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女子从不回头看爆炸 > 13.事件:《亡者归途》

13.事件:《亡者归途》

  第十三章

  idy、真名闫明的年轻男人,今年二十四岁,阳市人,华西大学城黔省医科大学八年制学生,家境优越,还没出校门名下便有房有车,人又长得帅气自信,标标准准的人生赢家。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该人生赢家,在看清杨珊的穿着和相貌、想起白天中午那场与对方绝对不能称得上是愉快的“碰面”,内心顿时一群草泥马狂奔而过……

  ——玩我呢?!

  这位医科大的校草级人物是十天前被“意志”拖进任务中的,自认比一般人胆大、心细、意志坚定得多的闫明,在那场任务中自己倒是幸运地保住了命,只是被同场新人的鲜血溅了满身……同时被拉进任务的三名新人,只有他活了下来。

  足足花了好几天时间从崩溃中缓解过来后,闫明几乎把无限论坛的所有帖子扫了个遍,并积极主动地寻找起能快速获得积分、累积事件经验且比强制任务安全得多的现实触发任务——没错儿,闫明会去接近杨珊的前室友是贾宏俊死后才发生的事,察觉到贾宏俊的死有异常后这个行动力也很强的医科生便有意地接触贵大的学生,想碰运气看能不能触发到灵异事件。

  原本他的目标人物是杨珊这个贾宏俊生前追过的女生,但因为杨珊已经搬离宿舍且没参加任何社团、有限的时间都在打工兼职做手工不在校园里滞留的关系,他才将突破口转到了杨珊的前室友身上——贾宏俊追求杨珊期间,杨珊本人躲贾宏俊跟躲瘟神似的,跟他接触最多的其实是杨珊的前室友。

  巧合的地方也在这,闫明还没有来得从死状诡异的贾宏俊那儿触发到任务,倒是在陪杨珊前室友逛街时触发了。

  欣喜若狂的闫明迅速与杨珊前室友分开、开始做任务准备,结合论坛中其他人经历过的现实任务相关贴经验参考,谨慎地斟酌一番后,他决定找人组队。

  当然,本地的资深者他是不敢找的,人家要是真来了,就没闫明自个儿什么事了——资深者能独占的积分,干啥要跟个新手分?独占好处不香吗?

  于是闫明便在通过论坛加入的任务者互助自救组织中找了半天,求到了江夏(写作江夏读作hubei)的资深者陈潇头上。

  陈潇正头痛如何跟杨珊培养感情,当即便一口答应下来,还特地在联系杨珊前特地给闫明打了个电话,叮嘱他要对这次合作的任务者足够礼貌尊重。

  闫明又不是笨蛋,陈潇这个经历了十场任务的资深者这么郑重其事,不用明说他也知道这位互助组织里的前辈给他找的是个能抱的大腿,当即表示自己绝对不会败陈潇的情面、倒组织的牌子——

  然后,白天被他的女伴当面嘲讽得灰头土脸的大腿……出现在他眼前。

  这一瞬间,这位医科大的天之骄子就很割裂,一边疑惑组织里的前辈有没有可能在玩他,一边蛋疼他怎么就刚好撞见过这个疑似大腿最狼狈的一面,还特嘛知道了人家的身份信息——至于北校区那个大三男生诡异又看似合理的死法,倒是瞬间就明悟了。

  气氛,一时间有点儿凝固……

  “……你好,杨同学,我是y,闫明,医科大的。”闫明硬着头皮堆起虽勉强但礼貌的笑容,友好地伸出右手。

  通常来说,任务者组队做任务并不需要交代真名,奈何闫明无意间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对方也知道他知道……他不得不自报家门以示诚意。

  杨珊伸手,跟闫明轻轻握了下。

  然后,两人一时间居然有点无话可说……

  “呃……我们这就去任务点?还是先吃点东西再去?”闫明努力缓解尴尬气氛。

  “现在就去吧。”虽然看不出来,但其实也有点儿尴尬的杨珊尽力配合,“嗯,如果你饿的话,我可以陪你去吃。”

  “不用不用,我也不饿。”闫明暗自松口气,把背包甩到肩膀上,“离这里不远,我们走过去?”

  “好。”杨珊抬脚跟上。

  “呃……我先把任务共享给你——不对,我们还没有组队,你的,你id叫什么?和微信名一样吗?”

  闫明说到底是第一次在现实中跟任务者接触,有些紧张。

  “我在任务里的id叫奇穷,我搜索你好了,你的id好打。”杨珊察觉到对方情绪不稳,默默将社交主动性提高一个层次……

  人与人之间交往需要正面反馈才能建立起较为良好的联系,当杨珊需要直面沟通的人较为被动或是情绪不稳定时,她便会将自己的主动性开关打开。

  闫明在生物面板社交栏中收到id奇穷的组队邀请,当时产生的想法是:……是想打穷奇打错了吗?

