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八章 让我们携起手来一起打他

第八章 让我们携起手来一起打他

  之前王霄也教过林黛玉冲灵剑法,只不过林黛玉的性子压根就不适合这些,而且那个时候林如海病重她也没这个心思。

  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之下,真的是连个皮毛都没有学到。

  可今天在天宁寺外的遭遇刺激到了这个灵动聪慧的少女,尤其是王霄扛着她一路过关斩将更是让还是个孩子心性的林黛玉艳羡不已。

  林黛玉爱读书,什么样的书都看过。江湖女侠的话本小说也曾经偷偷的看过。她已经开始幻想学得绝世武功行侠仗义的故事。

  虽然不至于真的这么去做,可想一想还是没有问题的。

  也就是性子精灵古怪的林黛玉才会有这种想法,这要是换做性情清冷的薛宝钗,绝对是想都不敢想。

  林如海的病情逐渐好转,林黛玉的心情也好了许多。与大观园里那整宿整宿以泪洗面哭到天亮的林妹妹判若俩人。现在都已经有兴致幻想要做女侠了。

  王霄怜惜的看着笑容满面的林黛玉,微笑点头“好。”

  林黛玉欢喜不已。

  她现在不过十来岁,而且林如海也没有病逝,正是爱玩爱闹的时候。今天受到刺激下定决心想要认真学,王霄一口应下来让她高兴的直拍手。

  “不过。”王霄的转折让林黛玉顿时落下了脸。

  王霄好笑的看着她,拿起筷子夹起一块糖醋排骨递过去“你的身子骨太弱,连剑都拿不起来还练什么功夫。先把自己养的白白胖胖的再说。”

  林黛玉红了脸,小声嘀咕“白白胖胖的那不成猪了。”

  红楼里的林黛玉很惨的,父母双亡之后寄人篱下。而且还被人排挤针对,夜夜落泪到天亮。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剑霜刀严相逼这句话并非空口无凭。而是宝大脸他娘暗中排挤的真实写照。

  要说原因,那是从早些年王夫人嫁入贾家就开始了。

  王夫人在王家的时候就是泼辣的管家小姐,嫁给贾政之后也想要接手贾家的事务。

  她与当时还没有出嫁的贾敏互相针对,数次用手段设计贾敏。

  贾母自然是向着自己女儿的,王夫人不但没能落下好接掌贾家后院事务,甚至差点被勒令休妻。

  这份仇恨,在贾敏死后就落在了林黛玉的身上。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就是,王夫人想让宝大脸娶自己妹妹薛夫人的女儿薛宝钗。对林黛玉这个勾引宝大脸的仇人之女更加不待见。

  原著中林黛玉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宝大脸的身上,可惜所托非人。

  身为脂粉堆里的英雄,宝大脸根本就没有抗衡长辈的勇气。他只会在女孩子们面前耍威风,动不动就摔个玉发个脾气什么的。林黛玉的悲惨结局实际上从她进入贾家的时候就已经被注定。

  等到宝大脸欢欢喜喜的迎娶薛宝钗,彻底失去所有希望的林妹妹唯有葬花也是在葬她自己。

  王霄怜惜的看着她。

  既然你在我这里许愿,那这一世绝不让你再经历如此的坎坷与凄凉。

  “二哥哥,请自重。”

  黛玉红着脸垂下小脑袋,还用手中的手绢挡住侧颜。

  一旁服侍的紫鹃已经是被吓的手足无措,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王霄想心事的时候直勾勾的看着林黛玉,在这个时代来说哪怕是亲戚来说也是非常无礼的举动。

  林黛玉从林如海那里隐约得知病情好转多亏了王霄的奔走救治。虽然不清楚内里详情究竟是如何,可这份恩情却是暗自记在了心底。

  再加上之前天宁寺外的英雄救美,以及传授剑法与五子棋的整日相处。所以黛玉仅仅是羞涩,却并没有生气走人。

  至于紫鹃,那就是真的怕了。

  这位二爷可是有老婆的!

  一想到那位为人泼辣的凤辣子,紫鹃就感觉不寒而栗。这事要是真的闹大了,那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晚饭之后,紫鹃实在是忍不住就隐晦的提点了林黛玉几句。希望她和王霄相处的时候要慎重,哪怕是亲戚之间也要守礼。

  林黛玉多聪慧的人,闻弦歌而知雅意。当即就明白了紫鹃的意思。

  这要是换做真正严守礼仪的薛宝钗,估计会羞愤难当,从此不再和王霄说话。可林黛玉的性格却是带着叛逆属性,这从她喜欢和人斗嘴就能看得出来。

  “这都是没有的事。”林黛玉目光灵动,安安静静的一个人下着五子棋“二哥哥有大恩于我,不但救了父亲还救过我的命。而且传我剑法棋艺,此事唯有感激。至于你说的,凤姐儿还在呢。而且我喜欢才华横溢的才子。”

  紫鹃松了口气,自家小姐能控的住就好。

  不过夜里休息的时候她却是陡然惊醒。因为紫鹃突然想到如果没有了凤姐的障碍,王霄再展露诗词歌赋方面的才华。那岂不是要糟?

