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十八章 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那里过?

第二十八章 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那里过?

  能让男人奋不顾身的东西,无外乎钱财美色。

  白面馒头生意赚取的利润,加上潘金莲这个美人。对于西门庆这种心狠手辣的人来说有着无穷的吸引力。

  虽然心底畏惧王霄,可当诱惑力大过畏惧之心的时候,铤而走险也就不足为奇。

  “西门兄最近心事重重,莫不是这里的酒水不合你的胃口?”

  怀州城内的一家酒肆里,王霄将酒壶放在西门庆的面前“有什么心事不妨跟我说说。”

  西门庆心说我想联络江洋大盗干掉你,可你现在是押运朝廷皇纲我又没这个胆子。只能是等事情办完之后回去的路上再说。

  劫道这种事情在盗贼蜂起的大宋真不算个事情。可问题在于王霄此时是在押运朝廷赋税。

  这个时候劫王霄,那性质比劫了生辰纲的晁盖他们要恶劣的多。

  生辰纲是私人性质的生日礼物,而王霄运的这个是属于朝廷的。动了他,那就等于是谋逆。你看外国电影里面有亡命徒劫运钞车的,可有谁见过劫cai.政部税款的?

  西门庆只想谋财害命,没想过被满天下的通缉追杀。

  “又不是娘们,哪有什么心事。”西门庆笑呵呵的拿起酒壶倒酒“咱们不是去东京吗?怎么走到这边来了。”

  这里是怀州城,继续向南走一天就是孟州。而过了孟州过河就是大名鼎鼎的西京洛.阳城。

  他们原本的目的地是东京汴梁城,可王霄却是一路西行沿着太行山南下来了这里,完全不顺路。

  王霄点头“顺路办点事情。”

  西门庆很想说一句你办什么事情能顺路顺个几百里地“什么事情要跑这么远?别耽误了日期。”

  王霄这属于公干,是要时限要求的。超过了时限那是要受罚的。

  “没什么大事。”王霄表情平静,微微眯起眼睛“孟州那里有个疯子,顺手解决她。”

  水浒传里的所谓好汉其实大都是无恶不作的恶徒。杀人放火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稀松平常。就像那黑牛李逵,就是个真正灭绝人性的恶徒。人命在他眼中和鸡仔差不多。

  在这些好汉之中,有一对夫妇是王霄极为鄙夷的,他们就是母夜叉孙二娘和菜园子张青。

  这夫妻俩也作恶也杀人,可他们杀人劫财之后却把人做成包子贩卖。这已经完全突破了身为人的最底线,是真正意义上的牲畜级别。

  王霄来到这个世界只想完成任务,多余的事情并没有想过去做。可这夫妻俩,却是真的让他动了杀心。

  孟州十字坡,江湖中大名鼎鼎的黑店。

  这里距离孟州城不远,大致也就是二里地的样子。位于一处山岭之下树林之中。

  门前一颗枯藤缠绕的合抱大树,树旁十多间草屋挂着个酒帘子。这就是江湖上有名的十字坡酒家。

  王霄回头看了看众多厢军和大车,挥手上前“在这里休息一天再进孟州城。”

  众人疑惑,这里距离孟州城不算远,而且天色还早何必这么早就休息。直接在孟州城里休息不是更好。

  好在众人也没有驳王霄的面子,推车赶马的来到了酒家门外大声嚷嚷着安排酒菜住宿。

  门帘撩开,一个身穿鲜红娟裙,横眉冷目,满脸脂粉,手脚粗壮犹如女金刚的妇人依在门旁打量着众人,那目光犹如市场上挑选猪肉。

  “各位客官,咱们这有好酒好肉还有大馒头。”妇人的目光扫过西门庆微微点头,又扫过王霄顿时双眼放光“保管让诸位满意。”

  西门庆的眼光高,对这种粗壮型的女人毫无兴趣可言。而王霄则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好酒可以,好肉大馒头什么的就免了。来几个素菜就行。”

  这里可是十字坡母夜叉孙二娘的酒店,王霄疯了才会吃这里的肉和馒头。

  孙二娘神色古怪的打量着王霄,挥手撩起了门帘“诸位请进。”

  王霄神色不动的坐在一旁,看着众人吃吃喝喝。

  “都头为何不吃?”西门庆好奇的看着他。

  “不饿。”王霄起身“我去放个水。”

  王霄悄无声息的来到后厨墙外,靠着窗户默默的听着里面的交谈。

  “这次人太多了,不好下手。”

  “你疯了,那可是厢军。车上插的是解押的旗!”

  “大车上好多钱货,真不甘心。”

  “这事绝对不行,真动了这些厢军以后就准备浪迹天涯吧。”

  母夜叉夫妇并非流寇,他们是孟州当地人。从孙二娘老子那一辈开始,这十字坡酒店就是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的黑店。

  “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那里过?肥的切做馒头馅,瘦的却丢去填了河。”

  孙二娘女承父业,招了因为一点口角就杀人放火烧寺的张青入赘为婿。夫妻俩经营这祖传黑店劫杀过往客商。

  累累冤魂凄凄惨惨,在施大头的笔下就连个数字都算不上!

