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扫描你的心 > 4.看起来好骚

4.看起来好骚

  《扫描你的心》第四章看起来好骚

  孟星哲、佟雨墨、田华生依次都被叫进去面试完,才轮到姚佳。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她进去会议室前正赶上田华生出来。

  在门□□错的一刹间,田华生把他的萝莉音语速提到激光枪一样,居然很仗义地突突突地向她透题。

  “别紧张、都是简单的常规问题、要是事先准备过准定能答上、一共四五六道题吧我有点记不住了、比如先问你姓名、然后让你自我介绍、然后……”

  说到这两人已经彻底交错完毕,姚佳进了面试会议室。

  姚佳很感激田华生帮忙的心。但如果他能没有那么多前缀直接说‘比如’就更好了……

  面试官主要是人力资源部的主管和客服部的经理。姚佳走到他们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觉得自己像在受审。

  有一瞬间体内的叛逆因子差点荒诞作祟——她要做一个坚定不移的人,要做一个宁死不屈的人,不管他们怎么问她也什么都不会说!

  但她马上把这些叛逆因子压了下去。

  不管愿不愿意做这份工作,她都必须做,还得做足三个月,为了未来的自由,为了今后的尊严,为了让暴躁老父亲对她低下高贵的头颅说行,你真行。

  田华生算是压对一道题,面试官的第一个问题果然是“请你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姚佳把提前准备好的个人履历复述了一遍,尽量把二十二年的人生流水账讲出点抑扬顿挫来。

  这道题算是不功不过地答了过去。

  面试的第二道题叫姚佳有点意外,因为这对她来说是一道送分题。

  “知道公司的领导者、董事长是谁吗?”

  ——是我爹。

  姚佳整理笑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别是假笑“是姚秉坤先生。”顿了顿她补充,“很巧很荣幸,我和董事长是本家,都姓姚。”

  她想着别被人从姓氏上发现点什么血缘端倪,于是自己先破一破同一姓氏这个梗。有时候自己先讲破的事,往往就不再会是被人想要刺探的秘密。

  结果没想到,人力主管笑着说“不知道是不是同姓领导人特别招同姓员工的缘故,历来来面试的人里总有好几个姓姚的人,光这次就有四个。”

  “……”

  姚佳想,好吧她多此一举了。

  下一个问题,面试官问姚佳“你了解姚秉坤姚总做企业的理念吗?”

  这道题姚佳没有提前准备。跟姚秉坤有关的一切问题,都被她下意识地避过去了。因为不想多想。

  姚佳现场现思考。按照她暴躁老爹对她做什么都不满意的特性,所以他做公司的理念应该是——

  “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或者——

  “不要轻易自满,你可以做得更好?”

  面试官笑起来“你的回答倒也不算错,我们姚总确实有你说的特点。不过更准确的答案是姚总认为,实业才是经济的中流砥柱,没有实业做基础,所谓的互联网思维是根本立不住的,它将只会是个泡沫思维。”

  姚佳听完标准答案想了一下,居然突然有种别样的感受。

  她老爹暴躁归暴躁,做企业的理念倒是实实在在扎实得很。

  很快面试官问了第三个问题。

  “你认为我们公司,就是坤羽电器,和同行业竞争对手公司疆蓬电器比,优势体现在哪里?”

  这道题在姚佳的射程范围内,凌晓欣帮她做模拟面试时提前演练过。

  她从容回答“优势在于我们的售后服务做得更好、更及时、到位,有责任时从不推卸,这样我们的产品就在顾客群中形成了口碑效应。在两家公司的商品差不多是同种类、同档次、同价格的情况下,顾客会因为售后这项增值服务而倾向于选择购买我们的产品。”顿了顿,她不忘给客服部扣高帽,“这些正好是客服部的功劳。”

  客服部经理看着她,笑着点点头。

  接下来几个问题,姚佳也都回答得比较通顺。

  而后面试官问了姚佳最后一个问题。

  “为什么选择来坤羽电器工作?”

  ——因为和我爹打赌。

  姚佳在心里说。

  “因为这是个好平台,能让人更好的成长。”姚佳说出不功不过的套话答案。

  两位面试官都点点头,这让姚佳出去的时候觉得自己表现得可能还可以。在不靠她老爹的情况下,她的一只脚应该已经迈进坤羽电器的大门了。

  从会议室里出来,姚佳发现原来一排的四个位置上,加上她还是原来的四个人。

  但座位次序变了。

  这回变成了她挨着孟星哲挨着田华生挨着佟雨墨。

  姚佳不会自作多情地认为孟星哲是为了挨着她才换了位置的。最大的可能是,他不想继续挨着发问机坐下去了。

  还有几个人没有面试完。等所有人结束面试,会通知一部分人留下做笔试。笔试过了的人再进行个简单的二面。闯过二面的人,就能成为坤羽电器客户部的员工了。

  等剩下的几个人面试的空档里,姚佳百无聊赖。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身旁的孟星哲搭茬,问他没什么营养的废话“你面试的问题都是什么啊?”

  孟星哲可能也是怀揣着同款的百无聊赖,居然回答了她。

  原来问他们的问题基本是一样的。

  姚佳问“你都答对了吗?”

  孟星哲说“嗯。”

  姚佳问“包括姚秉坤做企业的理念那道?”

  孟星哲说“嗯。”

  姚佳看着这个嗯嗯怪,觉得有点意外。

  ——他怎么比她自己还了解她亲爹?

  感受到了她表情里的意外,孟星哲挑挑眉“怎么,我能答对,你有什么疑问吗?”

  姚佳谦和地摆手“没有没有,就觉得你好像比董事长家的孩子还了解董事长。”

  孟星哲看她一眼,开始胡说八道“那可能我就是董事长的孩子吧。”

  “……”姚佳噎住了。

  你可快特么住嘴吧,我可不想有你这么个逼王哥哥。

  另一旁把着一边坐的佟雨墨,隔着田华生也始终跃跃欲试地想跟孟星哲搭话。孟星哲干脆向姚佳这边又侧了侧身,两条长腿一腿叠一腿,一只胳膊半搭在姚佳的椅背上,若有似无地半包围着她,帅得无死角的脸也朝着她,眼睛半睁半眯间有点心不在焉,薄唇微闭微抿间似有点欲言又止的撩。

  姚佳怔了怔。

  这姿势也太……了,怎么跟他要把她这个妹似的?

  孟星哲似乎也觉得这种姿势不接着聊点什么有点尴尬和诡异。

  于是他抬起另一只手,指了指无处不在的坤羽商标问姚佳“你觉得坤羽的lo设计得怎么样?”

  姚佳瞬间反弹问题“你觉得呢?”

  孟星哲立刻皱眉“是我先问你的。”

  “……”

  ——这不是我上幼儿园时跟人搞辩论的回话吗,你怎么这岁数了还在用这招。姚佳在心里说。

  “我觉得丑。”姚佳放弃比赛幼稚,给出答案。

  至于为什么觉得丑,也没什么特定原因,就是出于对她爹的逆反心理吧。就是丑。

  “跟你那天在炸鸡店旁边看到的lo比呢?”孟星哲继续问。

  “那还是那天的更丑一点。”姚佳快准狠地答。那么丑绝人寰的lo,姚佳想她可不能昧着良心美化它。

  孟星哲的眉一下就皱得更紧了。

  “我觉得坤羽的lo更丑。”他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姚佳一抬头间,看到她的暴躁老父亲姚秉坤同志正带着一些手下从会议室旁经过。

  她听到来面试的人在小声而兴奋地交头说“快看!那个就是坤羽的董事长!好威严喔!”

  “看跟在他身后的那些人,各个西装革履,感觉好精英啊!”

  “羡慕!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能像那些人一样,气派地跟在董事长后面。”

  “董事长气场真强!啊董事长看过来了,他是不是在看我们这边啊是不是?啊他又转过去了……”

  姚佳看着姚秉坤同志向自己扫了一眼就挪走了目光,那目光里的内容仿佛在说没用的东西,我看你能坚持多久。

  她蓦地扭头,对孟星哲不容置疑斩钉截铁地说“我又重新评判了一下,你说的没错,确实是坤羽电器的lo更丑一点。不,是最丑,天下第一丑。”

  姚佳看到孟星哲脸上的表情舒缓愉悦了,眼神也仿佛荡起水波。这样他整个人看起来就更他妈英俊了。

  姚佳怔了怔,莫名有种错觉,她总觉得孟星哲在用他看起来最帅的角度,对她怒刷他的颜值。

  ……他好骚啊。

  ※※※※※※

  孟星哲在得到坤羽电器的lo比自己设计得更丑这个答案后,非常愉悦。

  正愉悦着,手机突然在他口袋里活泼震动。

  是贝洛南给他发信息。

  “对了我提醒你一下,你等会笔试的时候,千万不要按照自己的本心去答题。你一定按你所想的反着答,切记啊!”

  “什么意思?”孟星哲回信息问。

  贝洛南“意思就是,你这逼太能吐槽,按照你吐槽的内容答题,你死定了,必须反着来才行。”

  停了下又一条“比如说,我从网上找了这道题如果投诉事件错不在公司,客服就不用向客户道歉。这题你怎么答?”

  孟星哲打字“没毛病。错不在公司还上赶着道歉,贱吗?”

  贝洛南“你看,你答错了,正确答案是依然要道歉,你要对顾客说抱歉给你带来了不好的购物体验之类的。我知道你要问我凭什么,凭这个工种就是这么定位的,不服憋着。记住,和你自己想的,反、着、答!”

  孟星哲不耐烦地回复“知道了,别磨叽了。”

  但贝洛南依然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对了我刚想起来,你是不是说过如果让你再遇见那个马尾辫,你不会放过她,你要让她迷死你,然后你无情地置之不理来着?”

  孟星哲把手机屏幕侧到隔壁姚佳看不到的角度,打字。

  字的每一个音节都在澎湃着他的自信“惩罚快达成了。刚刚她看我的眼神,俨然,已经快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