  王霄自然不知道有个丫鬟正在为自己而苦恼,他正在忙着对付江春。

  江春接二连三的出手,不但对付林如海身在还将矛头指向了林黛玉。这对于王霄来说是绝对无法接受的。

  危险出来了,那就要尽快消除。

  通过情报收集和分析,王霄得知江春的四子也就是那天在酒楼里招待他喝酒的江别鹤是负责江家私盐贩卖的掌事人。只要拿下他,对江家将会是一记沉重的打击。

  至于江别鹤请他喝过酒什么的,王霄又不是斧头帮帮主,这也算不上交情。

  两淮盐场里出产的盐,大部分都是被私盐贩子们收购再转卖各地。

  比起价格死贵还参杂有大量泥沙的官盐来说,私盐因为竞争对手多所以在质量方面做的非常好,而且价格也算公道。

  当然,贩卖私盐这是要杀头的罪过。哪怕是江春家里转运私盐的时候也是要在晚上悄悄的进行。

  只是,这动不动就成千上万石的份量再隐蔽也不可能完全没有消息传出去。尤其是在有心人密切关注的情况下。

  以往很少有人动他们,那是因为同行们竞争不过。而盐政衙门碍于太上皇的关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现在,当私盐贩子们与盐政衙门私下里携起手来的时候,就该是江春倒霉了。

  “何大人,这可真是让人没想到。咱们居然也有携手的一天。”

  河畔边的芦苇地里,一个穿着劲服的精壮汉子嘿嘿笑着与何孟说笑。

  这汉子名唤赵鲁,是江南地区知名的私盐贩子。以往都是被何孟带着盐丁到处追杀,可今天两人却是站在了一起携手共事。

  何孟哼了一声,并没有接话。

  “赵掌柜的,朋友也有翻脸的时候,之前的对手自然也有合作的机会。”王霄上前接话“一切都是为了利益。现在我们之间的利益相同,携手合作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经历了自己被暗中下蛊,唯一的女儿又被刺杀之后。动了真怒的林如海再也没有了顾虑,发动自己的全部力量也要干掉江春。

  不但与私盐贩子合作,朝中也已经开始了弹劾。

  而赵鲁的活动范围就是江南一带,这里是整个天下最繁华所在,各路私盐贩子们为了争夺市场份额暗中杀戮无数。

  作为占据最大头的江春,是所有私盐贩子们的共同目标。林如海的人这边找上来谈合作对付江春,赵鲁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应了下来。

  江春能做到今天的程度,为人自然是聪明的人。

  可或许是因为被太上皇照顾了数十年,也或许是因为当年出手对付贾敏与林如海的儿子都没招来惨烈的报复。他是真将自己当作扬州地面上的王,行事无所顾忌。

  暗中想要弄死林如海不说,还对他唯一的亲人下手。这触犯到了林如海的逆鳞。

  有林如海这位巡盐御史出面牵头,各路对抗江春的势力开始齐齐发难。

  “这位兄台,不知如何称呼。”

  赵鲁打量着王霄,目光略显疑惑。他还真是从未见过王霄。

  “在下玉面飞龙至尊宝。”王霄拱手行礼“都是为了盐政大人做事,等下动手的时候不用手下留情。”

  “手下留情?”赵鲁神色古怪的看着远处河畔火光通明的私人码头“我留他NN的情!江春那王八蛋杀了我多少兄弟,我恨不得吃了他!”

  贩卖私盐这一行的竞争是非常惨烈的。最可怕的对手不是盐政衙门的盐丁,而是同行。

  遇上盐丁,打不过就跑。就算是被抓了,还能有机会花钱把人从牢里捞出来。

  可遇上了同行,那基本上就是必须要有一方被杀绝,人财两失。因为他们要抢的是市场份额,遇上竞争对手当然是要赶尽杀绝。

  以往赵鲁在江南地面上可没少吃江春的苦头,损失的人手和货物不计其数。

  赵鲁看出王霄是主事的,报仇什么的他的确是可以做,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合作的事情“这位兄台。林大人之前许诺的事...”

  王霄摆手打断“林大人从未和你许诺过什么事情。”

  眼看着赵鲁面色难看起来,王霄笑了“不过从今往后,只要林大人还在扬州城,你的生意就不会有官面上的麻烦。”

  赵鲁的脸色顿时又翻转了过来露出笑容,这种事情的确是不可能让人落下口实,是自己莽撞了。

  王霄摆弄着手里的佩剑,心中却是有话没有说出口。

  这次林如海动用所有力量和江春放对,就算是赢了也不可能再留在扬州城里。

  丢掉了自己钱袋子的太上皇自然不可能忍气吞声,这股火气还是要落在林如海的身上。

  虽然有皇帝的保护不会如何,但是这个位置肯定是要换人。

  所以说,这个承诺那就真的只能是个承诺了。

  不大会的功夫,远处又汇集过来一票人马。这是在两湖界面上和江家争夺市场份额的私盐贩子。

  江家在多少地方贩卖私盐,就有多少的竞争对手。搬倒了江家,他们留下来的市场份额就是这些竞争对手的。而且往后还有盐政衙门的照抚,各地的私盐贩子们得到消息之后都是积极响应。

  夜半时分,汇集在这片芦苇地里的私盐队伍已经高达数千之众。

  “人都来齐了?”

  王霄和这些头领们寒暄之后,环顾四周黑压压的人群满意点头“那就走吧。”

  规模庞大的队伍拿着兵器向着远处那座属于江家,正在装运私盐上船的码头围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