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十三章 给他一门手艺

第二十三章 给他一门手艺

  被众人簇拥的王霄看着缠绕在手上,被鲜血浸透的布条。

  心中想的是还好把奖励点数加在了力量上面。如果没有这数倍于常人的力量,那今天岂不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之前王霄就没准备上演真人版武松打虎,他的本意是大白天的一群人一起过山岗应该很安全才对。没想到老虎还是好死不死的找上门来。

  王霄不需要打虎的名声,来之前就已经设计好了要如何摆弄西门大官人和潘金莲。这次打虎绝对是计划外的意外。

  不过这也无所谓,有了这个名声做起事情来更加方便。

  四周敲锣打鼓,鞭炮连响。阳谷县的百姓们得到消息之后都是自发的前来为王霄欢喝。

  景阳冈虽然偏僻,却是阳谷县县治去往外地的必经之路。在重商的大宋,商道被堵那影响到的是所有人。更别说那老虎还伤了几十条人命。

  现在这祸害终于被除掉,王霄获得的名声与喝彩超出了他的想象。

  手骨隐隐作痛,可能有些骨裂。王霄心中想着下次要加强体质,面上却是春风和煦的与众人挥手。

  身上挂着大红花的王霄被簇拥着一路来到县衙,本县的头面人物以及知县早已经等在了这里。

  王霄扛起几百斤重的老虎,昂首阔步的走进了县衙之中。

  见礼之后王霄就将打虎的事情讲述一遍。当时有不少同行的人在场,甚至被老虎扑倒的那个倒霉蛋还活着。所以这件事情没有丝毫意外,就是王霄干的。

  知县看到王霄仪表堂堂很是欣赏,毕竟这年头想做官第一要看的并非是本事而是脸。

  长的帅的就能出头,丑的那就不好意思了。这与千年之后的世界如出一辙。

  “壮士真乃豪杰,为本县除此大害功劳甚重。这里有本县上户诸位所出打虎赏钱,你且拿去。”知县挥手,很快就有人上前将足足一千贯的铜钱送到王霄面前。

  正缺启动资金的王霄不动神色的行礼道谢。

  知县再次询问“不知壮士哪里人士,此去又是所为何事?”

  王霄拱手行礼“在下乃清河县人士,正准备回乡。”

  “虽你原是清河县人氏,与我这阳谷县只在咫尺。我今日就参你在本县做个都头如何?”王霄长的帅有本事,而且此时在阳谷县的名望又高。知县就想着把他收拢到麾下。

  对于王霄来说,这就等于是瞌睡的时候送来了枕头。他正缺一个合适的身份,当即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所谓都头并非是指县衙里面的衙役捕快,实际上都头在大宋是军职。

  大宋的军队编制非常混乱,有都门禁军,有边军,有厢军等等许多种类。

  这其中厢军属于地方军,名为常备军,实是各州府县的杂役兵。主要任务是筑城、制作兵器、修路建桥、运粮垦荒以及官员的侍卫迎送等工作。

  厢军有步军和马军两个兵种,编制分军、指挥、都。分别应对州府县三层。

  宋朝的军队是以五百人为一个独立建制,这个建制的长官叫指挥使。每营又分为五都,所以每都就是一百人。

  而王霄获得的职务就是县里面的厢军步兵都头,管着阳谷县的一百个厢军步卒。

  至于厢军的兵源,除了本地人之外,更多的是遭遇灾荒的时候赈灾就直接将灾民收入厢军,这么做是给灾民一口饭吃避免出现叛乱。所以其作战能力也就可想而知。

  想要赚钱,自然还是做衙役的门路多。可王霄却很高兴这个都头的职务,虽然只是一个不入流的无品级,却对王霄有着非常重要的用处。

  一番喧嚣庆祝之后,王霄终于的背着一大包的铜钱离开了县衙。

  王霄知道武大郎就在阳谷县县治内,自然不用再去找什么住的地方。找人问清楚路,直奔紫石街而去。

  现在是中午时分,武大郎的烧饼摊早已经收摊。王霄只好一路问人一路拐弯抹角的来到一间茶坊的隔壁,总算是找到了武大郎租住的房子。

  武大郎的二层小洋楼临街而立,位置极佳,周围有茶馆、棺材铺、铁匠铺等店铺位置极佳。妥妥的优质商品房。

  宋朝的房价也很贵,哪怕不说汴梁城的天价,就算是小县城里像是武大郎租住的二层小洋楼也是他买不起的。

  武大郎做烧饼生意的本钱都是潘金莲之前的东家陪给他的,哪里还有什么钱买商品房去住。

  都说女人没房子就没有安全感,像是潘金莲这样的遇上西门庆这个高富帅主动追求,做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

  王霄点了点头,直接上前敲门。

  房门拉开,一个眉目含春,双手沾水的漂亮女人俏生生的打量着王霄“这位哥儿找谁?”

