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十六章 咱们去东京

第二十六章 咱们去东京

  王霄拿着自己打虎的赏钱买下了一座院子,不算太大不过作为作坊已经足够。

  接着又雇了一批人做帮工。单单是在阳谷县贩卖的话,武大郎幸苦点王霄在帮把手也就撑住了。可想要扩大生意,帮手就是必不可少。

  宋朝雇工也不便宜,基本上起步价就得一天一百文左右。

  包吃是肯定的,包住要看情况。而且逢年过节要给好处,干的时间久了也得加钱。

  当然好处也是有的。

  宋朝对手艺人还是比较看重,雇工之后在衙门登记,一旦出现偷取主家手艺的事情,可以直接上衙门去上告。

  不过这也是要看人脉与手里的小钱钱的。无非是占住了个理字。

  雇工不算多,也就八九个人。主要做些烧锅烧水,挑柴打杂的下手工作。最核心的制取小苏打的技术王霄可不会教授给他们。

  “大哥,这件事情一定要牢牢记住。”王霄将制取小苏打的技术教授给了武大郎,并且特别叮嘱“无论任何人都不能交出去,哪怕是嫂子想要也不行。”

  武大郎连连点头“二郎你放心,我心中有数。这本是你的手艺,我怎么可能外传出去。”

  王霄拿起从药铺买来的原材料开始制取“去药铺买材料的时候要各个品种都多买一些,这样有心人就没办法追根溯源。那些东西买回来就一锅烩了再倒掉,绝对不能胡乱添加。”

  “二郎放心,我晓得。”

  武大郎这个人虽然又丑又矮,和王霄看起来完全是两个物种。

  可这人却是个典型的华夏好男人,顾家对老婆好,为人也很不错,口风自然也是很紧。

  手把手的在武大郎面前演示了一遍,然后又让他自己亲自动手操作一遍。

  “每次不用弄太多,足够三五天的分量就足够。这也没什么难的,不过是最简单的化学制取。”

  对王霄来说的确是简单的事情,毕竟他上过化学课来之前还查阅过资料。可武大郎大字都不认得几个,化学什么的更是闻所未闻。想要学好唯有自己努力记下来。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西门庆就亲自带着人上门来取货。

  之所以选择西门庆,除了王霄准备坑他先打好关系之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这家伙是真的在附近州县都有些小面子。手底下也有一批帮闲可以做活。

  别看只是卖馒头,可你要真是直愣愣的背着一筐馒头去别的县发卖,估计连城门都进不去。

  西门庆身为地头蛇的优势在这里就可以体现出来。有了他的门路,就可以把这些馒头在外发卖。虽然要给西门庆分钱,可只要时间久了把这些人脉和门路都弄清楚,想要接手过来不过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武大兄弟,久仰大名。”西门庆心底瞧不起武大郎这个又丑又矮的穷底层,可谁让人家有个好弟弟呢。见面的时候还是得哈哈大笑着行礼。

  武大郎是典型的底层人士,日常见的最多的也就是个茶肆的老板。今天看到西门庆这样的大官人和颜悦色的相交,紧张的手不知道该摆哪里,只能是连连点头好好好。

  西门庆见此目露不屑之色,直到王霄走过来。

  王霄上前拱手“大官人居然亲自来了,蓬荜生辉。”

  看着气势凝渊,不卑不亢的王霄。西门庆很是疑惑,这俩人真的是兄弟?简直开玩笑一样,猛虎和土狗居然成兄弟了。

  西门庆之所以会来,那是因为他有着非常敏锐的商业嗅觉。

  吃了雪白香甜的馒头,再对比一下市面上那些又硬又泛黄还酸涩的馒头。经常在四处做生意的西门庆断定这玩意必然大受欢迎。

  如果不是王霄的气势给他带去了极大的压力,而且都头的身份虽然不入流却总也算是个官身。他西门庆早就忍不住的想要强抢配方了。

  “没有武二的话,就这三寸丁老子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西门庆心中碎碎念这么好的生意还要分出一半实在是太可惜,然后他就看到了潘金莲。

  有个词叫做天雷勾动地火,还有个词叫做看对眼。

  潘金莲和西门庆或许是天生就能看对眼,两人这么一对视直接就用目光擦出了火花。

  西门庆虽然好色可却不是傻瓜。什么样的人能动心思什么样的人只能远观他心里其实很有数。

  如果潘金莲是王霄的女人,他是绝对不敢打什么念头的。因为他能明显的感觉到王霄在任何方面都好似能压制自己一头。潘金莲也不可能抛弃王霄看上他。

  可如果是武大郎那个三寸丁的话,心头的火焰就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咳~咳~”

  王霄握拳掩嘴,目不斜视的从两人中间走过。

  不是说王霄不知道要防着西门庆,而是他故意给两人一个见面的机会。

  坑死贪财好色的西门庆并不困难,可没有西门庆了还有西门吹雪啊。

  对于天性就喜欢帅气多金男人,想要过上奢华生活的潘金莲来说,她不至于在西门庆一棵树上吊死,以后还是会有危险存在。

  所以王霄决定暗地里给两人一个接触的机会激发他们之间的暧昧jian情,等到坑死西门庆之后再用西门庆的死去威慑潘金莲。让她知道做红杏会是个什么下场!

