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七章 这一届的刺客素质不行

第七章 这一届的刺客素质不行

  王霄笑眯眯的看着惊恐万分的苗疆人“你知不知道林大人是什么身份?他是巡盐御史,大半个国家的盐政都归他管理。之前不知道你在暗中下手也没办法,可现在知道了。你信不信林大人下令封了所有卖去苗疆的盐?不用多,封上半年就足够了。”

  的确是半年就足够了。

  哪怕之前苗疆那边还有存货,可那里的人也多。川盐运不进来这么长时间,这种每天都要吃的物资也是消耗的没剩下多少。

  一旦盐路被封,哪怕能运些高价私盐进去也是杯水车薪。半年之后,那里的场景简直不敢想象。

  何孟动了动嘴角,想说林大人可没这个能力,苗疆太远了,而且那里的盐政也不归他管。而且就算真的能管也不敢封,因为会激起苗疆民变。那样的话就不是一颗脑袋能扛得住的事情,得用全族的脑袋才行。

  好在他也不傻,这话可没说出口。

  王霄就是在忽悠,他认定这个常年身处信息匮乏之地的苗疆人不懂这里面的弯弯绕。直接用这种方式摧毁他的心防。

  这年头可没有手机也没有无线网,接受讯息与知识的程度非常低下。尤其是地处偏远南疆的地方更是如此。

  王霄的忽悠成功了,苗疆人在这种危及全族的威胁面前迅速崩溃,最终不得同意解救林如海身上的蛊毒。

  按照苗疆人提供的方子抓药,熬制之后喝下去。没过多久林如海就开始不停的吐,吐出来的东西里有不少肉眼可见的小虫子在蠕动,场面非常吓人。

  只要连着喝上一个月,基本上就算是痊愈了。

  王霄放松下来,至于后面如何对付江春就不是他要关心的事情。他这次过来的任务差不多算是完成,接下来的时间他准备用在刷林妹妹的好感度上,看看任务结束的时候能否弄来一个世界锚。

  林如海病情逐渐好转起来,最开心的人就是林黛玉。

  她不清楚这里面的真实原因,就将其当作是上苍对她的怜悯。这天就拉着王霄一起去城外的天宁寺上香还愿,感谢苍天给了她父亲一条生路。

  王霄自然不会拒绝,全当做是游玩观光。

  天宁寺的香火鼎盛,前往山门的路上各色人等络绎不绝。沿街叫卖的小贩与讨价还价的行人喧嚣,一路上好不热闹。

  骑着马的王霄跟在林黛玉的马车旁边,左看右看欣赏着电影电视剧里绝对没有的真实古代生活。

  上次世界他整天忙着学功夫,这次来这边之前也是一直忙着林如海的事情。直到此刻才算是真正有了闲逛的时间和心情。这可比什么古城影视城要强的多。

  “公子,不对劲。”

  负责守卫马车的何孟策马上前“有群人一直跟着咱们。”

  王霄面色一正。目光顺着看过去果然是有些小贩装扮的人毫不搭理行人的问价,一直跟在他们的后面。

  “护住马车,直接入寺。”

  这个时候原路返回更危险,进入近在咫尺的天宁寺才是最好的选择。

  就这说话的功夫,不远处突然响起了弓弦声响!

  王霄听到声音直接就从马背上跳下来。他可没学过独孤九剑,不会破箭式。

  数枚利箭哚哚哚的王霄的马身上,这匹马负创悲鸣着冲入附近的人群,顿时引起了一场哭天喊地的大混乱。

  借着这个机会,王霄一个箭步上前跳上马车,拉开车门看着惊恐万分的林黛玉。

  这个时候的林妹妹虽然年纪很小,不过新版中可儿的形象却是让人过目难忘。

  没时间解释了,王霄伸手就将林黛玉抗在了肩上跳下马车。

  “带上里面的那个丫鬟。”王霄急速跑向天宁寺,走之前还不忘招呼何孟带上紫鹃。

  要是别的丫鬟也就算了,紫鹃却是有情有义的典范。林妹妹活着的时候她悉心照顾,林妹妹死了她就青灯古佛长伴一生。死在这里实在是太可惜。

  林黛玉紧紧抱着王霄的脖子,咬紧牙关不让眼泪落下来。

  马车距离天宁寺大门不过百余米的距离,惊马掀起的混乱干扰到了刺客们的动作,这一路上再无利箭飞来。

  不过天宁寺看门的和尚看到外面混乱的一幕,急切中就要关上大门。果然不愧是有好处就上,有危险就封山的聪明人。

  王霄提剑在手,高声怒喝“扬州盐政林大人家眷在此!”

