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女子从不回头看爆炸 > 41.场景:《他》

41.场景:《他》

  第四十一章

  上一秒还在宿舍,下一秒,杨珊眼前的世界变成了一条冷冷清清的街道。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微带凉意的清新空气,年久失修、地砖开裂翻翘得挺严重的人行道,可以随意横穿的狭窄水泥马路,道路两旁以二~四层老旧建筑为主的街景……怎么看,都不像是大城市。

  现身在人行道上的杨珊抬头打量四周,就很有种隐隐约约的亲切感,这条街跟她的老家清镇简直不要太像——路面上稀稀拉拉的车辆,除了上下学高峰期街面上便很少看见行人,街道两旁至少有一半的门面大门紧闭……小镇气质能打满分。

  一辆脏兮兮的白色小面包车吭哧吭哧地从路上开过,司机从窗户里随手丢了个烟头出来,嗯,更像了……

  当然,再像杨珊也能确定这肯定不是她老家清镇,她好歹在清镇住了十几年,中学时没法打工就靠捡垃圾凑学费,整个清镇的街道她都熟得不能再熟了。

  正当杨珊怀念地透过半透明薄膜观察这座小镇街景时,一声高亢的尖叫猛地在她耳边炸响。

  杨珊一脸懵逼地转头,便见……一个黄毛小青年正满面惊恐地瞪着她。

  “啊!!”又一声尖叫,一名戴眼镜的女士仓惶转身就逃,撞到了半透明薄膜罩子上。

  除了这俩叫出声的外,还有一对拎着早餐、搂在一起瑟瑟发抖的小情侣,一个提着电脑包的中年男人,一名头的学生妹。

  整整齐齐出现在罩子里的六名新人,全都惊恐惊骇地看着杨珊,并尽力与她保持最远距离……

  嗯,之所以杨珊能确定全是新人,是因为这帮人全都做普通打扮……戴眼镜的女士和提电脑包的中年男人还都穿着上班的职业装。

  杨珊默默地与这群没给忽然改变的场景吓着、没给笼罩着大伙儿的半透明罩子吓着,反而是给她这个任务者吓着的新人对视。

  “啊。”两秒后,杨珊醒悟过来,连忙将还抱在手上的五六冲塞回行囊里,不好意思地抓抓脑壳……上戴着的全覆式防爆头盔,“抱歉,我忘记把枪收起来了。”

  六名新人眼睁睁看着这个反恐精英变魔术似地将好大一把枪械凭空变没,眼睛都直了。

  没谁敢出声,六人仍然惊恐地瞪着杨珊。

  杨珊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除了她全是新人的场次,想了想自己刚进任务时的情形,索性模仿陈姐的小弟董淳:“嗯……我不是什么危险份子,也不是我绑架的你们。”拍了拍将大伙儿罩在里面的半透明薄膜,“你们听说过无限恐怖吗?”

  五名新人中年纪最大的中年男人看上去有四十出头,听到杨珊这么说,这个中年人露出了恍然神色……大约也是个看网文的。

  反倒是最年轻的头学生妹,虽然听出防爆头盔下是个女声后没那么紧张了,但还是满脸的困惑。

  “就是无限流。”杨珊特意给这个学生妹解释了句,头这才明白过来。

  杨珊继续道:“和小说里的情况不一样的是这里没有主神,只有一个‘意志’;我们被拉进来的地方也不是恐怖电影、恐怖小说啥的,没有那种恶意满满、非要致所有任务者于死地的不可理喻怪物——”

  听到这,六名新人都轻轻地吐了口气。

  “……就是有鬼而已。”杨珊道。

  新人们:“?!”

  杨珊知道新人刚进任务时有多迷茫,反正就是废几句口水的事,尽力跟新人们解释:“大家努力活过第一场任务,就可以领到生物面板和无限任务论坛激活码,再进任务的时候就可以接收到‘意志’发布的任务提示,不会像第一场一样抓瞎……”

  她这边倒是很努力地解说,新人们听得那叫n脸懵逼……

  “那个,同学。”中年男人听出杨珊年纪不大,小心地开口问道,“我请问一下啊……你说的……有鬼,是我们理解的那个鬼吗?”

