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 第一百三十章 “微微”(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章 “微微”(求订阅)

  “只是推断。”何悠同样端起茶杯,喝了口,清香怡人。

  客厅内。

  白夫人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片刻后,才叹道:

  “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这样说来,那应该是数千年前,上古修士们的手笔,可能还要在仙界封锁更早些的时候。”

  何悠道:“我起初,以为他们是世代守护者那做实验室,以及里面的那个……标本。”

  他斟酌了下用词,然后道:

  “只不过,后来从他们的表现上看,似乎,对于所谓的祖龙并不是特别在意。”

  白夫人点头赞同道:

  “大概的确如此,我虽然与他们交往不多,但好歹也算邻居。

  从过往的表现上看,那群龙裔的确对于龙妖并不是特别尊敬,他们只是单纯的,自豪于自身的血脉。”

  “可是,这样不会自相矛盾吗?”何悠有些不大理解。

  一群以体内拥有龙妖血脉为傲的家伙,却并不是太尊重龙……这听起来,太奇怪了。

  “看样子不会。”白夫人组织了下语言,解释道,“事实上,在我看来,东海姜氏的自傲,并非源于龙血,而是源于‘混血’。”

  这是什么意思?

  何悠愈发好奇了。

  “恩……这么说吧,姜氏的骄傲,更多是来自于他们混血人类的身份,似乎,在他们看来,纯粹的龙妖,以及纯粹的人类,在先进性上,都不如混血人类。”

  白夫人重新端起茶杯:

  “我知道,这听起来似乎有些怪异,但从他们过往的表现与言谈上,我倾向于这种判断。

  恩,似乎,在他们眼中,将龙血融入人类的血脉也好,基因也罢,是一种相对于正常修仙者,以及正常的妖族的进化。”

  何悠听了,不禁讶然。

  继而,便见白夫人表情略显怪异地说:

  “而事实上……那些龙裔在某些方面,也的确优于普通人与龙妖。

  他们比普通修士的寿命更长一些,并且身体素质先天较好,又比传说中的龙妖繁殖能力更强……

  看似结合了两者的优点,但实际上……却变得平庸了。

  比如作为混血种,他们的身体素质远远比不上龙妖,学习能力却又弱于正常的人类……

  以至于,在低、中等境界的时候,他们的力量能稳压同境界的纯血人类。

  可一旦再想往上,就会格外艰难……

  这就导致,即便寿命相较有所增加,可却又被学习能力的削弱抵消掉了……所以,在我看来,这实在算不上什么进化。

  可他们自己显然不是这么认为的。”

  “原来是这样。”何悠点点头,算是对这帮人了解的更深入了些。

  这也就讲得通了。

  自认为混血是一种进化,那么,姜氏对于祖龙,可能也就类似于,人类对于猿猴祖先的感情……

  要说有多尊敬,才怪。

  不过说起来……如果说,混血龙裔本身并非是自然产生的。

  那么,结合那座“瀛洲实验室”……以及,内部被做成标本,疑似研究样本的龙尸……

  一个猜测便很自然地从脑海中浮现了出来。

  “难道说……所谓的龙裔便是远古修士研究实验的产物?

  瀛洲实验室,就是用来研究,如何将龙血植入人类血脉的地点?……”

  “记得,实验室大门外还伫立着半人半龙的雕像,那是否便是第一批实验品?恩……看起来不大成功的试验品?”

  “而如今的龙裔则是技术合格后,诞生的完美混血种?

  只保留了眉心的龙鳞,其余部位全然是人类模样,这无疑是相对于半人半龙的飞跃性的进步。

  从技术角度来讲,肯定是经过了许多次迭代的产物。”

  想到这里,何悠对于数千年前,那已经消逝的修仙文明愈发好奇了。

  远在几千年前,古代修士便进行了这种颇为成功的基因改造。

  怎么看,都是一件极为惊人的事。

  ……

  对面。

  白夫人显然也想到了这个可能。

  只是,两人并未就此继续深谈,在掌握的信息有限的情况下,贸然乱开脑洞,往往不是什么好事。

  就连这个想法,也只是根据现有信息,进行的大胆假设而已。

  没准,事情压根不是这样,也说不定。

  ……

  两人喝了口茶,跳过了这个话题,然后,又谈起了那条龙魂的事。

  何悠自己如今也还没搞清楚状况,自然没办法深谈,只是含糊地说了句,自己还未着手处理。

  白夫人也未曾追问。

  只是客气地说,希望他如果有什么发现,方便的话,还望能告知,何悠自然一口应下。

  旋即,白夫人便准备起身离开。

  “对了,”站起身,何悠突然又想起来一件事,说,“我总觉得姜氏不大可能就此罢休……

  虽然说不出理由。

  但我总觉得,他们对于那条龙魂很有些执念……只不过,因为忌惮,才没有真正出手抢夺。”

  白夫人闻言点头道:

