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扫描你的心 > 5.全都考第一

5.全都考第一

  《扫描你的心》第五章全都考第一

  面试完毕是笔试。 进入笔试会场时,已经少了一部分人。

  姚佳握着笔,看着卷面上的选择判断和文字题,一时不能落笔。她终于明白昨晚凌晓欣为什么把一句话重复了三十遍反反复复洗脑她——

  “佳佳,如果你不想打赌输给你爸爸,那明天答笔试题的时候,你一定要按照你自己想法的反面去写答案,比如你自己是正着想的,那你一定反着选。反着选!记住了吗?”

  姚佳耳畔回响着凌晓欣撕心裂肺的叮嘱。她用这叮嘱快速给自己洗脑,然后按照真实想法的反面,写下答案

  ——遇到难缠不讲道理的客户怎么处理?请用文字作答。

  姚佳心里疯狂吐槽骂他!打他!赶跑他!

  然后在纸上反着写答案不管心里多生气也不能打人骂人。不和他一般计较,把耳麦摘下放在一旁随他讲。

  ——在处理客户投诉时,应首先搞清楚究竟谁对谁错,如果投诉事件错不在公司,就不应该向客户道歉。判断这道题的对错。

  姚佳认为这么处理完全没毛病,就不该惯着谁胡搅蛮缠的臭毛病。但本着反着答原则,她下笔时画了个x。

  ……

  从笔试考场里出来以后,田华生拦住姚佳和孟星哲,红光满面地问他们“考得怎么样?”

  佟雨墨不知道从哪里也凑了过来,也跟着问“你们考得好吗?”

  姚佳来不及回答,就听到田华生上扬着萝莉腔说“要不要对答案!”

  “???”姚佳有点懵逼。

  这是高考吗?!

  还对答案??!

  她向旁边瞄一眼孟星哲,他一脸的自信,眼神和姿态间全是睥睨,仿佛成绩揭晓那天他会凭成绩单登基做皇帝。

  “……”姚佳觉得自己有点看不懂这些人了。

  田华生在一旁紧凑地掌控着节奏,自顾自抛出一道考题,把大家全都拉进对答案的进程里。

  “‘遇到难缠不讲道理的客户应该怎么处理?’这道题你们怎么答的?”

  姚佳说“不和他一般计较,把耳麦放一边随他讲好了。”说完姚佳觉得自己中邪了。她居然真的配合地对起了答案。

  孟星哲转头瞥她一眼,仿佛对她的回答充满不认同。

  “应该先尽量和气沟通,但如果对方一直辱骂不止,那就明白地告诉他不可以任意骂人,因为,”孟星哲语速变快,“骂人是违反治安管理的, 被公然侮辱或者诽谤的受害当事人是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要求立案查处的。”

  姚佳在心里“咦”了一声。她觉得这个处理挺刚的。想不到孟星哲装逼的皮囊下还有点本事和手段。

  但田华生左看看姚佳,右看看孟星哲,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们是不是,对客服这个岗位有什么误解?你们不会以为做客服还想拥有人权吧?”

  “那你答的什么?”姚佳问。难不成还得忍辱偷生跪下叫爸爸才行?

  田华生表情一整,把萝莉腔调出了新闻联播模式,字正腔圆说“尽量和顾客沟通,如果对方始终坚持无理要求不动摇,那就转交给领导处理。”

  “……”姚佳给田华生竖起大拇指。

  可以的,四两拨千斤,人才啊。

  一旁佟雨墨嗷的一嗓子,吓了姚佳一跳。

  “啊呀!”

  三个人都对她的一惊一乍给予了如她预期般的关注。六只眼睛一齐望向她。

  “这道题,我也应该是答错了!”佟雨墨一脸悲伤地说,神情和每一个高考之后出来对答案对出错误结果的倒霉孩子一模一样,简直叫人心疼。

  对完一道题田华生还想接着往下对。

  姚佳还委婉一点“我记不住了。”

  孟星哲就很直接“不想对。”但脸上的表情依然是要登基似的自信,仿佛写着你们这些渣渣颤抖吧,等成绩出来膜拜我这个第一。

  佟雨墨可怜兮兮“我恐怕是又得错。”

  “……”这还没往下对呢,你怎么就先知自己又错了?姚佳在心中小小腹诽。

  田华生有点惋惜“那算了。”

  姚佳看着他惋惜中暗藏自信的表情,终于有点明白过来。

  “田华生,你其实是想显摆你的答案写得好吧?”

  田华生的壮汉脸浮现出羞涩来,他用他的大拳拳挡在嘴边,不好意思地笑说“被你看出来了呢!”

  “……”姚佳想,可以的。

  这一批来面试的,好像就没有什么正常人。

  可以的。

  ※※※

  笔试成绩当天下午就出来了,顺便二面后放出了被录取人的名单,排名按照成绩先后排列。

  四个人居然全考了第一。

  姚佳盯着录取名单,足足定住一分钟,只叹人生啊真是充满凶险。目光向旁边瞥了瞥,她发现孟星哲比她定住的时间还长。他无死角的侧脸上,冷凝着一团气。单纯就是生气的气——他和姚佳,并列在名单的最后,他们都考了倒数第一。

