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十九章 鳄鱼的眼泪

第二十九章 鳄鱼的眼泪

  各类小说里面把蒙汗药描述的太过,好像不管是大侠少侠女侠都会中招一样。

  在这个化工技术简陋的时代里,蒙汗药的杂质很多。掺在酒水里不但味道很冲而且颜色也有变化,掺在食物里面吃到嘴里就能尝出不同。

  所以真正使用的时候主要还是用在饭食之中,掺杂大量的茱萸与花椒等物冲淡味道。至于酒水一般都是少量添加。

  药翻人的确是有,可被识破也是常有的事情。

  王霄看着手边的红棍,心中想着等下是先配合一下假装晕倒,还是直接抄起家伙就砸场子?

  话说后世香江的那些社团里安排能打的人叫做红棍,其起源居然是源于武松手持红棍因而得名,红棍里面最能打的叫做双花红棍。或许武松也想不到自己会因为喜欢用红色的哨棍而把名声传到了千年之后。

  “哗啦~~~”王霄这边想心事的时候,不远处的西门庆却是突然起身一把就掀翻了桌子怒吼“饭菜里被下药了,抄家伙!”

  王霄心头惊异,这家伙是怎么看出来的。

  其实很简单,因为西门庆自己就常用这种下作手段去欺男霸女,绝对是经验丰富。加了料的饭菜一入口,他就察觉出不对劲来。

  孙二娘或许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十拿九稳的手法会因为遇上同行而失效。

  王霄拍案而起“这是黑店,干他们!”

  既然顺手干掉西门庆的打算失效,那王霄也就顺水推舟的先灭了这家黑店再说。

  十字坡这家店面很大,孙二娘夫妇手下也有十来个汉子帮闲。寻常几个人的客商哪怕是识破了也不是这么多人的对手,可今天却是不同。

  王霄带来的厢军足有二十人,虽说战斗力低下上不了战场。可在黑店里打群架却是没什么问题。更别说还有西门庆带着一群帮闲跟着。

  西门庆手下的这些帮闲,实际上都是阳谷县的地痞无赖。以往都是他们坑人,现在被人坑了更是怒不可遏的到处打砸。

  真正算得上有强大战斗力的只有王霄和西门庆。

  “那个娘们交给你了。”王霄挖了个坑给西门庆,抄起红棍就扑向了菜园子张青。

  张青的武艺肯定是有的,只不过绝对比不上孙二娘。这次对上王霄,绝对是凶多吉少。

  王霄没学过棍法,也懒得去用。直接就是凭借自己强悍的力量玩一力降十会。一棍子砸下去带着‘呜呜’的破风声响,张青躲不开就得直接砸个粉碎性骨折。

  看着自己手里短小精悍的菜刀,再看看王霄手中那又粗又长的棍子。张青真是郁闷到要吐血。

  王霄一棍子砸下去,张青一个懒驴打滚躲开。棍子直接砸在了木桌上,瞬间将木桌砸个稀巴烂。

  张青咽了口唾沫,心头刚刚升起的硬挨上一棍冲过去近身搏杀的念头顿时消散无踪。

  这要是真挨上一棍子,那就直接趴了。

  王霄挥舞棍子追着张青砸,张青抱头鼠窜四处躲闪。可这店面就这么大,而且里里外外都已经是打成了一团糟。哪有那么大的地方给他蹦跶。

  几下抡空之后,红色的哨棍毫无意外的砸在了张青的肩膀上。

  三倍于普通人的力量灌注下,这一棍子生生将张青的肩胛骨都给砸碎了。

  之前景阳冈上王霄一棍子砸在老虎腰上,那老虎都能吃痛的跳起来。张青的身体素质和老虎那是没法比,这一下就让他直接趴下了。

  迈步上前,一脚踢飞张青跌落的菜刀,跟上一脚踩在了他的脑袋上。

  脚下发力,张青的口鼻间都被挤出血来。

  王霄环顾四周,人多势众的阳谷县联军已经将十字坡地痞联合会成功打趴在地。此时唯有西门庆被手持双刀的孙二娘撵的狼狈不堪。

  孙二娘的武艺绝不是盖的,哪怕是从小就连拳脚的西门庆也扛不住。

  一旁有阳谷县来的地痞帮闲想要上前助拳,孙二娘一刀过去就直接成了血葫芦满地打滚。

  “都头救我!”王霄想着看热闹的时候,西门庆已经是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

  孙二娘一看自家男人被王霄踩在脚底下,当即怒喝一声举着双刀就扑向了王霄。

  暗道一声晦气,王霄单手握着哨棍,另一只手摸入后腰“看暗器!”

