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不让江山 > 第二百三十章 左右不过一死

第二百三十章 左右不过一死

  大兴城,东宫。

  太子杨竞看了一眼大门方向,刘崇信已经走了很久,可他却没有立即停下来,这样一个幼稚的游戏他自己又玩了足足半个时辰才停下来,累的满头大汗,即便如此,停下来之后也还是下意识的看了看门口。

  踢瓦片?

  他自己都觉得有些恶心,一个二十几岁快三十岁的男人,还要忍着这恶心,管一个阉贼叫亚父。

  他以为自己会愤怒,会发泄,可是他没有,他很平静的回到房间里,把门关上,说一声我累了不许打扰,这屋子里的世界便是他的世界。

  唯有在这一刻,他才是真正的自己。

  昨天宇文崇贺派人悄悄过来,告诉他说武亲王大军最迟半年就会回来,今天刘崇信就过来试探他,一位大楚的太子殿下,却不得不在一个阉人面前唯唯诺诺。

  宇文崇贺派来的人还说,计划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算计好了武亲王大军回归京州的时间,就会把计划展开。

  而武亲王去冀州,本身也是计划的一部分。

  这个计划前后跨度大概需要两年,计划的每一个步骤都出自太子杨竞之手,细化到每个人应该做什么,甚至是每句话应该怎么说。

  这个计划到现在为止,知情者不超过五个人,就连宇文崇贺的两个儿子都不是知道的很清楚,只是大概知道要等到武亲王回来,而武亲王回来做什么他们完全不知情。

  坐在书桌前发呆了好一会儿,杨竞的眼神里出现了一种别人理解不了的悲伤。

  “殿下,好像有些难过?”

  一个人从屏风后边走出来,看了一眼杨竞的脸色。

  杨竞回头,他看着这个人说道:“你越来越放肆了。”

  那人笑了笑道:“因为我现在发现,我居然是那么重要的一个人,既然我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很重要,那么我放肆一下又何妨?”

  他就大模大样的在杨竞旁边坐下来,还把双脚放在桌子上,看起来格外的不敬。

  杨竞倒是没有什么反应,甚至都没有生气。

  他问:“姚无痕,你是我王叔派来的人,为什么你会选择留在我身边。”

  “因为杀你没有什么挑战性。”

  姚无痕笑道:“前几日我要杀你的时候,你跟我说了一句话......你说,杀太子多无趣,因为这个天下现在可以杀太子的人那么多,又不缺你一个。”

  姚无痕道:“我忽然觉得很有道理。”

  杨竞笑起来:“你也是个疯子。”

  姚无痕很随意的说道:“我可不是疯子,你也不是疯子,殿下想救大楚,我想出名。”

  杨竞问:“出名就那么重要?”

  姚无痕耸了耸肩膀后说道:“这是一个很没有意义的问题,比如我问殿下,救大楚就那么重要?”

  杨竞点头:“那好,我不问你......可是我想知道,羽亲王让你来杀我,给了你多少银子,我问过你一次,你没回答。”

  “不多。”

  姚无痕道:“如果我是因为银子的话,殿下那句话还能改变我心意?”

  他起身,活动了一下后说道:“我打算出去快活一阵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殿下的计划就要开始了,万一我会死了呢?”

  他伸手:“给一些银子,我缺钱。”杨竞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口箱子说道:“自己取,那箱子里的钱本就都是给你准备的。”

  姚无痕点了点头,走到箱子边上,回头问:“这大楚都城里,最红的青楼姑娘是谁?”

  杨竞摇头:“我不知道。”

  姚无痕又问:“那最贵的青楼是哪里?”

  杨竞又摇头:“我不知道。”

  姚无痕撇嘴:“那你装的很不像,一个二十几岁快三十岁的成年男人,居然只对一些小孩子的游戏感兴趣,而对女人没兴趣。”

  杨竞脸色猛的一变,片刻后他起身说道:“那我和你一起去。”

  姚无痕笑道:“但你不能和我抢,哪怕你是太子。”

  杨竞道:“我不但不和你抢,我还帮你结账,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想要什么我就送你什么。”

  姚无痕挑了挑大拇指:“所以,你会赢的。”

  他看了看四周,然后问杨竞:“你睡过你东宫里的侍女吗?”

  杨竞道:“我不想回答你。”

  姚无痕叹道:“殿下不回答可以,但你不如去问问,今天哪个侍女不方便服侍你,不然的话,你突然去了青楼,刘崇信会怀疑你。”

  杨竞沉默了片刻,然后问姚无痕道:“你如果不做杀手的话,也会是一个很好的谋士。”

  姚无痕道:“无趣。”

  一个时辰后,皇宫。

  正在吃饭的刘崇信听手下人说太子殿下带着几个随从去青楼了,这让他吃了一惊。

  那位太子殿下虽然贪玩,但和他父亲正相反,他父亲沉迷女色,他却对女人没什么兴趣,到现在也没有选一位太子妃出来,这已经很不合规矩。

  然而当今陛下都不在意,也就没有什么规矩不规矩的。

  “他为什么突然要去青楼?”

