丝绸之路从印度传入了甘蔗。那个时候蔗糖被称为石蜜。

  到了前宋的时候,出现了世界第一部甘蔗炼糖的专著‘糖霜谱’。不但种类极多,而且提炼出来的白砂糖色泽淡黄,比起唐朝时期发黑发褐从外观上好看了很多。

  王霄没打算用现代世界的什么先进技术,他也不会。他准备用的实际上是百多年后宋应星的《天工开物》第六卷《甘嗜》篇里的制造白糖与冰糖的方法。

  就是大名鼎鼎的黄泥水淋脱色法。

  具体的操作一点都不复杂,就是将甘蔗汁放进缸里用火熬制成最初的黑色糖浆,之后凝结成黑砂糖。

  接着换口缸,上面安放瓦制漏斗用干净的稻草铺垫。将黑砂糖倒进漏斗里面等到结定去掉稻草,用黄泥水淋下漏斗中的黑砂糖,黑渣从漏斗流入下面缸中,漏斗中留下白霜。

  这种方法制取出来的砂糖非常洁白,被叫做西洋糖。

  王霄的计划是直接从应天城内的各家糖铺里买来便宜的黑砂糖,之后用用黄泥水淋脱色法加工成白砂糖再高价卖出去。

  在锦衣卫里面找了个地方,雇佣来工人买来原材料。产品深加工创造更高附加值的生意就这么开始了。

  至于如此简单的方法会不会外泄什么的,王霄是一点都不用担心。

  工坊是在锦衣卫大营里面,谁敢跑这里来偷技术。而且就算是被外泄了,又有谁敢私自发卖,那不就成了在自己脑门上刻着贼字了。

  王霄知道这件事情不可能瞒得过情报小王子赵王爷朱高燧,所以他才早早的就声明是给朱棣做军费用的。

  没想过自己独吞,而是拉着朱棣的大旗办事。这就绝了汉王与赵王插手其中的可能。

  如果他真的是一心想要独吞,到时候赵王绝对会把事情捅到朱棣的面前。按一个私蓄钱粮意图不轨的罪名实在是再容易不过。

  朱棣是造反起家,疑心病非常严重。所以王霄做任何事情都要让他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的减少朱棣的疑心。

  回到东宫的王霄得到消息,为了庆贺朱棣远征塞北得胜归来,朝鲜又送来了一位公主做后妃。

  公主名为婴宁公主,据说才十六岁,这可比王霄还要小。

  对于这种事情,王霄也就是砸吧嘴。对于有权势的老男人来说,这再正常不过。

  王霄骑着马,带着一群锦衣卫直奔尚品古玩行而去。

  “孙姑娘,今天风和日丽的,咱们出去踏青如何。”

  再次见到孙若微,她已经是换上了女装。果然明艳动人,满满的女神范。

  孙若微看了眼孙愚,暗自比划了一个我能行的手势“今天这么热,谁会出去踏青。”

  “踏青只是个借口,主要是想请你出去玩。”王霄笑着看向孙愚“孙老板,你看如何。”

  “这个...”孙愚已经从孙若微那里得知王霄的真实身份,对于孙若微表示自己能想办法把天牢里的同伴们救出来不太相信。毕竟就算是太孙,想救钦犯也是一件极为困难的时事情。而且,王霄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会被美色迷失心性的人。

  “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闺女套不住流氓。”王霄策马上前,俯身揽住孙若微的腰身将她带上马“你们想办的事情我可以帮忙,可总要给我点甜头才好。”

  一大群人策马呼啸而去,留下了一串王霄得意的大笑。

  被王霄揽在怀中的孙若微抬头看着他,轻声嘀咕“流氓。”

  “孙姑娘,这话可不能乱说。我什么时候对你做过流氓的事情?”王霄策马奔驰“我可是一直都在尽心尽力的帮你的忙,要懂得感恩。”

  孙若微小声抱怨“明明就是被你们给抓起来的,现在还要我们感恩。”

  “冤家宜解不宜结,或者说冤冤相报何时了。如果一直这么互相报复下去,除了白白葬送生命之外毫无意义。活着的人当然是要为死去的人感到悲伤,可活着的人更应该好好的活下去。”

  孙若微咬着嘴唇沉默许久“你准备怎么做,皇帝能同意你放了那些刺杀他的钦犯?”

  “这事你就不用管了,我自然有自己的办法。”王霄紧抱着孙若微加速策马出城“不过我这个人办事一向讲究有付出就有回报。你先好好想想,要怎么报答我。”

  工业时代到来之前的湖光山水是非常漂亮的,那是网络修图都没有的漂亮景色。

  骑着马,怀中抱着美人儿游山玩水非常惬意。如果不是身后跟着一大队的锦衣卫,王霄与孙若微看上去年轻夫妻俩游山玩水的。

  在紫金山踏青,王霄摘野花编了个头饰花环给孙若微戴上。

  撩妹的时候直接砸钱的那是土豪,玩心意的才是高手。当然,前提是你得有足够的份量才能让女人觉得你的心意好浪漫。如果是穷X丝,人家根本就是懒得搭理。

  王霄若是说送你座宫殿,我那有千里马随便挑什么的。估计孙若微会给他一个白眼,然后一门心思的想要报仇。

  而此时紫金山下摘花编花环,秦淮河畔牵马沿河步行,国子学就是后世的夫子庙街边吃小吃,玄武湖上泛舟。却是让涉世未深的孙若微好好的领略了一番王霄从渣男手册上学来的手段。

  在这个盲婚哑嫁的时代里,青年男女们能一起出游玩乐,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王霄成功的给孙若微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你说靖难遗孤现在没办法赦免。好,这件事情可以暂时放一边。可被关在诏狱里的那些人要如何搭救?”

  玄武湖上,王霄与孙若微面对面坐着划船。担心同伴的孙若微终于是把这件事情给问了出来。

  “老实说,你的那些同伴其实并不重要。”王霄慢悠悠的划着船桨“他们只不过是被别人利用的棋子。我已经安排人去给他们治伤,也换了更好的房间待着。至少短时间内不会丢掉性命。至于之后,需要等一个时机。一个可以将他们给放走的时机。”

  孙若微伸手撩着清澈的湖水“什么时机?要等多久,等到天荒地老不成?”

  王霄放下船桨,任由小船水波逐流“等到皇帝做梦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