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非洲酋长 > 第二十一章 瞬间

第二十一章 瞬间

  曹沫刚关上房门坐回到电脑前,就听见阳台传来隔壁卧室开门的声音。

  曹沫与宋雨晴的卧室,隔着楼梯口相对,但两间卧室共用一个阳台。

  曹沫也推开门走到阳台上,就看到宋雨晴正背着他依阳台栏杆而立,穿着牛仔短裤,更显双腿丰满修长。

  “真是气死我了,”宋雨晴听到声音,知道是曹沫走到阳台,头也不回的说道,“郭建竟然跟周军一直有联系,还说周军吩咐过他,要他在德古拉摩看着点我……”

  周军是宋雨晴的新婚丈夫,也是东盛的员工。

  东盛在新海不算最大的民营企业,但也有五六千员工,三四十家子公司、分公司。

  曹沫在东盛的资历浅,最初两年又都待在机修车间里,还是到西非分公司才认识郭建、宋雨晴,压根就不知道周军是谁;郭建勉强算得上基层管理,认识周军却不奇怪。

  宋雨晴结婚后,听说她是婆媳关系恶劣才一气之下申请到西非分公司来,但曹沫也不是什么好是非的人,之前也没有打听宋雨晴跟她的新婚丈夫关系怎么样,怎么就会因为婆媳关系恶劣,就逃离般的奔赴异地?

  再说,曹沫又不是他爸那种到四十岁还为女人蹲班房的渣男,一时也不知道要怎么说安慰人心的话,他就老老实实的问:“雨晴姐,我该怎么说,才能安慰到你?”

  宋雨晴笑出声来,转身横了曹沫一眼,问道:“你这是真纯情,还是装大尾巴狼呢?你们现在年轻人,初中就谈恋爱,会不知道哄女孩子?”

  “雨晴姐,好像你比我大不了两三岁。”曹沫说道。

  “我比你大四岁好不好?从这个细节就知道你以前没有少哄女孩子开心啊。”宋雨晴手撑在身后的栏杆上,使得胸部越发挺拔,努力的长吐一口气,像似想要将心里难以排遣的郁闷都吐掉。

  “我没哄过女孩子,但我也不傻啊,还不会说几句讨好的话了?”

  曹沫拉了一把藤椅,坐在阳台上,双手抱头看着澄澈夜空的星辰。

  今天夜里难得没有断电,但社区静谧如故,坐在阳台上,能隐约能听到浩瀚大西洋的波涛以及风吹动棕榈树的树梢簇动。

  他想起一年多前第一次抵临大西洋的这座非洲国度时的情形。

  从空中俯瞰大西洋,风不平、浪不静,大西洋的海面仿佛一面巨大而有生命的蓝色镜子,躺在大地之上呼吸着,起起伏伏,折射着宝石般的晶莹光芒,绚烂而夺目。

  与长江口浑浊海面不同,位于非洲大陆西南的黄金海岸,浅蓝色的海水是那样的纯净、澄澈。

  不知不觉,到德古拉摩都一年多了,而距离他从看守所走出来,也整整过去三年了。

  “你在想什么?”宋雨晴见曹沫沉默着看着夜空,好奇的问道。

  女人总是好奇心胜的动物,刚才还为家庭的事情气苦,这时候却关心起曹沫脑子里在想什么了,她走到曹沫跟前,俯过身子,有些好奇的看着曹沫的眼睛。

  宋雨晴穿着V领蕾丝缀边的白T恤,领口微微荡下来,那一抹波涛汹涌的雪白,就像一道闪电劈进曹沫的脑海,有那么一会儿,他就觉得脑海一片空白,下意识的燥热起来。

  虽然宋雨晴满脸好奇的样子,似乎真的在这一刻只想知道曹沫脑子里在想什么,但该死的直觉告诉曹沫,宋雨晴压根就没有好奇他在想什么。

  宋雨晴纯粹在勾引他;她这一刻对自己领口露出的一切充满

  了自信。

  “我在想我刚到德古拉摩时,坐在飞机上看大西洋的情形——虽然下了飞机,就被人拿出枪抢劫了,但俯瞰大西洋的那一幕,让我一直没有后悔此行。”曹沫说完这话,恨不得想抽自己一巴掌。

  宋雨晴故意勾引他又怎么了?

  宋雨晴到德古拉摩三四个月寂寞太久,今天又被自己的男人气狠了,纯粹就是想放纵一下自己,自己只要伸出去,顺其自然的搂住那充满诱惑、纤盈不失肉感的细腰,一切就水到渠成了,他青少年的苦闷也能得到极大的慰藉,然后两个人都吃干抹净,到了白天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你特么说什么大西洋啊?

  就算宋雨晴对你没有感情,只是把你当成发泄工具,你就老老实实的当一回发泄工具,还委屈了?

  “是呢,我坐飞机上看到下面的海水,也是觉得不枉此行呢……”

  宋雨晴不着痕迹的站直身子,脸有些烫,心想自己刚才那一刻真是鬼迷心窍、疯了,眸子如无痕春梦的看向西南方向的夜空,海浪声在这一刻,竟然格外的清晰。

  过了好一会儿,宋雨晴也拉来一把藤椅,坐曹沫身边,这次是真好奇的问道:

  “认识这么久,都没有听你说过,你这么小年纪,你家里怎么舍得你跑非洲来?”

