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十三章 大蜜是我的!

第十三章 大蜜是我的!

  “铛!”

  “铛!”

  “铛!”

  一长串连绵不绝的景阳丧钟声传遍了整个京城。

  城内各家各户无论富豪权贵还是小民之家,纷纷哀嚎痛哭,家家户户皆正门挂白。

  景阳宫的钟哪怕是皇后皇太后都没资格敲,唯有皇帝驾崩的时候才会敲响。

  只要景阳宫的钟声一响,那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皇帝没了。

  国丧的礼仪规格极为严谨,大门挂白,放声大哭都是必有的流程。谁要是在这上面做文章,那就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弃自己全家活的太久了。

  在京的各路官吏,只要有品级有爵位的,不管当下在做什么,哪怕是在蹲茅厕也得立马跳出来。穿戴上大朝服,跌跌撞撞的不许骑马不许坐轿不许坐车的冲向皇宫来哭殿。

  普通百姓是没资格哭殿的,他们只能是在家里哭。

  而此时的王霄,已经在大批禁军和锦衣卫的护卫下回到了信王府。

  “拜见信王千岁。”

  来到书房,沈炼和陆文昭早已经等候在这里。此外还有一位身穿长裙的靓丽少女。

  “大蜜...”

  看着那经常出现在屏幕上的熟悉面孔,王霄心中莫名的高兴。

  “皇兄去了,此时此刻你们什么都不要说,什么都不要做。所有的事情,孤心中都明白。”

  王霄扫了眼门外,外面是魏忠贤派来的众多锦衣卫在看守。

  魏忠贤权倾朝野,手握东厂与锦衣卫。在王霄没有彻底表露如何对待他的意思之前,危险还是会存在。

  历史上崇祯皇帝虚以委蛇数个月之后才放逐魏忠贤。

  王霄自然不会用这么长的时间,不过在登基之前肯定不会动他。

  这次回府是个仪式,要等文武百官来请他去皇宫。

  虽然这基本上等同于脱裤子那啥多此一举,可儒家设计的这套仪式就是如此,非壮丽无以重其威嘛。

  仪式不弄的繁琐大气,各种花里胡哨的活动连绵不绝。普通百姓又怎会心生敬畏。

  沈炼有些摸不着头脑,之前他还在被追杀,怎么突然画风变了。

  而大蜜...北斋则是含情脉脉的看着安然喝茶的王霄。她坚信英明神武的信王一定会为她的家人报仇,除掉祸国殃民的魏忠贤。

  “沈炼。”

  王霄放下茶杯看着他“锦衣卫里有没有叫卢剑星的,还有个叫靳一川的。”

  沈炼惊异抬头“回殿下,锦衣卫百户卢剑星与靳一川是微臣结拜兄弟。”

  王霄整理衣袖“既然是你的兄弟,那想必也是忠君爱国之士。等此间事了,你带他们来见孤。”

  沈炼大喜过望,急忙谢恩。

  卢剑星家中世代都是锦衣卫,可惜子承父业多年却依旧是连个百户都做不到,还只是个小小的总旗。

  他们兄弟三人在锦衣卫之中都是属于那种没银子没门路不得志的类型。此时居然被未来的皇帝看重,实现心中抱负就在眼前。

  站立一旁低眉顺眼侍候的王承恩心中感叹,殿下虽然年少却已然有了明君之姿。几句随口的闲话就收拢了人心,大明中兴有望。

  王霄真不是随口闲话,他是真的准备重用这三兄弟与陆文昭。

  读过那么多明末史料的王霄,是绝对不会裁撤锦衣卫和东厂的。

  历史上的崇祯皇帝是被那些大头巾们给忽悠瘸了,生生的自废武功。结果就是大明朝在大头巾们的拉拽下一路狂奔直接跳入深渊。

  王霄不但不会裁撤这两个部门,反倒是会大力加强。

  为了避免再出现魏忠贤这样的人物,人品性格已经在电影之中得到充分证实的沈炼他们就是分别掌控的最好人选。

  “对了,我听说你看上了教坊司一个叫周妙彤的女人?”王霄的目光扫过北斋,意有所指的揭穿沈炼“你要是有心,这件事情孤替你做主。”

  北斋一直暗恋信王,直到最后被信王背叛要杀人灭口,才在极度失落下倾心于守护自己的沈炼。

  至于现在,他们俩还没到那程度。

  虽然这事还没有发生,可王霄却宁愿提前斩断这种可能。

  大蜜是我的!

