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女子从不回头看爆炸 > 72.初现端倪

72.初现端倪

  第七十二章

  “哈……哈……呜呜……哈、哈……救命……救命……”

  张浩跌跌撞撞地在漆黑的山林中奔跑。

  边跑,边痛苦地呜咽出声。

  竹沟村附近的山林都是退耕还林后才养起来的树林子,地形地势曾经被人力修改过,不像牛背山中那么崎岖。

  但山林毕竟是山林,并不是安全无害的公园大马路,精神恍惚的张浩没能跑得多深入便被丛生的荆棘藤蔓绊倒,咕噜噜从斜坡上滚落下来。

  “你有病啊张浩!还不停下!”

  “他怎么回事啊,吴学,你是不是哪惹他生气了?”

  “拜托,我还想问你好吧!”

  “好吧……他刚才还问我要药呢,难不成张浩有癫痫什么的?”

  “癫痫发病不是躺到地上口吐白沫吗,还有大半夜往山林里跑的啊!”

  “说得也是啊,嗨,这家伙,我以为他就是内向一点、不爱跟人打交道,谁知道他还会发疯的呢。”

  伍白然摇头说着,放开张浩,撑身站起。

  “算了,都特嘛十一点多了,别理他了,等他发疯发完自己会回去。”吴学丢掉手里血淋淋的石块,一边拍着膝盖上沾的泥土草叶,一边满脸晦气地从地上爬起来,“真是的,明天还要开工呢,大晚上的搞这一出。”

  “要我说,肯定是你白天指使人家做事情太多了,别以为我没看见,你连买瓶水都是喊他给你跑腿。”

  “你怎么不说他抽的烟都是我供的啊,再说我也是脱不开身才叫他帮忙的好吧!”

  两人一边闲谈着,一边走出山林。

  他们身后,齐腰深的、茂盛的野草植被中,缓缓渗出鲜血……

  村中,杨珊与陆染风正在回往周老憨家的路上。

  “我能确定这个任务场景是个‘残局’,主要依据有两点。”杨珊有些懊悔自己察觉得太晚,“我们进任务的时候没有那个半透明薄膜罩子,这是第一个、也是最明显的提示。坐车进村期间的车程用时,是第二个提示。”

  陆染风苦笑着接道:“要不是你先发现不对、提醒到我,我也是怎么都没注意到这么明显有问题的地方……从这个村子到镇上才十几里路,骑摩托车都只要半小时,我们怎么会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呢?”

  “是啊,这么不合理的地方摆在眼前,居然硬是没发现……咱俩也是绝了。”杨珊牙疼地道,“现在看来,这个情况很明显了。上一批进入的任务者失败了,剧组的人估计是逃出村子的时候被‘意志’控制住的。一边把咱们俩塞进来、一边强迫剧组的人跟咱们一块儿进入‘下一轮回’,所以车子才会在山路上开了那么久。”电脑端:

  “真不知道‘意志’是怎么想的,都等不及给我们组个团。这么匆匆忙忙地把我们俩丢进来,万一我们俩没有转过这个弯来,不就把我们也坑进去了吗。”陆染风说着说着自嘲起来,“得,我这全是废话,工具人要什么人权。”

  “怎么说呢,我不觉得‘意志’会是那种有人情味有感情的生物,或者说对我们任务者没啥人性,只考虑鬼物能不能被它干涉、为它所用。”杨珊皱眉道,“现在这个情况,很可能……上一批任务者把任务搞砸了、把原本可以被‘意志’控制住的局面搞得要么是要失控、要么是鬼物有逃离‘场景区域’的可能了,所以‘意志’才会不管不顾地把咱们丢进来,强行开启任务把这个玩意儿拖住。”

  陆染风沉默了下,幽幽地道:“你不用这么详细地跟我说我们要面对的东西到底有多可怕……我的勇气值是有限的,提前耗尽勇气条就麻烦了。”

  “呃……”

  摸到“意志”塞她俩进这个任务的用意后,考虑到夜晚行动的危险性,杨珊决定暂停调查、先回周老憨家把今晚渡过去。

  莽,也要讲基本法,有明确目标、直接行动能获得的收益高于风险时,刚正面才能刚得有意义。

  不然就不叫莽了,叫送……

  而之所以选择回周老憨家、不是其他住有剧组成员的村民家,原因也很简单:周老憨家的“原住民”只剩一个。

  假设她俩的推理能成立、剧组曾经有过逃出竹沟村的行为,那么“地雷”藏在村民之间的可能性显然是巨无比大的……

  她俩回到周老憨家时,屋子里没有一点灯光,似乎是其他人都睡觉了。

  两人放轻手脚、简单洗漱后回房休息,入睡前,杨珊再次把从剧务助理那儿拿来的档案倒出来,将简历上的证件照、名字和自己记得的剧组成员对照,准备明早开工后再将这些人复查一遍,看看会不会出现新的情况。

  陆染风睡在床上,百无聊赖地拿着手机翻微信群里的聊天记录。

  这手机不能上网打手游,也不能看视频刷微博,对于陆染风来说等于是失去了解压功能……也就拿着手机点点点的行为本身能让陆染风多少有点安慰了。

  当杨珊看完档案袋中的简历、正将其收起来时……陆染风忽然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珊珊,我发现了个线索!”这大美妞双手紧握着手机,无比激动地道。

