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特殊魔物收容所 > 32.对弱者的欺丨凌

32.对弱者的欺丨凌

  命运就是这么可悲又可笑。 小讹兽和它心心念念的姐姐的第二次相遇, 依然是在一个充满花香的地方。

  可一人一兽的境况,却完全相反。

  小讹兽已经有了迷人的模样,可它的姐姐, 却瘦弱又狼狈。空洞的眼神里, 一无所有。

  小讹兽是在一家精神疾病康复中心找到的女孩。此时的女孩,已经成了一名患者。

  病因反社会人格障碍。

  反社会人格之所以形成, 都是有原因的。

  这个群主就是这样。

  她的父母早早离异,而继母对她虽然并不苛刻, 却一直漠视。

  如果始终如此也就罢了。可偏偏她还有一个小妹妹在身边时刻对比, 当然了这个妹妹是继母亲生。

  “宝贝儿, 看妈妈给你新买的小裙子!”

  “不能挑食,以后会长不高的。”

  “摔得疼不疼?妈妈抱抱你!”

  继母对亲生女儿的疼爱是无微不至的, 就连父亲也对喜欢撒娇的小女儿更加在意。

  爱在这个家里的分配并不平均。群主就像是一个外人,即便得到了相同的礼物,却永远没人给与真正的关心。

  谁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谁也不知道她爱吃什么, 谁也不在意她高不高兴、是不是难过。她就像是家里一个固定摆设,哪怕她比妹妹更加聪明优秀, 也更漂亮贴心, 也没有任何用处。

  因为, 谁也不在乎她。

  邪恶的种子就此埋下,她对她的妹妹动了手。

  当然, 那时候的她还太小, 并不能思考周全,所以还没开始, 就已经被发现。

  然而父亲和继母并不反思,反而将她像丢垃圾一样扔到了生母那里。

  当然了, 这个前夫的孩子,对于即将要结婚的生母来说,就是一个拖油瓶。

  于是这一次,她被送进了小岭精神疾病康复中心。病症是反社会人格障碍。

  和其他精神类疾病不同,反社会人格障碍虽然始于儿童或青少年早期,但想要真正确诊,却要等到18岁以上。

  当时只有6岁的群主,在这里就像是一个异类。

  虽然护士和大夫对她都很温柔,可他们眼里的怜悯于同情,对于小群主来说,却是最深层的讽刺。

  仿佛在一次一次提醒她,她是没有人要的野孩子。

  而小讹兽,就是在这时找到了她。

  “大人是最虚伪的生物,没有人会爱我。”虽然只有六岁,但却已经愤世嫉俗,眼里只能看得见黑暗。

  小讹兽恐惧这样的转变,却无法放弃曾经的温暖。于是它做了一个决定。

  “我会爱你,我会无条件的支持你。别害怕,我会一直一直陪着你。”

  小讹兽天真的以为,这一次,可以换它来治愈。可一切最终都是事宜愿为。

  “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答应她,帮她逃跑。”

  “所以她不是误诊出院,主治医生也不是意外死亡对吗?”

  “对。我给她喝了我的血。”

  讹兽的血液从某种角度来说,就像是万人迷药剂。

  服用了之后,不管是如何肮脏的灵魂,最终都会得惹人喜欢。

  而小群主原本就长得精致可爱,在得到讹兽的加持,就更加让人忍不住同情怜悯。而那些测试也同样在讹兽血液的作用下,变得和正常人一样。

  “三个月后,她出院了。”

  “我以为,我们的好日子就要开始,可只有噩梦。”

  小讹兽的叙述里,群主在发现它血液的妙用之后,就开始一次次试探。在发现小讹兽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反抗能力之后,她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她囚禁它,虐待它,在讹兽幼小的身体上发泄一切不敢发泄出去的情绪。

  她每天都要服用讹兽的血液,目的是为了维持她完美的外表。

  “我以为,如果她一直这样,也是好的。”

  “毕竟,她太孤单了,没有别人,只剩下我。我愿意接受她一切的黑暗,只要她能够看起来像是个正常人,能过正常人的生活。”

  “可我又错了。她开始杀人了……”

  “但我,阻止不了她。”

  小讹兽很早之前就想到了死。因为它一死,血液的效用就不在了。那群主也就不能再依靠这个害人。

  可魔物漫长的生命,即便想要陨落,却也这么困难。

  它终究什么也没有办到。没能治愈群主,也不能阻止她害人。

  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废物!