  女人很漂亮,或者说很有风情,对男人非常有吸引力的那种。

  如果是在现代世界里,会是被男人们围绕追捧,没事就发发美图的网红。可在这里,她只是武大郎的老婆而且还在用冷水洗衣服。要说对武大郎没有怨恨,那是不可能。

  想要改变女人的心,最好的办法就是改善她的生活环境。

  “在下来找清河县武植。”

  王霄的话让潘金莲有些惊讶“哥儿何人?”

  “清河县武二。”

  潘金莲捂嘴“你就是武二兄弟?”

  身后的院子里传来了武大郎的声音“谁啊?”

  潘金莲转身向后“武二兄弟来了。”

  接下来就是兄友弟恭的感人场面,一番唏嘘之后武大郎拿出一把铜钱让潘金莲去街上买菜回来招待王霄。

  “嫂嫂等下。”王霄从包裹里拿出几张交子递过去“买些肉食和酒水就好。剩下的留给嫂嫂买胭脂水粉。”

  大宋规定一贯就是一千文,不过因为质量以及这样那样的原因,有时候一贯会少许多。可哪怕如此,一千贯依旧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王霄的背包里除了铜钱之外,还有许多的交子与碎银。

  大宋的货币政策非常混乱,铜钱与碎银还有交子是日常主力。至于黄金,属于压箱底的东西不参与流通。

  交子一开始的时候还是挺值钱的,不过后来随着不断加大印刷量导致一路贬值,基本上超过四年以上发行的交子就没人收了。

  王霄拿出来的是三年的,按照市场行情大约只有面值的四成。也就是说原本价值一贯的交子真实购买力只有四百文。

  哪怕如此,王霄给潘金莲的交子足有五十贯,实际购买力也足有二十贯了。这让拿到钱的潘金莲看向王霄的目光中带着浓浓的水意。

  王霄当然不是看上潘金莲了,虽然她很漂亮很有风情,可和大蜜比起来却是差了不少。

  之所以给她这么多钱,那是因为王霄相信女人手里越有钱,对于诱惑的抵抗力也就越强。

  他有许多事情要去做,不可能时时刻刻看着。为了避免被西门庆提前遇上,必要的防备还是要有的。

  “兄弟,你可知你这一走年余,哥哥我吃了多少苦头。”几杯酒下肚,武大郎就开始红着脸抱怨起来“清河县的浪荡子整日里都上门来欺辱,我安身不得只能是搬来这边。”

  王霄神色平静的为他倒酒“这些都过去了,以后没人能欺负你。”

  等到醉倒的武大郎被潘金莲带走,王霄终于可以安心的考虑接下来的计划了。

  这次的任务世界里,王霄可没想过去称王称霸。他的计划其实并不复杂,为武大郎弄一份家产成为武员外,同时搞定西门庆就可以轻松完成任务。

  西门庆作为奸夫yin妇之中的重要一员,不灭掉的话估计任务完成不了。

  而且这家伙在阳谷县内包揽诉讼,欺男霸女各种恶行没少做。灭了他也算是为民除害。

  至于潘金莲,女人看中男人的地方无非是三点。

  第一就是长的帅。只是武大郎这又黑又丑个头又矮无论如何也攀不上这个。

  第二就是要有钱。精神上满足不了审美观,那就只能是从物质上去考虑。只可惜卖烧饼的武大郎哪怕起早贪黑的辛勤劳动,也不可能指望卖烧饼成为富豪。

  至于第三点。佛曰不能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王霄没学过整容技术,帮不了武大郎变帅。

  他自己能力强悍,可这方面更加帮不上忙。

  唯一能帮武大郎的,唯有给他一份足以让潘金莲死心塌地的产业。

  王霄手里能赚钱的手艺有不少,不过这其中现在可以拿出来不至于被人眼红抢走的却不多。一番衡量利弊之后,他做出了决断。

  第二天一早,酒醒的武大郎急匆匆的出摊去卖烧饼。而王霄则是在潘金莲的殷切招呼下出门。

  王霄先去了衙门里面点卯,各种寒暄见礼并且定下了晚上酒楼喝酒的事宜后,王霄直接去了药店。

  “还好化学课上学的东西都还没还给老师。”王霄有些自嘲的走进了药店“这还真是学好数理化,走遍万千世界都不怕。”

  化学的出现改变了文明历史。因为有化学才使得人类可以最大程度的使用地球的资源,从而摆脱身体上的束缚越来越强大。

  崇洋媚外的人总喜欢说华夏早年没有化学,完全是从西方学来的。

  这话当然是乱喷,别的都不说只提一个火药就行。

  火药就是化学能转为动能的最直接表现。

  王霄这次没有搞火药的念头,他又不是大宋皇族没心思去为大宋考虑那么多。

  他要弄的东西很简单,那就是纯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