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爷小心我拍你上墙 > 308、叫她给碰上了

308、叫她给碰上了

  宫舞馨虽然没说话,可她也不是傻子,更何况她从小在鳯天城长大,即便没喜欢过谁,可那种花边消息也没少听过,特别是跟鳯岚驰有关的,更是没少听。

  当然,不是说跟鳯岚驰有关的消息都是他造成的,她倒从来没听说鳯岚驰跟哪家小姐有什么,反倒是许多未婚的小姐都扬言要嫁给鳯岚驰。

  眼下,听说有不少小姐主动来找她,她哪能不明白她们的目的?

  斜睨着身侧的男人,她可一点开玩笑的心思都没有,直接抱怨起来:“看吧,我现在都快成箭靶子了,那些爱慕你的女人肯定不会放过我!就我现在的修为,打得过谁啊?”

  “打?”鳯岚驰轻呵一声,风华迷人的笑容中满是凉意,“要打也是本少动手。”

  “哼!”宫舞馨自觉地屏蔽掉他话中袒护的意味,闷声闷气的道,“当着你的面,哪个敢动手?那些女人背地里较劲儿,也只会在背地里下手。听说因为你,有好几个女子都被人暗算了。有依仗的还好,要是没依仗,那下场可惨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鳯岚驰手臂一伸,勾着她腰肢将她带到怀中,眸光凝视着她看似娇柔却倔气十足的脸蛋,带着几分宠溺的低语:“那就别离开本少,寸步不离的在本少身边,还有何可怕的?本少说过,待鳯天城的事处理好后就带你去外面修炼,若无必要之事自然不会让你抛头露面。”

  她担心小命不保,他还担心别人拿捏到他的软肋呢!

  宫舞馨抬着头,漂亮的眼眸直直的看着他:“明知道我跟着你会拖累你,为何要选择我?五大宗不缺修为高深又长得漂亮的女人。”

  鳯岚驰屈起食指刮了刮她鼻尖:“喜欢一个人若能随随便便说出理由,那不叫喜欢,那叫有利可图。”

  宫舞馨脸颊上隐隐飘出红晕:“那如果跟着你很没底气呢?你是那样的身份,修为又高,我跟在一起,等于就是被虐的那一个,没利可图不说,还要防着被你欺负,说不定哪天还会被你抛弃。”

  鳯岚驰突然板起脸,一弹指在她脑门上:“这你脑袋瓜能想些正常的吗?”

  宫舞馨疼得将他推开,扁着嘴瞪着他:“看吧,还说不会再欺负我,压根就是骗人的!”

  鳯岚驰汗:“……”

  。。。。。。

  大门口,十几道五颜六色的身影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环肥燕瘦,娇俏的、美艳的、端庄的、冷傲的……比鳯家堡花园里盛开的奇珍异花还好看。

  鳯宪昭告所有鳯家人回城,除了要让夜千鸢名正言顺的接替圣主之位外,还有鳯岚驰的婚事。

  这不,傀儡的事暂有收获后,鳯宪就让人着力宣扬这两件事。

  至于他和邢珂的事,也不是他不想大操大办,主要是他还没求得邢珂原谅。许是知道这一点,最近邢飘飘一直都跟着邢珂,哪怕鳯宪去见邢珂,邢飘飘也寸步不离,看在女儿的份上,邢珂一直隐忍着脾气,虽然鳯宪没法与邢珂亲近,但有女儿在,邢珂也不敢当着女儿的面与他翻脸,只是他和邢珂的婚事注定提不上日程了。

  眼下的鳯天城,比起夜千鸢继承圣主之位,更令人沸腾的是鳯岚驰的婚事。夜千鸢如今是风尊卑之主,其地位自是无人能撼动。但少主夫人这个位置那可就不一样了,不说整个古域了,但就说鳯天城也不知道有多少女子垂诞着这个位置。

  而一直未有婚配的鳯岚驰突然就要娶妻了,娶得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子,试问,那些幻想着自己能做少主夫人的女人,谁能想得通?