  而此时燕京市局重案组的审讯室,群主已经被带了进去,谢执和组长正在审她。

  可能是知道讹兽已经被抓住的事情,这群主也明白自己眼下没有逃脱的可能,倒是痛快的交代了。

  “是我诱导的,可他们死了不是正好?”群主一点悔过的意思都没有。

  “精神病啊!我们都是精神病,活着对社会一点贡献都没有。”她挑起唇角,满脸都是得意之色,“你们知道吗?抑郁症其实是绝症。吃药没有用的,即便暂时好了,也会反复复发。”

  “你们知道这帮得了抑郁症的人弱小到什么程度吗?”

  “只要一丁点刺激,就那么一丁点,他们就会觉得天都塌了,活不下去了。”

  “就那个依安的,你们猜不到她是怎么死的。”

  “我给她看了当初下载的视频。”

  “哈哈哈哈,太好笑了。当时她哭得哦,整个人都崩溃了。缩在墙角,一动都不敢动。”

  “我其实还准备了别的。”

  “例如那些人怎么骂她,她那个前任是怎么和朋友炫耀。”

  “还有啊!还有她那个不离不弃的好闺蜜。从她身败名裂开始啊,那个好闺蜜也失去了很多的。”

  “不仅因为跟她关系亲密被lo圈不少人排挤,还因为她耽误了学业,险些错过考试时间。”

  “还有哦!就因为她,她的那个闺蜜和其他朋友都淡了,世界里就只有她一个人。”

  “甚至受到了她的影响,还有了抑郁倾向。”

  “你说,这样的人,活着除了给亲友制造麻烦和负能量意外,还有什么用呢?”

  “活着做什么?”

  “死了不好吗!?”

  “哈哈哈哈哈。”群主笑得前仰后合,扭曲的脸上满是痛快。

  可所有参与审讯的警察却都不由自主的浑身发凉。太恶毒了!

  别说是一个抑郁症患者,就算是个心理正常的人,被人堵在角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记忆里最不堪的一幕被拿到眼前反复播放,恐怕也会直接崩溃。

  这个群主,用如此下作的手段逼迫,竟然还能觉得自己厉害?她根本就没有解放谁,而是用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去恣意欺辱那些弱小又无助的病人。

  组长有点控制不住情绪,做笔录的字迹都重了几分。至于外面听着的其他小警察,更是气的恨不得进屋打人了。

  只有谢执依然冷静。

  “那其他人呢?”谢执继续审问。

  “都一样啊!那个恶心的宅男,我给他看了他爱豆的自杀现场。告诉他,他爱豆之所以死,就是因为他们这些死忠粉对她的期望。”

  “期望太高,却又无法达到,过大的压力下,最后‘砰’的一下,弦断了,人就从楼上跳了下来。”

  “还有那个小男孩,他是三个里面最蠢的。我就对他说了一句话,只要你这样的坏孩子死了,你的母亲就能真正快乐。”

  “……他只有十三岁。”组长拍了一声桌子终于站了起来,“利用他对母亲的爱来杀了他,你不觉得你像个畜生?”

  “畜生?我可以在帮他啊!他那么希望他母亲幸福,也一直觉得是自己带给母亲不幸,所以我让他死了,这不是正好?”

  “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啊!”

  “畜生,呵呵,人本来不就和畜生没什么区别吗?”

  “冷静点。被被她牵着鼻子走。”谢执把组长按到椅子上。

  “接着说。”他对群主说道。

  “说什么?”

  “哦,对了,你其实还想知道别的吧。就是剩下那九个人是不是?”

  “都是一样的。”

  “玩弄这种人,根本不需要什么所谓的技巧,只要翻翻老底,就能让他们立刻情绪崩溃。之后也不用去指引什么,因为他们自己就会主动去找刀子。”

  “他们早就不想活了。我是在帮助他们彻底解脱。”

  “所以你还觉得自己很伟大?”

  “当然啊!我就是他们的救世主……”

  “放屁!”谢执直接打断,“少在这装什么大爱无私。能活不能活,就连大夫都不敢下包票,你算个什么东西。”

  “多余的废话我不想听,我问你,你是怎么把他们聚集在一起的?”

  “当然是告诉他们,我有能快速治好抑郁的特效药。只要到了地方,就能得到。”

  “然后,他们就会主动去找。”

  “就这么容易就相信了?”组长不敢置信。

  “当然了,谁让他们非要活着呢?哈哈哈哈哈。”群主的笑声尖锐又刺耳。

  “真的非常非常有趣。分明活着还不如直接死了痛快。可只要听到有治愈的可能,平时一个个看起来都丧了吧唧的也能笑着十分开心。”

  “你看,人就是这么恬不知耻的生物,只要能活下去,不管是多痛苦,他们都要挣扎着活。”

  “是不是特别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