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飞凤仵 > 382 要谈要磨(三更)

382 要谈要磨(三更)

  昏昏暗暗的街道上,宋宁小跑了几步,追上了赵熠。

  阑风隐去了。

  秋纷纷和伏雨驾车跟着。

  街上也几乎没有行人。

  两人的影子被拉的长长的,时而叠加在一起,时而散开。

  赵熠背着手目不斜视,宋宁挤了挤他肩膀,扬眉道:“王爷,在想什么呢?”

  “赵熠?”

  “富贵花?”

  赵熠停下来看着她:“什么富贵花?”

  “就是你又富贵又漂亮啊。”宋宁比划他的身姿,“这世上除了你适合这个称谓,还有谁?”

  赵熠得意洋洋地敲她的头:“我就知道你早就喜欢我了。”

  “这么得意?”宋宁忍着笑望着他。

  赵熠背着手,脚步轻快地走在前面,影子在地上晃晃悠悠透着喜庆,他道:“被人喜欢当然得意。”

  被自己喜欢的人喜欢,必须得意。

  宋宁噗嗤一声笑了:“我们说正事,王大人……”

  “不想说正事。”赵熠打断她的话,余光瞥着她道,“说不正经的事。”

  宋宁笑了起来,问道:“行,你要说什么不正经的事?”

  “既然你这么喜欢我,我有必要和你说一下,我的喜好和习惯,方便你以后照顾我。”赵熠一本正经地道。

  宋宁觉得有道理,是有必要听一下:“王爷请说,我洗耳恭听。”

  “我不喜吃辣、不喜脏、不喜闹……”他说了一堆,停下来望着宋宁,“记住没有?”

  宋宁望着赵熠小骄傲又得意的样子,如雷劈头。

  她选的男人!

  好看就行了。

  “记住了,王爷。”宋宁点头。

  “不许喊我王爷。”赵熠道。

  “云台!”宋宁道。

  赵熠又想到一件事:“这条路还很长,我们慢慢走,顺便讨论婚事。”

  “?”宋宁问他,“这、就谈婚论嫁了?”

  赵熠道:“你既然喜欢我,就应该和我成亲。”

  宋宁真的反问了:“这是什么道理呢?”

  “责任!”赵熠道,“我给你这个机会,你要珍惜。”

  珍惜我对你负责的机会。

  宋宁啊了一声,点头道:“那……能不能把这个机会押后一点时间呢?”

  赵熠凝眉。

  “押多久?”他问道。

  宋宁想了想,回道:“恋爱好歹谈上个一年两年,熟悉熟悉磨合磨合吧?”

  “怎么磨合?”赵熠问她。

  好好的一句话,为什么他重复了一遍,她就不自觉的感受到了别的意思呢?她回道:“主要还是熟悉!”

  “我们已经很熟悉了。”赵熠私心觉得他和宋宁很熟悉了。

  但她拒绝了,他也不准备咄咄逼人。

  再等一个月到三个月,也是可以。

  “那牵手。”赵熠抓着了她的手,耳尖通红。

  宋宁大窘,但不能输人更不能输阵,很大方地道:“行啊,不就牵手吗?”

  说着,回握住了赵熠的手。

  一颗心砰砰砰跳着。

  隔壁,某个人的血液刷一下从心涌到了手指,手像烙铁滚烫,五指的触觉被放大到周身。

  他不敢去看宋宁。

  宋宁也不是很敢去看他的反应,倒不是害怕,纯粹……第一次有点不适应。

  说过了,谈恋爱需要磨合。

  牵手也需要磨合。

  深夜的街道上,两条影子像两根移动的木桩,缓缓摩擦着地面。

  秋纷纷让走十步再休息三十步,伏雨在他耳边:“你猜,天亮以前他们能走回家吗?”

  “不会,王爷一会儿就会来坐车。”

  伏雨问道:“为什么?”

  “因为宋大人有伤,王爷舍不得。”

  “哦?”伏雨哦了一声,声还没落,就看到他们王爷停下来,示意他把车赶过去,“哦!”

  车停下来,宋宁进到车内,这还是她第一次受到如此优待,被赵熠邀请到他的车里坐,且没有被他嫌弃。

  而是温言细语地问道:“疼吗?”

  “不疼!”宋宁自然地回答完,发现赵熠眉头一拧,她立刻改口道,“疼、疼,哎呦,疼死了。”

  赵熠高兴了,小心托着她的手臂:“小心些,等回家就赶紧换药。”

  宋宁点头。

  两人就不说话了,在密闭的空间里,不说话就容易暧昧或者尴尬。

  宋宁觉得有点尴尬,赵熠望着她的侧颜,耳尖通红……

  “那个,现在能不能说正经事?”宋宁也觉得奇怪,寻常两个人扯起闲篇来没完没了,怎么谈恋爱的时候,就还能冷场呢?