  “那些龙裔的确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性格,不过,姜洪的实力我大概清楚,虽然仗着血脉优势,击败了碧水岛主。

  但想来,也肯定受了伤。

  既然当时没敢对你出手,以他的性格,没有万全的把握,肯定不会贸然轻动。

  尤其,你如今已经离开了申城,远离东海。

  姜氏擅长水系秘法,又圈养了大批鲸龙……

  在海上,实力不俗。

  可一旦到了陆地上嘛……”

  说到这,白夫人轻笑了一声,各中含义,不言自明。

  何悠当即明悟。

  所以说,姜洪就是个旱鸭子。

  只要自己别胡乱往东海边跑,老老实实呆在江宁,对方不大可能冲过来。

  “不过,说是这般说,可仍旧要小心,这样吧,我会安排人盯着申城那边,一旦有所异动,会提前通知你。”白夫人想了想,道。

  何悠笑道:“谢谢。”

  “客气什么。”白夫人飒爽一笑,眼神莫名亲热,“都是一家人。”

  何悠:?

  ……

  ……

  等白夫人离开,时间也到了正午。

  都拖了这么久,何悠索性也不急了,认认真真吃了午饭,又刷了会手机。

  然后,才去冲了澡,换了衣服,回到了二楼卧室。

  拉紧窗帘,给自己营造了一个足够安静的环境。

  何悠这才神情认真地躺在了床上,闭眼,开始一遍遍默念“唤醒词”:

  “微微。”

  “微微。”

  ……

  同时,凝神,努力将意识往深处沉,去感应脑海中的太微系统数据库。

  这并不太容易。

  终于,在何悠努力不懈地努力了数分钟后,才终于重新与数据库建立了联系。

  些许的眩晕中,何悠再一次有了向深渊跌落的感觉。

  然而,这一次,他却不再惊慌。

  “视野”从漆黑渐渐点亮,转瞬间,他的眼前,便出现了一座熟悉的,明亮的环形宫殿。

  ……

  空旷而巨大的宫殿中,十数层的书架上塞满了密密麻麻,数百万册的无字古书。

  纤尘不染的地板中央位置,静静摆放着一套桌椅。

  当何悠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正坐在那张椅子上。

  桌面左上角,还放置着那一卷得自涂山灵偶的“地图”卷轴。

  “你终于来了。”

  一个空灵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恩,那是“微微”的声音。

  只不过,与往日不同的是。

  这一次,那声音不再呆板僵硬,而是充斥着灵动。

  就仿佛变成了一个真正的,有着自己的思维与情绪的“语音助手”。

  何悠甚至能感觉出,那声音中透出来的小小的喜悦。

  他抬起头,望向大殿穹顶那团绚烂的光辉,讶异道:“微微?”

  “这是这套系统的昵称么?”光团微微涨缩,同时有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听起来不错。”

  何悠抑制住内心的错愕,心绪电闪,道:

  “你是……那条龙魂?你入侵了这个系统?”

  听到他的话,那光团中缓缓探出了一道半透明的虚影,并绕其旋转了几圈,才飞舞着,从穹顶降落下来。

  没错。

  就是那条龙魂。

  比化龙池中的那具庞大的尸体要小了太多倍。

  只有几十厘米,半透明,如同冰雕般。

  身躯细长,头顶生角,背后展开足足三对翅膀。

  每一次扇动,都有片片虚幻光影,如雪花般落下。

  “对不起,没有经过您的同意,就来到了这里。

  不过,严格意义上来讲,我并没有入侵它,事实上,它的防御机制是损毁的。

  做一个比喻,就如同一间没有门的房屋,完全敞开着……

  当然,即便如此,作为一名有教养的龙族,也不该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进来。

  只是……抱歉,这的确是个意外。”

  那个略显空灵的声音缓缓说着。

  一边开口,那半透明的躯体,还透出一股极为清晰的,歉意的情绪。

  是的,情绪。

  何悠惊讶地发现,自己可以毫无阻碍地感应到对方的情绪。

  并不是从表情上判断出的。

  恩,事实上,他也很难从那张精致的龙脸上分析出什么“表情”来,那更像是一种,更直接的触达。

  这让他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自己可以轻易看“透”对方心中所想一般。

  念及此,何悠本能调整了下情绪,让自己显得足够平静,并稍稍更换了个更“放松”的坐姿。

  然后将目光投向,那条落在了桌子对面的“龙”上。

  “笃、笃……”

  用手指在桌面上随意敲击了两下,何悠心念一动,便见桌子对面,凭空出现了一张高脚座椅。

  这是他此前便摸索出的能力。

  在这个藏于他意识中的宫殿,他可以通过幻想,变出一些徒有其表的简单物品。

  “请坐。”

  静谧的宫殿中央,便见何悠抬手做出一个请的姿态。

  旋即将双手交叠于身前,凝视着这位天外来客,微笑道:

  “如果你这个姿态……方便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