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十四章 没有西门庆还有西门吹雪

第二十四章 没有西门庆还有西门吹雪

  化工产品千千万,可所有化工的基础都是源于三酸两碱,而纯碱就是两碱之一的基础原料。

  大宋可没有专门出售化工原料的商店,想买这些只能是去药铺。

  石灰,芒硝还有碱石。

  药铺学徒打包好东西疑惑的看着王霄,心想这人看着也不像是炼丹的道士。

  王霄买的这些东西除了被当做原材料之外,还被视为道士们炼丹用的材料。而此时的大宋皇帝赵佶,就是那个发明了瘦金体的宋徽宗。他崇尚道门,甚至自己也专门修道求长生。自然而然的整个大宋的道门都非常兴旺,连带着炼丹技术也是跟着腾飞。

  “大宋商贸繁荣还真不是盖的。”拎着东西走出药铺,王霄看着四周繁华的街面心有感慨“普普通通一个小县城就如此繁华了,真不知道那汴梁东京城如何热闹。说不定就是这个时代的魔都。”

  感慨了几句,王霄就带着原材料回到了武大郎的家中。

  再繁华的世界都扛不住野蛮人的入侵。要不了多少年之后北方的金人就会举着屠刀大举南下,将所有的一切繁华焚尽在无边的血海之中。

  王霄想了想就抛开了这个念头,这里只是一个普通的任务世界。他要是每个世界都去做救世主,那岂不是得累死。

  最重要的是,没好处的事情谁干呐。

  回到家里的时候武大郎还没有回来,而潘金莲也外出不在家。王霄自己甩开膀子忙活起来。

  买来的这些东西可以提炼纯碱,还能加工出小苏打。而有了碱和小苏打就能做出没有酸味的白面馒头。

  大宋的餐饮文化非常发达,甚至就连炒菜都是在这个时代里发展出来的。比起前朝只有煮和烤来说,可谓是跨阶段的进步。

  这里各种小吃摊点琳琅满目。像是酥琼叶,环饼,云英面以及各种盐煎面鸡丝面三鲜面,各种月饼菜饼芙蓉饼熟肉饼烧饼,各种豆汤卤梅水木瓜水金橘团紫苏饮,各种螃蟹清羹百味韵羹杂彩羹鸭羹骨头羹,各种十般糖甘露饼裹蜜橘红膏望口消等等众多数不过来的美味菜肴点心。

  就拿馒头来说,有羊肉馒头笋肉馒头鱼肉馒头糖肉馒头裹蒸馒头等等诸多品种。

  北方人爱吃面食,而且无论是经济还是人口对比江南都占据优势。

  可他们做出来的面食发酸泛黄,不但口感显涩捏着发硬而且看着也没那么好看。

  如果这个时候王霄推出雪白蓬松,没有那股子酸味的白面馒头,客人们肯定会选择色香味都占优势的这边。

  王霄也想过直接给武大郎钱,可他也知道真正靠给钱是给不完的而且武大郎在潘金莲面前也没有底气。

  这份产业就算是做起来了王霄也带不走,干脆就给武大郎用来完成任务。

  有钱男人的身边,哪怕再丑再矮也会有漂亮女人环绕。

  等到武大郎有了自己的产业日进斗金,那潘金莲肯定就会发现自己相公的好处。像是为人很好,对自己一心不二什么的。

  现在没有发现这些好处,那是因为武大郎还没有钱。

  上过化学课的人都知道石灰就是氧化钙,考卷上还考过。不过而碱石和芒硝就比较专业了。

  碱石就是天然碱,化学成分是碳酸氢钠。芒硝的化学成分则是十水硫酸钙。都是这个时代可以轻松获得的原材料。

  王霄直接在院子里面架起了锅,烧火熬煮开始原始方式提炼。

  三酸两碱里面的烧碱最好弄,只要将天然碱熬成液体再加上石灰经历加工就能得到。

  只不过烧碱有着很强的腐蚀性,当然不能用在食品上。不过却也可以用来制作其他的化工产品。

  纯碱的提炼有些麻烦,不过等到武大郎与潘金莲回家的时候也是终于弄了出来。

  “兄弟,你这是在做甚?莫不是在炼丹?”

  看到自家院子里烟雾腾绕,空气中还弥漫着刺鼻的气息。武大郎的第一反应就是王霄这是在炼丹。

  带着自制口罩的王霄摆手回应“大哥无需担心,等有结果了就告诉你。”

