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三十六章 想做事,先赚钱

第三十六章 想做事,先赚钱

  大宋的蹴鞠项目非常发达,绝对是当世最强。比起前唐时期的马球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大宋的百姓比起前朝来说,日子也要好过的多。

  或许别的地方的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可汴梁城里的人却是还过的不错。

  哪怕只是在酒楼里做个跑堂的,每天也能轻轻松松赚上百多文钱,还包吃包住。

  解决了温饱问题,人的追求就多了。正好大家都喜欢蹴鞠,口袋里还能有个三瓜两枣的。所以当蹴鞠联赛出现之后,对于新奇事物的好奇心让整个汴梁城都轰动起来。

  “外面那些满汴梁城到处贴告示,走街串巷宣传蹴鞠联赛的人是派出去的?”

  高俅的书房内,位高权重的大宋殿帅正在和王霄喝茶。

  “是。”

  王霄没多说废话,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看似平庸的家伙实际上是一个精明的角色。或许比不上岳大掌门,可比起左盟主来说却是相差无几。

  都是喜欢玩腹黑的,这点眼力劲王霄还是有的。

  “事情筹备的怎么样了?”

  “三个等级的名额都有大量的队伍报名,现在正在筛选之中。”王霄也是才知道,汴梁城里许多大户人家都养着自己家的蹴鞠队伍。现在联赛一出,为了面子各家都是争先恐后的活动,生怕进不去被人笑话。

  “我听说入门费就要八千贯。”高俅皱起眉头“是不是太高了?”

  “有人走门路到殿帅这来了?”王霄笑了笑“殿帅发话直接进就是,不用再掏钱。至于那八千贯只是起步价,之后还要竞拍,价高者得。”

  高俅端起茶杯喝上一口“真有人愿意花这么多钱来参加这蹴鞠联赛?”

  “汴梁城里的大户人家穷的就只剩下钱了。”王霄出声解释“隔壁家的进了我没进,这面子上可挂不住。而且参加联赛有高额奖金,每场比赛还能两家平分一半的门票收入。无论是从面子上来说还是从实际好处来讲,这事没人能拒绝。保守估计,首批三个级别六十支队伍的名额,至少能拍出五十万贯以上。”

  高俅心中大为满意,事情还没开始就能先收入几十万贯钱。而且在缺钱的官家那里有功劳,在走人情的同僚这边有人脉。同时自己手中还能落下一大笔的收入。这可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情。

  “喝茶,喝茶。”高俅笑呵呵的抬手示意王霄喝茶“等下回去的时候去账房支五百贯钱,算是老夫的一点心意。”

  王霄心中鄙夷才这么点小钱,你堂堂殿帅还真好意思。不过面上却是感激连连“多谢殿帅!”

  有从官家到禁军的全力支持,有热切期盼的百姓翘首以待。蹴鞠联赛的事情进展的极为顺利。

  就像是王霄说的那样,为面子为了钱。进入联赛的资格争夺极为激烈。

  哪怕是三千贯起步的第三级别联赛,最后的入门费也被炒到了上万贯之多。而五千贯起步的次级联赛争夺更加激烈,平均名额的拍卖价已经高达近两万贯。

  就算是在这遍地金银的汴梁城里,这也是一笔巨款。

  之所以如此火爆,很大程度上的原因是因为,王霄宣传说今年是初创所以各级球队可以直接加入。等到明年想要再加入,就只能是从第三等级联赛降级的四个名额中去争取。

  毫无疑问,争夺六十个名额与争夺四个名额的竞争力不可同日而语。更何况明年就算是争到了还要从最低级别打起来。

  为了面子,为了钱。

  在顶级联赛的二十个名额拍卖之中,各方已经是抢出了火气。尤其是多家球队走通了官家,高俅,蔡京以及其他高层的路线报送之后。看着越来越少的名额,真真是打出了狗脑子。

  等到蹴鞠联赛正式打响的那一天,整个汴梁城内万人空巷。无数人涌入各处由禁军校场改造的简易球场观看蹴鞠比赛。

  场面极为火爆,哪怕是最便宜的十文钱的入场竹签都被炒到了数十文之多。至于包年高达二百贯的包厢更是早早就被出售一空。

  王霄雇佣了众多当地人满城的去做各种宣传,其中一项就是球场包厢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在蹴鞠球场上连个包厢都没有的人,肯定算不得什么大人物。

  这种说辞在汴梁城里流传开来之后,但凡是认为自己是个人物都会掏钱买个包厢证明身份。

  光是这笔钱就收入近十万贯,而且这还只是一年的。高俅已经是笑的合不拢嘴。

  “大人,各处的盘口都已经收回来了。”

  王霄带来了二十个阳谷县的厢军,这些人全都被他留下来转调入禁军之中做他的手下。

  能从乡下来到汴梁城,还有了一份可传于子孙的铁饭碗,厢军们对王霄绝对是感激涕零。

  球场上的比赛开始之前,王霄让他们在各处球场外开设了盘口。

  看着眼前被木质栅栏围起来的球场,王霄现在最关心的就是收入“总数是多少?”

  “大人,我们总共收了八万贯!”