  陆染风激动地将自己的发现告诉杨珊时,剧组借宿的五户人家之一、村民王大发家。

  王大发家住着剧组出资人之一的服装师肖成,罗锋托人情请来的男主演,以及三名演员组的女生。

  肖成是导演董胖子的大学同学,本人其实并不懂拍戏,但备不住人家里有钱、没事能掏个几十万来拍网剧玩。这部网剧演员穿的品牌服饰都是他从家里带来的,挂这个服装师的名儿也算实至名归。

  当然,董胖子、罗锋和卓和平三个到王大发家来喝酒,目的并不是与肖成培养感情,而是……为了那三个女生。

  时间接近午夜十二点,王大发家的客厅里,杯盘狼藉。

  董胖子已经喝醉了,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罗锋、卓和平、肖成三个,仍在与三名“女演员”推杯换盏……

  “董哥酒量真的不行,这就睡下了,哈哈哈……来来,给他拍个视频发群里。”

  “别闹啦……”

  “小卓,听说你要喊董哥一声叔?”

  “按辈分算是得喊叔,董哥和我爸爸是一辈的。”卓和平满面红光,表面上看八风不动,实则正对喝醉了靠在他身上的“女演员”动手动脚,“不过现在谁还管那个啊,都是各论各的。”

  “别烦啦……”被摸的女生有些不自在,但也没有强势地把卓和平推开。

  和一般人以为的“长得漂亮的女演员容易被潜规则”不同……现实是,“有所求”的女性更容易被“冒犯”。

  与董胖子沾亲带故的卓和平按捺不住冲动、想要占剧组里的女生便宜,董胖子也好,罗锋也好,都是不会去考虑把陆染风介绍给他的——原因很简单,陆染风在剧组里的身份是专职化妆师,参演配角只是玩票,董胖子和罗锋手里握的那点儿针尖大的“权力”完全不可能打动陆染风……

  别说是陆染风这种不靠拍戏吃饭的化妆师了,就连女一号、女二号,两人也绝对不会去打人家主意——这俩一个已经在业内有一定名气,一个是网配圈红人,就算跟剧组翻脸,转头也有的是地方“就食”,人家根本不稀罕尿这一壶……

  综合算下来,这个剧组里能让卓和平“摸得着”的,也就只有连在这种低成本网剧剧组里都只够格跑龙套的演员组小透明了。

  白天里,帮忙打边鼓的肖成做出暗示后,有个女生“挺身而出”、愿意“跟卓和平谈朋友”,这才有了晚上的“酒局”——谁也不会失心疯了谈啥潜规则,反正卓和平人年轻、不算拿不出手,年轻人嘛,看对眼了交个朋友有什么呢。

  酒过三巡,卓和平感觉到尿意,跟几人告罪一声,自行从客厅出来上厕所。

  王大发家没有卓家经济条件好,虽然住宅也盖得挺宽敞,但装修家具没跟上,客厅比较空旷不说,厕所里还有蹲坑,没有便池马桶。

  卓和平捏着鼻子上了厕所,摇摇晃晃地走到洗脸池那儿洗手时,忽然感觉头部一阵刺痛。

  “嘶——”本就喝了不少酒的卓和平一下子站立不稳,一手捂额头、一手扶到洗脸池上,燥热而流的汗变成冷汗,一下子湿透了他身上穿的中袖衬衣。

  汗出如浆中,卓和平那被酒精麻痹的大脑里,突兀地浮现一段画面。

  那是……村后靠近牛背山的一片山坳,曾经被周家承包来种果树,后来抛荒的树林子。

  这片被抛荒的山林深处,有座曾经承包果林的周家遗弃的看林小屋。

  卓和平的眼睛忽然瞪大,整个人颤栗起来、哆嗦着慢慢滑倒在脏兮兮的厕所地板上。

  在他的脑海中,他仿佛正慢慢走近那间小屋。

  他眼前,那间小屋正越来越清晰。

  这间看林人住过的小屋极其简陋,墙壁是木头订的,墙面和屋顶是用乡下摆酒时搭露天棚子的那种雨篷布蒙的,因多年无人维护,已经破破烂烂,无力为人则风挡雨。

  山风忽来,雨篷布被吹得哗啦作响。

  “啊、啊——!!”

  卓和平发出惨叫,两只眼睛瞳仁几乎缩成针尖。

  他看见那间四处漏风的小屋内,孤零零地躺着一具瘦小的骸骨。

  被某种神秘力量扭曲掉的、曾经刻骨铭心的记忆,也回到了卓和平的脑子里——他终于回想起,就在不久前的某个夜里,他和爷爷,还有二叔,三婶,几个人像是着魔了一般,在家中将自己的亲身父母分尸……

  “啊——!啊啊啊啊——!!”

  卓和平双眼充血,疯狂大叫,巨大的恐惧、痛苦、悔恨、憎恨,瞬间击溃了他的理智,让他整个人都痉挛起来。

  “小和平去个厕所怎么去这么久?”醉醺醺的肖成忽道。

  “不晓得哦,去看看嘛。”罗锋扶着桌子站起来。

  “咋个了,不喝了?”喝多了、上楼睡了一觉的村民王大发,打着酒嗝从楼上下来。

  “在喝呢,小和平去上厕所到这会儿还没回来。”

  “哦,我去看看。”

  王大发走到厕所,拉开门,看了眼正躺在里面抽搐嚎叫的卓和平。

  “他不在厕所啊。”王大发道,“哎呀是哪个吐得厕所这么脏,我得打扫下。”

  说着……王大发走到客厅一角,提起白天从地里回来时随手放在那儿的锄头。

  “我也来帮忙吧。”罗锋摇摇晃晃地跟过来,拿起把镰刀。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