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三十三章 别害怕,我不是坏人

第三十三章 别害怕,我不是坏人

  鲁智深曾经在大相国寺里挂单,可实际上他的工作地点却是在酸枣门外岳庙附近的菜园子做“菜头”。

  也就是说,鲁智深实际上只是大相国寺的外聘人员。

  这里的门槛之高,哪怕鲁大师也进不去。

  大相国寺气势恢宏,亭台楼阁雕塑雕像数不胜数。这里是汴梁城内最大的寺院,也是整个北宋的佛门活动中心。

  因为宋徽宗赵佶崇道,所以道门昌盛,佛门无形间就被压制。

  不过佛门千年的底蕴的确是非同小可,王霄眼前这座红墙琉璃瓦的大相国寺就将佛门的底蕴展露无遗。

  王霄见过不少的寺庙,基本上每一座寺庙都是气宇恢宏,雕刻精美。

  号称四大皆空的佛门子弟们住着的这些漂亮而又精致的庙宇,都是那些贫寒百姓们一文一钱搭建而起。

  日常饮食虽说不食荤腥,可精致的斋饭同样昂贵。

  真正能够做到四大皆空的僧人,屈指可数。

  因为有帝姬来上香,大相国寺今天谢绝普通客人入内。大门口有御前班直看守,等闲人是绝对进不去。不过这难不倒王霄。

  绕路来到大相国寺后面的小巷,王霄看看左右无人,直接取出面巾戴上。跟着又拿出了长绳系着的飞爪,直接甩出去抓在墙头翻了过去。

  在绣春刀世界里的时候,王霄可是从锦衣卫那里学到了不少有用的东西。攀岩走壁就是其中之一。

  话说王霄在大明世界里并不是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和北斋腻在一起,他还是认真的学了不少有用的东西。

  而他最想学的武学内功,却是被沈炼告知年岁已大骨骼经脉都成型,真想学的话已经不是事倍功半,而是哪怕花费十倍的精力和时间都不见得能取得效果。

  想要取得突破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就是有传说中的天才地宝改造经脉,要么就是有传说中的绝世武功。

  王霄还能怎么办,除了骂niang之外什么也做不了。他总不能真的去赌运气跳崖。

  轻松进入大相国寺,里面的戒备远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森严。

  这毕竟只是公主来上香,又不是皇帝来了。清空寺庙把守大门实际上就已经足够。

  王霄在寺内转悠许久,终于是找到了大雄宝殿。

  看着那纯铜打造的各种挂件还有巨大的铜钟,王霄心中咂舌。这年代里铜就是钱,可以直接用来铸造铜钱的原材料。这和后世装修的时候用百元大钞贴墙纸没什么区别。

  豪富,无与伦比的豪富。

  大雄宝殿四周围满了御前班直,还有不少的僧人在外层等候。王霄想要潜入其中去见一见那位最美帝姬,除非他学了九阴九阳并且武学大成。

  在远处看了一会之后,王霄退身离开。

  他准备原路返回,不过半路上却是遇到几个小步前行的僧人。为了避免麻烦,王霄侧身闪入附近一间禅房内。

  禅房清净优雅,地面上是打磨光滑的木地板,四周墙壁上挂着字画,书柜上还摆放着佛经。

  位于正中的是一张大圆桌,上面摆了十多个用铜罩盖起来的盘子。

  随意揭开一个,里面是还冒着热气的精美斋饭。

  王霄的性子随意,对于什么样的事情都看的很开。明知道这是为贵客准备的斋饭,他也是毫不犹豫的直接坐下拿起筷子就开吃。

  直到外面传来脚步声响,这才一抹嘴将桌子上的东西简单收拾下,转身闪入内间隐藏起来。

  “你们下去吧,这边不用服侍。”

  外间传来轻轻柔柔的声音,好似羽毛般轻轻挠着人心。

  王霄透过隔窗打量着外面,一个身穿宫装的窈窕背影茕茕孑立,片刻之后正坐在圆桌前准备享用饭食。

  ‘咦?’

  窈窕身影疑惑一声,明显是发现斋饭被动过。

  正常情况下这个时候就该是喊人来询问这是怎么回事,王霄甚至已经做好了突出重围的打算。

  不过窈窕背影却是轻叹一声就放下了筷子,安静的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霄默默的打量着背影,单单是从那华贵的服饰上就能看出来这就是那位茂德帝姬。

  心中默念着转过来的时候,窈窕身影居然真的起身走到书柜旁翻找佛经。

  “侧颜完美。”

  这是王霄在观察到侧颜之后给出的答案。

  肤色雪白,脖颈犹如天鹅般优雅。窗外投入的阳光衬托下,忽闪的长长睫毛让王霄的心跳都随之跳动。

  看了会佛经,茂德帝姬转身向着内室走来。

  茂德帝姬选了本佛经,只是想在内室里安静的坐着看一会书。

  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她刚刚走进内室,一只大手就突然伸过来捂住她的嘴,整个身躯也是被紧紧拥在了一个宽阔的胸膛上。

  感受着身后强烈的男人气息,茂德帝姬险些昏过去。

  “别害怕,我不是坏人。”

  王霄在她耳畔低声轻语“我说这是一场误会,你信不信?”

