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三十二章 挖坑埋土,等着一二三四五

第三十二章 挖坑埋土,等着一二三四五

  ‘啪!’

  后世拍卖行里起价数十万的官窑茶杯直接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怒发冲冠的李邦彦直接拍案而起,伸手指着西门庆就准备喊人拿下。

  没等李邦彦话出口,王霄这边就已经直接一拳将西门庆干翻在地,跟上一脚踹过去,西门庆直接变身大虾弓着身子吐酸水。

  看到王霄抄起案几直接在西门庆的身上砸个粉碎,之前准备喊人把他们送去开封府的李邦彦放下的手。

  “够了。”

  珠帘内的李师师转身离去“二位公子日后不要再来了。”

  出了口气的王霄拍拍手,向着李师师的背影拱手“在下知道师师姑娘喜爱曲艺,他日寻得绝世曲谱再来登门赔罪。”

  “绝世曲谱?”李邦彦重新坐下拿起酒壶“别在这说大话了,速速离去。”

  王霄拱手,俯身伸手拎起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的西门庆离开了这座小院。

  来到外面,王霄直接把西门庆仍在了墙角,双臂环抱冷漠的看着他。

  西门庆目光怨毒的擦拭嘴角血渍,知道自己不是王霄的对手只能是将这份怨恨暂时埋藏在心底。

  “是不是心里恨不得杀了我?”王霄蹲下身子,探头看着他“觉得我落了你的面子?”

  西门庆强笑一声“没...”

  王霄随手一巴掌扇过去,直接将他扇趴在了地上。

  西门庆狂怒,捂着浮肿起来的半边脸就想要起身拼命。

  王霄上前一脚将他踩在了地上“这个世上蠢货很多,你就是其中之一。如果你自己想找死那就自己去,别连累我。你当着李邦彦的面要买李师师的笑,你知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西门庆愣了下,疑惑询问“是谁?”

  “李邦彦的绰号叫做浪子宰相。”王霄收起脚后退“他是当今朝廷的少宰!你不想活没关系,别牵连我。以后这里你不许再来。”

  看着王霄远去的背影,西门庆眼神变幻不定。

  原本只是一件倒霉的事情,没想到却峰回路转。

  少宰,就是副宰相。如果能和这样的大人物拉扯上关系,那日后岂不是平步青云。

  正常情况下自然是没可能与少宰这种级别的人物扯上关系。可现在有李师师啊。

  西门庆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小院子,心中已经将李邦彦当做了李师师的恩客。如果能走通李师师的道,与李邦彦做个同道中人的话,那岂不是有着天大的靠山!

  王霄走的时候警告他不许再来,被西门庆当做了害怕自己找到真正的靠山。而这,正是王霄故意激他的。

  招惹了李邦彦没什么,顶多被关进开封府里去。

  可招惹了李师师,西门大官人就别想活着走出汴梁城。

  挖好了大坑,在旁边堆满了浮土。王霄接下来就是蹲在一旁等着看西门庆是如何掉入坑里,然后给他填上土。

  接下来的几天里,王霄定下了一间位置偏僻的宅院准备作为工坊所在地。至于商铺,他还在找便宜能接受的。

  至于西门庆,自从打过他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交集。每天早出晚归的看似神神秘秘,可王霄却是知道这家伙正在到处搜罗贵重礼物准备走通李师师的路线,从而和少宰大人搭上线。

  要说王霄为什么会知道这些,那是因为他早早的就花费六十贯钱买通了西门庆身边的一个心腹做卧底。

  西门庆对待手下这些帮闲们的待遇并不怎么样,而且本就是泼皮无赖也没有什么忠诚度可言。

  一路上王霄冷眼旁观,西门庆大鱼大肉喝着小酒,每到一处地方还要去三瓦两舍里面高乐。而那些帮闲们则是连肉腥味都闻不到。

  等到王霄把钱推过去,那所谓的心腹当即就毫不犹豫的接了下来。

  眼看着西门庆往作死的道路上一去不回,王霄又能怎么办呢,那就一去不回呗。

  这天王霄沿着繁华的汴河寻找合适的商铺,四周的人群却是逐渐向着一个方向汇集,看着好似有什么吸引人的热闹似的。

  王霄拉住一个行人“这位大哥,前边出了什么事情?莫不是乡下来的大官人被打死了?”