  嗯,这么失礼的话肯定不能说出口,闫明接受组队邀请,将他触发到的现实任务共享给对方:

  “事件:《亡者归途》”

  “将复苏的亡者引向执念所向。”

  任务中,带场景二字的是强制任务,带事件二字的是触发任务,前者鬼找人,后者人找鬼。

  “复苏的亡者?”杨珊咀嚼着任务说明的文字,不知为何,一种淡淡的不安从心头升起。

  “嗯……无限中的鬼并不是一些专注惊悚恐怖的小说中描述的那种无解的、完全不讲道理的鬼,论坛里的资深者们认为,各地爆发的灵异事件更像是曾经我们认为不存在的、人死后产生的鬼,而且死亡年限大多比较近。”闫明边领路边为队友解释,“按论坛里资深者们的说法,死亡时间越久的鬼越厉害。据说资深者们遇到最久远的鬼是十年前车祸死的一车人,那辆幽灵车让一群资深者几乎团灭。”

  “我第一场任务遇到的那个女水鬼特别恐怖……”闫明说到这儿,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脸上全是后怕,“出来后我查了好几天的新闻,才在去年前的网易新闻图片上找到我经历过的场景和那只女鬼生前的照片……那还只是去年死的鬼。”

  杨珊默然,从任务中出来后陈潇才把校长室中的档案告诉了她,那个在校园中游荡的亡灵死于两年前,因被还是高一的同班同学欺凌而跳楼。

  只是两年的厉鬼,就让陈潇、董淳这种资深者不敢直面……

  就连那些死亡时间仅是一个来月的鬼物,对付起来也要拿命拼。

  “……幸好,解决事件不一定要正面对付鬼,能消除鬼的执念,‘意志’就能把鬼收走。”闫明接着道,“我是下午两点左右触发的任务,地点在前面华联超市隔壁那栋商住楼。之后我查了一下近几年内金阳商区的新闻,但并没有找到凶案或是意外死人的新闻……我怀疑这里的鬼不是死在金阳商区的,有可能是死在别的地方,但执念留在这个地方的,嗯,还有种可能是自然死亡,但执念太深,于是也变成了鬼……”

  时间刚到晚上十点,步行街不少商家还在营业、路上行人也不少。一对勾肩搭背的情侣与两名任务者错身而过,听到闫明开口闭口的鬼,两人走出老远了还在回头嘲笑……估计是把闫明当成了那种讲鬼故事吓女朋友的直男。

  一般人会在意旁人眼光,经历过场景任务生死考验的任务者还真不在乎这个,无视路人奇异眼光,两人径直来到与华联超市相邻的商住楼。

  这栋商住楼十二层高,一楼和二楼是火锅城,三楼是自助烧烤,再往上有私人影院、家常菜馆、猫咖、奶茶店、汉服体验店等店铺。

  这个时间段部分店铺已经关门歇业,但还有不少楼层亮着灯,一到三楼的两家餐饮店尤其热闹,怎么看也不像是在闹鬼。

  两人在火锅城门口附近站了会儿,杨珊视线扫过一、二层落地窗前坐得满满当当的客桌,偏头看向闫明。

  “确实是这一栋……白天我就是在这儿触发任务的。”闫明道。

  “进去看看吧。”杨珊说着,抬脚往面朝南侧的电梯间走。

  “直接进?”闫明道。

  杨珊回头,一脸不解地看着他。

  “嗯……进去吧。”闫明咽了口唾沫。

  两人绕到火锅城侧面、进入楼梯间,才刚踏入贴满广告海报、摆着不少店铺招牌的电梯间,一道冷意凭空袭来,都穿着长袖长裤的两名任务者硬生生打了个寒颤。

  “果然是这里。”闫明面色微变,声音有些哆嗦。

  杨珊看他的眼色也有点变,她实在很想问难道你白天时没进来确认过……想想似乎不够礼貌,忍住了。

  电梯间一侧墙壁上贴着商住楼楼层商家分布指引,杨珊站过去扫了一遍,都是些正常营业的店铺,看不出什么来。又回头仔仔细细将整个电梯间打量了一遍,墙壁上的涂鸦、海报,摆在四周墙面下的广告招牌看上去都很正常。

  她又走到门口,再次从大楼外进入电梯间……五月中旬的黔省并不热,不过楼外楼内的温度差依然很明显,显然,这栋大楼是绝对有问题的。

  这期间,先后有几拨客人搭乘电梯下来,有年轻洋气的小姑娘,有在三楼自助烧烤聚餐的年轻人,有黏黏糊糊的小情侣;这些从楼上下来的客人都很自然放松,完全不像是在楼中遇到过异常事件。

  “我们不坐电梯,逐层走上去看看?”杨珊想了想,询问闫明意见。

  闫明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又微微变了变,但并没有拒绝,点头道:“好。”

  嗯,自然地从电梯中出来的客人让他怀疑鬼是不是就蹲在某层的楼梯中……

  也不知是不是闫明的猜测成真,这栋大楼的楼梯间与人来人往宽敞明亮电梯间比起来,简直像是另一处空间……阴冷,空旷,水泥台阶上全是灰尘和垃圾,跟着杨珊走进去的闫明只是听到自己上楼时发出的脚步声回音,便不由得心里开始发毛。

  杨珊也感觉不太对,双掌一搓、一把七十厘米长的撬棍出现在手中。

  她这个仿佛拔刀术一样的动作看得闫明一愣,虽然啥也没说,但看杨珊的目光仿佛在看热爱模仿动漫人物的中二少女……

  二楼……三楼……

  踩上三楼楼层的瞬间,两名任务者齐齐扭头看向楼梯间外、走廊另一头人声鼎沸的自助烧烤店,神色各异。

  这家开在三楼、占了整个楼层的自助烧烤店生意很好,都大晚上了上座率还相当高,从楼梯间看过去,能望见走廊另一侧、后厨与大厅的过道中穿着红色工作服的服务员进进出出、忙忙碌碌,不时高声吆喝着哪个桌的客人需要什么服务。

  而也就在这些服务员穿梭忙碌的过道中……密密麻麻地站满了穿着寿衣的老人。

  这些老人面朝烧烤店大厅,背对走廊,安静无声地矗立,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