  茂德帝姬早已经是被吓的浑身酸软靠在王霄的怀中,哪里还能说得出话来。

  王霄并非是没见过美人,不说现代世界中各式各样让人眼花缭乱的漂亮女人,单单是绣春刀世界里的北斋就绝不比茂德帝姬差。

  只是,身份不一样带来的感觉也就完全不同。

  被称为最美的茂德帝姬,配上她那凄美的命运,给王霄带来了一种莫名的感觉,下意识的用力将其拥在怀中。

  惊恐中逐渐回过神来的茂德帝姬,感受到王霄口鼻间喷在自己脖颈上的热气以及身体上那密切的接触,很想吐槽一句你现在做的事情难道是好人会做的?

  从未如此亲密接触过男人的茂德帝姬不安的挣扎,可这么做的结果却是身躯接触摩擦,愈发刺激到了王霄。

  “你别动!”

  王霄的呼吸愈发沉重起来。

  出于女人的直觉,茂德帝姬察觉到了危险,浑身僵硬的不敢擅动。

  内室非常安静,只有两人起伏不定的呼吸声响。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霄才重重喘了口气。他守住了自己的底线。

  王霄不是柳下惠那个无能之辈,他之所以能控制住自己并非不想或者顾虑着什么,而是他想到了茂德帝姬的悲惨命运。

  正是这份怜悯之心,让他压制住了茂德帝姬的吸引力。

  “这次的事情真的是意外,就当我们没有见过,就此相忘于江湖行不行?”

  王霄贴着茂德帝姬的耳畔低声轻语“我现在放开你,别喊行不行。”

  茂德帝姬用力点头,表示自己同意。

  王霄缓缓松开手,茂德帝姬身子一软直接往地上摔下去。

  “你搞什么?”王霄有些哭笑不得的伸手扶住她,这女人也太软弱了。

  这也不能怪茂德帝姬,从小锦衣玉食的生活被保护的极为妥当,哪里想过会遇上这种可怕的事情。没直接晕过去就算是不错的了。

  王霄扶着她在板凳上坐下,半蹲着身子看着她“没事吧。”

  茂德帝姬垂下眼睑缓缓摇头,她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王霄起身来到外面,从摆满了精美斋饭的桌子上倒上一杯茶水回来递给茂德帝姬。

  茂德帝姬侧头喝茶,不敢看向王霄。

  眼前这男人预先埋伏在室内,还戴着面巾怎么看都像是戏文里的那些坏人。

  “你不会说话?”

  王霄笑着调侃她。

  之前还害羞的茂德帝姬顿时瞪眼看了过来“胡说。”

  王霄微笑,直接盘腿坐在了她的面前“还是之前的话题,咱们就当这次是一场意外的缘分,好聚好散如何。”

  茂德帝姬从小长于深宫之中,所见男子除了父兄之外就是那些刑余之人。

  父兄对她是威严之中带着宠溺,而宫人则是毕恭毕敬。像是王霄这样随意的,还真是第一次遇到。回想起之前被包在怀中的感觉,茂德帝姬不由自主的生起了一丝兴趣。

  “你知道我是谁?”

  女人和男人之间的故事,基本上都是源起于兴趣。女人对男人起了兴趣,那就是在厚实的城门上打开了一道缝隙。

  “茂德帝姬赵福金。”王霄的声音有些惆怅“我知道你的故事。”

  赵福金有些惊讶,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男人突然忧郁起来。

  “之前我在大街上看到你的马车。早就听闻你的大名,所以忍不住的就跟过来想要见一见最美帝姬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之前在大雄宝殿外面看人太多就放弃了,路过这里准备吃饱肚子就走。没想到你会过来,或许这就是缘分注定让我们相见?”

  王霄平静的讲述着来龙去脉,而茂德帝姬则是在这一瞬间回忆起之前马车上想要偷看外面世界的时候,悄悄开车窗和一个男人的视线对上。

  下意识的,茂德帝姬伸出手扯下了王霄的面巾。

  果然是他。

  随即,茂德帝姬猛然回过神来。自己看到了他的真容,莫不会像是戏文话本里说的那样要灭口?

  并不是只有现代世界才有小说话本,古时这些也很流行。

  诸子百家之中就有专门的小说家,大都是些衣食无忧整天吃饱了没事干的家伙把各种风闻趣事写成小说。与现代世界中那些为了生活熬没了头发的苦逼网络写手们完全不同。

  出于笔墨纸砚以及印刷成本的原因,当然还有识字的文化水平。各种小说话本真正的消费者实际上都是那些公子小姐们。

  茂德帝姬看过许多小说话本,其中就有描写此时此刻这样揭下了坏人面巾,之后被害的情节。

  王霄抬头看着她,目光平静。

  清幽的禅室内,再次陷入了无言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