  “什么大官人?”行人不耐烦的甩手“茂德帝姬去大相国寺许愿,大家都是去看帝姬。”

  突然听到这个名字,王霄有些愣神。

  茂德帝姬,传说中最美公主,也是命运最为悲惨的公主。

  出生就是公主,因为貌美名传天下备受宠爱。

  之后嫁人嫁的是宰相之子,名门之后。虽说这位相公内里败絮其中,可外表上至少是光鲜的。

  这样的人生在这个时代来说,绝对是属于梦幻般的生活。

  只可惜,命运这玩意总喜欢在你大笑的时候给你嘴里撒上一把辣椒粉。

  大头巾们祸国殃民,又摊上了赵佶赵桓这么一对废物父子。整个大宋都是腥风血雨,国破家亡。

  哪怕身为公主,覆巢之下也只能是接受命运的捉弄。

  因为美名传天下,茂德帝姬被金人点名要求作为战利品,折算一千锭金子的赔偿款送入金营之中。饱受无尽的折磨之后,最终因谷道破裂而死。

  她的父兄亲手将她送入深渊之中。

  她的那位名门之后,据说学富五车的相公。为了保住自己的命,哭哭啼啼的将她赶出门。

  至于大头巾们,满城的拿着绳子捆女人作为战利品送给金人,一个个跪舔的不亦乐乎,谁会在乎女人们的悲惨。

  王霄一直不想过多干涉任务世界,就是担心自己动了恻隐之心从而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毕竟大宋早已经病入膏肓,他哪能拯救的过来。

  不过此刻听到这个消息,王霄的心头还是忍不住的意动。

  最美帝姬,就在前边不远的地方,不看看实在是心里痒痒的。

  王霄表示自己是一个遵循本心的人,所以他也就顺大流的跟着人群去看帝姬。

  程颢与程颐推崇的理学思想此时还没有得到推广,而真正将程朱理学发扬光大的老扒灰朱熹,此时连个液体状态都不是。

  所以北宋时期的民风虽然不如大唐时候那样放得开,可也绝非明清时代那么严格保守。

  这一点王霄从潘金莲,李瓶儿,孙二娘,李师师等人的穿着打扮上就能看的出来。

  不过茂德帝姬毕竟是公主,哪怕外出祈愿求福也是坐在奢华的马车内。四周的百姓别说是看最美帝姬了,就连帝姬身边的宫女都见不到。

  四周围观群众都在抱怨叹息,而王霄则是在认真的打量着护卫马车的御前班直。

  班直就是近卫,早在五代时期就已经出现。后周太祖郭威,也就是赵匡胤曾经的上司也当过班直。

  至于御前班直,当然就是皇帝的近卫。

  北宋初期的御前班直继承于战火纷飞的五代时期,那都是真正战场上用鲜血洗过澡的猛士。

  赵匡胤伐北汉,大军抵达天下有名的重镇tai原城下攻城,激战多日战况极为惨烈,却始终拿不下城池。

  这个时候他身边那些御前班直们就站了出来攻城。

  缺少攻城器械,就用手中长枪利剑直接刺在城墙缝隙里攀爬而上。面对各种城防设施也是毫无惧色,攻上城头死战不退。

  虽然后续因为契丹大军赶来增援,宋军不得不撤退。可御前班直的悍勇与血气却是冠绝诸军。

  那个时候能进御前班直的都是真正的强者,他们曾经在赵匡胤的面前玩飞剑抛投的游戏。这事稍微不小心估计就能把剑扎在赵匡胤的身上。

  可是现在...

  “样子货。”王霄给那些看似气宇轩昂,实际上差不多都是小白脸的御前班直下了这么个定义。

  这些挺着腰走路的御前班直顾盼生辉,可身上却是没有哪怕一丝的铁血之气。至于目光别说杀意了,估计见条野狗都会吓一跳。

  他们的卖相不错,看着与后世那些小鲜肉们都有的一拼。可惜这份卖相却不能相助他们在战场上取得胜利,反倒是战败成了俘虏之后估计会让一些有特殊爱好的敌人享受不已。

  王霄曾经在大明世界里编练过新军,对于分辨一支兵马是不是样子货很有经验。

  首看精气神,其次就是看武器装备。

  御前班直的甲胄漂亮,不但打磨抛光还雕刻有好看的云纹。配上丝织的披风,真真是让附近的汴梁少女们尖叫发狂。

  可惜在王霄的眼中,这些被打磨的非常轻薄,重量估计只有真正铠甲几分之一的甲胄毫无实用意义。真上了战场哪怕是软弓射出来的箭都能射穿。

  看完最重要的甲胄,王霄就懒得再观察分析别的。这所谓的御前班直就是典型的马路仪仗队,只能看不能打的花架子。

  看着马车在重重护卫下逐渐离去,王霄笑着摇头也准备走人继续找商铺。可突兀间面向他这一侧的车窗却是被打开了一抹缝隙,一双灵动的美目好奇的打量着外面的世界。

  对上眼了。

  马车里的眼神明显有些吓到,急忙收回关上了车窗。

  王霄抬手摩挲着已经冒出青茬的下巴“怎么说也是最美帝姬,不见上一面太遗憾了。”

  迈步上前,远远的跟着车队想着大相国寺方向走去。

  至于找商铺的事情,那是商铺又不会跑。此时见见这位最美帝姬明显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