  这样的牲畜也有脸喊一声好汉,王霄只有一口唾沫喷上去的念头。

  好汉这个词,算是被梁山伯这帮人给生生的玩坏了。

  王霄本不想管这个世界的破事,就连黑牛李逵他都没有刻意去寻找。但是孙二娘这夫妻俩的恶却是超出了他的底线,为此不惜绕路几百里来孟州就是为了为民除害。

  “只有我才能算得上是好汉!”

  在王霄看来,嘴里喊着替天行道的好汉那就是胡扯,老天都不信的那种。唯有真正快意恩仇为黎民百姓除恶的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好汉。

  王霄本想借着孙二娘的手除掉西门庆,没想到这夫妻俩虽然恶贯满盈却还有点脑子。知道押解税款的厢军不能动。

  站在厨房外的王霄转身离开,回到酒店大堂坐在西门庆身边慢悠悠的喝酒。

  不大会的功夫,孙二娘带着几个帮手端着许多菜肴馒头过来上菜。

  “西门大官人。”王霄放下酒杯,侧头笑看西门庆“大官人此次去汴梁城做生意,想必没那么轻松吧。”

  西门庆有些愣,这话题咱们之前不早就聊过了吗,现在这是在说啥?

  王霄自顾自的继续爆料“开工坊买店铺,打点城狐社鼠衙门中人,也不知大官人带的财货可够用。”

  孙二娘果然被王霄的话题所吸引,悄然慢下脚步假装上菜的在偷听。

  西门庆不明所以,不过还是笑着接下王霄扔过来的话题“小弟薄有家产,这次去汴梁城自然是带的足够使。”

  他以为王霄是在探他的底细,所以含含糊糊的准备混过去。毕竟他带的财货里面有一笔是准备用来买王霄命的。

  王霄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安静的坐着只喝酒不吃菜。

  至于眼底泛着红光的孙二娘,深深的看了眼西门庆后就悄然往后厨方向去了。

  作为一个心狠手辣到了变态程度的疯子,看到肥羊就在眼前不能下手就是人生中最大的折磨。

  孙二娘直接找到了张青“那两帮人不是一伙的。什么西门大官人那个小白脸要去汴梁城做生意,随身带着一大笔的家财。”

  张青同样是个双眼泛红的疯子,之前之所以劝说孙二娘不要对王霄一行人下手,纯粹是因为押解东京的税款真的不敢动。那可不是遮遮掩掩的生辰纲,动了是真要大军杀过来的。

  “说不定那厮只是花钱和这帮厢军一起去汴梁城买个平安。”张青站在案板前拿着剁骨刀剁肉“这一票可以干。”

  常年打劫来往行商,这夫妻俩当然知道带着身家去汴梁城做生意的,随身携带的财货绝对不少。

  那些厢军押解的税款可以不动,但是西门庆这个大肥羊却是不能放过。

  “如何下手?”孙二娘拿起一把带血的菜刀握在手里,看那架势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干活。

  “老规矩,下蒙汗药弄翻他们。那什么西门大官人的人都弄来做馅,那些厢军都扔掉孟州城外去。”

  孙二娘还是有些不甘“厢军押解的那些财货真不能动?”

  张青苦笑“不是不能动,而是真动了的话咱们就得找地方上山。”

  孙二娘这里是祖业,在这十字坡开黑店许多年了。真要是抛下一切上山落草,短时间内还没办法下这个决心。

  没人怀疑王霄为何从中午就要求在距离孟州城不过二里地的地方休息过夜。反正王霄是主事的,他说啥就是啥。

  下午的时候王霄在酒家里开了牌场,众人踊跃参与。尤其是西门庆最好这一口,看着他仍在桌子上的大把铜钱乃至碎银子,孙二娘眼中的红光更盛。

  一场牌局玩到了冷月高悬,孙二娘高呼着诸位客官该吃晚饭了,这才依依不舍的结束。

  赢了不少钱的王霄蹲在长椅上,打量着热情招呼众人吃喝的孙二娘。

  西门庆过来抱怨“每次都是都头赢。下面的兄弟都说这次出来的赏钱都输给都头了。”

  王霄嘿嘿一笑“运气好而已。”

  他当然不是运气好了,这种牌局一路上几乎每天休息的时候都会开,可王霄却几乎是每次都能或多或少的赢一些。这如果都是运气的话,那王霄的老婆肯定是幸运女神。

  说穿了也简单,王霄练过鹰爪功而且手上力量大。哪怕没有内力配合多多少少也能控制住骰子。次数多了,自然也就赢多输少。

  众人说笑聊天,讲着之前的牌局。

  赢钱的眉飞色舞,输钱的低头喝着闷酒。只有王霄坐在角落里,拿着酒杯闻了闻就直接悄无声息的倒在桌下。

  这家做肉包子的黑店,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