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系统向我借能力 > 第四百六十一章 快慢之道

第四百六十一章 快慢之道

  却说晏云山又演示一门刀法。

  场中一众宗师也不由微微鼓掌:

  好刀法!

  众人眼力高明,自然看得出来,晏云山可不是随便拿出一门刀法来凑数的。这门刀法也别出机杼,十分巧妙,绝对是十分上乘的一门刀法。

  晏云山这也是为了挽回面子,下血本了!居然又拿出来一门这般品阶的刀法。

  但是!

  对面的苏余却是沉默不语,晏云山好胜心起,暗付之前那门刀法已经不俗,但根本终究是在明、暗两种劲力之间的变化上。

  苏余天赋好,脑子活,对于这一门刀法能够很快把握住其中精义,然后融入自己的理解,以自己的刀道造诣,来运用明劲、暗劲,以及明暗之间的变化,可以说,融入了他之前的基础。

  但晏云山现在演示的这一门刀法,却没有这个便利。

  苏余还能一下子就掌握?

  晏云山不信邪,笑道:“苏余小友,你尽管说,若我这一门刀法还不够,我就再拿出一门来便是!”

  苏余忙道:“前辈,并非这样的,前辈自创刀法,要考虑方方面面,极尽周全,十分不易。晚辈却只是偷学前辈的精义,最多只是其中部分而已,难易自然不可以道里计。”

  “哦?”

  但苏余虽然说的谦逊,也是在连连替晏云山解释。

  但是!

  苏余这话的意思,岂非是他又双叒学会了?

  晏云山道:“你尽管说出来,欺我没了其他刀法可以演示么?”

  无奈,苏余只好道:“那晚辈僭越,还请前辈指教。”

  不过,苏余这一次却没有挥刀演示,反而在那里开口说道:“晏前辈这门刀法,似快而慢,以快而聚势,以慢而成杀招,当真别出心裁,让晚辈受益匪浅。其中‘快’‘慢’之间,晚辈看到了十三种变化,每一种都在这一快一慢之间,杀势自然而成,当真令人惊叹……”

  苏余滔滔不绝地将这门刀法的精义讲解一番。当然,苏余也只是说大略上的东西,并未提及更细致的力道运用。

  但这已经很清楚了!

  场中的所有宗师都能够看得出来,苏余观摩了晏云山宗师演示这一门刀法后,很快已经理解了其中精义ꓹ 并且融入到了自己的刀道理解之中。

  这小子也太厉害了吧?

  这么逆天的吗?

  纵然是场中的这一众宗师ꓹ 可也无不惊愕莫名。

  晏云山更是直愣愣地看着苏余,着实难以想象,世间竟有这般刀道天才ꓹ 粗略一看之间ꓹ 已经有了这样的理解?

  晏云山咬牙,“这门也不算ꓹ 我这里还有一门参悟的刀法,苏余,你再来看看如何。”

  说着,他就准备起身继续演示刀法。

  不过就在此时ꓹ 顾东御却忽然打断了他ꓹ 但见顾东御微微一笑,“晏宗师,这一次刀道交流,是我们众人都来参加的聚会,你莫非是想要一个人出尽风头ꓹ 不给我们也演示下自己刀道理解的机会?”

  见他这么说,周围一众宗师连忙都是纷纷附和着说道:

  “对对,老晏,适可而止了啊。”

  “你已经演示两门了,也该我们都来演示演示了。”

  “你别说,我都手痒了。”

  “……”

  晏云山当然明白,其实顾老这是给他一个台阶,免得他太过难看。又见众人也都纷纷劝说,晏云山才叹口气,微微惭愧地道:“惭愧,没想到苏余小友的刀道天赋如此出众。”

  苏余忙道:“前辈可千万莫要这么说,这是前辈创出的刀法,我不过是拾前辈的牙慧,说起来,还是从前辈这里得了许多好处。”

  晏云山摆摆手,却不肯居功,“那也是你自己的天赋。”

  他扫一眼场中的其他人,不再多说。

  众人都是一脸无奈……对!晏云山宗师说的完全没错!他们也完全跟着看下来的啊……但明明听苏余又分析了一遍其中精义,却怎的还是感觉跟不上、理解不了?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真的这么悬殊到令人绝望吗?

  “好了。”顾东御笑一下,“我们继续吧。”

  聚会还没结束呢!

  于是,后面的聚会进入了正轨……好吧,大约是这样吧,或者至少表面上算是进入了正轨。

  先是由顾东御起头,然后其他一众宗师也纷纷分享了一番自己的理解。

  黎依宗师似乎还不肯相信,在她分享了自己的刀道理解之后,特意扭头望向苏余,露出一个笑容,“苏余小友,你这一次的理解如何?”

  一众宗师几乎是“刷”的一下齐齐扭头看了过来。

  苏余腼腆笑笑。

  众人秒懂!

  所以……苏余在听了一遍之后,已经又一次掌握到了其中的精义?

  于是,后面众人再也不敢多问苏余,只当做没看见他。

  苏余也很是无奈,他也不想啊,没看谁问他,他都已经很谦逊地不回答了?但这样绝佳的机会,这可是一位位刀道宗师在讲授,苏余自然不可能不把握住!所以,苏余还是果断借助了系统的分析、解析功能,推演着一位位宗师的刀道理解……

  也因此,他总是能够很快捕捉到每个人所讲解的刀道之中的精义,并且推陈出新,将他们的理解与自己的理解融合起来。

  形成自己的东西!

  ……

  收获巨大!

  场中一位位毕竟都是刀道宗师!甚至可以说,是华夏在刀道上造诣最深厚的一群人了。

  虽然,他们也不大可能真把自己压箱底的本事拿出来,但众人在这种场合分享出来的,却也是融入了自己真正理解的,都有着极高的价值。

  已经可以算作是华夏刀道的最前沿!

  苏余借助自家系统,可以迅速将这种种理解转化为自身的东西,自然让他从中有了极大的收获。

  所以,苏余如饥似渴地倾听着,汲取着一位位宗师的养分。

  而一众宗师见苏余有这般天赋,还这么谦逊、勤奋,不由心中赞叹的同时,对苏余评价更高了几分。

  渐渐的,这一次的聚会终于是接近了尾声。

  苏余颇为遗憾,这就结束了啊?不过,见顾老起身向其他宗师道别,苏余也连忙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