  杨珊点头道:“就我见过的话,应该是。”

  戴眼镜的女士底底地惊呼了一声,小黄毛瑟瑟发抖,俩小情侣搂得更紧了。

  “鬼、鬼吃人吗姐姐?”穿着高中生校服的头学生妹要哭不哭地。

  “嗯……”杨珊皱眉想了想,“应该说,我们任务者不是鬼物的首要攻击目标。鬼物是人死后不消解的执念形成的,它们会优先攻击它们的执念目标而不是攻击我们。但我们也不能一昧逃避,我们作为任务者进入任务场景,需要通过各种手段来干涉鬼物执念,以达成让送我们进来的‘意志’干涉并控制鬼物的目的。”

  “如果失败呢?”中年男人面色发白地问。

  “失败的话,因为我们现在做的只是最低等级、危险性相对不高的d级任务,只要没有作死还是可以活着离开的,‘意志’会继续送人进来干涉。”杨珊道,“不过最好还是往达成任务的方向努力,因为我们在任务场景中的表现会有一个任务完成度的评判,完成度超过50才有机会获得通关奖励,超过60可以获得装备盒。”

  有过说服陆染风的经历,杨珊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轻易接受现实,主动将防爆头盔摘下,诚恳地对众人道:“我明白大家都很不甘心为什么自己要被迫脱离稳定和平的现实生活,被卷到这种不得不面对鬼物、面对超常危险性的任务中来,但压在我们这些人头上的‘意志’并不是讲道理的街道办,就算我们抗议、不满,‘意志’也不会放过我们的。”

  “‘意志’都这么不讲道理,鬼物更不会跟我们讲道理。如果不去勇敢应对,不去主动寻找解决事件的办法,那么我们有可能死得更快。”杨珊深吸口气,神色郑重地道,“在这里面死掉,就是真正的死掉了。运气好,还能留下尸体,运气不好的话……”

  她没把话说完,但新人们能理解她的意思,一个个的脸色都变得极其的差。

  而杨珊也并非危言耸听,无限论坛中那些灰掉的id,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幸运地留下尸首让家人办葬礼。

  中年男人望着杨珊年轻的面庞,半天说不出话来。

  “怎么会有这种事……”戴眼镜的女士双手抱头蹲了下去,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到人行道地砖上。

  “我只是出门买个早餐而已啊……”黄毛小青年一脸绝望地呢喃出声,“搞什么鬼,爱看无限小说不表示我愿意当小说里的主角好吗,能不能放弃这种主角待遇啊——”

  杨珊叹了口气,她能理解他们的想法……说白了,要是在任务里面看见韩佳佳、王琴、郭欣怡、谭梦这些她挺喜欢的姑娘,她估计也非常难以接受现实。

  无论众人愿不愿意,将所有人笼罩其中的半透明罩子从顶部开始消失,杨珊这边也接收到意志发来的冰冷提升:

  “场景:《他》”

  “他在这座小镇中。”

  “48小时内,寻找到他的踪迹。”

  “……咦?”杨珊有些意外,连忙打开任务面板确认自己有没有听错。

  任务面板中显示的任务内容和她听到的并无区别。

  “没有警告提示,运气不错。”杨珊笑着对新人们道。

  “警告提示是指……?”一直把注意力放在杨珊身上的中年男人小心地问。

  “我收到任务提示了。”杨珊把任务内容对众人说明,“没有警告提示,按无限论坛中资深者对任务提示的分析归类,这个任务应该是那种比较早期的、不太紧迫的任务,转圜空间大,存活压力小。毕竟我们这场有五个新人,难度不会高到哪里去。”