  田华生却和佟雨墨并列在真正的第一位置上。

  姚佳想,他们四个人可真是每一个高考班里典型的几种学生了。最典型的就是孟星哲,以为自己考得巨好,自信得要死,结果成绩垫底。

  还有佟雨墨,但凡考试就说自己考得不好,甚至懊悔到要哭,结果放了榜,成绩是稳稳的第一。

  至于她呢,就是不思进取的学渣,考出好成绩都是凭谢天谢地的好运气。

  田华生就是典型的学霸了。

  姚佳忽然觉得,未来如果他们几个一起工作……他们领导也许会成为最头疼的班主任。

  晚上回到家姚佳给凌晓欣报喜讯,告诉她自己面试笔试都过了,已经被录取,从明天起,将开始为期十个工作日的岗前培训。

  凌晓欣长吁一口气,细声细语地说“你不知道我这一天有多担心,总觉得凭你那个性子,你是会被刷掉的。”

  姚佳告诉她说,自己确实只考了个倒数第一。

  凌晓欣简直吸了一口凉气“这么凶险的吗?天呢,我就说我的担心也不是没道理的,大概率来说你就应该是考不上那拨的。”

  “……”总有几个瞬间,是姚佳觉得小时候不该捡这个破闺蜜的。

  晚上临睡前,甘羽来敲门。她问姚佳“考进去没有?”

  姚佳隐隐悬了一晚上的期待噗地落空。

  她一直暗暗猜着姚秉坤是不是已经知道她被录取了的消息。她隐隐有那么一丝期望他已经知道了。她还隐隐的有那么一丝奢望,想听到姚秉坤对她说想不到你还真的能考进去。

  不过看样子,姚秉坤什么都不知道。

  姚佳把本就不该有的什么期望奢望通通收起来,她摸摸脸颊,摸出个混不在意的样子,对母亲说“考是考进去了,就是可能成绩稍微差了一点,录取人里的最后一名。”

  甘羽皱皱眉,难掩失望“确实,要是能考得更好一点就好了。”顿了顿,“但好歹是考进去了。那就,好好干吧。”

  母亲叮嘱完就走了。姚佳躺在床上叹口气。不是她不努力,只是她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即便努力过了,成绩也依然叫父母失望。这个困局,她又该怎么破?

  她用遥控器拉开窗帘,隔着玻璃看窗外的夜空。

  月亮被云挡着,星星也很黯淡。多么不明媚的夜晚,最适合不开心的人躲在被子里,把一切致郁的因素都划归于坏天气。

  其实母亲和父亲本质上也没什么不同,他们的要求全都太高,全都不肯轻易给她一句赞美和肯定。只不过母亲不会冲她暴跳如雷地发脾气就是了。

  可是这种非暴力的不肯定,让她好失眠啊。

  ※※※※※※

  孟星哲在人均几千元起跳的私房馆子里,挑挑剔剔地吃完晚饭回了家。用世界顶级香薰师为他私人调制的香薰泡了个澡解过了乏之后,他穿上他的全球限量款睡衣,坐进他心爱的金钻4d按摩椅里,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浏览自己公司一天的情况,回复必要的工作邮件。

  蓦地聊天软件在任务栏里跳出来,滋滋哇哇响着要电脑主人接通才肯安静。

  孟星哲点了接受键。

  贝洛南的大脸离镜头近到失真。

  他问孟星哲“我等到现在你都没有跟我炫你的考试成绩,这不符合你的逼王的人设。”他眼角眉端都是不怀好意地笑,“你,是不是考砸了?是不是被拦在坤羽大门外了?所以卧底不成你的股份是不是要归我了?”

  “屁。”孟星哲一脸高贵地说着三俗用语,“你孟爷我日理万机,没空跟你说这些十拿九稳的小事。”

  贝洛南哈哈大笑,笑得小舌头都展现给孟星哲。

  蓦地他收了声,大笑戛然而止“星星,别装了,我去坤羽电器官网查过了,你考倒数第一。”话音落,他憋了两秒,又忍不住地放声大笑。

  一边笑还一边揩着眼角溢出的真诚泪水说“星星啊,我能预感到,坤羽电器将会打开你人生的滑铁卢之旅!”

  孟星哲恶狠狠地瞪着屏幕喷他“少叫我星星,恶不恶心。”然后愤愤地要挂断通话。

  贝洛南赶紧正色大叫“哎等等等等!孟太爷孟大祖宗,听我说完正事儿。”

  怕孟星哲真的挂断,他一口气地说“是这样,我们之前不是商量好了,用醒北科技的全资子公司研发智能通信芯片吗,这事儿你看看怎么往下推进?”

  公司方面,孟星哲主要负责公司规划和资金调配,贝洛南负责技术和一部分管理工作。

  孟星哲说“那就尽快准备好材料,让行政主管负责去注册子公司,你把芯片的研发人员都归到子公司去,我稍后设计个股权激励的方案,给他们每个人匀点股份,让他们能踏踏实实地在醒北科技工作。”顿了顿,孟星哲又说,“至于研发资金未来的缺口,我来解决,没意外的话几天内就能搞定。”

  “得嘞,还是我们孟大祖宗靠谱。”贝洛南拍完马屁,话锋猛地一转,继续哪壶不开提哪壶,“加油,星星,一次倒数第一说明不了什么,别难过,”顿了顿,补刀,“毕竟也许还有第二个倒数第一呢!”

  孟星哲气得关了视频又把笔记本电脑甩了出去。

  他是脑子被丑老鼠踢了吗,要跟贝洛南打这个赌?

  ※※※※※※

  入职后的第一项是为时两周的岗前培训,人力部专门安排了培训师给大家上课。姚佳他们被分到了电话客服中心,负责接听顾客来电解决顾客提出的问题。

  不知道是人工巧还是天然巧,培训时姚佳发现,她居然还是挨着孟星哲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