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四十章 用爱来感化她

第四十章 用爱来感化她

  之前和王霄对上视线的时候,胡善祥真是被吓到了。

  不过王霄没在乎的继续喝茶吃点心,却是让她那小鹿乱撞的心思平缓下来。

  “他还记得我吗?”

  靖难之役的时候应天城破,胡善祥和孙若微走散被朱瞻基与朱高炽所救。之后送到了胡尚仪这里养着直到如今。

  对于朱瞻基来说这件事情早就已经忘了,可胡善祥却是一刻都未曾忘记。

  胡尚仪带着一群宫女拎着食盒走了进来。不大的桌子上很快就摆满了各种精美饮食。

  王霄也不多说废话,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对了胡尚仪。”王霄夹起块青笋扔进嘴里咬的嘎嘣响“我记得十年前我和我爹送了个小姑娘到你这里来养,还在吗?”

  听到这话的胡善祥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然后就看到了胡尚仪对她使眼色。

  心跳砰砰响的胡善祥来到王霄面前行礼“奴婢胡善祥,拜谢太孙殿下救命之恩。”

  “哦,是你啊。都长这么大了。”王霄笑着点头“起来吧。”

  胡善祥是孙若微的心结,甚至是最大的心结。亲姐妹反目成仇,在孙若微那里绝对是一辈子的遗憾和痛苦。王霄要做的,就是改变这个女人的命运。

  胡善祥之后的黑化有着多种原因,而根本所在就是她想参选太孙的秀女。

  对于她,王霄准备用自己的大棒,呸!是爱!是爱!是用爱来感化她!让她走上和姐姐相亲相爱的路上。

  “过的还好吗?”

  低着头的胡善祥身子激动的有些发抖“奴婢多赖姑姑照顾,过的很好。”

  王霄吃完放下筷子,起身离开“以后遇上什么麻烦事情可以来东宫找我。毕竟相识一场也是缘分。”

  “奴婢恭送太孙。”内心被无尽欣喜填满的胡善祥跪伏行礼。

  回到东宫的王霄终于可以睡上一个好觉,今天可是解决了极为重要的几件事情。

  孙若微靖康遗孤身份的隐患,太子朱高炽身体的隐患,还有胡善祥被汉王胁迫的隐患。

  解决了这些,后面的事情就顺畅了许多。

  第二天王霄去了诏狱看了看那些被抓住行刺朱棣的靖难遗孤。嘱咐锦衣卫要照顾好他们,绝对不能死了。

  回到东宫准备去秦淮河畔赴会的时候,太子府里却是来了不速之客。

  “二叔。”

  眼前的汉王相貌威武,仪表堂堂。多年在军中养成的气势更是咄咄逼人。

  进来的时候汉王正在和太子吵架。

  见到王霄,汉王朱高煦摔了下衣袖“大侄子,候泰那去了?”

  王霄笑着行礼“候泰得了急症死了,昨夜已经被埋了。二叔找他有事?”

  汉王哈哈大笑“我找他干嘛,随便问问。”

  “候泰得了时疫,二叔若是和他接触过,可得当心呐。”

  这方世界里,汉王就是妥妥的大BOSS。

  为了皇位,不但早早的就暗害太子朱高炽,还勾连长城外的异族试图趁朱棣北伐的时候弄死他好登基。

  至于利用靖难遗孤,勾连内宫与胁迫皇后什么的都是小事,完全不值一提。

  朱高煦眯着眼睛打量王霄“好,大侄子有心了。”

  等到汉王离开,太子上前“何必如此刺激他。”

  王霄拱手行礼“总要让他知道咱们不是软柿子,再想什么阴招的时候多考虑考虑。省的一天到晚小动作不断,不被他烦死也得被他恶心死。”

  “嘿。”心宽体胖的太子抱起地上乱叫的白毛阁大学士“我还没烦呢,你倒是先不耐烦了。你这穿的花里胡哨的,是准备去哪儿?”

  王霄笑呵呵的整理衣服“约了位姑娘喝茶。”

  太子笑了起来,伸手点着他“你爷爷昨儿把我监国这段时间的奏折和军报都拿走了。我操劳国事累成这样,你爷爷还是不信任我。你不想着为我排忧解难,竟想着出去勾搭姑娘。我都写好了辞去太子之职的奏折了。”

  看着愁容满面的太子,王霄嘿嘿直笑。挥手让左右退开,上前在朱高炽的耳畔低语“还记不记得老爷子最大的心病是什么?他是怕你们哥几个再来一次靖难之役。二叔就是拿捏着这个去刺激老爷子的疑心病。”

  “二叔心思缜密,与老爷子简直一模一样。老爹你行仁政,正是老爷子没有的。老爷子虽然疑心你们几个兄弟,可却不会做什么。老爹你得知道,老爷子是皇帝。只要是皇帝,哪一个都有疑心病。没有疑心病的皇帝不是好皇帝。老爹你只要做到问心无愧,稍安勿躁就安心的等着接班好了。”

  朱高炽惊疑不定的打量着王霄“这些东西你都是跟谁学的?你爷爷虽然宠你亲自教导你,可绝对不会和你说这些。这可是帝王心术啊。”

  后世网络上这都是烂大街的东西,也就是这时代的人信息接触的少才不知道。

  “天生的,谁让咱是天生的皇帝命呢。”

  王霄步步后退,走到大门口笑嘻嘻的挥手“老爹,我去会姑娘去了。”

  “嘿!”朱高炽跺脚招手“哪家的姑娘啊,你给我回来说清楚!”