  沈炼心惊于信王的情报系统如此出色,自己的这点小秘密从未告知外人居然都能被查出来。不过反过来想的话,这确是给了他很大的恩典。

  哪怕明知道王霄这是在收买人心,可沈炼还是义无反顾的大礼道谢。

  王霄的目光终于看向了北斋。

  “你的事情我早就知道,现在我不能应承你什么。”王霄的声音温和“我只希望你能给我时间。我也不说大话,我只用行动来表示。”

  原本就暗恋信王的北斋哪里受得了这个,面红耳赤犹如滴血。垂下目光不敢去看王霄“奴婢一切都听殿下安排。”

  王霄微笑点头,接下来他就要准备看戏了。

  天启皇帝死后的权利交接,并非是一帆风顺。

  享受过权倾朝野快乐的魏忠贤很清楚什么叫做一朝天子一朝臣。而且他早就接到了风声,信王和东林党已经达成协议,上台之后就要清算他。

  为了自保,也是为了继续掌控大权。魏忠贤正在努力自救。

  他用的方法学习于唐朝的前辈们,那就是立个好控制的婴儿皇帝。

  只是魏忠贤的这个打算第一步就出现了岔子,他的盟友客氏坚决反对从宗室内抱个婴儿做皇帝。坚持从民间寻个婴儿冒充客氏自己与天启皇帝的儿子继位大统,她想要做太后。

  狸猫换太子这种事情真的只有戏文里面才会有,真当天下人都是瞎子傻子。他魏忠贤再牛叉,也没有这种只手遮天的本事。

  魏忠贤的势力分为两块,一块是皇宫东厂锦衣卫,一块是前朝的阉党。

  而阉党之前之所以投靠魏忠贤,那是因为魏忠贤代表着皇帝,他们实际上投靠的是皇帝。

  现在皇帝都没了,那阉党的基础也就不存在。

  阉党们迅速转换门庭,死死的盯上了从龙之功。他们和东林党一样,都是支持皇后张嫣的。而皇后张嫣的提议,就是由信王接手他哥哥留下来的皇位。

  至于魏忠贤的基本盘,东厂和锦衣卫同样不是铁板一块。

  和阉党一样,他们之所以投靠魏忠贤那是因为魏忠贤拉着皇帝的大旗做虎皮。可是现在,就凭魏忠贤本人的号召力,真心没几个人愿意鸟他。

  在王霄看来,无论是魏忠贤的打算还是客氏的妄想都是水中楼阁,根本就没有基础可言。

  魏忠贤醒悟的早,还能混个去凤阳看守皇陵的退路。而客氏就是个泼辣又无知的蠢妇,她的凄惨下场早已经注定。

  洞察了这一切的王霄以不变应万变,这个时候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好的选择。那些渴望从龙之功的人,会拼死拼活主动将他推到那张椅子上去。

  至于说魏忠贤对自己不利什么的,先不说他手下有没有人敢于冒着刺王杀驾的风险为他做事。就算是真的有人愿意效死,他魏忠贤也不敢干。

  魏忠贤掌权的这几年,其实根基一点都不牢固。

  就连锦衣卫和东厂他都没办法完全掌控。更别说京中的京营和禁军。

  掌握军权的英国公是绝对不会与魏忠贤合作。他真要是敢对王霄下手,就算战斗力不行的京营灭不了他,可全天下的勤王之师杀过来,他魏忠贤一两骨头都别想剩下。

  还有点小聪明的魏忠贤,绝对不敢铤而走险。

  所以说王霄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看戏就行。

  两天之后,早已经按耐不住的文臣们终于联络好了张皇后与英国公。三大营全体出动接管市面,数百文臣武将与成千上万的军士浩浩荡荡的来到了信王府,请信王入宫。

  而魏忠贤这边已然是鸟兽散。阉党全跑了不说,锦衣卫也是倒戈相向。至于东厂,他的干儿子赵靖忠第一个跳出来要搬倒魏忠贤。

  直到这个时候,魏忠贤才终于明白,没有了皇帝在身后做大旗,他压根什么都不是。

  唐朝的那些前辈们之所以能成功,那是因为人家手中掌握着军权。可他魏忠贤,就连锦衣卫和东厂都控制不了!

  魏忠贤接受了自己失败的命运,准备向信王投降,只求能留下自己的一条老命。

  而客氏还在发疯发癫,做着成为太后的美梦。

  王霄还没有入宫,皇后张嫣就派人拿下了客氏,笞死于浣衣局,并在净乐堂焚尸扬灰。

  客氏曾经害死过张皇后腹中孩子,这个仇她现在总算是报了。

  王霄骑乘着一匹通体雪白的骏马,缓缓行入宫门。

  他的身后是数百文臣武将随行。

  文臣以传递诏书的吏部尚书施凤来为首,武将以掌管京城兵权的英国公张维贤为首。

  施凤来本是阉党的重要成员,可天启皇帝驾崩之后他却是第一个跳出来支持王霄的。这份从龙之功,他算是赚到手了。

  至于第七代英国公张维贤,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勤王保驾了。

  七年之前,同样是张维贤在紧急关头出面,亲自抬轿将天启帝从乾清宫抬到文华殿继承皇位。

  而现在,又是他奉皇后旨意进宫接受天启帝立信王继位的遗诏,摧毁了魏忠贤与客氏的野心算计。

  在浩浩荡荡的文臣武将后面,是足有上千头戴三山无翼纱帽,身着玄色黑鸪锦衣的锦衣校尉。

  沈炼三兄弟与陆文昭皆在其中。

  而在锦衣亲军的后面,则是浩浩荡荡一眼看不到头的京营大军。

  在这股力量的面前,魏忠贤与客氏简直就是渺小的可笑。

  马背上的王霄抬头看着眼前巍峨的午门,目光清明。

  “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