  厢军说话都不利落了,这么大的一笔巨款他们往日里就连想都没有想过。

  王霄笑着“不全都是咱们的,人家压中了还要赔出去。而且上边的人也要打点,谁知道最后落手里能有多少。不过不论最终如何,都不会亏待兄弟们。”

  这番话说着让厢军们感动不已,纷纷表示自己都是想为王霄效力,好处什么的都无所谓。

  可实际上王霄怎么可能会赔钱,他可是早上就结束了盘口仔细计算赔率,而比赛却是下午举行。这段时间就留下了许多可以操作的空间。

  在这个规则与制度都非常原始的联赛里,想要进行操控实在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王霄又不是真心想要发展大宋的蹴鞠事业,他做这些都只是为了赚钱而已。

  再说了,就算是大宋的蹴鞠发展的好又能如何。几年之后金兵南下,难道要靠蹴鞠和金兵一决雌雄不成。

  蹴鞠联赛正式开始,盛况空前。就连赵佶都忍耐不住好奇心来到了外面亲自观看了一场。现场旌旗招展,锣鼓喧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今天是上元灯节。

  比赛进行的很成功,投钱入股的人都大赚一笔。有头有脸的人物认为自己证明了身份地位。普通百姓们没花费多少钱就享受到了一场欢乐盛宴。

  甚至就连赵佶,也是罕见的不但赚了钱还享受到了民众的欢呼。

  唯一不满的,也就只有那些掏钱押注最终却是输了钱的。

  从统计学与概率学上来说,买球几率最高的就是胜负平,因为起码有百分之33的几率能赢。

  而那些王霄提供的猜比分,猜谁能进球,甚至是猜谁会受伤下场的选择。别看赔率极高,甚至一赔一百多的都有。可实际上绝大部分人都是花上个几文钱想要搏一搏运气。结果自然是全都贡献给了王霄。

  出身于现代世界的王霄了解的知识极多,为了避免有人里应外合借用这些超高赔率坑自己。所有的场外押注都有上限,就算有人做局也坑不了王霄多少。

  除此之外,王霄还联络了众多汴梁城内的商贩们。以特许经营的模式允许他们在蹴鞠球场内外做生意。至于代价,则是需要向王霄支付费用。

  上下打点,支付各种费用,球队分成等等。

  等到把所有的开销与支出都交付完毕,王霄清点了下手头居然落下了一万三千贯的隐秘收入。

  这要是换做打虎的赏钱,王霄得把一整座山脉的老虎都给清空才行。

  任务世界的钱财王霄带不走,那就只能是花掉。不过暂时这些钱还不够,他想做的事情需要更多。

  “大官人最近忙什么呢。”难得空闲下来,王霄找到了西门庆请他吃饭。

  西门庆就在汴梁城内活动,自然也是知道王霄最近非常火热。弄出个蹴鞠联赛出来火爆全城。

  心中嫉恨自己没有这样的头脑,面上却是不敢得罪“没做什么,就是瞎逛。”

  王霄通过卧底早就知道西门庆一直都在试图走通李师师的门路,只不过带来的身家花掉了大半却始终没有什么进展。他今天找来西门庆,就是给他施加更大的压力,好让他狗急跳墙生出事来。

  “这可不行,咱们的生意到现在还没有个着落。大官人若是继续如此不上心,那咱们的生意可就别合作了。”

  王霄这番话让西门庆瞬间目露凶光。

  他离开阳谷县的时候已经变卖了大半身家,除了宅子基本上就没剩下什么。这笔钱带来汴梁城里没用在做馒头生意上,反倒是为了走通李师师的门路花掉了大半。

  如果王霄把他从馒头生意上一脚踢开,那他可就真的全都完了。

  以西门庆的本性来说,这个时候本能的就想要动手。不择手段的抢东西,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王霄笑而不语,伸手拿起了酒壶。

  西门庆看到王霄手中的酒壶忍不住的身子一颤,上次在李师师那里被王霄用酒壶砸破脑袋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已经是给他带去了无法磨灭的心理创伤。

  打是不敢打的,也根本就打不过。

  而且王霄据说是走通了太尉府的门路,压根就不是自己能招惹的。

  王霄笑容亲切,为西门庆满上酒水“看在咱们是同乡的份上,我再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内如果还不能解决商铺的事情,那咱们合作的事情就算了。商铺我自己想办法。”

  来汴梁城之前就已经说好的,各方面的开支都是由西门庆来掏,王霄是用技术来入股。所以商铺的钱肯定是要由西门庆来掏。

  现在王霄弄了个蹴鞠联赛混的风生水起,而西门庆却一心想要[书趣阁 ]钻营李师师的门路花掉大半家财。

  如果没有李师师的事,西门庆大不了就当自己是来汴梁城旅游一趟直接回阳谷县继续做他的大官人就是。

  可现在,已经投入这么多的西门庆已经回不去了。

  他突然间想到刚来汴梁城的时候,是王霄告诉他马前街,李师师的事情。莫不是他那个时候就准备阴自己?

  “都头且再容我几日。”西门庆强行挤出笑容“看在同乡的份上。”

  王霄不置可否的吃着小菜“就是看在同乡的份上才带着你发财。现在只要你把商铺准备好咱们就能开卖,这种赚钱的生意拉着你一起做已经是足够照顾你了。就三天,你自己看着办吧。”

  看着王霄离去的背影,西门庆的眼神已经燃烧起来。

  “你给我等着!等老子走通了李少宰的门路,到时候一定要让你好看!”

  西门庆手中剩下的钱根本就不可能买下一间商铺,走投无路的他像是个赌徒一样决定用最后的钱买下一本李师师喜欢的曲谱。只要能让李师师帮忙吹枕头风,那他就能绝地重生。

  这种想法实际上并没有错。因为李师师如果真的为他说话,那可是直接递话到了宋徽宗的耳朵里。

  只是,西门庆不是燕青。

  气愤不已的西门庆胡吃海塞一顿准备走人的时候,酒楼跑堂的拦下了他。

  “这位客官您可不能走,您可还没结账呐。”

  西门庆眼前发黑,王霄这个混蛋居然连酒菜钱都没付就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