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人书 > 第九十五章 思过房

第九十五章 思过房

  北院思过房。

  一副做错事的模样,吴勉低垂着头解释道:“我只是在修炼朱雀陵光诀。以前修炼白虎监兵诀和青龙孟章诀的时候,我都要好几天时间才能练成,所以我以为我这次不会练成。没想到只是尝试一下就成功了……”

  周长生阴沉的表情微微变缓和了些,但是依旧冷着声音道:“修炼法术本就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尤其是朱雀陵光诀这类法术,稍有不慎就会毁了身边的东西!你怎么能在自己房间里面修炼呢?”

  “秘籍上面没有写……”

  周长生顿时被噎了一下,随后怒道:“就算秘籍上面没写,你不会动脑子想一想吗?能杀妖孽的法术还会像你打个喷嚏一样,用了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也亏得这几日天天下雨,门口就有水给你灭火,不然东苑还不被你给烧了!”

  吴勉无言以对。

  他确实在这上面疏忽了,想到朱雀陵光诀的威力会这么大。

  当然,他更加没想到的是自己第一次使用朱雀陵光诀居然还成功了!

  前面修炼白虎监兵诀和青龙孟章诀,哪一次不是用一次次失败积累手感和经验才成功的,现在朱雀陵光诀居然一发入魂。

  不过这些他现在也没机会惊喜,现在这情况下他要是敢在周长生面前露出一丝喜色,周长生不抽他一顿就怪了!

  想及此,他做出深切懊悔的表情,低垂着头盯着鞋子一动不动。

  周长生见他这个样子,有气也发不出来了,只能冷哼了一声,随后叹了口气。

  “好了,你就在这待着面壁思过吧。烧了房子,你也总要给人一个交代,等大师兄办完事去朗州的时候来提你吧。”

  说完,周长生转身就走,却又在走了几步后回过身道:“秃子有办法解决种魂术的问题,不过他现在还有些事情,明天才会过来。还有!别再这里给我练朱雀陵光诀!一直到大师兄来提你,我每晚子时会给你一个时辰让你出去练法术!”

  吴勉咧了咧嘴:“我知道了。”

  又盯了吴勉片刻,周长生叹着气离开了。

  等他离开后,吴勉也是叹了口气,随后环顾了一圈自己的房间。

  狭小、阴暗、潮湿。

  一个角落里有一张翻个身都会摔落的床,被褥乱糟糟的团着,隐约有一股腐臭,另一个角落则放着一个马桶,供人排泄。

  这就是一间牢房,专供给犯了大错的学子待着反省的地方。

  一脸蛋疼到床边坐下,吴勉顿时感觉屁股一阵冰凉。

  起身一看,他就见床上没有任何床垫,只有一块木板,在这阴暗潮湿的房间内积蓄了不知道多久的冰凉。

  “啧!”

  咂了一下嘴,吴勉将有着一股腐臭的被褥摊开,打算铺在床上将就一晚的时候,却猛地抖出了一道黑影。

  侧身躲开之后,他定睛看去,顿时面色一黑。

  那是一只死老鼠!

  “囚犯也是有人权的啊!况且我也不是囚犯……”

  急忙将被褥扔到一边,吴勉一脸秽气的看着床,见上面还有一些星星点点的东西,赫然是已经死去的蛆,顿时更觉恶心。

  “这环境……一般人进来待几天就会生病了吧?”

  原地站了片刻,吴勉激发了四象护身法,使房间充满光亮后,又去捡起了被他扔掉的被褥,小心的捏着还算干净的一角将床上的死蛆揩去,然后一脸膈应的坐在了冰冷的床上。

  “看来只能用我的体温度过这寒冷的夜晚了……自作孽不可活,谁让我自己闯祸了呢,也只能忍一下了。再说我的根基是两仪功,倒也不怕因此生病……希望大师兄早点办完事吧。”

  靠着墙壁,等身体的热量传导到墙壁和床板上,不会觉得凉意冻人后,吴勉便闭上了眼睛,缓缓睡了过去。

  ………………

  九二小楼,正百无聊赖的趴在榻上,玩着一个龟壳的偃师茜见周长生阴沉着脸回来,立马满脸笑意:“你师弟居然在修炼法术的时候把房子烧了……哈哈哈……我从来没见过这么蠢的人!”

  周长生瞪了她一眼,随后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我也没想到那孩子居然……唉!二师兄都比他稳当一些!”

  “还孩子,你又大不了他几岁。”

  偃师茜翻个身坐了起来:“我记得思过房的环境很差吧?他也算是一个小少爷,在那种环境里待得住吗?可不要到时候给他生出怨念来,让你的计划功亏一篑。”

  周长生冷哼了一声:“那你也太小看他了。他虽然年轻莽撞,但是心思远比一般人深沉,岂会因为这一点生出怨念?况且这本就是他错了,错了就该受罚!我们昊天门执着于礼,他若是连这一点都看不透的话,那也不配成为昊天门弟子!”

  偃师茜微微勾着嘴角:“如果!我说的是如果他生出怨念呢?有些人,明明看着很聪明,但是就是喜欢钻牛角尖,犯糊涂。”

  周长生沉默了片刻,摇头道:“师弟不会。”

  “那你呢?”

  周长生斜睨了她一眼,也不回答。

  见他如此,偃师茜一脸苦恼的摇了摇头,随后正色道:“好了,你师弟的事我也不提了。还是说说正事吧。千面狐你打算怎么处理?”