  “我啊,我爸妈早就离婚了,从小有爹没娘,而我爸又比较混,不怎么顾家,隔三岔五往家里带不同的女人——三年前还为了个女人捅死人坐牢。我高中都没有读完,家里还有个七十多的奶奶、十六七岁的妹妹,我在集团车间里做技修工,一个月工资不到三千,不够用啊。到德古拉摩,工资、海外津贴,偶尔捞点小外块,一个月怎么也一万多,你说我怎么选?”曹沫风轻云淡的说道。

  “啊,杨总、郭建怎么从来都没有说起过你的事,就知道你可能跟集团总部的陈总认识?”宋雨晴吓了一跳,没想到曹沫的经历这么复杂。

  “他们或许也不知道吧?我应聘进集团车间当技修工,好像也不用搞政审——陈总,哪个陈总?谁啊?我自己都不知道,杨总怎么会误会我跟集团总部的高层认识?”曹沫笑道。

  陈蓉就是祸水,他老子都特么四十多岁的人了,还为这个老女人神魂颠倒,最后连自己的老娘、儿子、女儿不顾,搞得自己要坐八年的班房,曹沫想想都觉得丢人,他才不想跟这个老女人扯上半点关系。

  想到这里,曹沫又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与宋雨晴拉开些距离,他绝不能像他爸那样,跟一个有夫之妇搞上什么关系。

  “可能你在集团还是有点小名气的,杨总大概是回公司开会时,听谁提到过你,就以为怎么样呢。”宋雨晴看不出曹沫是在骗人。

  东盛这些年发展起来,但也没有彻底摆脱家族企业的影子。

  东盛的创始人丁学盛,他自己还特喜欢将一些骨干员工的家属都招进集团,说这更有凝聚力,让骨干员工有以企业为家的感觉。

  跟有些企业禁止办公室恋情不同,东盛内部的青年男女自我消化,则成为常态。

  比如说宋雨晴与丈夫周军都是东盛的员工,郭建甚至通过人事招聘的便利,直接将女朋友从高校招聘进东盛,这在东盛都是允许的明规矩。

  所以谁谁跟集团高层有关系,绝对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宋雨晴见曹沫否认,也就没有细想太多,只当真没有这回事。

  “明天我们先去隆塔,以许总的眼力,到奈阿、乔依

  科等几个附近的部落走一趟,有没有矿,也是一眼就能看明白的事情……”这会儿三楼露台传来郭建跟许盛、许凌叔侄的说话声。

  曹沫与宋雨晴都同时安静下来,两人对视一眼,眼睛里都流露出偷窥他人秘密的小激动,都忍不住要笑起来。

  听他们的话意,杨德山有事还要继续留在国内,在电话吩咐郭建,要他最好能先带着许盛到伊波古村金矿看一眼,但郭建怎么可能跟曹沫低头?

  他决定先带许盛、许凌叔侄到伊波古村附近的几个部落先走一圈。

  虽然在过去一个月,郭建往隆塔跑了好几趟都没有什么进展,但对附近的部落多少还是熟悉起来了。

  他这时候坐在露台上,结合他这段时间自学的勘探知识以及对奈阿、乔依科等部落的实际情况,也是跟许盛、许凌叔侄侃侃而谈,以示他这一个月来,也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郭建他们没有意识到曹沫与宋雨晴就在楼下的阳台上。

  又或者他们以为即便曹沫无意走到阳台上,宋雨晴从房间里能看到阳台的情形,也会出声提醒他们。

  很快郭建就跟许盛谈到合作的具体细节。

  这次主要也是杨德山个人出资,邀请许盛、许凌叔侄到卡奈姆搞合作。

  合作资金也是杨德山居多,许盛有技术、有经验,也能拿出一部分资金及设备来,自然也要占大股;而郭建作为具体的办事人,能占一小部分股份。

  这也很正常。

  杨德山目前作为集团中层,负责西非分公司,一年到头看似收入也仅有三四十万,但是东盛创立就加入进去的老骨干,手里又有点实权吃抹卡要,这些年除了房产外,能拿出来投资的资金应该也有好几百个,不是曹沫所能比的。

  再一个,杨德山交际圈子、社会资源,要比曹沫这种还不值得他人信任的毛头小子稳固、广阔得多。

  就算杨德山不想将自己的鸡蛋都装一个篮子里,无论是拉人筹资合股,又或者找银行、找朋友借贷,他都不愁没有渠道的。

  相比较而言,郭建看似到德古拉摩后,一年也有小二十万的收入,但就在一年多前,他作为东盛的基层主管,工资比曹沫高不到两千去。

  郭建家境普通,不是什么富二代,要不然他也不用担忧守不住家里的美娇妻,刚结婚不久主动申请进西非分公司了。

  郭建不出钱光出力,能占股份,自然也是有限。

  “宋经理要怎么算?”许盛听到郭建提的合作方案,似乎没有宋雨晴什么事,跟最初的说法不一样,想着还是先问清楚为好。

  “小宋手里或许有些私房钱,但她应该不敢拿出来冒险;她不投钱,就不能直接占股份。而再看曹沫今天刚回来,她就迫不及待的热脸贴过去,她什么心思也说不定呢。小宋的情况,再说吧。要是她能起到什么作用,相信杨总跟许总您到时候都不会亏了她。又或者说,公司留一部分股份暂时不分配,留到后面接纳后续的合作者也可以——这是杨总最新的意思,许盛要是没有意见,我们明天就下去,公司也同步注册起来……”

  杨德山、郭建在背后这么安排,也不能说错,错就错在郭建的话直接进了宋雨晴的耳朵。

  曹沫看了宋雨晴一眼。

  宋雨晴起初还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见曹沫还看着她,咬牙切齿的朝头顶的天花挥了挥粉拳,又朝他横了一眼,分明是说:这样你得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