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034重来

034重来

  本来,前几日礼部就告诉他们今日去武英殿与皇帝一同迎宸王,他一大早就去了,本来候得好好的,文武百官也都到了,结果,宸王到七里亭的消息才刚刚传来,皇帝就下了口谕把他们全都给打发了。

  “这话是从御书房里传出来的,范文中还说,要皇上敲打敲打您,好让您仔细记着谁是主,谁是仆。”

  “皇上就被说动了,想给王爷下马威呢。”

  “末将等听闻时,简直气极了,您这才刚回京,皇上就听信奸佞搬弄是非,故意扫王爷您的脸!”

  明西扬越说越气,脸庞涨得通红,一掌愤愤地拍在了手边的如意小方几上。

  他当场就怒了,不止是他,还有一些军中同袍也为宸王打抱不平,而且还觉得唇亡齿寒,像宸王为大齐立下这等赫赫战功,都要被提防,被打压,那他们呢?

  但是,他们都被苏慕白拦了下来。

  苏慕白说,他们这般开口为宸王抱不平,岂不是让皇帝更加忌惮宸王殿下!

  明西扬心里暗暗叹气,没提这事,又道:“王爷,幸好您先出宫回王府了,不然,指不定会被晾多久呢。”

  明西扬拿着茶盅,一口饮尽,又豪爽地用袖子擦了一下嘴,“末将一知道您回来,就立刻过来了。王爷,末将能不能在您这儿讨一顿晚膳?”

  明西扬一副涎着脸的样子,言语间透着亲近。

  他受伤前在北地待了三年,就是在顾玦麾下。

  顾玦失笑,吩咐道:“云展,你让人去吩咐厨房一声,记着不要加大寒大热之物。”

  “蒙王爷记挂了!”明西扬对着顾玦拱了拱手,神情中带着几分感动。

  去岁十月,他在战场上又受了伤,军医给他诊治时,说他满身暗伤,要好好养,还提了一句不可食大寒大热之物,没想到顾玦一直记在心里。

  “不过末将的病已经全好了,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明西扬得意洋洋地拍了拍胸膛。

  “哦?”顾玦挑了挑剑眉。

  顾玦知道明西扬去岁伤得有多重,所以,他才会让明西扬提前离开北地回京城。

  说到这个,明西扬就来了劲,朗声道:“本来末将差点以为等不到您回京了。”

  “您可不知道,末将前几日吐起血来,那可是一碗一碗地吐,整个人都快吐没了。这京城里头全是庸医,就连那些个太医也没用。从冬天到现在三月,不知道多少药吃下去了,结果不但没好,血还吐得更多了,差点就一命呜呼!”

  “明大将军,你这是夸张了吧。”云展调侃地取笑道,“我看你这红光满面的,精神好得很,还一碗碗吐血呢,唬谁啊!”

  云展和明西扬在北地一起上过战场,那是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的交情了,因此说起话来,毫无顾虑。

  “那是我命不该绝,恰好遇到了一个神医!”明西扬现在想来,还是心有余悸。

  人顾有一死,但为将之人还是宁愿死在沙场上。

  “那位神医厉害得很,一剂汤药下去,就把我这条命给吊住了,就是四天前的事,我那会儿是被抬着进医馆的,一个时辰后,就自个儿走着出来了!

  “之后,我又吃了三天她开的药,身子骨就全好了!”

  说起那位神医,明西扬面露钦佩之色。

  当时小神医说,这只是小病不用复诊,他家婆娘还在嘀咕着不放心呢,结果,他又吃了三天药真就好了,果然不用复诊了。

  简直太神了!

  神医?云展心念一动,飞快地和莫沉交换了一下眼神。

  按耐住心中的激动,云展若无其事地问道:“明大将军,你说的这神医真有这么神?他在哪个医馆,我也想去见识一下。”

  明西扬如实答道:“神医就在华鸿街上的济世堂挂诊!不过,她说了,每隔五日才会派人去一趟。”

  济世堂。云展默默地在心里记下了这个名字。

  明西扬是个健谈的,从北地,说到京城,天南海北地混说了一通,云展本来还想再仔细问问那个神医到底有多神,却也没有插嘴的机会,恼得他真想拿起水壶就给他灌上几口。

  正在聊自家那个不成器的长子的明西扬莫名地打了个寒颤,总觉得云展那小子看自己的眼神里充满了“恶意”。自己没惹他吧?

  这时,管事进厅来禀道:“王爷,陈公公来了,说是传皇上口谕,请王爷即刻进宫赴宴。”

  厅堂内,静了一瞬。

  顾玦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轻笑,他端起青花瓷茶盅,慢悠悠地说道:“就说,本王有要事在忙。皇上的心意,本王心领了。”

  他一副悠然自在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要事忙的,但是,没有一个人对他的话表示任何质疑。

  明西扬若无其事地继续着刚刚的话题“……我家那混小子近日不知道缺了什么心眼,非说要弃武从文。”

  “也不想想,就他那五大三粗的样子,连笔都握不好,还从什么文啊!又不是王爷您,文韬武略无所不精……”

  明西扬夸起顾玦来那是诚心诚意,犹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

  云展虽然觉得明西扬夸得没错,但是头更痛了。

  顾玦终究没有去赴宫宴,从这一日起,宸王府连着几日都是大门紧闭,顾玦足不出户,也不上朝参政,短短几日内,皇帝数次以口谕乃至圣旨宣召,顾玦皆是不理不应。

  皇帝本来打算给宸王一个下马威,结果反而闹得自己下不了台,又气又恼,龙颜大怒,连续几天都在早朝上大发雷霆,就连永定侯楚令霄也被迁怒了,因差事上出了点小差错,就被劈头盖脑的骂了一通,并罚了半年的俸禄,侯府里的气氛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楚千尘早已不记得上一世有没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了,自从顾玦回京后,她每天都往济世堂跑,压根儿顾不上理会别的。

  上一世,楚千尘被顾玦捡回去是在一年之后,那个时候,他已经病得很重了。

  她只知道,顾玦是在北地征战时落下的旧疾。

  他们四处为他寻找名医,最后在江南找到了神医林邈。

  可是,林邈说:“宸王早已油尽灯枯,纵使华陀再世,也无回天之力。”

  “除非能再早上一两年,兴许还有希望,但是覆水难收,时光如何能倒流,人又岂能回到过去。”

  那一年,她十五岁。

  她不信这个邪,拜林邈为师,跟着他学医,但终究还是无能为力。

  想到前世种种,楚千尘不由捏紧了帕子,面纱后的樱唇紧紧地抿在一起。

  前世,师父说中了,她拼尽全力,也不过是勉强让他多活了一年半,终究救不了他。

  但师父猜不到的是,真的能够重来!现在比前世早了整整两年!

  ------题外话------

  我也不知道这个月能不能上架,要等推荐都排完,不过,现在公众期差不多需要两个月吧,比以前短多了~~大家就慢慢看,别着急。

  新书再快也不可能马上完结的,所以,没差啦~~(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