  刘崇信问。

  手下人俯身在刘崇信耳边低语了几句,刘崇信嗯了一声后说道:“派人盯着就是了,殿下若是喜欢玩,那你们就多让他玩玩,以后做了皇帝可不能再那么玩了,再玩的话,大楚都要被玩没了,咱们陛下玩了一辈子,他不能再玩了。”

  他摆手:“去吧,别扰我吃饭。”

  冀州城,羽亲王府。

  节度使曾凌快步进来,看到羽亲王后俯身一拜:“王爷,是发生了什么急事?我正在查冀州府大牢的案子,听闻王爷召见,急匆匆就赶了回来。”

  羽亲王道:“刚刚我王兄派人送来急报,他说陛下旨意已经到了,让他马上率军返回都城,可是北边黑武人才刚刚后撤,还没有完全退走,王兄担心左武卫大军撤离之后,代州关没人守......”

  曾凌问道:“武亲王的意思是,让冀州军过去?”

  羽亲王摇头道:“我不想让冀州军过去。”

  曾凌道:“若是武亲王大军回都城的话,王爷这边确实需要大军筹备出兵之事,所以分派兵力很不妥当,但若不派兵去,武亲王又不会轻易离开边关......”

  羽亲王道:“所以我找你回来,是想和你商量一下,你看看先分派几千人过去,就说是先锋军,到了之后让我王兄先走,然后你派人去见虞朝宗,跟他说,让他派人去守代州关。”

  曾凌沉思片刻,眼神亮了起来。

  “王爷高明......虞朝宗现在已经有不敬之意,他如今又兵强马壮,举事之前,征讨他的话不太实际,不如让他分兵去守代州关,还要守着信州关,再加上燕山营,他分兵三地,不足为患了。”

  羽亲王笑了笑道:“既然他不想跟我,那我就暂时让他给我守着后院,后院安稳,我才能领兵征战,虞朝宗不是想要一个仁义之名吗?我就给他。”

  他看向曾凌说道:“你再去一趟幽州。”

  曾凌立刻明白过来,俯身道:“明日我就去,必须从罗耿那要来一个态度,如果他的铁骑愿意随王爷南下的话,大事可成。”

  羽亲王道:“后有虞朝宗,前有罗将军,中间坐镇的有你......”

  他起身,一边踱步一边说道:“我都觉得自己只要摆在这就行了。”

  曾凌觉得王爷这话里有话,他俯身道:“王爷,冀州府大牢的案子,我从幽州回来之后会继续查,一定查个水落石出。”

  “不用了。”

  羽亲王道:“你还真以为我会在乎几个西域蛮子?给他们点脸面,是因为他们是宇文家的狗。”

  他看向曾凌说道:“你只管去幽州,别的事不用你过问。”

  曾凌连忙俯身答应了,可是脑子里却总觉得事情不对劲,王爷完全没有必要让他这样一位节度使亲自去见罗耿,直接派人把罗耿找来冀州岂不是更好?

  如果罗耿答应了那自然好办,如果罗耿不答应的话,把他扣在冀州,让他儿子领兵来见。

  他亲自去幽州,罗耿不离开他幽州的大本营,有何忌惮?

  忽然之间,曾凌想到了什么,他出了羽亲王府后,在马车上交代随从:“派人悄悄的去见姜然,告诉他能跑就跑,不能跑就躲起来......王爷,怕是要对他下手了。”

  手下人怔住,有些不解的问道:“可是大人,王爷没道理对姜大人下手啊?”

  曾凌叹道:“你懂什么,王爷本来就不喜欢他,当初若非我求情他已经死过一次了,现在王爷要仰仗宇文家,井颜戾是宇文家的狗,井颜戾要姜然死,王爷会站在他那头。”

  手下人叹了口气,心说这世道是怎么了。

  半个时辰之后,曾凌派去的人从后门进了姜然家里,和姜然交代了几句后就匆匆离开。

  姜然脸色惨白的在椅子上坐下来,脑海里只有一件事......如果是王爷要杀他的话,自己还能跑到哪儿去?只怕此时王爷已经交代下来,他现在想离开冀州都出不去城。

  “老子不服气!”

  姜然忽然间站起来,眼睛微微有些发红。

  他一摆手道:“所有人去收拾东西,护送夫人和少爷出城,如果有人阻拦的话......有人阻拦就回来,没人阻拦就走。”

  他大声道:“你们也都要走,我一个人留在这。”

  姜然毕竟也是领过兵的人,骨子里血性还在,他大步走到门外,从兵器架上把他善用的长槊抽出来,然后让手下人把他的战甲取来。

  虽然妻儿哭哭啼啼,可他还是狠心都送走了,一个时辰之后没有人回来,姜然知道王爷要的只是他一个人死,给那个西域蛮子一个交代而已。

  穿铁甲,持长槊。

  姜然就在院子正中拉了把凳子坐下来,右手是长槊,左手是一只烧鸡,吃着肉,等天黑。

  左右不过一死,那就拼死一个是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