  当鳯诚站在一群美艳多姿的小姐们面前转达了鳯岚驰的话以后,这群小姐们脸色更是一个比一个难看。

  “少主是不是误会了?我们是来见那位宫小姐,不是来与少主争人的!”其中一姓宋的小姐脱口表示了自己的不满。

  “就是,少主怎会如此想?我们与宫小姐都是女人,怎么可能与他争宫小姐?”另一位姓阎的小姐温柔可人,尽管脸色不佳,但语气还保持着温柔。

  其他小姐们也你一言我一语的表达意见。

  一时间仿佛数只麻雀叽叽喳喳,鳯诚也颇感头痛。

  这些都是各大宗长老或者护法家中的女子,打着找宫小姐的名号,他也不好揭穿她们心里那些小心机。撕破脸她们难堪是小事,把他家少主惹恼了才是大事。

  “各位小姐,少主的话我已经带到了,近来堡中事物繁多,恕不便待客,你们若没别的事,就请回吧。”

  “诚管事。”姓阎的小姐柔声将他唤道,然后乖巧的问道,“我们这次来也不是只为见一面宫小姐的,我们还是特意来给小主请安的,你能帮我们通传一下吗?”

  “这……”鳯诚立马皱起眉,并用着别样的眼神扫了她们一眼。

  这要求还真是让他为难!

  不是为难她们是否能见着小主,而是他替这群小姐为难。

  比起他们少主来,他们小主的脾气绝对不输少主,少主不高兴了是直接甩脸走人,可小主要是惹急了,那是能用嘴就把人说死的!他虽然没亲眼看过小主发脾气,可早就打听清楚了,并且多方给他提醒,不管怎样都别与小主争吵,不然后果自负。

  “怎么,难道我们参拜小主都不行吗?”阎小姐委屈巴巴的反问道,模样特惹人疼爱。

  “诚管事,这是做什么呀,怎么这边如此热闹?”一道女声突然从鳯诚身后传来。

  “小主……”鳯诚立马转身,干干的冲她笑了笑。

  他不笑则已,这硬挤出来的笑让夜千鸢一看就知道有问题,遂一边朝他们走近一边微眯着眸子观察着这群美艳多姿的女子。

  她和御孤壑从葫芦里出来,听说堡里的药堂由尹叔负责,御孤壑就提议去药堂看看,想找几种救治宇文泽的草药。谁知道尹叔一见到他,两人从药草谈到丹方就停不下来,尹叔更是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抓着她家壑不放手,她都不好意思在旁边打扰他们。

  她干脆一个人出来走走,然后就听说大门口来了许多小姐要找宫舞馨,于是在好奇心驱使下就过来了。

  “拜见小主!”众小姐见到她,赶紧躬身行礼。

  “各位免礼。”夜千鸢微笑的抬了抬手。在人群前面,她见到了一张稍微熟悉的面孔,只记得上次在一家酒楼见过,但忘记对方叫什么了。

  娇俏可人的阎小姐先开口,温柔无比的说道:“小主回鳯天城许久,我们都没机会见您尊荣,今日与众小姐相约,特意来堡里拜见小主,冒昧之处还请小主见谅。”

  夜千鸢回得也温柔:“我这人比较随意,也不讲究那些,你们不必如此客气。”

  她扫了一眼众小姐空空的双手,心里只觉得好笑。

  来一群就算了,还都是空着手来,哪点像是来拜见她的?

  “诚管事,怎不请她们进去坐坐?”她将眸光投向一旁的鳯诚。

  “小主,鳯家的人陆陆续续回来,堡里的人都很忙,少主又要陪宫小姐,所以实在招呼不过来。”鳯诚笑着回道。

  “哦?”夜千鸢眉头挑了起来,看来这些女人是‘别有目的’的!她眸子暗转,随即吩咐道,“诚管事,来者是客,咱们堡里再是人手不够也不能怠慢了客人。这样吧,你去少主那把未来的少主夫人请过来,再把小公主也叫来,让我们与诸位小姐叙叙话,大家都是女人,肯定会玩得很开心。”

  她今日也算是长见识了,一次性见到这么多桃花,对鳯岚驰的魅力真是佩服至极。

  既然别人如此‘给脸’,那她就不客气了,就让她来教教这些女人,啥叫‘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