  天宁寺是大庙,王霄哪怕是报扬州知府的名头估计都不行。可在这座盐都里,盐政衙门的名头是任何人都不敢忽视的。

  关门的和尚犹豫起来,王霄接着这个功夫直接冲到了大门前。

  距离大门不远处一个卖草席的小贩突然伸手从草席里面抽出一把刀来,纵身一跃就跳王霄身旁,挥刀向他砍了过来。

  林妹妹正好看到这一幕,顿时花容失色。

  明晃晃的刀子直接劈砍过来,她这辈子估计还是第一次见到。

  “早盯着你了。”

  王霄使出华山剑法,锐利的剑锋轻巧的掠过小贩的脖子,留下一抹血线。

  四周这么多的小贩全都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的尖叫四散,只有这个家伙一脸从容的蹲在地上一路盯着自己看。王霄当然是早早的就关注着他。

  冲进寺门,王霄将林黛玉放下。

  林妹妹早已经吓的浑身无力,直接瘫软在了他的怀里。

  “这一届的刺客素质不行。”王霄向着扛着紫鹃冲过来的何孟打趣“傻乎乎的一点计划都没有。”

  除了开始的利箭袭击与寺庙门口埋伏之外,其他的刺客都是一路跟着追。可惜混乱的人群阻挡了他们,等来到寺门前的时候,厚实的大门早已经关闭。

  天宁寺院墙高大,还有众多武僧。刺客又不是军队,当然不敢进来。

  “表妹,你怎么了?”

  王霄看到怀中黛玉面色红的好似滴血,还以为她受伤了急忙询问。

  林黛玉低着头声如蚊喃“我想如厕。”

  受到了惊吓,然后被吓的想上厕所。王霄当即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林黛玉羞恼的抬头瞪着他。

  王霄嘱咐何孟与天宁寺的僧人交涉,他自己招呼同样面色苍白的紫鹃一起陪同林妹妹如厕。

  光天化日之下行刺的事情很快就传回了盐政衙门。林如海震怒之余当即派出大批盐丁来到天宁寺接王霄他们回去。

  返回盐政衙门的路上,王霄笑着打趣“表妹,我之前说过你有危险的时候我会英雄救美,现在信了没?”

  情绪已经恢复过来的林黛玉捂嘴笑“二哥哥真的是英雄。”

  回到盐政衙门,林妹妹见过林如海之后回去休息。等她走了,之前还笑吟吟的林如海顿时沉下脸来。

  “江春,害我妻害我子,现在就连我唯一的女儿也不放过。该死!”

  王霄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江春谋害姑父的计划失败,恼羞成怒想要对林妹妹下手。这种事情防的了一时,却防不了一世。若是某天林妹妹出了闪失,那可真是后悔莫及。”

  “你是说先下手为强?”

  林如海皱起眉头“可就算是不顾忌太上皇,可他江春麾下养着数以千计的私盐盐丁,也不是好相与的。”

  “江春做了这么多年的盐商行首,其他盐商不可能全都心服口服。作为行首,他也必然是最大的私盐贩子。私盐的利益如此之大,他肯定有很多竞争对手。”

  王霄拉了张椅子坐下“姑父以前对这些人都是一视同仁的打击,不过现在可以暗中拉拢他们许以好处,让他们联起手来对江春发难。其他盐商那里也要有动作,要让他们看到希望。官面上的动作也不能停,各种弹劾要跟上,要让他手忙脚乱。只有乱了,才有机会。”

  林如海缓缓点头,目光欣慰“很好,贾家终于出了麒麟儿。”

  “江春的事情,我会向皇上发秘折。私盐贩子那边何孟你去和他们说,只要斗垮了江春,那江春手里的线路都归他们所有。至于盐商,晋商和徽商们一直想要插手进来,我亲自和他们去说!”

  之前林如海顾忌太上皇,所以忍气吞声的忍了下来。可是现在连自己唯一的亲人都遇到危险,他当然不可能继续忍下去。

  泥人都还有三分土气,更别说是常年清缴私盐贩子的林如海。他下定决心要拼个鱼死网破,之前一直处在优势地位的江春肯定要倒霉。

  江春看似实力雄厚,跟脚非常硬。可并非是真的能一手遮天。

  单独应对一个方面或许没问题,可明里暗里所有力量一起动手,他也扛不住。

  至于说江春最大的靠山太上皇,那太上皇如果真的强势如斯,也不至于被逼退位。

  林如海与何孟开始联络人办事,王霄则是告辞离开。

  来到花园就看到林黛玉身边的忠婢紫鹃捏着手绢等在那里。

  “二爷。”

  紫鹃福身行礼“我们家小姐请二爷去赴宴。”

  之前从天宁寺回来的路上,林黛玉就说了要设宴款待王霄,用以报答他的救命之恩。

  “我又不会跑,用不着专门来堵我。”

  王霄笑着上前,跟随紫鹃一起去林黛玉的院子。

  大观园里最常见的事情就是设宴做东道,数不清的事情都是发生在一场场的聚会之中。

  “二哥哥来了,快请入座。”

  笑容满面的林妹妹热情招呼王霄入座,还亲自动手为他斟酒。这要是让宝大脸看到了,估计眼珠子都能瞪下来。

  “无事献殷勤,这可不是我认识的林妹妹。”

  王霄伸手挡住林妹妹递过来的酒杯,笑吟吟的看着她“有什么事情直接说,能做到的我绝无二话。你这么热情,我害怕。”

  林黛玉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家闺秀,而且牙尖嘴利小心眼,从来都不肯吃半点亏。

  这么热情招待还亲自倒酒的,那可是宝大脸都没有过的待遇。

  她既然这么做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放下身段有事相求。

  林黛玉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下,一双妙目看着王霄。

  “二哥哥,我想和你学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