  一直忙碌到了天色擦黑,王霄终于了做出了纯碱。有了纯碱再做小苏打就非常简单,这才是他最终需要的东西。这应该是这个时代里第一种化工类的食品添加剂。

  终于实验性的做出了小苏打,王霄终于松口气的取下口罩带上银两交子外出去酒楼和同僚们喝酒。

  临走之前嘱咐武大郎绝对不要去碰这些东西,因为非常危险。

  武大郎和潘金莲不懂化学也不懂炼丹,可他们却能看到烟雾缭绕以及那刺鼻的气息。别说王霄嘱咐了,就算王霄主动让他们去碰估计都没那个胆量。

  “二叔莫不是道士?”潘金莲忍不住的询问。

  “他走了一年多,我也不知道他在外面究竟是做甚。”武大郎捂着鼻子,心头也是在纳闷王霄究竟是在搞什么鬼。真要是炼丹的话,动静这么大说不定真的炼成了。

  阳谷县最好的酒楼里,王霄与县里的捕快书吏,厢军中的头面人物把酒言欢。

  别看这些人都是不入流的微末小吏,可王霄要做生意却是不可避免的要和他们打交道。

  都是县里的地头蛇,有些人甚至是几代都在衙门里做事。真想给你添堵,那能恶心死你。

  “小弟初来乍到,日后还望诸位多多相助。”王霄端着酒杯一口而下。

  宋朝的酒水度数不高,王霄喝起来非常豪迈,四周众人自然是一片叫好声。

  “都头放心,以后你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

  “都头好酒量,再来满上。”

  “日后都头但有吩咐,我等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都是老油条,滑不溜秋的好话那是张口就来。

  王霄哈哈大笑“在下带了些外地的土特产,还请各位笑纳。不收下那就是不给我面子!”

  随着一封封包裹着碎银和交子的土特产被推到众人面前,这些老油条们的面色才算是露出了真正的笑容,而不是之前的虚情假意。

  众人收起土特产,推杯换盏热闹非常。

  正在拼酒的王霄耳尖听到包厢外面传来的声音,酒楼小二殷勤招待客人说了句西门大官人里面请。

  阳谷县内被称为西门大官人的,除了西门庆那厮之外还能有谁。

  潘金莲的事情不好解决,因为如果不能改善贫苦的生活,就算没有了西门庆也会有西门吹雪,西门豹什么的。

  可西门庆就简单多了,直接解决就行。

  不过王霄也不好随意下手。好在来之前他就已经有了腹案,现在遇上了当然不能放过。

  将手中的酒杯重重放下,王霄起身推门就走了出去。

  “哪个是西门庆?”

  阳谷县内呼风唤雨的西门庆闻言面色一愣,这县里还有人敢和自己叫板?

  疑惑转身向着王霄看去,顿时神色一凝。

  他认得王霄,作为上户也是出了打虎的赏钱的。那天在县衙人很多,王霄没能认出他来,可西门庆却是记住了这个能赤手空拳打死猛虎的猛男。

  “原来是都头在此,不知唤某家有何事?”想起那只脑门都瘪下去的老虎,西门庆不得不挤出笑容向着王霄拱手行礼。

  王霄眯着眼睛打量西门庆,不得不说这厮还真是生的一副足以让女人投怀送抱的好相貌。

  个头足够高,而且因为从小练武身躯壮硕绝非那种杨柳扶风般的瘦弱书生。

  面如冠玉,目泛桃花。笑起来很有味道,妥妥的小白脸呐。

  再加上手里有钱,让女人尖叫的高富帅的形象顿时跃然于眼前。

  西门庆暗自凝神戒备,因为他从王霄的身上感受到了极为强烈的压迫气息。他的手甚至都已经不由自主的想要去摸鞋套里的匕首。

  “西门大官人。”王霄气势为之一变,笑容满面的上前揽住西门庆僵硬的肩膀“早就听闻西门官人的大名,正好我等同僚正在聚会,大官人也一起来吧。”

  西门庆本能的想要拒绝,因为他心底总有个声音在示警,这王霄对他不怀好意。

  可听说是同僚聚会,下意识的就愣了下。然后就被王霄拉进了包厢里面。

  看到里面众多的阳谷县头面人物都在,这下就更走不了了。他西门庆在阳谷县混得开,与这些地头蛇的关系是必然要打好的。

  “来来来。”王霄端起酒杯“为西门大官人,诸位盛饮!”

  都是相熟的人,很快就混成一团。划拳叫好之声不绝于耳。

  王霄端着酒杯,眯着眼睛打量着面红耳赤正和人划拳的西门庆。心头各种念头忽隐忽现,正在安排着西门大官人的命运。

  喝酒上脸的西门庆转头看过来,想要跟王霄来一杯的时候,王霄的面上已经是笑容满面。

  “西门大官人,你我一见如故,盛饮。”

  醉醺醺的从酒楼里出来,与众人约好下次再聚的王霄晃悠着往紫石街走。

  都说大宋富庶,这话还真不是胡吹。

  前朝大唐一直都被称为盛唐,可在盛唐时代里又能有几家平民小户在晚上点得起油灯的。

  点油灯是要用油的,而油料在任何时代都不便宜,一两起码数十文钱。

  可在大宋,哪怕是阳谷县这个小小的县城里面。王霄这一路走来,路上看到起码有三分之一的人家在点灯。

  “这里都如此繁华了,换做东京汴梁的话,那岂不是真正的不夜城。”

  王霄喝了不少,心思落在了靖康血海,落在了凄美帝姬身上。

  “算了,关我屁事。先把白面馒头弄出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