  秦淮河两岸是应天府中最为繁华的地段。两侧店铺林立,游客如炽。

  就建在秦淮河畔的听雨轩足有三层楼,雕梁画栋的看着极为大气漂亮。

  王霄带着锦衣卫来到门前,早就过来布置的手下急忙上前行礼。

  “等会不管来了多少可疑的人都不用去管,这些小虾米不值得动手。”

  “是。”

  锦衣卫们退开,王霄独自一人上了三楼。来到护栏边坐着,心平气和的打量着脚下的秦淮河。

  不大会的功夫,孙若微站在一艘花船的船头靠过来。与王霄对视一眼,迈步走了上来。

  王霄在楼梯口迎接“孙姑娘果然言而有信,请。”

  男装打扮的孙若微来到桌前坐下“大人盛情邀请,不敢不来。只是还不知道大人的名姓。”

  王霄拿起酒壶倒上两杯酒水,俯身上前靠近孙若微的耳畔低语“我姓朱名瞻基,顺天府人士。”

  之前还因为王霄的靠近而耳朵泛红的孙若微猛然抬头死死盯着他。

  或许普通百姓不知道这个名字,可孙若微是靖难遗孤,是朱家的死仇。对于朱棣这个极为看重的太孙当然是知道的。

  “我已经说了,敢问姑娘芳名,哪里人士?”

  孙若微低头捏着拳头,好不容易平缓好心情才低声回应“我姓孙名若微,山东人。”

  “孙若微。”王霄坐在椅子上把玩手中的酒杯“好名字。”

  “不知大人叫小女子来此处是何意?”

  王霄喝下杯中酒,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你真的叫孙若微?”

  孙若微心中一惊,移开目光“爹娘取的名字,岂能有假。”

  “是啊,爹娘取的名字。”王霄拿起酒壶继续倒酒“姑娘知道靖难之役吗?”

  孙若微深深的垂下头“天底下没人不知道吧。”

  “是啊,天下人都知道。老朱家的人争天下,却牵连了那么多的无辜之人。”

  “无辜?”孙若微抬头看向王霄,满脸的不可思议“你说他们无辜?”

  在孙若微看来,王霄身为皇太孙,是妥妥的得利者。怎么可能会为手下败将们鸣冤。

  “在我看来打赢了就行,那些建文皇帝的死忠不愿意投降的罢黜就是。何必要下这么重的手。只可惜当年我年纪小,没有说话的份。”

  听到王霄承认自己的身份,孙若微心头慌乱如麻。

  “来,喝酒。”

  孙若微喝下杯酒水,小心翼翼的询问“你,是太孙?”

  “什么太孙。”王霄接着倒酒“都是胡乱叫,还有没正式册封。”

  孙若微努力平缓激荡的情绪“太孙怎么会来找我?”

  王霄拿着筷子吃菜,目光示意一旁空了的酒杯“早上我去了趟诏狱,见了那些行刺的刺客。”

  正在倒酒的孙若微手一抖直接撒了出来,急切询问“他们怎么样了?”

  “都是铁骨铮铮的好汉子。虽然上了刑,却没一个招供的。”

  孙若微颓然坐下,神色凄苦。

  “喝酒喝酒。”王霄招呼孙若微喝酒“你也别担心,他们虽然受了些皮肉之苦,可小命却是暂时不会丢。”

  喝了杯酒水的孙若微疑惑看着王霄“刺王杀驾,还能不死?”

  “这些刺客只是别人手中的棋子而已。”

  王霄神色平静的看着她“这么多人是怎么入城的,他们用的兵器弩箭又是哪里来的。那可是弩箭,等闲人可弄不到。”

  古代民间是允许持有兵器的,像是猎户什么的还可以拥有弓箭。

  可弩箭是妥妥的军用品,与铠甲一样民间绝对不许私有。

  孙若微自嘲的笑“你叫我来是想知道幕后的人是谁?”

  “瞎说。”

  王霄晃了晃空掉的酒壶“我要做事,何必利用女人。幕后之人的身份我自己会去查,这天底下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情。”

  孙若微不解的看着他“那你找我来做什么?”

  王霄摩挲着下巴,勾起嘴角“看你漂亮,想和你亲近亲近。”

  孙若微顿时红了脸。

  “酒没了,再来一壶。”

  小二很快又送上来一壶酒,孙若微摸着酒壶神色惶然,仿佛是在挣扎着些什么。

  “若是有朝一日我做了皇帝,必然会赦免那些靖难遗孤。”

  王霄的话让孙若微娇躯轻颤,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倒酒。”王霄大有深意的伸手点着酒壶。

  孙若微挣扎片刻,目光逐渐坚定起来“你说的是真的?”

  “先倒酒。”

  孙若微没有倒酒反倒是收起了酒壶“你说你是太孙,如何证明?”

  王霄突然松了口气“还好,你没给我倒八宝转心壶的毒酒。”

  起身来到惊慌失措的孙若微身边,拉起她的手“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