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掌家娘子的团宠日常 > 第77章 回护

第77章 回护

  如果她没记错,原主二叔的女儿好像就叫叶明珠,而原主就是因这亲事落的水,直接就丢了性命的。

  叶小楼在沉思,而她身边的崔玉兰小姑娘脸色却直接就变了。

  “那个,我们还是换一家吧。”

  叶小楼一愣,“为啥要换?”

  小姑娘见此,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你说为啥要换?

  结果不等她说话,就见一个身段婀娜的女子,满脸笑意的道:“呀,这不是阿兰吗?有日子没见着你了,可是来找我家阿娟玩儿的?”

  崔玉兰恨不得翻个白眼,她才不会来找钱娟那个事儿精玩儿呢。

  而那女子自然不知她想什么,反而亲切的道:“不过她这会儿没在铺子里呢,咦,这位是?”

  “呦,这小娘子可真是个小美人儿,看看这皮肤,这长相,这该不会就是你刚进门的新嫂嫂吧?”

  崔玉兰撇了撇嘴,哼,明知故问,就不信你不知道。

  不过既然被对方堵住了,也不好转身就走,于是不情不愿,神色淡淡的道:“钱家婶婶好。”

  “我不是来找钱娟玩儿的,我是陪我嫂嫂挑点料子做新衣服的。”

  那女子见状,自来熟的一把拉过叶小楼的手道:“还真的是啊?诶呦,这是谁家的小娘子啊,一看就是有福气的?想做什么样的衣裳,跟婶婶说,一定给你做的漂漂亮亮的。”

  “咱们锦绣阁的绣娘不是婶婶跟你吹,这整个西城都找不到比这儿更好的了。”

  这老板娘还真不是一般的热情,但从自家小姑子的表情来看,似乎两家关系并不是那么的好,你这热情可就有待考究了。

  叶小楼见此,面上不显,却十分礼貌疏离的问了声好:“钱家婶婶好,我叫叶小楼,家就在甘泉寺的山脚下。”

  “嗯,想做几件中衣,在买两件出门穿的衣服,不知可有成衣卖?”

  老板娘听完笑着道:“叶小楼,这名字好听,难怪长的这么钟灵俊秀,原来是人杰地灵啊,那甘泉寺可是个福地呢。”

  “要说这成衣,还真有,最近绣娘做了好几个新样式的,保准你喜欢。”

  “来--”

  说完拉着叶小楼来到几个小娘子的身边,指着墙上那件罗裙道:“这是咱们绣娘新作的一款白蝶裙,用的是上好的织锦缎,绣了三天三夜才做了这么一条,配你刚刚好。”

  “春儿,快把这裙子拿过来。”

  不得不说,这果然是做声音的人,那好听话张嘴就来。

  只是她这话一落,之前那几个小娘子脸色都不好了。

  “老板娘,这可是我们先看中的裙子。”

  “就是,我们还没看完呢,凭什么先她看啊?”

  随后轻蔑的撇了叶小楼一眼道:“在说,她看了买的起吗?”

  “就算买的起,她穿的起吗?这缎子可不是谁都能穿的。”

  这话一落,老板娘脸色一僵,只是不等开口,身边小姑子崔玉兰就不爽了。

  直接抬着下巴,瞪大了眼睛道:“你瞧不起谁呢?”

  “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们一样啊,只配穿棉麻?”

  “我嫂嫂可是秀才娘子,别说锦缎可穿,金饰玉品也戴得,而且我们全家都能戴。”

  “你猖狂什么呀?你穿戴一个给我看看?”

  “你有胆子吗?”

  对方被噎的脸色通红道:“你---”

  随后气呼呼的道:“我,我们明珠马上也是秀才娘子了,自然能穿得,这裙子我们要了。”

  “老板娘,这裙子多少钱?”

  “哼,光说有什么用?买的起吗你们?”

  崔玉兰小姑娘见此,气呼呼的道:“还马上成秀才娘子,那也得能嫁过去才算。”

  “抢自己堂姐的亲事,也不怕遭天谴,下地狱?简直伤风败俗,恬不知耻。”

  那小姑娘一听,顿时怒了,指着她道:“你--”

  “你血口喷人。”

  崔玉兰听完则翻了个白眼道:“谁血口喷人了,不信你自己问啊,一群马屁精,呸。”

  “你--”

  “你在说一遍?”

  崔玉兰才不怕呢,把下巴杨的高高的,“怎么,想打架啊,你打个试试。”

  这架势颇有几分泼皮无赖之意,气的那小娘子浑身直抖。

  而叫叶明珠的小姑娘,更是脸色铁青,眼神愠怒的看了一眼叶小楼她们,随后一把将人拽到身后道:“崔姑娘,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这样平白败坏我名声是何道理?”

  “这亲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何来抢夺一说?”

  “你也是读书人家的女儿,怎这般不知礼,与市井泼妇何异?”

  这话一落,崔玉兰小姑娘气的顿时脸色通红,刚要开口,结果叶小楼直接将她拽住了,随后上前一步挡在她身前,眼神冰冷带着嘲讽的的道:“是不是乱说你心里没数吗?我的好堂妹?”

  这话一落,众人都是一脸懵逼。

  这啥情况?

  而作为锦绣阁的老板娘,也万万没想到,竟直接上演了一场认亲的戏码。

  不过她自然不能任由这群小娘子在店里吵架,多影响生意啊。

  于是赶忙笑着打圆场道:“诶呀,这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没想到还是一家人呢。”

  “不过是一条裙子嘛,何必伤了和气,春儿,在去拿几条过来,给小娘子们选。”

  而被围在中间的叶明珠,在听到叶小楼那句话后,脸色就更差了,双手紧紧的绞着帕子。

  抬起头死死的盯着眼前这张极美又高傲的脸,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

  自己永远只能站在脚落,偷偷仰望羡慕着那个打扮的精致脱俗,粉雕玉琢的小姑娘。

  尤其看到那一张吹弹可破的肌肤,她嫉妒的都要发狂。

  怎么可能?

  她不是在乡下天天种地割猪草吗?

  怎么可能还有会有这么好的皮肤,不应该又黑又瘦的吗?

  这样的她要是让和哥哥看到了……

  想到这里叶明珠紧紧咬住了下唇。

  其实叶明珠长的不差,比小家碧玉还要稍美上几分,可是只要有叶小楼在,她瞬间就会泯灭众人,这让她气的都要发狂了。

  这个贱人,怎么不淹死她?

  可她偏命大,不仅活了过来,居然还好命的嫁给了南康城有名的才子,简直可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