  孙二娘瞪大眼睛看着王霄的手,生怕自己被暗算。然后就看到王霄向着自己一挥手,一团白色粉末扑面而来。

  石灰粉,又见石灰粉。

  被扔了个满头满脸,面白如雪的孙二娘凄厉惨叫,挥舞着双刀左冲右撞犹如咆哮野猪。

  多少女侠倒在了蒙汗药下**XXX,多少大侠少侠们倒在石灰粉下**XXX。孙二娘武艺再高被石灰粉糊脸也扛不住。被王霄瞅准机会一棍子砸在了双腿迎面骨上,重重摔倒在地。

  阳谷县的泼皮们当即一拥而上,将孙二娘捆了个结结实实。

  看他们那娴熟的手法,以往这种肯定事情没少干。

  惊魂未定的西门庆上前狠狠踹了孙二娘几脚,这才小跑着来到王霄身边“都头,去孟州报官吧。”

  “报官?”

  王霄嘿嘿笑着“你知道这十字坡黑店开了多少年了吗?从那个女人老子那一辈就开起来了。这么多年来死在这里的冤魂估计他们自己都没数,可他们为什么能一直开下去,孟州城内的衙役们都是瞎子不成?”

  西门庆也不笨,当即就明白过来“原来如此,这要是报官说不定咱们这边前脚刚走,他们后脚就被放出来了。不过咱们都是江湖中人,这次要不就放他们一马?咱们取了财货就走如何。”

  王霄还没说话,被他踩在脚下的张青就已经嚷嚷起来“诸位好汉,小弟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了诸位。敢请各位好汉饶小的夫妻一命,这店内所有财货愿双手奉上。”

  张青也是郁闷,这次可真的是狠狠的撞在铁板上了。也不求别的,只求能破财消灾保住小命。反正真正藏钱的地方只有他们夫妻俩知道,这店里的都是小钱。

  看着一脸满意的西门庆,王霄摇头“你还真是不知死,知不知道自己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

  西门庆有些愣,不知道王霄说的什么意思。

  行走江湖被人下药蒙翻并非什么罕见的事情。女人肯定是要倒大霉,这辈子估计没了重见天日的机会。可男人顶多就是失财被打一顿,了不得留下个零部件什么的买个教训。怎么就说到鬼门关了。

  王霄懒得给他解释,伸手指向后厨方向“你去厨房看看就知道了。”

  张青呜呜叫着想要解释什么,被王霄一脚过去就老实了。

  感觉莫名其妙的西门庆带着手下帮闲们去了后厨,没多大会的功夫就回来了。

  ‘哇~~~’

  一群人面色或青或白,直接是走一路吐了一路。

  西门庆抹着嘴角的酸水恶狠狠的瞪着张青“你等在此剪径只管劫财就是,居然还把人,哇~~~”

  王霄手下的厢军们也是不明所以,一个个的都跑去后厨看。

  回来之后比西门庆还要不堪,吐的到处都是。

  不得不说张青孙二娘这夫妻俩真的是恶贯满盈,哪怕西门庆这种恶人都被吓到了。

  “好汉爷爷饶命啊。”被踩在地上的张青连连讨饶,正准备说出暗藏财货的地点换取活命的时候,王霄已经举起了手中的棍子,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脑壳上。

  “我倒是想饶了你们,可惜惨死你们手里的那些冤魂却是不肯。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被石灰粉眯了眼睛的孙二娘看不见东西,耳朵听到这边的动静当即大喊“当家的,你怎么了?你倒是说句话啊!”

  孙二娘哭声凄厉,让人闻之心酸。为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而落泪。

  可你要换个角度想一想,这十字坡黑店开了这么多年。那些惨死在他们夫妻俩手中的人也有妻儿老小,他们的家人哭泣之声又有谁听到了?

  对于孙二娘的这番做派,王霄上下嘴皮一打架吐出这么一句话来。

  “鳄鱼的眼泪。”

  听到王霄迈步走向自己,孙二娘豁出去了破口大骂,各种污言秽语狂喷而出,真让人难以想象这是从女人的嘴里说出来的话。

  王霄神色平静,一点都没有生气。

  对于一个就快死了的人,你和她生气那不成神经病了吗。

  举起哨棍,用力下[ ]砸。孙二娘的污言秽语顿时消散不见。

  这女人虽然恶贯满盈杀人无数,可对张青还是不错的。死了的时候也是向着张青的方向伸出手。

  对于这一幕王霄没有丝毫的感动,被他们做成馅料的客商们临死之前想念家人的时候肯定也是向着家的方向伸出过手。

  可这夫妻俩有谁动过怜悯之心?不外乎直接一刀下去将手臂斩断。

  “把这里都清理干净,你经验多你来做。”王霄嘱咐吐的天昏地暗的西门庆扫清手尾,再对着众人高喊“这里的不义之财大家自己去取,谁拿到就是谁的。”

  西门庆背地里吐槽什么叫做我的经验多,看你这娴熟的手法肯定比我经验更丰富。

  当然,这些话他是不敢在王霄面前说出来的。王霄带给他的压迫感越来越强烈。

  清理干净手尾,一行人连夜出发离开十字坡也不去孟州城,直接往汴梁城方向前行。

  十字坡酒店被笼罩在火焰之中,跳跃的火焰映照着王霄的脸忽明忽暗。

  深深的看了眼这处陷入火海之中的人间地狱,王霄转身大踏步的离开。

  “梁山好汉?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