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丹朱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拖走

第二百二十七章 拖走

  正殿侧殿都冷若冰窟。

  就连不学无术的五皇子都知道陈丹朱说的话有多可怕,牵连触动的范围又有多大,咋舌说不出话来,视线落在三皇子身上,这是他授意的?三皇子疯了吗?

  三皇子面色平静,但眼底也渐渐忧色。

  这边鸦雀无声,侧殿里皇帝的脸色已经黑如锅底。

  “陈丹朱!”皇帝倒也没有怒喝,而是平静的说,“你是要朕让人拖你出去吗?”

  “陛下!”陈丹朱跪行向前,“臣女不想所有的张遥,都要靠臣女的胡闹才能被陛下看见,请陛下将这次比试推行开,请陛下让天下的庶族子弟都有机会展示才艺,请陛下让天下士子不靠门阀不靠出身,只靠才学被举荐到陛下面前,士族弟子不论优劣,都能做官,但庶族的子弟却没有办法为陛下为朝廷献出自己的才学,请陛下以策取士,给庶族的士子一个为陛下献才学的机会,不要让他们流落士族门阀权贵手中。”

  皇帝道:“来人。”

  殿外的禁卫涌入。

  “把她拖出去。”皇帝说道。

  禁卫涌上,仗着骁卫身份也侍立在门外的竹林也冲过来,挡在陈丹朱面前,还没来得及做出阻拦状,被陈丹朱借着起身一脚踢在腿上,猝不及防的半膝跪倒。

  皇帝也看到他了,喝道:“把竹林也拖出去!”

  陈丹朱倒也没有挣扎,被两个禁卫一左一右拉着向外退,口中犹自喊道:“陛下,诸侯王为什么能兴盛强大,与其收拢掌控大量的人才不无关系啊,陛下,如果依旧固守成规,就算消除了诸侯王,天下也依旧乱纷纷!”

  进忠太监看皇帝的脸色,对禁卫摆手催促,陈丹朱快速被拖出殿,门关上,隔绝了那女子的吵闹。

  皇帝坐在龙椅上脸色沉沉,饶是多年伺候的进忠太监也不敢出声打扰,直到皇帝忽的起身,甩袖大步走了。

  没有再回正殿,也没有说让皇子们怎么办,皇子们安静的一刻,你看我我看你——

  “这饭,还吃吗?”四皇子忽的问。

  一句话打破了凝滞,桌案乱响,五皇子先起身:“还吃什么吃!”冲到三皇子面前,喊声三哥,“陈丹朱做这个,你知道吗?”

  他不问这件事是不是三皇子说的,因为他知道三皇子就算疯了,也不会说出这么疯狂的话,听听这是什么话吧,取消举荐定品,不论门阀,以策取士——

  先前跟士族小姐打架,不许他们抢占房屋,这些其实都无关紧要,也就是飞扬跋扈。

  现在她竟然要挖掉士族的根基。

  天下的士族生吃了她!

  三皇子苦笑摇头:“我不知道,可能,我还不够算她可以说这种话的朋友。”

  还一副哀伤的样子,五皇子也懒得嘲讽了:“离这个疯子远点吧。”

  被禁军拖出大殿后,陈丹朱就不挣扎了,禁军们也没有再动手,只围着将他们押出宫门。

  阿甜等在宫门外看陈丹朱和竹林被一群禁军用刀枪押送出来,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了?”她小声问,看着守在宫门外虎视眈眈警告的盯着陈丹朱的禁军,“陛下没留你吃饭,还把你赶出来了?”

  还惦记着吃饭呢!竹林在一旁气的翻白眼的力气都没了,以后只怕都饭吃了!

  陈丹朱笑着拍拍阿甜,示意上车再说,阿甜也看出事情不对,忙扶着陈丹朱上了车,再看看竹林的脸色,小心翼翼伸手来搀扶他——

  竹林抬手将她拎上马车,塞进车里,自己坐在车前扬鞭催马,一路狂奔回到桃花观。

  竹林扔下马车,连护送陈丹朱上山都不管,嗖的跃入林间不见了。

  “竹林怎么了?”阿甜问,“在宫里挨打了?”

  在他挨打之前,她已经提前踹了他一脚,制止了,陈丹朱说道:“可能是被吓到了。”

  阿甜撇撇嘴:“小姐都不害怕呢。”

  她不害怕是因为她活过一世,知道自己说的事情真切的发生了实现了,所以没什么吓人的。

  皇帝心中就算现在没有确定此事,也必然隐隐有了畅想,那一世因为张遥死后治水书一鸣惊人,激发了皇帝的决心,这一世因为她的提前介入,张遥改变了命运,就没有几年后死后留书成名激发皇帝。

  如果因为这样,让天下的庶族士子们失去了改变人生的机会,她陈丹朱的罪过就太大了。

  所以她必须来激发皇帝的心意,哪怕成为众矢之的也不惜,陈丹朱脚步蹬蹬的上山进了道观。

  “小姐,你们这个时候回来了?”英姑问,“吃饭了吗?”

  阿甜唉声叹气:“没有呢,没吃上饭,被陛下赶出来了。”

  英姑有些听不懂,听起来被陛下赶出来是很可怕的事,但看陈丹朱和阿甜样子好像也没什么可怕的,算了,她丢开不想了,做自己的事吧。

  这边主仆两人心平气和的吃饭,那边竹林又是气又是难过的在给铁面将军写信,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生气,气陈丹朱越来越癫狂,做出要被皇帝打死的事,还是气陈丹朱踹了自己一脚不让他相护——所以最后竹林只余下难过。

  他觉得他这次真的撑不下去了。

  今天短短半日,丹朱小姐做的事让他连续的颠覆念头。

  前一脚,她与张遥依依惜别,久久目送,孤苦哀怜,下一脚一转,她就跑去和三皇子相约,一起在停云寺又是吃又是笑又是说这样那样的话——这个话,属下都没好意思听完,总之就是你喜欢我喜欢之类的,将军你自己体会吧。

  这还不算完,她跟三皇子一分别,就又跑去找周玄了,爬人家的墙头,说一些我谢谢你之类莫名其妙的挑衅的话。

  唉,属下以为半天见了三个男人,总算可以结束了吧,她又要去皇宫见陛下,还想着请皇帝赐膳——

  结果——这哪里是想要被赐膳啊,这是要被赐死吧。

  竹林当时站在殿外,一开始陈丹朱说的话没听到,但后来陈丹朱大喊大嚷的,他听个大概就算没读过书,也知道陈丹朱说的意味着什么,忍着笔抖将那些骇人的话写下来。

  所以,将军啊,属下不惧死,是死也护不住她了,将军,在皇帝以及其他人杀死丹朱小姐之前,让丹朱小姐离开京城吧。

  送她去西京跟她的家人一起——不行,西京那边没有皇帝,陈丹朱更肆无忌惮混闹。

  还是送到将军身边,请将军盯住看管丹朱小姐吧,再这样下去,丹朱小姐要把天都捅破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