  周长生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你先去东院,想办法确认白瑶是不是真的是千面狐。单凭师弟一面之词,我也不能随意动手。”

  偃师茜点头道:“我知道了,只要让那个什么白瑶露出她是千面狐的敌袭就行了吧?这是小事,我们傀儡宗有的是摄魂勾魄的法术,如果千面狐真是夺舍了白瑶的肉身,被傀儡宗的法术一激就会露出破绽的。”

  周长生微微颔首,然后道:“小心一点,如果确认她是千面狐,那就立刻向董院长报告,不要以身犯险。千面狐少说已经修炼了五百年,道行高深,你不是对手。”

  偃师茜双眼一亮:“你是在担心我吗?”

  “算是吧。”

  周长生摆了摆手,淡淡道:“如果没什么事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偃师茜眨了眨眼睛:“我不能在这休息吗?”

  周长生没有回答,只是冷漠的看着她。

  和周长生对视了片刻后,偃师茜蓦然冷哼一声,跳下榻走出了九二小楼。

  看着偃师茜离开,周长生没做任何挽留,只是在看不见人,也听不见任何脚步声后,才低声道:“到现在还是一事无成,我哪里值得你喜欢了?以前如此,现在也如此……”

  低声自语罢,他蓦然拍了自己大腿一巴掌,随后起身到书桌后坐下,打开抽屉抽出了一封信。

  信封落款赫然是邱明志。

  这是他今日白天才收到的信,不过因为事情繁多,他到现在才有时间看。

  撕开封口抽出信纸,他就见上面写着两列字:

  赵国屯兵秦州边界。

  秦州龙脉有变。

  这两列字潦草难辨,笔迹飘忽不定,似乎是在运动中草草写就,若非他早就已经习惯了邱明志的字体,只怕还认不出来。

  但是现在认出来了,他瞬间感觉背脊发寒……

  赵国屯兵秦州边界?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事!秦州龙脉有变,这是要出乱子了?

  我从来没有布局过秦州,为何现在秦州出了这么多当年没出现的事情?

  起身烦躁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片刻,周长生脚步蓦然一顿:“看来只能请诸葛先生出山了!我记得这两年他是住在互州青叶镇,大师兄去朗州正好可以路过!”

  做好决定,他立刻来到书桌后,取出纸笔写了一封信。

  写好之后,他又看了一遍,确认文辞没有问题后,正欲松口气,忽的又想起一事。

  “大师兄此行会在朗州得文曲天命,事情繁多,而师妹似乎还会因为一些事情有些磨难,恐怕无法时时护住师弟,而师弟又有些莽撞……诸葛先生有个弟子是有大福的人,不若让他护着师弟吧。”

  想及此,他又再次提笔。

  ………………

  睡梦中,吴勉感觉自己的脸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爬,痒痒的,正想伸手去拨,蓦地想起自己是在思过房里,脸上在爬的东西可能是老鼠之类的,立刻惊醒。

  但是睁眼之后,他发现根本没有什么老鼠,只是一个美丽的女人正在自己笑眯眯的看着他,手里拿着一根狗尾巴草。

  “偃师姑娘?”

  认出眼前美丽的女人的身份的吴勉立刻向后退……撞到了墙上。

  “这么怕我作甚?我又不会吃了你。”

  收回了狗尾巴草,偃师茜环顾了一圈吴勉的房间后,笑道:“修炼法术是为了变得强大,现在却落得如此境地,岂不是可笑?你何不用法术烧了思过房跑出去呢?”

  我像是傻子吗?待在这里确实不舒服,但是我没几天就能出去了,要是烧了思过房,那就没有以后了!

  吴勉嘴角抽了抽,笑道:“偃师姑娘真是说笑了,我有错,受罚乃是合理的,岂能为了一己之私烧了思过房呢。”

  “哦~”

  偃师茜把玩着秀发,一脸玩味的看着吴勉:“那你可怨周长生把你关到这里?这里又小,又脏,又潮,又冷,简直不是人待的地方。他把你关在这里,真是过分呐!”

  她的声音蓦然变得磁性诱惑,带着神秘的魔力,吴勉顿时感觉脑袋一昏,思维变得迟滞,近乎呢喃的说道:

  “这里确实待着不舒服,有小又脏,还有死老鼠,让人睡觉都不安生。但是错了就是错了,怨师兄作甚?我还不至于连自己的错都担不起。”

  偃师茜再次玩味的盯着吴勉片刻后,笑道:“还算有点良心嘛……醒来吧。”

  浑身一颤,吴勉的瞳孔瞬间一缩。

  看着面前巧笑倩兮,眼中却有着淡淡冷漠的偃师茜,回想自己刚才说的话,他顿时背脊发寒,脖子后面似乎有股冷风在吹拂。

  他知道自己刚才是着了偃师茜的道,若非他真的没怨过周长生,那么他可能后果之严重绝对不敢想象!

  “真抱歉呐师弟,你师兄说你不会怨他,我不相信,所以就来问问,你不会怪我吧?”

  吴勉嘴角抽了抽,有些勉强的笑道:“不敢。不过现在偃师姑娘也清楚了,该回去了吧?北院可不欢迎外人……”

  偃师茜的目光瞬间一冷:“外人?我是你师兄的未婚妻,哪里是外人了?”

  :。: