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庆荣华 > 第八章、自己买自己

第八章、自己买自己

  /

  果然,曾荣的话很快令在场的几个人有了反应,王氏和曾贵祥是气愤,曾呈春是半信半疑,曾富祥则是怀疑地看向了靠在墙上的妹妹。

  曾荣是什么性格曾富祥再清楚不过了,这个妹妹既勤快又善良,从来不肯多话也不会多事,要不是家里日子实在过不下去,继母才不会舍得拿她去换亲,因为家里的活大部分是她在做,既要做饭洗衣还要喂猪喂鸡,尤其是继母又怀上了孩子,更有理由不躲懒了。

  可即便如此,曾荣也没有一句怨恨的话,见他难过自责,反倒还劝过他,说这件事不怪他,是家里穷,换亲也有换亲的好,左右她也得嫁人,换亲不但能解决大哥的难题,还能凑齐二哥的学费,也算为这个家做了点贡献。

  哪知这个恶毒的继母贪得无厌,见曾荣这么好说话,居然改了主意,不想拿她去换亲,想直接把她偷偷拿去卖了换一大笔银钱,更可恨的是,父亲竟然答应了,这才逼的这个妹妹跳湖自杀了。

  可死过一回的人真会有这么大的变化,不但胆子变大了,人也变聪明了?

  曾富祥正分析自己妹妹的变化时,只见阿婆跳了起来,上前嚷嚷道:“不行,我这个大孙子都十八了,必须说亲了,不能再耽误。”

  “还有我的束脩,也不能再拖欠了,我念了好几年的书,不能半途而废。”曾贵祥也抢着说道。

  “听听,听听,你大哥二哥还有你阿婆你爹都在这,

  可别说是为了我们阿来,我们阿来才多大?卖你的这点银子给你大哥娶完亲能供你二哥念两年书就不错了,你不是不晓得,你二哥念书有多费钱?”田水兰再次为自己辩了几句。

  这番话很快打消了曾呈春的怀疑,“是啊,阿荣,你娘不是这个意思,你,你,我,我,娃啊,要怪,你就怪你爹没本事,可爹也是为这个家。。。”

  曾荣一听,这些人还是没有绝了卖她的念头,好在她对这个家也没有什么留恋和期待,因而,她很快打断了父亲的话,“我知道了,你们还是要把我卖了,说吧,我能值多少银子?”

  要不是怕等不及自己身子好了就被牙行的人强行带走,曾荣委实不想和这些人谈判,因为这有可能会暴露自己重生的秘密,毕竟之前的大姐是什么性子她也十分清楚。

  “什么意思?你同意卖了?”曾呈春一听女儿的话,当即从地上站了起来。

  “别,别,爹,我求求你,你们别卖大姐,别卖大姐,以后我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和大姐一起干活一起挣钱,我们能挣到给大哥娶亲的银子。”角落里站着的曾华突然奔了出来,跪在了父亲面前。

  “是啊,爹,别卖妹妹了,实在不行,家里再多养两只猪和两只羊,开春了,正好让妹妹赶着去山上放。”曾富祥也开口求情。

  “你说的容易,家里有抓猪崽和羊崽的钱吗?再说了,你娶亲可以往后推,阿贵的学费呢?要不卖阿荣也行,阿贵别念书了。”田水兰清楚丈夫的软肋在哪里,说道。

  果然,她一提这个,别说阿贵不答应,就连家婆和丈夫也不同意。

  曾荣说不失望是假的,不过大哥和曾华能站出来为她说情,她心里还是有一点点的感动。

  “直说吧,我到底能值多少银两?”曾荣再次问道。

  “这个,这个,这个要看你卖哪里,卖,卖。。。”曾呈春结结巴巴地说道。

  “十二两。”田水兰把话抢了过去。

  “不行,十二两是卖给勾栏,我绝不答应。”曾富祥愤怒地说道。

  “那就,那就十两,十两,十两。”曾呈春羞愧地回道。

  “好,十两是吧,给我一年时间,我自己挣十两银子把我自己买下,你们若是答应呢,最多一年后我给你们十两银子,若是不答应,我就只能再去跳湖了。”曾荣开出了自己的条件。

  她倒是有心想说两个月时间,可又怕引起大家的怀疑,因为徐靖的确是要两个月后才能来。

  当然了,她也清楚,一年的时间也够吓到这些人的,毕竟她目前的身份只是一个目不识丁的农家女,他们凭什么相信她一年的时间能挣到十两银子?

  这不,她话音刚落,在场的几个人均狐疑地看向她,几乎同时开口质疑她清楚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

  “我是说,你们给我一年时间,我保证还你们十两银子,以后,你们不得再动卖我的心思。”曾荣再次重申了一遍。

  “妹妹,你有这个本事一年挣十两银子,为何之前没拿出来?”曾贵祥琢磨过味来,问道。

  “是啊,你真有这个本事一年挣十两银子?那你之前为何不说来,说出来我们也不会动卖你的心思。”田水兰质疑归质疑,可她更好奇的是,这个继女到底有什么底气说这话。

  若果真如此的话,她还卖什么人,直接把曾荣留在家里,一年十两,两年就是二十两,三年就是三十两,不但这个家的困境能解了,以后她儿子念书成亲的银子都有了。

  “对啊,阿荣,你跟爹说说,你有什么本事一年挣十两银子?”

  王氏是唯一一个保持清醒的人,当即撇了撇嘴,“你们也是糊涂,一个孩子说的话也能信?你们这些大人谁能一年挣十两银子?”

  “这银子我怎么挣你们不用管,总之,到时我若是拿不出十两银子,随你们怎么处置。”曾荣不想过多解释。

  从出事到现在,这些人没有一个问她是否有什么不舒服,是否饿了等等,他们关心的只有他们自己的利益,既然这样,她还有什么好犹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