  赵熠点头:“行,你说吧。”

  宋宁就坐正了,滔滔不绝地将账本的事、王福贤和单凯的事,说给赵熠听。

  “明日就联名写奏疏去京城,将郑红申撤职。”赵熠道,“但朝中还会派遣新的人选来,所以在朝中指定人选以前,去京的奏疏中,不如直接提名人选。”

  宋宁惊喜地道:“你的意思是,我们给圣上提议人选?”

  赵熠道:“他会同意的。”

  宋宁盘腿坐着望着他:“为什么。”

  “不用多解释,这其中的道理很简单。你和单凯以及王福贤一起去奏疏,就表示整个山东官场势力已然结党。”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

  宋宁回道:“无法大换血、又暂时摸不清目的,不如在自己的观察和监督下,顺其自然。”

  “就是如此。”赵熠低头看着她的手,从牵上到现在他都没有放开,“更何况,你不还是他的探子吗?”

  赵炽的底线,一是赵熠是不是大肆经营,而则是他们和汪玫走的近不近。

  赵炽的眼睛耳朵,当然不止宋宁。

  “那我们推荐孙大人?”宋宁道,“虽是破格的跨度有点大了,但也不是没有先例。”

  “如果怕圣上不通过,我们就主动说孙大人代职呗,毕竟他最了解济南府。”

  赵熠颔首:“我觉得可以。”

  宋宁点头。

  “你说完了?”赵熠问她。

  宋宁不解:“你是有重要的事情和我说?”

  赵熠摩挲着她的手指,忽然到她耳边,道:“你的声音,变回来。”

  他说完又抬着下巴,仿佛刚才的话不是他说的。

  这鼻子、眼睛、侧颜……多好看的男人啊。

  “我不确定。”宋宁鬼使神差地没有拒绝,“要问问马三通。”

  “秋纷纷,”赵熠敲了车壁,“遣人去找马三通。”

  秋纷纷应是。

  宋宁觉得,大约也不用找,马三通这个月内肯定会回来,因为他随身带的一千两,支撑不了他两个月。

  但赵熠等不了。

  “累不累。”赵熠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给靠一靠。”

  宋宁想摇头,顿了顿还是将自己的脑袋磕着他的肩膀上。

  赵熠心头咚咚跳着,怕她不舒服,悄悄往前挪了一下,但并不想让她看出来。

  从今天开始,他就是她的依靠了。

  “我的肩膀靠着很舒服吧。”他道。

  不早点靠,是你的损失。

  宋宁非常诚恳地点头:“是啊,特别舒服!”

  “早觉得你的手特别小。”赵熠嫌弃道,“这么小。”

  说着,比着两个人手的大小,将手心出的汗在袖子里的帕子上擦掉,接着握着,又换了一只手,悄悄擦了额头的汗珠。

  “是不是腿酸?”宋宁送他,想将头拿起来,又被赵熠摁回去了,“不酸,怎么可能酸!”

  宋宁轻笑,余光望着他舍不得松开,但湿漉漉的手,他的手指修长肤色又白,像青笋似的好看。

  “王爷。”

  “咳!”

  “啊,云台。”宋宁道,“太后娘娘没有回宫你知道吗?”

  “没回去吗,不知道。”赵熠在看宋宁的手腕,她瘦,所以手腕很细,但却非常秀气好看……脚也不大,鞋底怎么这么厚?

  腿也短,怎么到处都小小的。

  想量一量尺寸。

  “云台。”

  “嗯。”

  “你不说话吗?谈恋爱谈恋爱,我们需要谈的吧?”宋宁道。

  “谈恋爱?”赵熠不解,“什么意思?”

  宋宁也解释不清楚:“大约是一对男女在确定心意后,聊聊天之类的。”

  她没经验,她在摸索呢。

  “这太局限了,不一定要谈,不说话我也觉得很好。”赵熠道。

  宋宁发现小看了赵熠,惊讶地道:“你确定?”

  “确定。”

  宋宁就用脚踢了一下车壁,道:“秋纷纷,你是把马拆了自己在拉车吗?”

  “没有。”隔着帘子,秋纷纷闷闷地道,“已、已经到家门口了,是进王府还是进郡主府他也不知道啊。”

  “那进郡主府。”

  宋宁无语,望着赵熠:“王爷,既然不用这么努力,那咱们就暂时各回各家睡觉吧。”

  “行吧。”

  进了府,赵熠先下车,站在车底下等着,宋宁想跳,想了想搭着赵熠往下跳,但赵熠远不满足只是借力,他将她抱下来了。

  宋宁被他轻轻地放在地上,又被他拍了拍头:“早点睡。”

  我是女子还是柔弱的女子,宋宁告诫自己,笑着道:“晚安。”

  赵熠目送她离开,直奔过了白玉桥,一边走一边吩咐随上来的常玉:“去把库房门打开,我要找东西。”

  “这么晚了,您要找什么?”

  “送人的东西。”赵熠道。

  早呀~~不要给予恋爱有甜出蜜糖的感觉,我要是会写辣么甜的恋爱,我一定开个马甲天天撩总裁!!!

  然而……

  虽然,但是,月票还是要的,记得可以领红包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