  中年男人松了口气,听杨珊说危险程度不高,另外五人也稍稍振作,连情绪崩溃的眼镜女士都擦掉眼泪站了起来。

  “同学,我们都是第一次……不太懂,还请你多多帮忙,指点一下我们。”戴眼镜的女士打起精神对杨珊请求道。

  “我会尽力的。”杨珊点头,“我叫……嗯,我的id叫奇穷,大家可以叫我奇奇。你们也不用报真名,自己先想一个昵称方便沟通。虽然我们都并不是因为愿意才成为被‘意志’掌控生死的任务者,但因为在任务中有概率获得外面的世界弄不到的特殊药品、道具的关系,如果身份曝光,有可能会被不怀好意的人盯上。”

  并不是所有的任务者都能对别人心怀善意,上一场任务给杨珊的印象就相当深刻——被孙井空那种疯子知道现实身份的话,那真是比遇到鬼还可怕。

  头学生妹懵懵懂懂,中年男、眼镜女士、二十出头的小情侣和看上去也应该是这个年龄段的黄毛小青年无一不对杨珊满脸感激……能对他们这些新人说出这种话,这位老手确实是相当为他们考虑了。

  “我姓周,年龄上应该是我最年长,就请诸位叫我一声老周吧。”中年男首先道。

  “我姓张,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张姐。”眼镜女士努力挤出笑容。

  “……那个,奇奇妹子,id是指在任务中的代号吗?”黄毛小青年问道。

  “嗯,起什么都可以,但是不要太夸张。因为每场任务都要报id,很破廉耻的话自己都说不出口。”杨珊看这家伙仿佛想中二一把,好心提醒。

  这也是有先例的,无限论坛上自己吐槽自己id太中二的任务者就有不少……

  黄毛小青年想想也是,遂老实地起了个普普通通的称呼。

  杨珊这个唯一的老手起了个友好和谐的头,六名新人自然不会互相起啥纷争,罩子一破,杨珊提议先在镇中寻地儿落脚,新人们一点儿异议没有,老老实实跟着杨珊走。

  顺着他们出来的冷清街道走了没多远,一行人便从路边的路牌上看见了这个镇子的名字。

  “新镇?这叫什么镇名?”黄毛小青年困惑地。

  “很正常,我老家那还有叫煤山镇、清镇的。”中年男老周道。

  杨珊看了老周一眼,黔省老乡啊这是。

  “咦,这个广告下面有个寻人启事。”戴眼镜的张姐发现路牌旁边的电线杆上,老中医广告下盖着张纸,用指甲扣了下,一张印着黑白头像的寻人启事露了出来。

  “石建华,男,三十六岁,19年5月26日在解放路与中山路附近走失,望知情人联系家属或民警,必有重谢……”张姐念出寻人启事上的字,转头看杨珊,“奇奇,这会跟我们的任务有关吗?”

  “这种小镇人口多不到哪去,失踪案应该没那么多,有可能跟我们的任务有关。”杨珊掏出手机把寻人启事拍了下来,虽然进了任务就没信号,手机还是能用的,“嗯?这上面留的地址……”回头看写有镇名的路牌,“教堂路,就是这条街啊。”

  他们经过的临街商铺并没看见门牌号,杨珊左右看了看,就近进了附近一家小超市。

  街面上行人稀稀拉拉,小超市的生意自然好不到哪去,杨珊进门,坐在柜台后的店主正埋头玩手机,一点儿也没有起身招呼的意思。

  “老板,请问教堂路086号怎么走?”杨珊敲了敲柜台。

  店主压根不抬头,仿佛没听见一样。

  老周见这情况,进店内随手拿了听红牛,边掏钱边道:“老板,教堂路086号怎么走?”

  店主这才肯放下手机,懒洋洋地道:“这里是081号,往左边走几步路,巷子里进去看到的大门就是086。”

  杨珊再次产生强烈的熟悉感……没错儿,越是经济欠发达的地方,这些开门做生意的人就越是这么吊……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