  潘金莲只是个普通的女人,真要是用生生死死的去做威慑,保管吓的她做梦都不敢回想。

  对付潘金莲,只能是软硬结合威逼利诱一起上才行。

  其实依照王霄的本心来说,如果潘金莲真不想过了给笔钱让她走就是了,眼不见心不烦。可谁让武大郎放不下她呢。

  王霄对许愿人一向都是非常大方的,因为人家能带给他让无数人艳羡的身体强化,表现出色的话还能有毕生所学倾囊相授。再加上王霄一直想要世界锚,所以他对于雇主的要求一向都是尽力满足。

  西门庆回过神来,王霄还在呢。

  潘金莲回过神来,王霄还在呢。

  俩人都没去在意一旁的武大郎,因为王霄带来的压迫感实在是太过强烈。

  毕竟是曾经做过皇帝的人,一言一行都带着莫名的气势,让人不由自主的投以关注。

  “今天有两千个白面馒头。”王霄指着那一筐筐天不亮就被做好的馒头“麻烦西门大官人了。”

  “小事。”西门庆大笑,招手让自己的帮闲以及雇来的工人们上前,背着扛着一筐筐的馒头就快步出门赶往附近邻县村镇发卖。

  “根据馅料的不同价格也不一样,不过平均下来每个馒头的价格大致在四文钱。全都卖掉的话差不多能回收八贯。扣除成本,一家能分两贯多不到三贯钱。”

  千万别觉得少,这真的已经是很大一笔钱。

  “熙、丰以前,米石不过六七百。”这是史书记载的价格。

  一石米不过六七百文钱,两贯多钱已经是四五石粮食了。

  换算成熟悉的银两的话,因为宋朝缺银所以银价很贵大约一两能换两千文。也就是说一天一两多。而县令的月俸也不过十五两。这已经是历朝历代明面上收入最高的时期了。

  这门生意赚的比县令的俸禄还高,西门庆当然是笑的合不拢嘴。目光看向那一筐筐的白面馒头就像是在看摞成山的铜钱。

  “这笔生意如果都是自己赚多好。”西门庆假装随意的用目光瞟向不远处的潘金莲“还有这位美人儿。”

  如果没有王霄,西门庆现在就可以动手想办法除掉武大郎,将白面馒头的秘方与潘金莲这个美人儿弄到手。

  可有王霄在,这个念头浮起来就被他自己掐灭。

  不是西门庆没野心,而是王霄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气势,还有随意看过来的眼神都让自认为是个人物的西门庆倍感压力。

  这并非是王霄有特异功能,而是赤手空拳打死百兽之王后,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强大心理自信。

  换做你单挑老虎还打赢了,你也得拽成二五八万。当然,母老虎不算。

  就是这种气场压制,让西门庆不敢轻举妄动,甚至偷看潘金莲都是小心翼翼。这对于号称色中猛虎的西门庆来说简直不可思议。

  王霄玩味的看着这一切。

  他这段时间对献殷勤的潘金莲不假颜色,倍感失望的潘金莲遇上西门庆还真是看对眼了。俩人悄悄眉目传情的,或许武大郎察觉不了什么,但是在王霄这里绝对行不通。

  “大哥,带嫂子回去吧。”等到运馒头的人都离开,王霄先把武大郎与潘金莲都给支开。之后笑呵呵的拦着西门庆的肩膀“咱们去喝一杯。”

  感受到王霄手掌间那爆炸性的力量,西门庆干笑着点头,哪怕此时天色才刚刚放亮酒家压根就没有开门。

  酒楼还没开门没关系,可以到西门庆的家里去喝。

  还是那位漂亮的李瓶儿带着侍女们上菜上酒。

  “两千个馒头,差不多到顶了。”

  王霄吃着小菜“也就是山.东地界上人烟稠密,临近州县距离也不远。要不然两千个都难说。”

  西门庆笑呵呵的倒酒“不少了,一天能赚几贯钱。都头这是信心十足,觉得这两千个都能卖得出去?”

  王霄又没做过市场调查,当然不知道了。不过在西门庆的面前却是神色淡然的‘嗯’了一声,端起酒杯“易如反掌尔。”

  他的信心来源于武大郎在阳谷县发卖时候的火爆。哪怕只是为了尝鲜,以山.东地界上的人口数量来说还是没问题的。

  喝了几杯,酒意上来。王霄半眯着眼睛随意开口“在这阳谷县做的再大又如何,一二两的碎银子就算多了?”

  西门庆苦笑不止“兄弟,这年头能一天赚上一二两银子的生意真不多。”

  王霄侧身靠近了些,默默的挖坑“这世上有个地方一天能赚一二百贯。”

  西门庆瞪眼“哪儿?”

  “东京,汴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