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朝为田舍郎 >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三雌际会(上)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三雌际会(上)

  普天之下的妇女同胞们,唯一有资格作的只有公主,只要王朝没灭亡,公主能理直气壮地作一辈子。

  万春公主觉得自己最近很暴躁,以往的她是很有教养的,没有任何公主病,旁人对她的评价都是知书达理。她很少端公主的架子,与长安城所有的皇子和权贵来往都颇为亲密,她甚至是杨贵妃为数不多的闺蜜。

  可是不知为何,万春遇到顾青后,脾气便不知不觉地暴躁起来。

  从终南山道观尴尬的坦诚相见开始,万春每次见到顾青便忍不住回忆起当初那晚羞人的一幕,每次回忆都有一种当场拔剑自刎的冲动。

  然而,感情是润物无声的。

  不知何时起,万春对顾青从痛恨到好奇,从好奇到钦佩。

  从顾青不可思议的诗才,每每能随口咏出绝妙的佳句,到骊山下救了父皇的性命,接着为了给身边的亲卫报仇,毫不犹豫地斩杀四品刺史……

  很神奇的一个人,他仿佛从来不曾将自己的前程和性命放在心上。一张嘴又毒又贱,随口一句话能气死人,但是该拼命的时候从来不迟疑,也从来不计较个人的得失利弊。

  顾青拼命似乎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只凭本心。他觉得应该去做这件事,那么他便做了,前程,官爵,性命,都是身外物,都没有眼前要去拼命的这件事重要。

  病怏怏没精打采的身躯里面,藏着一股令人敬仰迷醉的豪侠之气。

  这样的男人,往往令女人难以自拔。

  情愫,便如春天里的嫩芽,不可抑制地疯长。

  宫女是跟随万春多年的中年妇人,她对万春公主最近的心思略有察觉,于是很明智地拣出了这件事里的重点。

  “殿下,张怀玉是张怀锦的堂姐,已故贤相张九龄的孙女,不过是庶出,自幼在家中不受重视,两年前离家出走,最近才回长安。离家出走的那两年,据说是去了蜀州,婢女猜测,张怀玉在蜀州时便与顾青相识,按此推断,张怀玉此人在顾青心里的分量,或许比张怀锦更重要。”

  万春烦躁地薅着头发,怒道:“那根呆木头究竟哪里好,竟然有这么多女子对他钟情,他顾青何德何能!”

  宫女嘴角一扯,想笑,又忍住了:“是,顾青何德何能,殿下何必为这根呆木头而烦心。”

  万春被拆穿了心事,不由恼羞成怒:“谁烦心?谁会为了他烦心?本宫只是看不顺眼罢了,他的事与本宫何干!”

  宫女垂头道:“是,顾青的事与殿下无关……”

  顿了顿,宫女又试探着道:“关于张怀省与杜封的恩怨,殿下还要听吗?”

  万春傲娇地仰起鼻孔,道:“你且说说,本宫随便听一下。”

  于是宫女又将打听到的张怀省和杜封的恩怨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万春摇头叹息道:“贤相之后,品行却是这般不堪,白白辱没了门楣。”

  “罢了,事情已查清,顾青刚才在东宫已解决,如此便好。回府吧,本宫累了。”

  宫女犹豫了一下,又道:“殿下,刚才婢女打听事情回来时,恰好看见杜家三公子杜封怒气冲冲从府里出来,纠集了一群家丁下人,直奔东市而去,婢女猜测,杜司直从东宫回府后训斥了杜封,而那位杜家三公子桀骜横行惯了,心中并不服气,此刻恐怕要去找张家绸缎铺的麻烦……”

  万春一惊,美丽的杏眼急速地眨个不停,心中陷入天人交战。

  管不管这件事呢?

  不管吧,见义而不为,那根呆木头知道了难免对她愈发冷淡疏远。管吧……哼!张家的店铺,还是那个张怀玉家的,大家如今应该是敌人好不好,敌人倒霉不正是喜闻乐见么?本宫凭什么要帮敌人的忙?

  “本宫不管!”万春傲娇地扭过头去,高傲的鼻孔威严地瞪住世间所有的不爽。

  宫女垂头道:“是,殿下是否此刻回府?”

  “回府。”万春挥了挥手,神情挣扎片刻,忽然又补充道:“让马车绕个道儿,从东市穿行之后再回府。”

  宫女一愣,见万春一脸不争气地自我痛恨的表情,宫女仿佛明白了什么,忍着笑道:“是,婢女这就吩咐下去。”

  说完宫女识趣地下了马车。

  …………

  顾青还在东宫与李亨秉烛夜谈之时,杜封带着一群府上的家丁下人,气势汹汹地奔向东市张家的绸缎铺。

  今夜杜封原本安安分分待在府里饮酒作乐,谁知父亲杜鸿渐参加了东宫的饮宴回府后,不由分说对着杜封劈头盖脸一通骂,骂得杜封满头雾水,心中无比憋屈。

  杜鸿渐显然不是什么讲道理的爹,骂到爽处意犹未尽,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如同得了一坛好酒却没有下酒菜一样,杜鸿渐这才想起来,眼前这个不争气的家伙是自己的儿子,为何如此客气?抄起家法打他个万紫千红才是题中应有之义呀。

  于是杜鸿渐也不客气了,随手抄起一根门闩便狠狠朝杜封砸去。

  杜封勃然变色,抱头鼠窜,这时他也听出了缘由,原来竟是张家那几间绸缎铺的事。

  逃避老爹追杀的杜封不由悲愤莫名。

  我明明是给家里创收啊,三间绸缎铺改姓杜它不香么?这都要挨打?

  不求这个家给他温馨安稳岁月静好,至少最起码的天理公道要给吧?我杜三少又不是捡来的。

  杜封身形一闪,窜出了前院,越想越气,最后索性恶向胆边伸。

  本少治不了老爹,还治不了张家那个破落败家子么?

  干他!

  杜三少本就是个纨绔子弟,被老爹收拾了心有不甘,总归要找人出气的,张家那个不争气的破落败家子正合适。

  “走,去砸了张家的绸缎铺,今日若不收拾张怀省那败家子,小爷从今以后跟他姓,改名叫张封……嗯,小爷行三,改叫张三封。”

  杜三少纠集了一群义愤填膺的家丁下人,浩浩荡荡直奔东市。

  声势浩荡的队伍穿街过巷,颇引人注目。

  长安城虽大,但有些突发消息传得特别快。没多久消息便传到了张家,张怀省一脸苍白,魂不守舍地看着张拯,畏惧地在蒲团上缩成一个球,假装自己隐身不在线。

  张拯面若寒霜,拍案而起怒道:“小混账欺我张家无人耶?”

  张谢氏坐在一旁,目光不善地朝张怀玉瞥了一眼,冷哼道:“顾青不是说了他来解决此事么?为何还是闹到这般地步了?哼,做不到的事情何苦妄自许诺,害人害己!”

  张怀玉冷声道:“我相信顾青。”

  只说了这一句话,张怀玉起身便离开了前堂,手里拎着一柄剑,出门直奔东市而去,张怀锦看了看前堂内阴阳怪气的张谢氏,又看了看阿姐的背影,立马决定跟谁走了,蹬蹬蹬跑出前堂,追着张怀玉而去。

  …………

  东市,张家绸缎铺门前。

  杜封横刀立马,颇有几分大将军帅帐内挥斥方遒发号施令的气势。无视周围百姓好奇敬畏的目光,杜封威风凛凛地指着张家店铺的门,大喝道:“给我砸了它!”

  老爹杜鸿渐严令他马上归还店铺,以杜封的跋扈性子,怎会甘心老老实实归还?纨绔子弟尤其讲究“面子”二字,今日若归还了店铺,往后他杜封如何在长安城的纨绔圈子里抬得起头?

  顾青是县侯又如何?他杜封在长安土生土长,认识的权贵子弟多如牛毛,岂惧一个小小的县侯?

  一群家丁下人听到杜封下令后,立马如出笼的虎狼冲向店门。

  斜刺里一道身影闪过,突然出手将为首的几名家丁踹远,众人一惊,不自觉地后退几步,只有那几名被踹的家丁捂着肚子在石阶下翻滚惨叫。

  张怀玉神情清冷,毫无感情色彩地扫视众人,淡淡地道:“杜封,趁事情没闹大以前,你最好带着你的狗腿子滚远。”

  一旁躲在廊柱下的张怀锦见阿姐如此英武利落,顿时兴奋地拍掌道:“阿姐好厉害!我决定了,绝对不跟你比拳脚,我要选个别的手艺打败你!”

  张怀玉差点没绷住。

  这傻妹妹,什么场合都不忘要打败自己赢得情郎芳心,中了邪魔了。

  杜封眼神阴隼注视着张怀玉,冷冷道:“你是何人?”

  “张家的人。”

  “张家的店已被张怀省输给杜家了,你莫非不知?”

  张怀玉道:“不知,我只知道你马上会把张家的店乖乖还回来。”

  杜封笑得狰狞:“你这副自信的样子很讨厌,就凭你身手高么?我家府上也有亲卫部曲,今日我非得把你家的破店砸了!”

  神情忽然一冷,杜封挥手喝道:“全部上去,看她能打几个!”

  一众家丁蜂拥而上,叱骂着冲向张怀玉。

  张怀玉依然冷静,不慌不忙闪避身形,飞快地挥舞剑鞘,将冲上来的家丁们拍倒。

  店门前一阵混乱,十多人竟敌不过一个女子,杜封气急败坏地跺脚大骂,旁边围观的百姓反倒兴奋了。

  这热闹瞧得有点意思啊,回去后又有吹嘘的资本了。

  正乱成一团时,远处忽然传来整齐的脚步声,每一声如同一记鼓点,轰隆隆地越来越近。

  双方正打得不可开交,忽然一支长戟从店铺门外的廊柱便刺出来,恰好架住一名张牙舞爪攻击张怀玉的家丁,长戟伸出,家丁双臂被悬吊在半空,随即猛地一抛,家丁不由控制地倒飞出去,重重跌落在尘埃中。

  一声暴喝仿若春雷,在人群中炸响。

  “万春公主殿下銮驾在此,贼子胆敢冲撞銮驾,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